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五二章 一夜春风化万毒
    齐宁天生是个行动派,遇事总是直接面对,力求解决,绝不拖泥带水,可是此际为她解毒,却偏偏不是说做就做。

    他能体会依芙现在的心境。

    依芙现在面对的是失贞或者丧命的抉择,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这当然是个十分痛苦的决定,依芙虽然面上表现的十分淡定,但齐宁知道她此时心中定是纠结万分,十分痛苦。

    毫无疑问,依芙并不是在意自己的性命,诚如她刚才自语,这苗女身上还肩负着某种任务,在任务没有达成之前,并不轻易丢弃自己的生命。

    两人顿时都一阵沉默,时间流逝,依芙见齐宁没有说话,终是淡淡道:“你若不愿意,那也.....那也不妨。”

    齐宁心中暗叹,说句良心话,和这样一个容貌美丽身材火辣的苗女行鱼水之欢,只要是男人,绝没有不答应之理,只是他能体会依芙现在的心境,总觉得这样做有点趁人之危的感觉。

    齐宁谈不上是谦谦君子,但这种事情,多少还是让他有点尴尬和不忍。

    “如果.....如果是在只有这样一个办法,那.......!”齐宁想了一下,终是道:“那为了救你,我只能......只能帮你......!”

    齐宁心中默默念着,只想这是为了救人一命,并非是趁人之危。

    依芙显然也觉得这事儿有些尴尬,微低下头,见齐宁并无动作,心中暗想,这男人比自己要小上好几岁,恐怕还没有经过这种事儿,虽说她自己也并无经历此事,但年过二十,在苗域也算是老姑娘,对这种事儿多少知道一些。

    她不似汉女那样,对此事扭扭捏捏,欲迎还拒,只觉得自己年纪大一些,对方不动弹,自己只能主动一些,突然开口问道:“你......你身体如何?是否.....是否休息好?”虽然想做出镇定之态,但毕竟是女子,还是有些羞赧,低头道:“我听说.....我听说那种事情......那种事情伤身体......!”

    齐宁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勉强笑道:“这个......我倒没事,只是你......要不你再歇歇?”

    “不用。”依芙摇头道:“这没有......没有什么好等的,早完早好,尽快.....尽快解毒......!”往后面缩了缩,靠近到墙角边上,半躺半坐,闭目缩颈,双臂环抱胸脯,两条腿伸直,有些僵硬,她靠在墙壁之时,湿衣贴着冷壁,不禁打了个冷颤。

    齐宁只觉得这气氛十分的诡异。

    男欢女爱本是最梦幻之事,气氛应该旖旎暧昧,可是依芙此时的表现,就像是要完成一件工作一样。

    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齐宁犹豫了一下,终是移动过去,靠近到依芙身边,见依芙闭着眼睛,身体火烫,虽然还没有碰到她身体,却能够感觉到从她身体散发出的热量,依稀看到她额头上流淌着水珠子,齐宁知道那不是雨水,而是渗出的汗珠子。

    齐宁伸手拉住依芙环抱在胸前的手臂,感觉依芙身体颤动,手臂僵硬,心知依芙此刻定然是紧张,这倒让齐宁顿时也有些紧张起来,小心翼翼拉开了依芙的手臂,便瞧见依芙那腴沃丰满的胸脯近在眼前,起伏如山,随着依芙呼吸微促,胸脯也是上下起伏。

    齐宁喉头微动,一只手搭上依芙的肩头,依芙身体一颤,紧紧闭着眼睛,齐宁柔声道:“不用害怕.......!”伸手到了衣服胸口,捏住依芙衣襟,本想拉开,可是瞧见依芙胸脯腴沃起伏,心下一荡,不禁伸手进去,一把握住了其中一只雪峰,入手挺中带软,火热一团,弹手至极,那手感可不是一般的好。。

    齐宁的手搭在依芙肩头时候,依芙便忍不住有些羞耻地将双腿合拢,忽地感觉到齐宁一只手竟然抓住了自己挺拔的胸脯,条件反射般睁开眼睛,一声低呼,她身体本来有些乏软,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抬起手臂一巴掌就往齐宁扇过去,咬牙颤声道:“你.....你要做什么?”

    好在她气力终究有些虚弱,速度不快,齐宁反应又极是迅速,已经探手抓住她手腕,没让她打到脸上,微有些歉然道:“依芙,那个.....那个不脱衣裳,咱们.....咱们不好解毒,你要是不愿意,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从中毒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剩下时间不多,到了天亮时候,再想救也来不及,也根本没有其他什么方法。

    依芙呆了一下,知道可能是自己反应过激,心下竟是有些歉疚,低声道:“不必.....不必脱去上面的衣裳,只要......只要褪下.....褪下下面就可以......!”忽地感觉这般犹犹豫豫,时间越长,反倒越是煎熬,还不如痛痛快快早些完事,干脆道:“我.....我自己来。”

    她微抬臀股,将裙子先褪了下去。

    木屋之内昏暗,但齐宁的视力实在不错,灰蒙蒙的一片幽暗之中,只见到裙落裤褪,健康而光滑的肌肤一寸寸地显露出来,一瞬间,齐宁竟然感觉有些炫目。

    她将细裤褪至膝间,饱满的修长腿儿紧并起来,慢慢将一条曲线诱人、润滑如水的右小腿抽了出来,细致的足胫脱出褶皱成一团的纱裤裤管时,微微一勾,那足掌只比齐宁的掌心稍大一些,足趾微敛,蜷如猫爪,似有些羞人模样,极是娇妍可爱。

    依芙低着头,默默褪衣裳,呼吸越发急促,脸蛋上红扑扑的如同火烧,齐宁此时也感觉喉咙有些发干,心也跳得厉害。

    依芙右脚摆脱纱裤束缚,迟疑了一下,咬着嘴唇,闭着眼睛躺下去,身子微微颤抖,等了一下,不见齐宁动静,睁眼看了一下,见齐宁正瞧着自己身体,这一刻却还是羞窘异常,咬牙道:“你还不.....还不解毒?”

    齐宁这才回过神,凑近上前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下里恢复死一般的寂静,木屋之内只有声,片刻之后,才听得齐宁小声道:“依芙,要不要再解一次毒?我只怕解毒未尽。”

    却听到依芙有气无力的声音道:“不.....不用,我心里有数,应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那就好。”齐宁道:“不过要是觉得不对,赶紧告诉我,救人救到底,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不要再说。”依芙有些愠怒:“事情已经过去,就......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齐宁叹道:“这可不成,你以为这是做生意,钱货两清啊?我......我可是第一次,你要对我负责才对。”

    依芙恼道:“就你第一次,难道我不是?”显然是觉得被齐宁带入弯子,冷哼一声,不在说话。

    “依芙,你身上还有些烫,这是怎么回事?”齐宁声音严肃:“来,让我摸摸这里,咦,哎哟,干嘛动手打人,我是瞧你身上发烫,所以关心,你看看,怎么流了这么多汗,真是让人担心,呀,你拿我的刀做什么?”

    依芙已经拉过衣裳掩住自己身体,却是顺手拿了齐宁放在边上的寒刃,顶在齐宁咽喉处,冷声道:“你再胡说八道一句,我现在就杀了你。”

    “你这是做什么?”齐宁叹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哎,你不是说我是你情郎吗?你要杀我,岂不是谋杀亲夫?”

    “这事情我迟早会给你一个交代。”依芙道:“这次是你帮了我,我.....我也不会就这样不管,可是......可是从现在开始,你要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我完成了我要做的事情,我自然......自然会给你一个答复,在此之前,你若再提起此事,我就......!”

    “你就如何?”

    “我就.....杀人灭口。”依芙故作凶狠道:“快说,你答不答应?”

    “答应什么?”

    “答应我不许再提此事。”依芙道:“否则我现在就杀人灭口。”

    齐宁叹了口气,道:“你既然这样说,我不答应你也不成,可是我不是因为怕死,而是你想让我这样做。依芙,其实我这人条件还可以,性子也还好,你既然有求于我,我怜香惜玉,不会不答应的,你先把刀拿开,咱们好好说话。”

    “那你是答应了?”依芙微收刀。

    齐宁借着昏暗之光,眼睛在依芙身上扫动,虽然方才两人肌肤相亲,但激动之下,虽然依芙每一层肌肤都被齐宁摸过,可是却没有看的太仔细,这时候再仔细看,只觉得依芙身体曲线起伏有致,异常的火爆,配上那健康的肤色,异常的迷人,齐宁今夜却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依芙的肌肤到底有多紧致多弹手,也知道要想从后面进入依芙身体,那丰挺的翘臀实在太翘,男人的尺寸不够,根本进不到最深处。

    “我答应了,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齐宁一本正经道:“除寇毋净,咱们解毒也必须彻底,我感觉你身体里的毒还没有彻底解干净,我很担心,所以......你要答应我,咱们再解一次毒,否则我心里不踏实。”

    依芙双眸如刀般盯在齐宁身上,齐宁被这苗女瞧得身上有些发毛,正觉着事情可能不妙,却听依芙道:“你要是不怕伤身体,那.....那尽管来,我看你还能......还能解几次毒。”见得齐宁已经眉开眼笑凑近过来,伸手扯开挡在自己胸脯前的衣襟,两团挺拔丰满的胸脯上下弹跳,颤颤巍巍,急道:“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诫你,你......你懂不懂我们苗家女子.....苗家女子的规矩......啊,别咬......!”

    “懂,我都懂,依芙,现在要解毒,其他的以后再说.......!”齐宁大义凛然:“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你身体,其他的都不重要......!”

    ------------------------------------------------------------------------------

    ps:感谢秋日采薇堂主捧场,感谢指尖梦里有谁兄弟捧场,感谢指尖梦里有谁、矫情先生0912、鬼葬曲、柳方妖无、水墨四十一度、天之痕6677、风中求静dyd、偷腥的黑白猫、our逝世青春、奈何枉生、o0无痕@百度、鼎力水平仪、书友9128923、书友10526475、84066923、任我唯爱、小韓探花、心好累_、貝大大、南国明月、晟世计然、弧线的摇篮、神州结义、快到碗里来呐、猥琐的大炮比等兄弟的破费捧场,沙漠在此拜谢。

    主角终于长大成人了,依芙完整版会有专门番外,尽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