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五七章 大苗王
    向逍遥微皱眉头,道:“太‘阴’玄阳我倒是真不曾听说过。”

    “苗人素来鬼祟,黑莲教更是神秘低调。”陆商鹤抚须道:“黑莲教为人所知的,也只有那个秋千易,四圣使其他三位都是神秘至极,更不必说玄阳太‘阴’二人了。”

    向逍遥道:“若是如此,也难怪神侯府会颁下铁血文,黑莲教有地利优势,再加上他们高手众多,并不容易对付。”

    齐宁想了一下,才问道:“陆世伯,黑莲教是苗人所建,此番江湖各路高手共同围剿千雾岭,苗人七十二‘洞’会不会出手相助?”

    “若说全然不会,那也不尽然。”陆商鹤道:“小林子,你可知道,苗人虽然号称七十二‘洞’,但却分为生苗和熟苗?”

    “略知一二。”

    “各‘洞’苗人之中,又以黑、白、‘花’、青、红五支实力最强。”陆商鹤道:“黑莲教虽然是黑苗人所创,可据我所知,即使在黑苗各‘洞’,似乎也并无太多人愿意接近黑莲教,就更不必说其他各支苗‘洞’了。”

    齐宁立刻问道:“这是为何?”

    “大苗王!”陆商鹤正‘色’道:“因为在苗人心中,大苗王才是苗家的正统,黑莲教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神神秘秘的教派,而且是江湖势力,对大多数苗人来说,他们希望过的是太平日子,信仰的是巫神,可是据我所知,黑莲教只有一个神,那就是黑莲教主。”

    齐宁皱眉道:“世伯的意思是说,黑莲教并没有得到苗人的拥护?”

    “各支苗‘洞’,自古至今信仰的都是巫神。”陆商鹤道:“黑莲教主虽然出自苗家,却破坏了苗家的信仰,不尊巫神,自称为神,这与苗人的信仰大加违背,想要得到多数苗人的拥护自然是不可能。”淡淡一笑:“如果苗人都拥护黑莲教,只怕黑莲教早就带着苗人举兵造反了。”

    “那大苗王是黑苗人?”齐宁心想自己此番前来西川,本就是要解决苗人问题,这陆商鹤对西川的状况显然是十分清楚,似乎对苗人的事情也知道的不少,自己正好借此机会从陆商鹤口中多了解一些内情。

    他也知道,这个时空与自己所熟知的任何一个时空全然不同,即便是两个时候都存在的苗部,也比有许多地方不尽相同。

    西川各支苗部,据齐宁所了解,以黑苗部落实力最为强盛,如果说苗人之中还有个大苗王的存在,那应该就是出自黑苗部落。

    却不想陆商鹤摇头道:“大苗王是‘花’苗人。”

    “‘花’苗?”

    “苗人信仰巫神,在苗部之中,有专‘门’一支巫神家族,那就是‘花’苗上水‘洞’。”陆商鹤对苗人的情况倒是知之甚深,“上水‘洞’是‘花’苗的一支,虽然属于‘花’苗人,但一直以来,却是于各‘洞’之外的存在。在苗人的心里,只有上水‘洞’的大巫才能与巫神通灵,也只有大巫通过禳解仪式,才能驱邪避怪,呼风唤雨,让苗人风调雨顺平平安安,而大苗王,也历来都是上水‘洞’的‘洞’主。”

    “原来如此。”齐宁故意做出伶俐之态,“世伯一番话,让晚辈长了见识。世伯,这大苗王既然是苗王,苗人都听他的号令吗?”

    “那也不尽然。”陆商鹤笑道:“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苗人之间的内斗也是没有休止过。黑、白、青、‘花’、红各支苗部为了争夺地盘,互相之间明争暗斗,便是各部之内,那也是争斗不息,所以苗人在西川虽然人数不少,但一直以来也没有形成什么气候。”

    “那大苗王只是一个摆设?”

    陆商鹤摇头道:“自然不是。大苗王在苗人之中的威望无与伦比,苗部之间若是有大的争斗,往往都是大苗王将双方头人召唤过去,有大苗王居中调解,往往都会罢兵息战。最为重要的是,一旦出现外敌,苗人却有十分团结,大苗王一声令下,苗人七十二‘洞’就会齐聚在大苗王的麾下,共同御敌。”

    齐宁此时对苗部之事隐隐有了一个头绪,道:“黑莲教以巫神为尊,黑莲教却以他们的教主为神,所以黑莲教和大苗王从某种角度来说,称得上是敌人。此番攻打千雾岭黑莲教,对大苗王来说,求之不得,所以大苗王当然不会带领苗人去救援。”

    “就是这个道理了。”陆商鹤笑道:“逍遥,你这徒弟聪明伶俐,一点就通,日后可是前途无量啊。”

    向逍遥只是淡淡一笑,并不说话。

    陆商鹤随即又道:“不过若说苗人七十二‘洞’对黑莲教都是不闻不问,那也不尽然。黑莲教毕竟是苗人的教派,自从黑莲教创立以来,一直都在收买苗人之心,暗中也算是给苗人做了不少事情,成了苗人的一大靠山,有些苗人对黑莲教的所作所为还是十分的感‘激’,未必会眼睁睁地看着黑莲教被剿灭,而且苗人七十二‘洞’之中,有极少一部分和黑莲教关系密切,他们应该也不会坐视不顾。”冷笑一声,道:“不过神侯府既然亲自出面,谁要是和黑莲教走在一起,那就是反叛朝廷,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世伯,我和师傅途中听人说起,官兵似乎正在围剿黑岩‘洞’,不知世伯可知晓此事?”齐宁看似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陆商鹤却是皱起眉头道:“此事整个西川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不多。黑岩‘洞’逃避赋税,甚至和收取赋税的官员起了冲突,丹巴县令白棠龄带人亲自前往问责,一行人却被黑岩‘洞’那帮不知天高的蛮子尽数斩杀。”冷哼一声,道:“白棠龄虽然只是一个县令,却是朝廷命官,黑岩‘洞’竟敢擅杀朝廷命官,等同造反,官府自然不可能置若罔闻。”

    “我们听说年前黑岩岭就被围困封锁起来,官兵封锁了各处要道,现在情况如何?”齐宁问道:“黑岩岭有没有被打下来?”

    “说起来也奇怪,去年西川刺史韦书同在事发之后没多久,就调动了数千兵马封锁黑岩岭一带,就是蜀王李弘信,也派出了手下一部分锦官卫前往助阵,可说是将黑岩岭围了个水泄不通,黑岩‘洞’六寨数千人宛若瓮中之鳖。”陆商鹤眉宇间带着一丝疑‘惑’:“若说年前是因为大雪封山,黑岩岭地势险峻不好攻打,那么现如今冰雪早已经消融,可是官兵依然迟迟没有动作,这可有些奇怪了。”

    “官兵还没有攻打吗?”齐宁心下微喜。

    陆商鹤微微颔首,道:“不过已经有些风言风语。”顿了顿,才道:“小林子,你年纪轻,或许不知道,当年蜀王李弘信在西川独霸一方,后来是楚国的锦衣候领兵前来讨伐,这黑岩‘洞’主动投靠锦衣候,立下了功劳,与锦衣候也是渊源颇深。按理来说,苗人胆子再大,也不可能有人敢杀死朝廷官员,可这黑岩‘洞’竟是胆大包天,说到底,兴许也是因为身后有锦衣候做靠山,这一次韦书同迟迟不敢动手,应该也是顾忌锦衣候的缘故。”

    齐宁心想人言可畏,看来西川不少人都觉着锦衣侯府是黑岩‘洞’的靠山,只有他心里很清楚,黑岩‘洞’事件,与锦衣侯府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至于韦书同为何不动手,齐宁暂时还真不明白其中原因,或许是韦书同没有接到朝廷的指令,不敢擅自行动,亦或者另有缘故,但肯定和锦衣侯府毫无半点干系。

    “世伯,黑岩‘洞’是‘花’苗人吗?”

    陆商鹤点头道:“不错,苗人七十二‘洞’,‘花’苗十三‘洞’,黑岩‘洞’便是十三‘洞’之一。”

    “你不是说,一旦有外人攻打,大苗王就会召集七十二‘洞’共同抗敌吗?”齐宁看上去十分虚心地请教道:“黑岩‘洞’是‘花’苗人,上水‘洞’大苗王也是‘花’苗,如今黑岩‘洞’被官兵围困,危在旦夕,大苗王怎地没有动静?”

    陆商鹤笑道:“大苗王是苗王,不会只看眼前,必须要考虑长远,否则他也不配做大苗王了。先不说此番黑岩‘洞’谋反在先,就算黑岩‘洞’是无辜的,被官兵攻打,大苗王也只会尽量先谈判,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动兵。大楚国带甲数十万,兵多将猛,连北汉人也只是打个平手,一直没能打过淮河,你觉着区区苗人,会是大楚的敌手?朝廷不想西川‘乱’,所以尽量安抚苗人,可这不表示朝廷害怕苗人,如果苗人当真谋反,朝廷铁了心要剿灭,对苗人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齐宁微微颔首,一副洗耳恭听模样。

    陆商鹤显然对自己义兄弟这个徒弟颇有好感,谈兴正浓,继续道:“不到万不得已,大苗王不会发起战争。如果说此番黑岩‘洞’真是被冤枉,大苗王也许会考虑出兵助阵,用以维护苗人的尊严,不过众所周知,黑岩‘洞’杀了朝廷命官,已然是造反,大苗王又怎会去帮一个造反的苗‘洞’,而将整个苗部带入战争深渊。”

    此是齐宁心中已经是豁然开朗,道:“如此说来,这次黑岩‘洞’势必要‘鸡’犬不留了。”

    陆商鹤摇头道:“究竟是个什么结果,就要看朝廷的意思,咱们也不好预测。不过比起黑岩‘洞’的前途未卜,黑莲教此番定然是要‘鸡’犬不留了。”

    不知不觉间,天‘色’竟然已经‘蒙’‘蒙’亮,齐宁见此情状,心想依芙见自己迟迟未归,只怕会以为自己遭遇到什么,万一那苗‘女’因为担心自己找出来,却又被人撞见,那可就真的不好解释了。

    当下起身来,道:“世伯,师傅,你们先聊,晚辈出去方便一下。”

    “这后面便有便桶。”陆商鹤含笑往后边指了指,“不必走远。”

    齐宁笑道:“世伯,晚辈知道你和师傅还有很多话说,我现在酒足饭饱,在边上反倒是累赘,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方便,顺便观赏一些封剑山庄,走走看看,这是我第一次过来,这封剑山庄真是气派。”

    陆商鹤正要说话,向逍遥已经道:“不要走远。”

    见向逍遥发话,陆商鹤也不好多言,叫道:“青松,你带小林子到处看看。”

    ‘门’外立刻幽灵般出现一人,齐宁打眼两眼,见那人手里提着一盏灯笼,倒像是之前领着向逍遥进庄的青衣人。

    那青衣人面无表情,抬手道:“请!”

    -------------------------------------------------------------

    ps:求月票,求捧场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