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四八章 色鬼
    漫天夜雨似乎也开始变得稍弱了一些,但是四周的温度似乎更加冰冷。

    齐宁摇头叹了口气,道:“你以为在雨里拿把二胡拉来拉去,就可以冒充高人吗?想要取我的‘性’命,只怕你没有那个能耐。”冷笑一声,道:“而且你的二胡拉的实在是臭不可闻,只怕连孩童都不如。”

    那人声音顿时变得冷厉起来:“你说什么?口出狂言,一个黄‘毛’小儿,又懂得什么音律。”

    “你拉的臭,还不许别人说?”见得对方似乎对音律十分在意,齐宁更是刺‘激’道:“我实话和你说,我听人弹奏音律也不少,只有你这二胡拉得让我几乎要呕吐,如果我真的要死,也不是被你所杀,而是被你的音律折磨死。”

    “好小子,你找死。”那身影往前欺一步,冷笑道:“你既这般说,老夫就让你听听死魂曲。”

    便在此时,却听得尖叫声起,听到那叫声,齐宁身体一震,扭头瞧过去,只见到从边上的老林之中窜出一道身影来,虽然夜‘色’之中看不清楚,但形态婀娜,身法轻灵,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闪电划过,借着这短促的光芒,齐宁却是看见,那婀娜身影正是苗‘女’依芙,在依芙身后,那‘女’怪竟然紧追不舍。

    齐宁心叫不妙,依芙这时候却也是看到了齐宁,叫道:“还不快走!”

    拉二胡啊的那人瞧见依芙,发出一声怪笑,丢下齐宁,竟然向依芙迎了过去,依芙见到眼前身影一闪,有人挡住,二话不说,手中长刀已经向拉二胡的那人砍了过来。

    拉二胡的身法十分鬼魅,侧身闪过,他左手拿二胡,但是一瞬间,右手却已经从二胡中‘抽’出薄薄的一柄长剑,向依芙刺了过去。

    齐宁瞧见那拉二胡的身法矫健,出手迅疾,后面再加上一个追赶过来的‘女’怪,心知以依芙的身手,绝不可能是他们对手,出口嘲讽道:“以男欺‘女’,以老欺弱,你这老家伙还真是没皮没脸,真是不要脸。”

    拉二胡的此刻已经刺出数剑,好在依芙的身手不算太弱,勉强闪过,但身形已经颇有些慌‘乱’,在那人连招之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齐宁心想要是毗卢剑在手,此时少不得上前和这老不要脸的斗上几招,只是此行出来,他低调行事,毗卢剑太过显眼,不好佩戴在身,反倒是寒刃既断且利,更适合携带在身上,此时却是无剑在手。

    依芙被阻,那‘女’怪已经追上来,也不顾拉二胡的正在与依芙缠斗,举起拖在手中的生铁,狠狠地向依芙砸过来。

    生铁劲风呼呼,依芙自然有察觉,足下一点,柔韧的娇躯已经闪过,生铁狠狠砸在地上,竟是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深的窟窿。

    这‘女’怪虽然凶狠,但是这样出现,反倒是助了依芙一臂之力,她砸下生铁之时,那拉二胡的似乎也有些忌惮,急忙后退,依芙闪躲开去,顿时便拉开了与那人的距离,踉踉跄跄之间,依芙已经到了齐宁边上。

    这时候靠的近了,齐宁更是看得清楚,只见到依芙穿着一件紫缎长裙,但是上身却有一件短袖窄身、由前后两片布缝制而成的小背心,倒像是模仿军中的两当甲。

    齐宁知道汉家‘女’子虽然也有这样的小窄肩,但却并不流行,这般穿着的也是不多,不过记忆之中,好像苗人倒喜欢这种背心款式,想来依芙虽然为了掩饰自己苗人的身份,勉强穿上汉装,但终究有些不适应,还是在外面套了一层两当甲般的背心。

    乍看起来,裹得倒也是十分的严实,但这种两当甲比较短,衣摆只到‘胸’脯下面,所以被‘胸’脯撑起了一大片空子,左右衣襟又扣在‘胸’脯中间,不仅突出了‘胸’前的沟壑,更是裹得玲珑浮凸,布下仿佛覆盖着一双异常饱腻、浑圆坚‘挺’的‘玉’脂扣钟。

    依芙气息微促,发髻也有些凌‘乱’,漂亮的脸蛋上神情冷峻,但却依然紧握手中长刀,盯住那‘女’怪。

    那‘女’怪失手之后,并无太多犹豫,转身朝向依芙,再次冲过来。

    依芙蹙起秀眉,正要迎上,齐宁低声道:“你杀不死她。”

    先前他实在不愿意和这样的怪物过多纠缠,只盼将她撇下就好,可是这帮人如同幽灵一样如影随形,看来今夜想要善罢甘休已是不能。

    心念至此,齐宁便已经生了杀意。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招惹是非之人,但是如果是非找上‘门’,齐宁也从来不会怕事。

    眼见得那‘女’怪冲过来,齐宁知道若是不解决这‘女’怪,只怕会越来越麻烦,眼见得那‘女’怪近在咫尺,齐宁竟是身形一晃,已经迎上前去,冲着‘女’怪笑道:“你这丑八怪,看本大爷如何收拾你。”

    依芙见齐宁冲出,吃了一惊,不禁道:“你......小心!”

    ‘女’怪凄厉叫了一声,挥舞生铁向齐宁扫过来,齐宁此时是早有准备,脚下一移,移到了那‘女’怪的侧面,那‘女’怪肌‘肉’虽然僵硬,但是反应速度不慢,至少感知比普通人还要强,感觉到齐宁滑到自己的侧身,反手便将生铁扫了过去。

    依芙眼见得生铁便要扫到齐宁,娇呼一声,却见的齐宁身法如同鬼魅,再次轻松闪过。

    便在此时,依芙却听得耳边胡琴声响,扭头看过去,只见到拉二胡的那老怪就在自己身侧几步之远,虽然天‘色’昏暗,却依稀看到那人皮肤苍白,脸上带着古怪笑容,一双眼睛只在自己身上扫动。

    被大雨打湿的衣衫紧贴在依芙身上,让她曲线玲珑的娇躯前凸后翘,细腰拱‘臀’的惹火身体线条完全被勾勒出来,长‘腿’隆‘胸’,窈窕‘诱’人。

    苗‘女’虽然与汉家‘女’子不同,不似汉家‘女’子那般矜持扭捏,但是被这样一个老怪在自己身上扫动,却还是让依芙心中大脑,握紧长刀,冷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可是那人的走狗?”

    二胡老怪嘿嘿一笑,道:“你想知道老夫是谁?只要你答应老夫一桩事情,老夫就告诉你我究竟是谁,而且你要什么,老夫就能给你什么。”

    “答应什么事情?”

    老怪‘阴’‘阴’笑道:“老夫要凑齐十八美,可是这么多年,挑来挑去,都是不中意,还差三个就能圆满,大姑娘,老夫看中你了,只要你答应跟着老夫,老夫不但告诉你我是谁,而且以后谁要欺负你,老夫便帮你出头,你看如何?”

    “无耻!”依芙冷笑道:“你们助纣为虐,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

    “助纣为虐?”老怪哈哈笑道:“大姑娘看来读了很多汉人的书,那可读过《房中略》,老夫可以好好教你,瞧你这身段,老夫定能将你调教的......!”话声未落,依芙已经扬刀砍了过去。

    她虽然明知不是这二胡老怪的对手,但苗‘女’自尊却是极重。

    苗‘女’比汉家‘女’子更为开放,敢爱敢恨,对于男‘女’感情并不躲躲闪闪,可是她们的自尊却是极强,喜欢一人固然可以倾心付出,可是若厌恶一人,却不容任何一句脏言恶语强加在自己身上。

    二胡老怪言辞不干不净,依芙自然不能容忍。

    二胡老怪见依芙出手,嘿嘿一笑,身法鬼魅,闪过一旁,依芙又是连续几刀砍过去,她连番折腾,体力已经是大大耗损,出刀也显得有些绵软,速度亦是不快,二胡老怪哈哈笑道:“对对,就这样,大姑娘这般砍起来,比我那些‘女’人脱光了衣裳跳舞还要好看......!”闪身到了依芙身后,竟是探手搭在依芙肩头,依芙大吃一惊,‘花’容失‘色’,回身又是一刀。

    二胡老怪推开过去,抬手放在鼻尖,闻了一闻,嘿嘿笑道:“好香好香,小美人,老夫是离不开你了,绝不让你逃脱。”

    齐宁此时却与那‘女’怪纠缠,身法如狐,几次差点被‘女’怪手中生铁扫到,却都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

    他几次想要绕到那‘女’怪身后,只是那‘女’怪的速度也是极快,而且挥动起来的生铁打击范围极大,齐宁知道那生铁的威力,不敢轻易碰触,一时间却是始终难以找到机会绕到‘女’怪身后。

    他自然已经看出这‘女’怪的弱点。

    如果与这‘女’怪正面相搏,根本占不了什么便宜,对方刀剑不伤,根本不晓得疼痛,而且那骇人的生铁要是打过来,血‘肉’之躯还真是难以抵受。

    唯一的方法,就只能是绕到‘女’怪身后,从背后出手。

    依芙之前说过,要对付这样的傀儡,只能是将其首级砍下来,这一点齐宁自然也是明白,没了脑袋,这傀儡若还能活着,那就真是见了鬼。

    只是齐宁身法飘动之际,这‘女’怪就像条件反‘射’般,生铁始终笼罩在齐宁身侧,齐宁速度虽快,却是苦于找不到良机。

    二胡老怪虽然和依芙缠斗,但双方实力差距不小,二胡老怪本可以不费太大力气击败依芙,但却迟迟没有下手,而是环绕在依芙身边戏‘弄’,似乎这样很有乐趣。

    猛听得一声嚎叫响起,依芙和齐宁都是心下一凛,他们自然已经听出来,那嚎叫声正是之前那傀儡凶汉发出,眼下这‘女’怪还没有收拾,却不想那凶汉竟然也已经找来。

    ----------------------------------------------------------------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