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五零章 藏身之地
    河水浑浊,带着泥沙,齐宁心里很清楚,在这种急流之下,任你水‘性’再高,那也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旦被水呛入口鼻,浑浊在水中的泥沙一旦进入喉咙,甚至有窒息的可能,他虽然与依芙毫无渊源,甚至不知道她来历,但此种情况下,自然不能看她被水呛死。.: 。

    当下一只手往下托住了依芙的翘‘臀’,将她的身体尽量托出水面来,只是这样一来,他只能一手在水面拨动,反倒是自己呛了几口水。

    缎裙下笼着两团结实股‘肉’,‘臀’形浑圆‘挺’翘,全是结实的肌‘肉’,运动间绷得紧紧的,丝毫不显余赘,一碰之下,便知道这苗‘女’平日里必然是时常运动,否则股‘肉’断不会如此结实。

    两人在急流之中被冲到下游,河道拐了个弯,水流便也渐渐缓了下来,齐宁已经能够控制身体,这才松了口气,左右瞧了瞧,虽是在黑夜中,却也能够察觉这河面极宽,此时正在河道中间,河水也是极深。

    依芙显然也感觉急流消失,终是松开了手,她显然也善水,双足在水下蹬住,指向对岸道:“咱们.....咱们去那里。”也不多言,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向对岸游过去。

    雨势微小,河水浑浊,齐宁也只能跟在依芙身后,只见到依芙扭动身子,游动之间,齐宁才发现她足下的鞋子已经不见,赤着一双足趾平敛、犹如猫爪儿软垫似的雪白‘玉’足,两条浑圆匀称的‘腿’子一屈一夹,动作颇是曼妙,说不出的矫健灵动。

    包裹着‘胸’脯的衣衫,在急流中挣扎之时,已经是皱‘乱’不堪,此时却是能够清楚地看到锁骨之下‘挺’着两团高耸的绵‘’,‘’廓饱满腴润,极富弹‘性’,纵使水中浮力甚强,阻碍了动作,但一蹬‘腿’一扭腰时,任是弹动不休,仿佛一对饱满的挂枝熟桃。

    没有湍急的河流,两人用了没多长时间,便即到了对岸,依芙翘着结实的‘臀’儿爬到了岸上,齐宁也是上到岸上,轻声道:“看来是将那几个家伙甩掉了。”

    伊芙点点头,也没说话,看上去十分的疲累,却还是勉强站起身来,道:“他们有猎狗一样的嗅觉,我一路上几次甩脱他们,但都被他们跟上,他们一定会顺流找过来,咱们不能留在这里。”

    齐宁暗想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两个怪人,眼下也算安全,这苗‘女’被人追杀,自己一直跟着,只怕还要被连累。

    他倒不是害怕被牵累之人,若是自己人,一旦有难,以他的‘性’子,自然会‘挺’身而出。

    只是这苗‘女’的对头显然不一般,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西川十六郡,地大物博,天府之地,江湖帮会也是不在少数,江湖上的势力你争我夺互相厮杀,那也是司空见惯之事,只要不破坏整体的江湖格局,便是神侯府也不会多管。

    当年蜀王虽然降服在大楚帝国的脚下,但西川的势力错综复杂,便是到了今时今日,帝国对于西川也并非完全控制在手中,而神侯府虽然控制了淮水以南的大小江湖势力,但偏偏在西川却并未能够彻底掌控。

    齐宁心知自己此行卷入的是非越少越好,只要查清黑岩‘洞’事件真相即可,像这类江湖仇杀,自己还是少碰为妙,否则真要卷入进去,只怕是要后患无穷。

    念想至此,才问道:“你现在身体如何?能不能自己走?”

    依芙十分聪明,听出齐宁意思,淡淡道:“多谢你帮了我,我不会再连累你,咱们就此分别。”

    齐宁微微点头,道:“那你多多保重。”

    依芙也只是点了一下头,转身就往岸边的一片树林方向走过去,齐宁见她离开,这才顺着河流往前走,走出小段路,还是忍不住扭头瞧了一眼,却见到依芙竟然倒在地上,吃了一惊,回转身奔过去,扶住依芙,急道:“你怎么了?”

    依芙软绵绵地瘫在他的怀中,身上散发出一阵幽甜淡香,齐宁感觉她浑身上下竟是烫的厉害,皱起眉头,心知事情不对劲。

    夜雨冰冷,再加上在冰冷的河水之中浸泡了小半天,连自己身上现在都是发冷,依芙的内力绝不可能比自己还要深厚,她身上本不应该如此温热,此时两人近在咫尺,甚至可以瞧见依芙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红彤彤一片,心下一凛,问道:“你是不是生病了?”

    依芙眼眸半开半合,软绵绵道:“这里......这里不能停,先离开这里......,我.....我可能中毒了。”

    “中毒?”齐宁吃惊道:“你什么时候中毒?”

    依芙道:“我被那人拍中了几次.....几次肩膀,肩头当时刺疼,现在想起来,应该......应该是被他用针刺了。”

    “你是说,那个拉二胡的老鬼用毒针刺入了你的肩头?”齐宁皱眉道:“他武功比你高,要杀你并不困难,为何要多费周折?”但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本想和依芙就此分道扬镳,却不料这苗‘女’竟然中了毒,这时候将之丢下就此离去,齐宁自然是难以做到,无奈摇头,道:“先找个地方,你说得对,这里不能久留。”

    当下将依芙背在了身上,便往前面的树林过去,依芙体重很轻,并不费力气,只是那两团腴‘肉’压在背上,多少还是让齐宁有些心跳。

    进到树林,转了大半个时辰,竟然没有找到出路,倒像是‘迷’路,齐宁皱起眉头,又寻了片刻,风雨声倒是小了,却听到远处传来轰隆之声,当下循声过去,走了片刻,这一次倒是走出树林,便瞧见前方竟然出现了一道瀑布,飞流直下。

    在瀑布左侧不远,却有一道幽深峡谷,齐宁犹豫一下,还是背着依芙往那峡谷过去。

    进入到峡谷之中,两侧的高崖夹着一条道路,最上面的距离却比下方的谷地还要窄,侧部便犹如一个“凸”字,倒让齐宁想到“一线天”的奇景。

    凉风习习,顺着峡谷道路一直往前走,感觉依芙那软绵绵的娇躯愈加火热,一时间也不知道情况如何,轻声问道:“依芙姑娘,你现在感觉如何?要不要停下来?”

    依芙软软道:“往前走,咱们.....咱们走的远一些才安全......!”

    齐宁轻嗯了一声,一路前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出了峡谷,前方立时开阔起来,顺着一条小路又走了几里地,齐宁却忽地瞧见远方出现灯火,心下微喜,也不知道是什么所在,那灯火就像是飘在半空中,齐宁很快便看出,那是在一座山上。

    他循着火光过去,看似极近,但走起来却是很远,穿过了一片小树林,就发现前面有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沿着小路往前走,便见到一座小山出现在眼前,火光正是从半山腰发出来。

    齐宁心想依芙既然中毒,自然要解毒,自己身上除了血丹,并无真正的解毒之物,这荒郊野外,忽然出现这样一处地方,大可以过去试试运气,即使无法解毒,前往遮风避雨也是不错。

    他倒是体力不错,背着依芙沿着一条小石道到了半山腰,没过多久,眼前骤然一宽,耸出一片丈余高强,飞檐翘角、壁染朱红,倒是十分气派。

    齐宁不禁一愣,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心下更是惊奇,这一片都是荒郊野岭,方圆十里之内见不到一户人家,却不知为何在这半山腰却又如此一座气派的大院。

    那朱红‘色’的宫墙沿着山腰间的平台向两侧延伸,左右眺望均不见尽头,远处似有一座‘门’房似的突出耳房,‘门’头悬挂着一盏灯笼,颇为明亮,那火光正是这灯笼所发出。

    齐宁靠近到院‘门’处,仔细瞧了瞧,忽地明白,这里竟不是大院的正‘门’,倒像是大院后‘门’。

    他正要上前敲‘门’,却发现后‘门’虚掩着,犹豫一下,伸手推‘门’,轻步进到院中,院内却是一片漆黑,忽听得依芙在耳边轻声道:“咱们不知这里究竟是什么人,还是.....还是不要惊动了里面的人。”

    齐宁其实也正是这个心思,微微颔首,沿着院墙往荒僻处走,这大院当真不小,竟是走了小半天,远离了那后院之后,赫然瞧见一座谷仓似得两层木造建筑,独‘门’独栋,也不与他处相邻。

    齐宁暗叫天助我也,心想这里应该不受人注意,瞧这里冷冷清清,应该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正要找个遮风避雨之处让依芙歇息,此处正好合适,而且白猴子和二胡老怪也不可能找到这种地方来。

    在那木屋左右,是空旷的场地,倒是放着架子,似乎是用来晾衣裳所用,齐宁靠近过去,到得窗边,微推开窗户,探头往里面瞧了瞧,里面十分昏暗,依稀见得屋里竟然连一副桌椅也没有,屋内竟然是堆着许多的草料,都是一束束捆起来堆在一起。

    齐宁放下了依芙,依芙身上绵软,勉强扶着墙壁站住,齐宁做了个手势,示意依芙不要发出声音,这才在拿住寒刃,在木屋四周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确定并无一人之后,才扶着依芙进去。

    这木屋有两层,但二楼挑空,仅沿墙筑了个“回”字形的踏板,宽约两尺有余,十分狭窄,以一条木梯上下‘交’通,齐宁心知这是待四面的草料堆高之后,可以站在踏板上用铁筢反动草料。

    屋内‘门’窗紧闭,隔断了外面的冷风,倒也是颇为温暖。

    齐宁扶着依芙到了角落处,用草料铺在了地上,身处此地,乃是两堆草料‘交’错之处,就算有人进来,一时间也是难以看道。

    依芙坐下之后,齐宁这才微舒了口气,摇头叹了口气,又取了一颗血丹出来,瓶内便只剩下最后一颗,正要将血丹送给依芙控制一些毒‘性’,还没说话,却听到依芙轻声道:“你.....帮我脱一下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