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四七章 风雨胡琴声
    凶汉拖着生铁巨器,一步一步地往这边‘逼’近过来,步伐却是颇为僵硬呆板。。: 。?

    此刻齐宁手下两名护卫却已经是凶险环生,这二人武功都是不弱,而且配合默契,与那‘女’怪缠斗之间,却也是几次找到了机会,砍在了那‘女’怪的身上,让两人惊骇的却是那‘女’怪的身体竟像木头一样,砍上去硬邦邦的,虽然也砍出伤口,但那‘女’怪却浑然不知道疼痛,兀自挥舞手中生铁连连攻出。

    便听到“呛”一声响,一名护卫一刀砍在那‘女’怪身上,‘女’怪却反手将手中生铁向那护卫身上撞击过来,‘女’怪度颇快,那护卫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只能用刀身去抵挡,孰知那‘女’怪的力量实在不小,生铁撞在刀身上,刀身被一股巨力撞得向后拍过来,刀身拍在了那护卫的‘胸’口,护卫闷哼一声,整个人却已经飞了出去。

    齐宁吃了一惊,此刻那凶汉已经加快步子冲过来,挥舞生铁,只往依芙砸过来,依芙柔韧的娇躯一扭,闪躲开去,却并不轻易出手,绕到了那凶汉的身侧,牙甘低吼一声,冲上前去,与依芙两人联手对付那凶汉。

    ‘女’怪口中尖叫一声,齐峰见得一名护卫被打飞出去,也是大惊失‘色’,也顾不得自己的虎口受伤,随即包扎了一下,奔过去捡起自己方才被打飞的大刀,便要冲过去,齐宁见到被打飞的那名护卫口吐鲜血,在地上挣扎却不能起身,知道定然是受伤不轻,若是拖延下去,恐怕是‘性’命不保,立刻过去,取了一颗血丹塞入那护卫口中,沉声道:“吞下去。”

    那护卫头晕目眩,但听到齐宁的声音,还是勉强将血丹吞了下去,齐宁这才瞧向已经吓得傻的李堂,喝道:“你过来,看好他。”

    李堂被齐宁一声喝,回过神来,走过来,身体瑟瑟抖,也不知是因为夜雨冰冷所致,

    齐宁念头看到大雨之中,两拨人手各自对付一个,凭心而论,这一男一‘女’两个傀儡的武功都是平平无奇,在场诸人若单打独斗,武功俱都在这两名傀儡之上。

    但这两名傀儡力量惊人,哪怕是那‘女’怪,膂力也远众人,最为可怖的是,这两人就宛若是铜皮铁骨一般,刀剑砍在身上,只留伤口,但二人却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反倒是他们手中的生铁,一旦被击中,非死即伤。

    齐峰虽然上前助阵,以二敌一,但根本占不了什么便宜。

    那两怪竟似乎有用不完的体力,完全不知道疲累,雨中搏杀,本就极容易消耗体力,但却似乎对这两怪毫无影响。

    齐宁看在眼中,心中知道,就算齐峰二人不被对方所击中,就是这般一直打下去,也必定会因为体力损耗严重而落败,皱起眉头,瞥见受伤那名护卫躺在地上颤抖,奄奄一息样子,忽地叫道:“齐峰,你们两个退下,带伤者离开,不能和她久斗!”

    齐峰却是叫道:“公子,我们拖住这怪物,你带周顺离开。”

    齐宁却是寻思着,齐峰二人打到最后,必定不支,很可能被这‘女’怪所伤,那受伤的护卫周顺此刻必定是受了极严重的内受,虽然以血丹暂且延缓他的伤势,却必须尽快医治,反倒是自己大可以借用逍遥行与这‘女’怪周旋,先拖住‘女’怪,让齐峰等人离开,自己有逍遥行,即使无法斩杀‘女’怪,但要脱身却并不会太困难。

    “不要争辩。”齐宁握紧寒刃,欺身上前,喝道:“你们赶紧离开,知道在什么地方汇合。”

    齐峰还要再说,齐宁已经怒道:“少废话,还不快走。”

    齐峰见齐宁动怒,虽然不舍丢下齐宁不顾,但见得齐宁十分镇定,犹豫一下,率先后退撤开。

    “你们离开,我没有顾忌,很容易脱身。”齐宁道:“你们留下,反倒让我分身,快走。”

    说话间,那‘女’怪却已经冲着齐宁奔过来两步,挥舞生铁向齐宁砸过去。

    齐宁左脚向右前方踏出,轻松闪过,身法轻灵。

    齐峰跑过去,背起周顺,另一名护卫还要与齐宁并肩而战,却被齐宁喝退,几人虽然犹豫,但是齐宁又吼了一句,齐峰无奈,只能背着周顺,领着李堂和另一名护卫转身往雨中奔去。

    齐峰等人一走,齐宁心下反倒轻松下来,逍遥行步伐玄秘莫测,要闪躲‘女’怪倒也是极其轻松,找到机会,齐宁两次出手,寒刃扎在那‘女’怪身上,虽然扎出两个血窟窿,但那‘女’怪浑然不知道疼痛,追着齐宁死缠烂打。

    依芙和牙甘联手与那凶汉搏杀,一时僵持不下。

    “不对......!”依芙忽然醒悟道:“牙甘,这是圈套。”

    “圈套?”

    “这两个家伙是故意用来拖延我们。”依芙醒悟过来:“那帮妖人只怕正往这边赶过来......!”

    “不错。”牙甘也醒悟过来:“咱们不能在这里被拖延,快些离开。”

    “我们不能走在一起。”依芙道:“分头而行,谁要是能活下去,一定要赶到那里。”

    牙甘躲过凶汉扫过来的生铁,道:“你先走,我拖住他。”

    依芙也不啰嗦,冲着齐宁这边叫道:“不要留在这里,他们的人很快就会赶到,快离开这里。”也不多言,转身要走,那凶汉却似乎并不要让依芙离开,嚎叫一声,举起生铁向依芙砸过去。

    依芙腰肢一扭,腰线起伏,玲珑婀娜,躲过那凶汉的一击,两条长长的‘腿’儿‘交’错,转身便跑,那凶汉跟在身后追赶,牙甘却已经从后面追上,手中大刀砍在了那凶汉的背上,凶汉又是一声嚎叫,舍下了依芙,一转身,生铁已经向牙甘扫过来。

    齐宁听到依芙叫唤,他本就没想过与这‘女’怪缠斗,见到齐峰等人已经没入雨夜之中,也不犹豫,转身便走,那‘女’怪见齐宁要走,却不放过,拖着生铁,迈开两‘腿’,紧跟在齐宁身后追过来。

    滂沱大雨中,隐隐从夜幕苍穹传来雷鸣声。

    齐宁这时候也管不得其他,在雨中飞奔,身后那娇弱的身影却是拖着巨大的生铁,虽然四肢显得僵硬,但度却极快,两条细‘腿’‘交’错,似乎永不知疲惫。

    齐宁浑身上下都是雨水淋漓,夜雨之中,也辩不清楚方向,一口气跑出数里地,也幸亏他已经修炼内功,奔行之间自如换气,几里路跑下来,再回头时,已经是看不到那‘女’怪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

    环目四顾,只见到四周茫茫,左边是一片老林,右边却是一条小河。

    正寻思齐峰等人是否已经脱险,忽然听到一阵极古怪的声音响起,皱起眉头,那声音“咿咿呀呀”,风雨声虽然不小,却根本盖不过那“咿咿呀呀”之声,仔细听了听,却听出似乎是胡琴之上。

    齐宁心下一惊,循声瞧过去,却依稀看清楚,在前面不远的一颗大树下,一道影子正站在树下,咿咿呀呀拉着二胡,一时间瞧不清楚那人模样,但是风雨之中,那人在雨中拉琴,当然是极其诡异。

    齐宁不想多招惹是非,也不靠近过去,反倒是转身,想要避开那人,走了一小段路,胡琴之声消失,正觉着已经避开那人,但是一瞬间,却听到那胡琴之上再次响起,抬头看去,却只见到那身影竟然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自己前面,这一次竟是直直站在道路之中,阻住了去路。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此人的度好快。

    却见那人一面拉着胡琴,一面笑呵呵道:“老夫难得拉琴,既然相遇,何不等听完曲子再走,这点薄面也不给吗?”

    “阁下是何方神圣?”齐宁心下虽惊,但声音却十分淡定:“匆忙赶路,我只怕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欣赏阁下的琴艺。”心中却是冷笑,原来对方是个老头子,这家伙拉琴的曲调实在是不成样子,难听至极,也好意思让人听他拉曲。

    那人却是笑道:“老夫从不求人,你若能老实听曲,老夫或许还能让你死得痛快,否则.....嘿嘿,老夫要让你一边听曲,一边用刀子将你的皮‘肉’一寸一寸地割下来,你说你听还是不听?”

    此言一出,齐宁便知道对方是敌非友。

    他最厌恶别人对自己出言威胁,眼前这人与自己素未谋面,一见面竟然就要取自己‘性’命,齐宁心下冷笑,想到什么,淡淡道:“刚才那两具僵尸,该不会是你在背后‘操’控吧?我与你并无仇怨,你滥杀无辜,心肠是不是太过歹毒?”

    “你也别怪老夫。”对面那人一面拉琴一面笑呵呵道:“今夜你卷入此事,看到不该看的,也听到不该听的,我想让你活命也是不成。其实你也不必难受,这人世间,每天都有枉死之人,你只是其中一个而已。”顿了顿,又笑道:“你可不能叫那两件东西为僵尸,有人听见,只怕很不高兴,那是他的宝贝,最忌讳别人对他的宝贝说不是。”

    他这般说,自是否认那两个僵尸版的傀儡与他无干。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这些人究竟是何来路,鬼鬼祟祟,装神‘弄’鬼,实在让人反感。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