<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六一章 窃听风云
    依芙耳根一红,恼怒道:“你说什么?”便要抽出匕首,齐宁忙道:“先别急着动手,依芙姐姐,有话说话,咱们别动不动就拔刀好不好。”

    依芙冷哼一声,指着地面道:“这地上是木板,躺在地上,也能睡着。”一咬牙,道:“你要是要是胡来,我决不饶你。”

    齐宁叹了口气,听得敲门声响,却是伙计送来饭食。

    两人用过饭菜之后,齐宁笑眯眯问道:“依芙姐姐,咱们赶了这几天路,马不停蹄,你要不要洗个澡?我去让他们准备洗澡水。”

    “不用。”依芙冷冰冰道。

    齐宁扭了扭身体,凑近到依芙身边,道:“我觉着身上有些痒痒,想洗个澡,要不!”

    依芙瞪了他一眼,道:“你要洗澡,等到了苍溪过河,你大可以游过去,用不着今晚。”手一扇,已经将桌上的灯火扇灭,柳腰一扭,已经上到床上,合衣躺下。

    屋内顿时一片漆黑,齐宁叹了口气,道:“依芙姐姐,其实这床上可以睡两个人的,我这人从小就择床,要是睡在地板上,只怕睡不着,你看咱们能不能挤一挤?”

    依芙理也不理,齐宁无奈,只能合衣躺在地板上。

    已经入春,加上齐宁的体质很好,躺在地板上,也不觉得冰冷,闭上眼睛,却是寻思着依芙此行溪山的目的。

    齐宁倒也略有了解,这一片地区已经是苗人的地盘,溪山那边,更是苗人聚居之处,他此行的目的,最主要的自然就是要调查黑岩洞事件真相,除此之外,了解苗人的状况自然也是有益无害。

    小皇帝重视黑岩洞事件,自然不是因为当真对小小一个黑岩洞有多关注,而是担心此事背后另有隐情,更是担心因为黑岩洞事件而引起的苗人七十二洞的叛乱。

    依芙历经艰苦要赶到苗人聚居的溪山,齐宁心中早已经隐隐感觉事情不简单,如果能够借此机会深入苗寨,获取更多关于苗人的动静,齐宁当然是求之不得,而且依芙此行溪山的目的,还真是让齐宁感到十分好奇,有心想要闹清楚这中间到底发生何等事情。

    齐宁内心深处很清楚,锦衣侯府要想在大楚立足,自己必然要抓住机会立下功勋,如此才能稳住锦衣侯府在朝堂中的地位,此番西川之行,固然是小皇帝对他的信任和其中,其实也算是给了齐宁一个建立功勋的大好机会。

    他心中有所思,一时间自然难以入眠,时不时地翻动身体,好一阵子,忽听到依芙突然道:“你当真不能睡地板?”

    齐宁从思绪之中飘回来,叹了口气,并不说话。

    依芙忽然坐起身来,道:“你到床上来。”

    齐宁心下一喜,根本不做犹豫,一个翻身,已经到了床边,正要,依芙已经从床上站起身来,道:“我在地板上睡。”不无鄙夷道:“你是个男人,连这点苦也吃不得吗?我们苗人的男子汉,什么地方都可以生存。”

    她正要走开,齐宁却是伸手抓住她手腕,依芙感觉手上一紧,身体一震,正要说话,齐宁却已经用力将她扯过去,她身形还未站稳,这一下子便坐在齐宁腿上,那丰满挺翘的圆臀结实弹润,依芙心下一惊,正要发恼,齐宁已经压低声音道:“不要说话,有人偷听。”

    依芙心下一凛,一时间便不敢动弹,眼珠子转了转,齐宁却已经双手环住她腰肢,贴近她耳边,低声道:“这里鱼龙混杂,有人在外面偷听,恐怕是想对咱们不利。”

    依芙这一路上连番被人追杀,此时齐宁说外面有人偷听,她还真没有怀疑,娇躯被齐宁抱住,任由齐宁环住自己的小蛇腰,屏住呼吸,想要瞧瞧究竟是哪里有人在偷听,依稀听到客栈其他房间还有嘈杂之声,一时间也闹不清楚偷听之人究竟在何处。

    她那如琵琶般的背脊贴在齐宁胸口,身上的体香往齐宁鼻子里面直钻进去,或许是因为长期居于山林之中,而且饮食不同,她身上的体香不似顾清菡那般带着丝丝花香,倒有一股子麝兰药材之类的香味。

    感觉到灼热的吐息喷在她敏感的颈背耳畔,依芙竟是感觉浑身有些酥软。

    她与齐宁有了肌肤之亲,虽然并非心甘情愿,但对一个苗女来说,此生第一个男人在她生命之中占据的位置自然是非同小可。

    她毕竟也是血肉之躯,四下里幽静一片,却又被一个男子抱在怀中,虽然气氛十分紧张,可是她娇躯敏感,在这种极为紧张的气愤之下,所有感知反倒是被放大,脑中竟然情不自禁想到那夜解毒的情景,耳根微热,微微咬牙,低声道:“人在哪里?我我怎么没发现?”

    齐宁声音却颇为严肃,低声道:“先别说话,我担心是上次那几个怪物找过来,就算不是他们,也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同党。”

    “你是说!”

    “咱们虽然绕了大半圈子甩掉了他们,但他们一定不甘心。”齐宁轻声细语之间,一只手不动声色地在依芙小腹处轻轻摩挲,“他们知道你的目的地是溪山,在途中没能找到,很有可能派人在这里打探搜找。”

    依芙蹙起秀眉,心中却还真的担心那帮人找过来,这时候竟是没有在意齐宁在她腰肢抚动。

    “不过你也别太担心。”齐宁道:“咱们换了衣裳,而且行事低调,他们未必认出是咱们,兴许只是怀疑而已,只要咱们一切显得自然,他们就不会怀疑。不过如果咱们显得太特别,我担心他们会一直盯着咱们,明天未必能够顺利抵达溪山。”

    溪山近在咫尺,对依芙来说,为了抵达溪山,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这时候听齐宁说竟然有人在这里搜寻,心下大是焦急。

    “我们我们该怎么办?”依芙轻声道。

    齐宁一本正经道:“咱们绝对不能分开睡,否则必然会让人起疑心,依芙姐,从现在开始,你一切都要听我安排,我保证会避开他们。”

    依芙听齐宁声音十分的严峻,倒也没有怀疑,正寻思该怎么办,忽地感觉腰间一紧,齐宁已经轻轻将她抱到床上,小心翼翼放下躺在床上,依芙蹙起秀眉,齐宁却已经在她耳边轻声道:“不要发出动静。”

    依芙轻轻“嗯”了一声,齐宁已经脱了鞋子,也躺到床上,这木床虽然不算窄,但却并不宽绰,要躺下两个人还真是有些勉强,必须贴在一起,齐宁侧过身,便要去抱依芙,依芙娇躯一颤,低声道:“你要干什么?”

    “他们还在盯着。”齐宁凑近依芙耳边,低声道:“咱们是扮作夫妻,自然要躺在一起,否则不是让人怀疑?”

    “可!”依芙蹙着秀眉,有些犹豫,“你不要乱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侧转身去,将一个琵琶般的背影留给了齐宁。

    齐宁贴近过去,从后面楼主依芙腰肢,小腹也已经贴过去,两人身体相贴。

    依芙双腿修长却不失浑圆,感觉到齐宁身体贴近,立刻夹紧两条修长结实的大长腿,只是她蜂腰翘臀,那臀儿挺翘的弧度有些夸张,陷入到齐宁的腹间,紧绷绷的翘臀弹性十足,齐宁闭上眼睛,不自禁挺身凑了凑,身体早已经起了反应,长杵已经是悄无声息之中,一点点挤入到了依芙翘臀的沟-缝之中。

    依芙娇躯一颤,打了个哆嗦,只觉浑身一阵麻软,脑中又划过那夜的景象,浑身发烫。

    她感觉情况不对,微微挣扎,扭动腰肢,娇润的臀股向后撞了撞,想要将齐宁撞开,随即又缩了缩,齐宁却是跟随着她的动作,一直紧贴,觉着依芙臀股摆动撞击,非但是没有将齐宁撞开,反倒是让齐宁越进越深,那滚圆紧绷的臀股如同滚轮似地微微扭动,却是让齐宁浑身上下一阵酥麻。

    “你你过去一些!”依芙咬牙道。

    齐宁却是凑近,低声道:“依芙姐,你别怪我,我也是我也是正常反应,不用急,外面偷听那人若是没有什么发现,很快就会离开,咱们两个一起忍一忍。”

    “你你说的是真的?”依芙感觉齐宁搂着自己的腰肢,将自己的臀股往后拉,只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低声道:“真的有人偷听?还是还是你在骗我?”

    “依芙姐,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齐宁不悦道:“我是那种不要脸的人吗?哎,你这样看我,真是让我伤心。”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一面搂紧依芙腰肢,一面故意用下身微用力向前挺了一挺。

    他这一下,动作娴熟,竟是已经直抵玉门,依芙浑身一哆嗦,喉咙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蚀骨的醉人轻吟,这一声轻吟宛若毒药,瞬间让齐宁更是热血上涌,浑身上下宛若被烈火灼烧一般,一只手竟是抬上去,握住了依芙一只宛若玉碗倒扣般的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