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五八章 千手总管
    齐宁出了暖厅,见到曙光初现,外面的景色已经是依稀可见,心里挂念着依芙,往前走了几步,那青衣人已经放下灯笼,跟在齐宁身后。

    “不用你带路。”齐宁回头笑道:“我自己到处走一走。”

    青衣人道:“庄主吩咐小人在旁伺候,小人不敢抗命。”

    “哦!”齐宁一笑,脑中一转,道:“是了,刚才我在饭桌上瞧见那个紫色的点心,味道很好,还有没有?”

    “有。”青衣人道:“林少侠需要吗?”

    齐宁笑道:“我和师傅游历江湖,总是有一餐没一餐,这样,如果方便的话,你现在去给我拿一盒,我带在身上。”顿了一下,又道:“我师傅好面子,他若知道,一定不让我带上,你先别和他们说。”

    青衣人微一犹豫,道:“少侠稍等。”竟果真转身去拿糕点。

    齐宁心想这家伙倒是听话,没过片刻,青衣人果然拿了一只食袋过来,双手递过来道:“林少侠,这是你要的糕点,用食袋装上,携带方便。”

    齐宁笑道:“很好,那可多谢你了。我四处转转,你先忙你的。”接过食袋,转身便走,出了院子,却感觉那青衣人依然跟在自己身后,回身皱眉道:“我说过,自己走一走,你不用跟随。”

    “林少侠,山庄太大,还是小人在旁伺候的好。”青衣人面无表情道:“山庄庭院叠嶂,一不小心,恐怕会迷路。”

    齐宁哈哈笑道:“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没有迷过路,怎会在一座山庄迷路,你多心了。”见青衣人不说话,威胁道:“我师傅和你们庄主可是金兰兄弟,你要是不听话,待会儿我向你们庄主多说两句,你这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青衣人低下头,再不言语。

    齐宁嘿嘿一笑,这才离开,走出一段路,回头见青衣人这次真没有跟上,这才宽了心。

    他小心观察四周的动静,确定无人跟踪自己,这才鬼鬼祟祟回到之前的后院,到了木屋边上,四周一片寂静,轻手轻脚推门而入,往屋角过去,外面天色虽然已经微亮,但门窗关上,屋内还是十分的昏暗,一堆干草堆在屋角,齐宁轻声道:“依芙,是我,我给你带吃的来了。”

    他凑近上前,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伸手扒拉,脸色骤变,只见到屋角只有一堆干草,依芙竟然没了踪迹。

    他心下吃了一惊,他走的时候,依芙还是光着身子躺在干草之上,此刻便是连依芙的衣裳也没有踪迹。

    齐宁心叫不妙,暗想难不成依芙躲在此处,竟是被人发现?

    只是方才自己一直与陆商鹤等人在一起,若山庄之内当真有人发现依芙甚至抓起来,必然会禀报陆商鹤,但从头至尾并无有人去禀报,心想依芙未必是被人发现。

    若是昨夜之前,依芙走便走了,齐宁也不会在意,但昨夜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这依芙是齐宁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拥有的女人,而且昨晚梅开二度,他可是一清二楚,依芙乃是真真切切的完璧之身,那可是将黄花处子之身交给了自己。

    虽然一个苗女二十三四岁依然保持着完璧之身让齐宁大为惊讶,但事实如此,他心中对依芙的感觉自然就大不相同,此时依芙不见踪迹,心里竟是大为担心,微一沉吟,想到什么,起身便往木屋外面去。

    刚刚走出木屋,还没走出两步,边上便有一个声音道:“林少侠,这木屋之中堆放着草料,原来你对草料很感兴趣。”

    齐宁豁然扭头,只见到先前那青衣人竟然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他心中担忧依芙,一时着急,竟是没有察觉到这青衣人突然出现,好在他反应极其迅速,神情淡定,含笑道:“只是顺路走过来,进去瞧瞧是什么所在。”

    “林少侠,你好歹也是走南闯北,难道一点礼数也不懂?”青衣人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客气,“这是封剑山庄,你是客人,没有主人的允许,有些地方是不可随意进入的。”

    齐宁皱起眉头,淡淡道:“你似乎也忘记了,这封剑山庄本来姓向,我师父向逍遥曾是这封剑山庄的少庄主,虽然将山庄送给你家主人,但好歹也算半个主人,我是他的徒弟,四处走走看看,难道还要一一请示?”

    青衣人依然是一副淡漠表情,道:“林少侠也说过,向逍遥是封剑山庄曾经的主人,那其中有另一个意思,那就是如今他与封剑山庄并无干系。”目光竟然变得有一丝冷峻:“我是封剑山庄的总管,庄主将封剑山庄交给我来看守,凡事都是要小心谨慎的。”

    齐宁见得此人目露精光,眼神锐利,心下一凛,暗想自己倒是小看了这家伙,若只是个寻常的下人,又怎敢对自己如此失礼,他言辞已经十分不客气,看来对自己竟似乎是已经起了大大的疑心。

    只是他心中担忧依芙,这时候哪有时间和青衣人啰嗦,道:“若当真失礼,我回头去向庄主请罪就是。”抬脚便要走,青衣人却似乎不依不饶,道:“林少侠这是要去哪里?”

    “我说过,四处转转,怎么,这位总管还要跟踪我?”齐宁冷冷道。

    青衣人淡淡道:“林少侠,不知道向大侠以前是否和你提起过封剑山庄?”

    “提起又如何,没提起又如何?”齐宁不耐烦道:“这与你有何干系?”

    青衣人道:“我只是想请问,向大侠如果向你提及过封剑山庄,可曾和你说过,这封剑山庄是何人所建?”

    齐宁转过身,盯着青衣人眼睛,冷笑道:“你似乎话里有话。”

    “不敢。”青衣人道:“我只是好奇向大侠是否会在林少侠面前提及往事。”

    齐宁冷哼一声,并不理会,抬脚便走,忽地感觉身后劲风微起,那青衣人竟然已经欺身上前来,伸手已经搭在了齐宁肩头,齐宁脸色一紧,青衣人已经道:“林少侠,这封剑山庄之内,其实有许多地方是禁地,我职责所在,必须禁止任何人进入禁地所在,所以.....如果林少侠不想让我为难,还请暂时离开这里,咱们去其他地方转一转。”

    “如果我说不呢?”齐宁淡淡道。

    他此时一旦催动内力,立时便可以从青衣人体内吸取内力,不过这样一来,自然暴露自己的工夫,只怕惹出其他麻烦来,不到万不得已,齐宁倒不想出此下策。

    青衣人道:“职责所在,如果林少侠执意要破坏山庄规矩,小人也只能先得罪,然后再向庄主和向大侠请罪了。”

    齐宁心想这样耽搁下去,只怕再也找不到依芙踪迹,心下焦急,抬手抓住青衣人手腕,甩了开去,道:“我只警告你一次,你若再碰我一下,定让你后悔。”再次抬步,那青衣人冷哼一声,已经探手出来,再次往齐宁肩头搭过来。

    齐宁没有心思和他多做纠缠,右脚斜踏,轻松滑过,青衣人一手搭了个空,面色微变,但他反应十分迅速,而且手底下的功夫明显不弱,低声道:“得罪了。”双手呈鹰爪之姿,再次往齐宁抓过来。

    齐宁心下颇有些恼怒,暗想这青衣总管就如屎壳郎一样让人厌恶,推手而出,正是推山手。

    推山手的动作不花哨,但干脆实用,一手推出,直往青衣总管胸口拍过去。

    青衣总管双手交错,宛若老鹰,挡开齐宁手掌,另一只手再次抓过来。

    一交上手,齐宁便知道这青衣人的武功虽然算不得顶尖,但却也是颇有实力,果然不是普通下人,想想这封剑山庄是八帮十六派之一,这青衣人既然是封剑山庄总管,手底下有些硬功夫,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青衣人的内力也是不弱,劲风呼呼,但显然也不敢真的伤了齐宁,所以并未使出全力。

    齐宁心知若是拳脚功夫这般打下去,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分出胜负来,只是他也知道,若是真的伤了青衣总管,向逍遥那边也是不好解释。

    向逍遥两次三番对自己施恩,虽然齐宁不知究竟是何原因,但毕竟恩情已结,真要让向逍遥太过为难也是不好。

    又连出数拳将青衣总管击退几步,忽地一转身,脚下如鬼魅般踏出去,青衣人欺身跟上,孰知齐宁的脚步如同鬼魅,青衣总管只觉得眼前人影闪动,忽左忽右,一时间竟然找不到齐宁真实所在。

    须臾间,只见到齐宁离自己越来越远,青衣总管想要跟上,但齐宁的步法实在太过玄妙,而且速度极快,转眼间竟是闪到了木屋另一侧,包着木屋转起来,青衣总管脸色冷峻,疾步跟随,绕这木屋转了几圈,一开始还能瞧见齐宁身影,可是到得第四圈,齐宁竟然像鬼魅一般消失。

    青衣总管握起拳头,双目如刀,四下里瞧了瞧,果真是没了齐宁的踪迹,冷哼一声,唇角泛起一丝诡异笑容,轻声自语:“你自以为很聪明,可是.....我本就没有想留下你。”他抬起右手,张开手掌,在他的掌心之中,竟豁然是一串狼牙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