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六零章 宕渠
    西川十六郡,其中又以巴东和巴西二郡范围最广,人口最众,在这两郡之间,相隔着三郡,分别是宕渠、清化和通川三郡。

    清化、通川向北连接数郡,宕渠在巴东以西,过宕渠就是巴西郡。

    宕渠和巴西两郡都是群山峻岭,绵延起伏,初春时节,连绵起伏的山上无数枝木也开始透出了嫩芽儿来,略窥春色。

    这两郡素来是秒人势力最强的地方,一直以来,即使是西川地方官员,在这两郡也都是以安抚为主。

    宕渠郡内,丘壑纵横,溪水流淌其间,山清水秀,构成独特的西川风光。

    在宕渠郡内,有三座大山十分有名,分别叫做天泉、虎踞以及溪山。

    三山成鼎足之势,有苍溪盘旋期间,苍溪九曲十八弯,环绕在群山之间,徘徊低唱,在岸边有西川境内独特的干栏式建筑。

    干栏式建筑是以竹木为主搭建木屋,底层架空,空出地面,上面才是居住所在。

    溪水叮叮咚咚,清澈洁净,在山峦之间流淌,一支分流从天泉上下经过,到得天泉山余脉的时候,汇集成一个小湖,然后再向南流淌,小湖数里之外有一处苗人居住的市集,虽然不大,但平日里在这里交易的人不在少数。

    市集为了方便往来的旅人,还有专门两家客栈,是汉家人所经营。

    对于生意来说,无论是汉人还是苗人,都是希望和气生财,通常而言,大家都会尽力遵守当地的规矩,汉家人对苗人的一些规矩十分清楚,只要尊重当地苗人的规矩,苗人也乐意看到汉家人在这里做生意,毕竟汉家人经常能够带来许多他们喜欢的货物。

    齐宁和依芙赶到其中一家客栈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离开封剑山庄,依芙终究还是听从了齐宁的安排,改变了原来的线路,绕道而行,两人几乎是日夜赶路,途中齐宁甚至掏银子买了两匹老马,多走了一天多的路途,终是赶到了天泉山附近。

    大楚缺马,西川也是一直紧缺马匹,想要买到好马甚至比找到绝色佳人还要困难,好不容易看到马匹,虽然年岁已高,耐力和速度都一般,齐宁还是掏银子买了下来,也是为免耽搁时间。

    西川的道路,如同苍溪河流一样,九曲十八弯,绕了一个大圈子,甚至途中迷过路,但沿途询问,倒也是顺利到了宕渠天泉山这边。

    齐宁此时自然早已经知道,依芙的目的地,乃是宕渠溪山,要到溪山,必然要经过天泉山,三山鼎立,虽然路途不算遥远,但是沿途的道路却是十分的险要难行,也是要花上一天的时间。

    到天泉山这边,天色入黑,齐宁便干脆劝了依芙在市集客栈歇上一晚。

    依芙倒想连夜赶路,不过齐宁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好好歇息一晚,补充好精气神,明日速度会更快,依芙连日赶路,也确实有些筋疲力尽,勉强答应。

    虽然齐宁早已经知道依芙的目的地是溪山,但却并不知道依芙到溪山的目的又是什么,沿途也是多次套询,但依芙比齐宁想象的显然要聪明许多,只字不提,两人虽然沿途作伴三四日,可是齐宁非但不知道依芙到溪山的目的,便是她的来历,依芙也是半句欠奉。

    好在因为改变了线路,这一路之上却是没有受到阻挡,而且在途中又买了两套汉家人的粗布衣衫换上。

    进到客栈之内,早有伙计迎上来,瞧见是汉家人打扮,笑道:“两位客官是要住店?”

    齐宁丢了一块碎银子过去,凑近道:“有没有一间房?”

    依芙此时就在边上,淡淡道:“两间!”

    齐宁不动声色朝那伙计使了个眼色,能在这块南来北往之地当伙计,那也不是一般的灵活,伙计立刻含笑道:“姑娘,实在对不住,你们来得巧,只剩下最后一间房,要是再晚来片刻,最后一间房只怕也没有了。”

    齐宁暗暗赞赏,扭头看了依芙一眼,道:“出门在外,凑合一下吧,而且住在一起,还有个照应,你放心,有我在,不会出问题。”

    依芙心想就是和你住在一起才可能有问题,苗女虽然多情,但却并非不知自爱,前番她和齐宁有肌肤之亲,完全是因为情势所迫,自那以后,自然不会再让齐宁碰自己一下,这一路上两人行来,依芙虽然心中感激齐宁一路护送自己来到宕渠,但却也不曾对齐宁稍微假以辞色。

    “姑娘,你看......?”见依芙不说话,伙计含笑问道。

    依芙瞧了齐宁一眼,并不说话,伙计知道意思,立刻给开了一间房,齐宁正要领着依芙到屋里去,就听得脚步声响,扭头看过去,只见到从门外一下子进来七八个人,一个个都是长衫带帽,身佩兵刃。

    齐宁见到为首之人光着个脑袋,身材高大,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茬,他知道这片地域鱼龙混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倒也不想在这里惹事,正要离开,就见那光头后面一个瘦麻杆上前去,扯着嗓子道:“你们客栈我们包下了,其他客人都要赶出去。”

    齐宁本来要走,可是一听声音,脚下微顿,那话音明显不是西川人,又见这几人佩带着武器,齐宁微眯起眼睛来。

    “诸位大爷,客栈的房间足够,不用驱赶其他人。”毕竟是在这种地方混,伙计也是见过世面,并无畏惧,赔笑道:“若是伺候的不周到,诸位大爷再找小的算账就是。”

    “那我问你,客栈里面可住了苗人?”瘦麻杆道:“别人无所谓,要是这里面住了苗人,立马给我赶出去,哪怕空出所有房间,也不许苗人在这里住。”

    依芙脸色一沉,漂亮的眼睛里露出寒光,却感觉手腕一紧,齐宁握住了她手。

    依芙知道齐宁时提醒自己不要冲动,无声冷笑,此时已经有伙计过来,领着齐宁二人上楼,进了一间屋内。

    客房点着灯火,虽然简陋,却也十分干净,齐宁吩咐伙计准备些食物送过来,伙计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齐宁走到床边,向后躺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道:“终于快要到了,依芙,明天咱们一定可以顺利抵达溪山,我的任务也算圆满完成了。”

    依芙心知这一路上如果没有齐宁安排,非但溪山到不了,只怕连自己的性命也要丢在半道上,苗人恩怨分明,道:“多谢你。”

    “说什么呢?”齐宁坐起身来,责怪语气道:“咱们是什么关系,用得着说谢吗?”

    依芙在桌边坐下,道:“你今晚在这里好好歇一晚,我明天一早就走,咱们......咱们就在这里分别吧。”

    “分别?”齐宁皱眉道:“不是马上就要到了吗?”

    依芙道:“过了苍溪,西山那边就是苗人的地盘,你是汉家人,要是过去,恐怕......!”

    “你是担心苗人找我麻烦?”齐宁打断笑道:“依芙,我是你的情郎小弟弟,就算半个苗人了,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再说了,你这次去溪山,又不是去找他们的麻烦,无冤无仇,他们干嘛对我不利?”

    依芙瞟了他一眼,道:“不许乱说话。”

    “你是说情郎小弟弟?”齐宁走到依芙身后,轻笑道:“我又没有乱说话,我不是你情郎小弟弟,又是什么?”

    依芙显然是不想和他说这些,轻声问道:“刚才那些汉家人为何不让苗人住店?他们的口音,一听就是外乡人,这里是苗人的地方,凭什么在自己的地方,苗人不能住客栈?”

    齐宁顿时便想起那光头一伙人,心知依芙还在生气,笑道:“你看他们样子,一看就不是善类,一个个面目可憎,你这样一个大美女,还要和那帮人计较?管他们说什么,在这里,你以为他们还真敢胡来?”

    苗女多情,个性直爽,和中原女子的扭捏含蓄大为两样,齐宁第一次直说依芙是个大美女,依芙心下却并无不快,只是道:“这和长相有什么关系?面目可憎不一定是坏人,长相漂亮也不一定是好人,要看说的话做的事情,他们一进门就对我们苗人不好,不是好人。”

    齐宁笑道:“你说的是,依芙,咱们这几天连续赶路,我看你已经十分疲惫,待会儿吃了东西,早点歇息。”

    依芙瞧了那床铺一样,问道:“那你晚上在哪里睡?”

    齐宁一副这还用问的表情道:“咱们定了一间房,当然也是睡在这里,你总不会让我睡过道吧?”

    依芙用一种古怪眼神看着齐宁,道:“那些汉人进来的时候,店里的还有房间,为什么那伙计会和我说只有一间房?是不是你搞的鬼?”

    “没有啊!”齐宁耸耸肩,“你当时就在旁边,你可是听得见,我什么都没说。唔,我明白了,可能是店伙计误会咱们是小两口,所以才那样说,你想想,哪有小两口分房睡的。”凑近到依芙耳边,轻声道:“依芙姐姐,我看你气色不是很好,是不是上次的余毒未清,要不咱们再.......再解解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