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五三章 承影
    齐宁十分尽力地帮依芙两次解毒,等到依芙浑身香汗淋漓几欲虚脱之时,齐宁这才觉得自己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依芙身上那种火烧般的感觉已经消失,这让齐宁很是放心。

    “现在是不是好多了?”齐宁贴着依芙轻声问道:“还要不要再来一次?”

    依芙被折腾这一阵,浑身发软,恨声道:“滚。”推开了齐宁,齐宁嘿嘿一笑,虽然梅开二度,但却觉得浑身上下一阵轻松,没有因为奋力解毒而体力虚弱,反倒是感觉神采奕奕,轻声道:“肚子饿不饿?”

    依芙只是蜷缩在干草堆里,拉过衣裳遮住身体,并不说话。

    齐宁知道这一番消耗颇大,连自己都感觉腹中有些饥饿,轻声道:“我先去给你找些吃的,再给你找一双鞋来,你在这里歇息片刻,我马上回来。”

    依芙扭头看了齐宁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话。

    齐宁穿好衣裳,拿住寒刃,这才轻手轻脚出了门,顺手将门带上,屋外的风雨果然已经停歇,只有屋檐还在往下滴着雨滴,打在地上,滴答作响。

    四周一片死寂,已经是深更半夜,齐宁心知这大院之中即使有人,这时候也该睡下。

    像这种大宅院内,自然少不了大厨房,目下腹中饥饿,依芙只怕很久没有吃东西,再加上体力消耗,此时定然也是饥饿难忍。

    这大宅院庭院错落,十分宏阔,齐宁一边寻思着厨房应该座落何处,一边在宅内轻步而行。

    大院内竟似乎没有人迹,清冷的可怕,忽地瞧见不远处有灯火闪烁,正在移动,不由轻手轻脚凑近过去,远远便瞧见一人手里提着一盏灯笼,身着青衫,正顺着一条小石道前行,微弓着身子,在他身后不远,尚有一道身影,拉开了一些距离,走得很慢,昏黑一片,齐宁一时间也瞧不清楚那人的样貌。

    便在此时,忽听得一阵脚步声响,便见到那青衫人对面已经走过来几人,当先一人步子极快,齐宁闪身到得一处假山后面,探头瞧过去,却见到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人正领着数人迎向那青衫人,还没靠近,那中年人已经颤声道:“逍遥,是....是逍遥吗?”语气听上去异常的激动兴奋。

    却只见到那手提灯笼的青衫人推到一旁,跟在他身后的那道身影此时已经加快脚步走上前来,拱手道:“大哥,一向可好!”声音竟有些哽咽。

    齐宁心下好奇,却见到那中年人竟是一把抱住那身影,痛哭道:“逍遥,真的是逍遥,好兄弟,你.....你这么多年,到底去了哪里?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我日思夜想,就盼能和你再见一面。”

    那叫逍遥的人也是十分激动,道:“大哥,当年不告而别,是小弟的错,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挂念大哥。”

    齐宁听到这里,立时明白,想来这二人可能是兄弟,但是分别多年,今夜却在这里重逢。

    只是距离颇远,瞧不清样貌,但却感觉那逍遥的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兄弟,你是真的想死我了。”中年人忽然大笑道:“咱们兄弟相逢,该是高兴的事儿,怎地哭的像个娘们。”松开逍遥,想到什么,回转身道:“兄弟,这几位都是我的客人,大家聚在一起饮酒说武,哈哈哈,大哥我这些年虽然喜欢舞刀弄枪,可是毫无长进,当年你的武功就在我之上,这些年过去,定然是大有进境。”

    后面那几人都是上前拱手,一人已经笑道:“陆庄主这是自谦了,封剑山庄陆大庄主的名声何人不知哪人不晓,若论武功,这些年可是突飞猛进,放眼西川,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是对手。”

    那陆庄主却是脸色一沉,声音变得冷漠起来,淡淡道:“洪帮主,你若再这样说,咱们连朋友就没得做。”

    那洪帮主一怔,陆庄主却已经沉声道:“诸位,从现在开始,谁也不许再叫我庄主,我陆商鹤这些年只是帮我兄弟照料封剑山庄而已,如今真正的主人回来,自然要物归原主。”

    众人都是一惊,便是齐宁心下也大是纳闷。

    忽地想到,这几人说的封剑山庄,应该就是这座大宅,听这名字,就有些江湖味道,看来误打误撞之中,竟然闯入了封剑山庄,而这陆商鹤,在西川看起来也算是一号人物。

    “大哥,你若这般说,小弟现在掉头就走。”逍遥苦笑道:“我本不想过来打扰大哥,可是大哥既然派人找到,我......我若是再不过来,只怕大哥怪罪。”

    齐宁皱起眉头,只觉得那逍遥的声音愈发熟悉,仔细打量那人的身形轮廓,竟也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可是究竟在哪里见过,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

    “我听人说你已经回到西川,便派人四处找寻。”陆商鹤哈哈笑道:“之前有人来禀报,说你今夜定会前来相见,大哥我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这几位都是西川有身份的武林名宿,此番请这几位过来,也是让大家给兄弟你正名,自此而后,大哥就要将封剑山庄交还给兄弟,你才是封剑山庄的主人。”

    身后那几人显然对此竟是一无所知,已经有人吃惊道:“陆庄.....陆大侠,难道.....难道这位就是当年封剑山庄的少庄主向.....向逍遥?”

    陆商鹤哈哈笑道:“不错,这就是我的结拜兄弟逍遥了,”

    向逍遥笑道:“十八年不见,大哥竟然是结交了这么多的武林名宿。”

    “逍遥,外面风寒,咱们进屋说话,我早已经备下了酒宴,今晚定要不醉不休。”说话间,陆商鹤已经拉住向逍遥的手臂,往屋里过去,其他几人也都是笑着簇拥进去。

    院内很快就安静下来,齐宁从家山后面出来,只见到不远处有一处房舍,屋里点着灯火,亮如白昼,一行人正是往那里过去。

    齐宁心里寻思,想记起那向逍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可是越是急着想起来,一时间反倒更是迷糊。

    他犹豫一下,确定四下无人,这才轻手轻脚往屋子那边靠近过去,这几人既然都是江湖人士,耳目自然机灵,齐宁异常小心,悄悄摸到房舍侧面,见得前面开着一扇窗户,一边敞开着,轻步摸了过去。

    屋内此时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齐宁不好探头去看,以免被察觉,只听得几句寒暄之后,几人似乎都已经坐下,便听得陆商鹤笑道:“诸位,今日是我兄弟十八年以来再次相聚,别的事情咱们都不管,今晚大伙儿一醉方休,谁要是能够把我兄弟灌倒,我拿一千两银子做酬谢。”

    齐宁心想这陆商鹤出手倒是不弱,一千两银子不算小数目。

    向逍遥声音笑道:“大哥说笑了,这些年我的酒量可是每况愈下,再不似当年那样。”

    “哦?”陆商鹤笑道:“兄弟可还记得,当年你我二人斩杀巴东六鬼,事后每人可是喝了整整四大坛子酒,到最后就睡在了大路上。”

    “怎能不记得。”向逍遥叹道:“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年我们年少轻狂,现在.....大哥也见老了。”

    “我都四十八了。”陆商鹤也是叹道:“再有两年,便是五十了,兄弟今年也有四十三了吧?”

    向逍遥笑道:“原来大哥还记得。”

    “如何能不记得,我还记得,再有一个月,就是你的生日。”陆商鹤道:“逍遥,你若还将我当成你大哥,今年的生日,必须让大哥帮你办。十八年了,大哥一直想念,总想为你做些什么,可是......!”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哽咽。

    “陆庄......陆大侠,据我所知,当年这封剑山庄被称作承影山庄,后来向老爷子封剑归隐,这承影山庄也就改名为封剑山庄。”一个声音慢悠悠道:“恕我冒昧,自那以后,封剑山庄声名凋零,江湖上差点忘记这一号,后来是陆大侠让封剑山庄重新名动西川,今日的封剑山庄,和当年已经判若不同。”

    陆商鹤沉声道:“冯门主这是什么意思?”

    “陆大侠,你知道我这人向来是心直口快。”那冯门主沉声道:“陆大侠你如今是西川武林的领袖人物,多少人都是以你为榜样,如果陆大侠今日将封剑山庄交给......嘿嘿,交给这位向兄弟,我只怕会动摇西川武林。”

    陆商鹤厉声道:“冯门主,我请你前来,是因为你为人仗义,处事公道,可是你现在这样说,岂不是要挑拨我兄弟关系?”

    只听到那洪帮主声音道:“陆大侠,正因为冯门主率性耿直,才会说这番话。封剑山庄庄主,已经不是陆大侠一人承担,这是一面牌子,陆大侠急公好义,主持公道,这才让封剑山庄成为众人敬仰的所在,事关西川武林,陆大侠做决定之前,必须先要为西川武林想一想。”

    这人声音十分激动,慷慨陈词。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看起来这陆商鹤似乎和向逍遥的兄弟之情极为深厚,但这几人却明显是担心陆商鹤让出封剑山庄庄主之位。

    忽听向逍遥笑道:“诸位名宿不必多想,我今日回来,只是为了看看我大哥,并无其他任何想法。当年我将封剑山庄交给了大哥,就不曾想过再回来,封剑山庄之前是大哥的,之后也是大哥的。”顿了顿,才道:“承影剑我当年赠送给大哥,承影剑在手,没有人敢怀疑大哥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