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五九章 情郎哥哥
    齐宁利用逍遥行避过青衣总管,确定已经将青衣总管甩开,这才找到地方翻墙出了山庄,顺着之前上山的道路迅速下山。

    他心中估摸着依芙最大的可能便是已经下山。

    依芙一路上和同伴被人追杀,而且还化装成汉人模样,齐宁猜知这姑娘一定是有极为重要的使命肩负在身上。

    依芙为了能够活下去,不惜以处子之身与自己颠-鸾倒凤,目的当然是为了保住性命完成使命,她当然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山庄之内耽搁时间。

    齐宁心叫疏忽,也不知道依芙究竟离开多久,不过想到依芙连日被人追杀,筋疲力尽,再加上昨晚为了解毒,与自己也是梅开二度,那体力却是消耗极大,而且还没有进食,体力必然匮乏,即使离开,只怕也不能走出多远。

    曙光洒射到天地之间,齐宁灵机一动,见得边上有一棵大树,也不犹豫,过去攀上树干,爬到上头,居高临下向山底下俯瞰过去,这时候不但可以将山下的情景一览无余,而且昨日穿过的那条峡谷,也是依稀能够瞧见。

    齐宁视力极好,但攀上树头之后,也是费了不少时间,目光在平阔的山下仔细扫过,终是发现一点身影正往西北边缓缓移动,心下微喜,从树上下来,飞快下山,径自向西北边追过去。

    在山上看时,身影不算太远,但是追赶起来,却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好在他吃饱喝足,体力充沛,终是远远瞧见身影,加快步子追了上去,逐渐靠近,心下微宽,从后面看身影,正是依芙。

    依芙听到身后传来动静,回头瞧了一眼,见到齐宁追上来,也不多言,继续往前走。

    “依芙,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齐宁追上来,“你可知道我很担心。”

    依芙道:“你不要以为我们现在有什么关系,昨天晚上......你心里应该明白我是为了什么。”

    “知道知道。”齐宁跟在依芙边上,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为了解解毒,不是因为我长相英俊风姿倜傥才看上我......!”

    依芙不等他说完,立刻道:“你我再无瓜葛,各走各的道路,你也不必再跟着我。”

    “依芙,你这话说的可就轻松了。”齐宁叹了口气,“可能你们苗家人的风俗和我们汉家不同,咱们.....咱们既然有了那种关系,互相之间就要对彼此负责,而且.....!”斜睨了依芙一眼,羞羞道:“我昨晚还是第一次,你也是第一次,这就更不比寻常了。”

    依芙停下步子,齐宁这才注意到,依芙脚下却是用干草简陋地编了草鞋,时间匆促,虽然鞋样很简陋,但好歹还是能够遮挡住足趾。

    “我再说一遍,等到我的事情办完,如果我还活着,自然会给你一个交待。”依芙漂亮的眼睛盯住齐宁,“但是现在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瓜葛,昨晚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不会放在心里,你也不用多想。”

    说完,微加快步子要走。

    齐宁却如同牛皮糖一样贴近上去,笑道:“你可以不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是我却不能这样想。我是男人,你既然把第一次都给了我,就是我的女人,我......!”

    依芙手腕一动,齐宁却发现她指间竟然夹了几根细针,也不知道是藏在哪里,只见到依芙漂亮的脸蛋十分冷峻,冷声道:“你若是再跟着我,我.....我立刻用针射你,你知道我们苗人擅长蛊毒,要是被我手里的针扎了,必死无疑。”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齐宁无辜道:“你不能这样对我,依芙,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

    依芙见得齐宁故作一副无辜模样,又好气又好笑,一跺脚,转身便走,再不理会。

    “依芙,我知道你是不想连累我,所以才不让我跟着你。”齐宁跟在依芙边上笑眯眯道:“你担心连累我,可我也担心你的安危啊,你看你,走路都没气力,要是再碰上那几个鬼东西,你一个人招架得住吗?”

    依芙也不停步,只是冷冰冰道:“你想多了,我既然说咱们毫无瓜葛,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只是我们苗人的事情,用不着你们汉家人插手。”

    “依芙,你昨晚给了我,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不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吗?”齐宁叹道:“可是你若意气用事,万一真的要出了什么差错,你觉得你还能完成任务吗?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那件事情对你一定很重要,你说是不是?你的同伴都和你走散了,他们生死未卜,也许事情的成败全系于你一人之身,所以你说的安危重要不重要?”

    依芙娇躯一震,停下步子,扭过头来,看着齐宁。

    此时曙光照耀下,齐宁却是看得更加清楚,这苗女的五官固然不算精致,但是组合在一起,却显得十分艳丽,年纪二十三四岁,没有青春少女的稚嫩之气,眉宇间却是透着干练之气。

    她的皮肤在曙光的沐浴下,如同缎子般微泛着光泽,齐宁深知她肌肤的光滑与弹性,虽然她看上去显得颇有些疲惫,但结实而柔韧的身体,还是让她浑身上下透着活力。

    “你想说什么?”依芙想了一下,终是问道。

    齐宁叹道:“依芙,不管你怎么说,昨天我可以不管你的生死安危,但现在却不能。你现在这个样子,只要碰上敌手,根本无力脱身,所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先送你要去的地方,我可以不管你做什么,但总要将你安全送过去。”

    依芙低下螓首,若有所思。

    “你也说过,一路上一直被人追杀,可想过其中原因?”齐宁问道:“你们几次三番摆脱了敌人,为何还会被他们几次追上?”

    依芙蹙眉道:“我也一直好奇。”

    “只有两个可能。”齐宁道:“要么就是你的同伴之中有人是叛徒,出卖了你们,沿途给敌人留下了信号......!”

    依芙立刻打断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他们都是最忠诚勇敢的战士,绝不会是叛徒。”

    “那就只有另一可能。”齐宁一字一句道:“对方知道你们要去什么地方,对你们要经过的路线一清二楚,所以每次你们想尽办法摆脱之后,他们只要顺着你们必经之路追寻,就能够发现你们的踪迹。”

    依芙娇躯再次一震,蹙起柳叶般的秀眉,道:“你是说,他们.....他们知道我们的意图,也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否则很难解释得通为何你们始终摆脱不了他们。”齐宁叹道:“他们又不是顺风眼千里耳,有没有在你们身上安装跟踪器......!”

    “什么是跟踪器?”

    “没什么。”齐宁摇头道:“反正你们之前的处境,一直是他们在暗你们在明,掌握了你们行动的路线,想追不上你们也很难。”见依芙若有所思模样,问道:“依芙,你们从出发开始,途中是否根本没有想过改变路线?”

    依芙道:“情况紧急,我们需要用最快的时间赶过去,否则......否则一切都来不及。”

    “那就对了。”齐宁道:“他们不但知道你们要去的目的地,而且知道你们时间急迫,一定会选择走最近的路线,而你们一直也没有更改路线,所以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淡淡一笑,道:“你现在离开,是不是还准备顺着你们既定的路线赶过去?”

    其实不用依芙回答,依芙的表情就告诉了齐宁的猜测无误。

    “我该说你们是太单纯,还是你们太愚蠢。”齐宁摇了摇头:“如此显而易见的道理你们竟然一直没发现,我还真是服了你们。”

    依芙狠狠瞪了齐宁一眼,但却也知道齐宁所说的不无道路,没有出言反驳,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那你有什么好主意?”

    齐宁见她询问,知道她心里已经松动,笑道:“我当然有好主意,不过......!”往依芙微微凑近了一些,低声道:“你叫我一声情郎哥哥,我就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

    依芙脸色一冷,齐宁不等她说话,立刻道:“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依芙深吸了一口气,丰满胸脯跟着上下起伏了一下,见得齐宁含笑瞧着自己,一咬牙,终是轻声道:“情郎弟弟,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对,我不是让你叫哥哥吗?”齐宁一本正经道:“你叫错了。”

    依芙没好气道:“你比我小多少,你自己不知道吗,我为什么叫你哥哥。”指间夹针,眉宇间略显焦急:“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胡搅蛮缠,你快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办?”

    齐宁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暂时就让你喊弟弟,反正总有让你叫哥哥的时候。”微凑近,轻声道:“其实我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更改路线!”

    依芙立刻道:“不行,如果更改路线,那会多出两三天的时间。”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更改路线,你就永远也到不了你想去的地方。”齐宁淡淡道:“你是愿意多出两三天时间顺利抵达,还是.....一辈子都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