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四五章 雨夜凶神
    檐前雨瀑飞泻,雨珠打在屋顶噼里啪啦作响,而雨水顺着屋檐滚落,就像是凭空拉起一块雾溶溶的垂帘吊子,将木屋和外面分成了两个世界,淅沥声中,更显出林中那怕人的静。。 ??

    用过干粮,屋内又恢复了安静。

    对方明明是苗人,却扮作了汉人,齐宁等人自然对这伙苗人存了戒备之心,而对方显然也对齐宁一行人深有戒备,双方都有顾忌,所以都没有出声息来。

    忽听得那边传来一声低叫,似乎很是痛苦,齐宁顿时皱起眉头,齐峰却已经凑近到齐宁耳边,压低声音道:“公子,他们那边好像有伤者。”

    齐宁微微颔,双方虽然不说话,但是却在不动声‘色’之间,互相观察。

    这野外的小虽然不算大却也绝对不大,虽然两拨人各居一边,而且双方都没有生火,屋内十分昏暗,但对方的一些动作,却还是隐隐约约能够看清楚。

    对方借走一竹筒酒,齐宁从那人借酒时候的闪烁其词就知道事情反常,等到那人回去之后,细细观察一番,便已经现那边似乎有一人躺在木地板上,只是同伴围在边上,也瞧不清楚那人究竟如何。

    不过听到那人出惨叫,齐宁很快就明白过来,躺在地板上的那人一定是受了伤,同伴正在为他处理伤口,而对方借走酒水的目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给伤者消毒,以烈酒消毒,这对行走江湖的人来说,是最基本的常识。

    毫无疑问,这几个苗人的来历显然不一般。

    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方没有招惹自己的迹象,自己这边也没有必要去招惹对方,反正在这里也就一夜,天亮之后,大家各走各的道,互不干涉。

    “公子,你们先歇息。”齐峰低声道:“我先守着。”

    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两拨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便是休息,自然也要谨慎小心,多留一个心眼。

    赶了一天的路,而且明天还要继续赶路,自然还是要养好‘精’神保证体力,齐宁低声吩咐几句,便靠在木屋的墙面,准备歇息,刚闭上眼睛,就听到脚步声响,谨慎睁开眼睛,只见到又是刚才借酒那人走回来。

    齐峰等人立刻警觉,那人却是将竹筒递还回来,道:“多谢你们。”

    齐峰伸手接过,那人才道:“几位是蜀中做生意的?若是如此,我有一言奉劝,还请几位考虑。”

    “什么?”齐峰保持戒心。

    那人道:“这里并不太平,随时都有危险出现,你们如果相信,立刻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否则.....只怕会受牵连。”

    “哦?”齐宁笑道:“阁下是说这里有危险?敢问一句,这危险是从何而来?”

    那人并不多做解释,只是道:“相不相信由你们自己,现在离开应该还来得及,如果危险真的到来,你们想走......恐怕也走不了了。”再不多言,转身离开。

    齐峰挪到齐宁身边,低声道:“公子,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齐宁轻声道:“他们有人受伤,应该就与他所说的危险有关系,只不过......!”他还没说完,忽听得从外面传来一声如同嘶吼声,宛若是猛兽的悲嚎。

    雨势不小,而且屋顶噼里啪啦作响,但是那悲嚎之声却似乎穿破风雨,清晰地钻入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也就在此时,对面那伙人便有数人赫然站起,手中竟然都是握有兵器。

    “什么声音?”李堂浑身一哆嗦,爬起身来,齐峰却是道:“你经常往来西川,难道听不出是什么声音?”

    李堂苦笑道:“我对西川的道路熟悉,对‘药’材的来路也很熟悉,可不是对西川所有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话声刚落,那悲嚎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那嚎叫似乎比方才更近了一些。

    齐宁皱起眉头,起身快步走到窗边,抬手掀开窗板,一阵冷风从外面吹进来,他视力极佳,抬眼望去,只见到滂沱大雨之中,一道身影正往木屋这边过来,度也说不上有多快,可是片刻之间,已经到了木屋外面。

    齐峰此时也凑在齐宁身边向外瞧去,见到来人,变了颜‘色’,失声道:“那是什么?”

    大雨之中,只见那身影身材极高,魁梧雄壮,但身体却向前佝偻,似乎没有头,但身上却满是长长的‘毛’,头顶上拱出一只巨大的怪角,非牛非鹿,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巨怪,可是却偏偏是双脚而立,那巨怪手中握着一件巨大的兵器,大雨瓢泼,一时间也瞧不清楚究竟是何物事。

    “从后面走!”却听到那伙苗人之中响起一个声音:“我留下来顶住。”话声之中,一名身材魁梧的苗人手握一把大刀,便要开‘门’冲出去。

    “不行,你不是他对手。”此时竟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你们几个立刻从后‘门’离开,我和牙甘留下来。”

    齐宁大是惊奇,扭头瞧过去,这时候瞧见一名‘女’子身影已经走过来,这‘女’子身形高挑,肤‘色’虽然不算白皙,却绝不黑,是一种古铜‘色’,显得十分健康,在她手臂之后,倒持着一把长刀,刀锋寒冷,与她远山般的卧眉相衬,清丽中别有一股英气。

    这‘女’子看上去约莫二十三四岁,一看容貌就与汉家‘女’子不同,却绝对是个美人,齐宁见过的美人众多,但像这种充满少数民族风情的美貌却并不多见,但是与她散出来的飒然英姿相比,秀气的脸孔、秾纤合度的身段似乎也不那样令人印象深刻,幽暗的屋内,似乎也被她炯炯有神的目光点亮,顿显光明。

    齐宁心下惊讶,见得苗人的反应,顿时明白外面出现的怪物定然是冲着这些苗人而来。

    “你们也赶快走。”那‘女’子扭头看了齐宁这边一眼,“想要活命,就看你们有没有那运气了。”

    这‘女’子话声刚落,就听那巨怪又是一声悲嚎,抡起手中的巨大兵器,竟是向木屋大‘门’冲过来,这一次度却不慢,屋内众人还没有准备好离开,就听得“轰”一声巨响,木屋之‘门’竟是被那巨怪生生撞飞进来。

    木屑纷飞,众人纷纷闪躲。

    “快走!”被叫做牙甘的那苗人大汉大吼一声,抬起手中的大刀,照着那巨怪狠狠地劈了下去,那巨怪已经抬起手臂,也不管牙甘手里的刀向他劈过来,只顾自己挥动手臂,手中的巨大兵器照着牙甘甩了过去。

    齐宁此时却是面‘色’骤变,他视力极好,此时却已经看清楚,这哪里是什么怪物,分明是一个身长九尺、筋‘肉’虬结,周身却布满各类伤痕的高大男子,扛着宛若一块长形巨石般的巨大铁器,没有任何的‘精’雕细琢,就是普通的一块巨大生铁,前宽后窄,握柄处稍微窄细一些,可是如此凶汉,手中也并不需要什么神兵利器,只需要这样一块生铁,就已经是微力无穷。

    那几名苗人见得巨汉闯进来,知道一时走脱不了,也都不犹豫,三名苗汉‘挺’着兵器冲上来,都是往巨汉身上招呼过去,风雨声中,兵器响声大作。

    齐峰等人却也都是‘抽’出兵器在手,护住了齐宁,见得如此古怪的巨汉,都是心下吃惊。

    那巨汉力大无穷,手中的生铁挥舞之间,劲风呼呼,牙甘几人一时间却也根本无法靠近,只能一边闪躲一边找寻机会。

    无论是苗人还是齐宁这边,心里都清楚,这巨汉的出手并无多少‘花’巧,甚至不成招式,每一次出手,都是凭借着过人的气力挥动生铁,虽然没有套路可言,但是威胁却极大,若是被这生铁碰上一下,就算不死,那也是重伤。

    “依芙,你带阿齐快走。”牙甘大声道:“我们留下......!”他还没说完,那巨汉又是一生铁扫过来,牙甘急忙后退,生铁从地面扫过,这木屋的地面是木板,便听得咔啦啦一阵响,地面硬是被生铁扫裂一道窟窿。

    “公子,我们怎么办?”齐峰见得巨汉破坏力极大,皱起眉头,“要不要出手帮他们?”

    “他们的恩怨我们一无所知。”齐宁沉声道:“不要轻易‘插’手别人的恩怨,我们离开这里。”

    齐峰等人称是,李堂此时也紧跟在齐宁身后,趁着巨汉正和牙甘等人缠斗,齐峰几人手握兵器,缓缓往大‘门’靠近过去,想要趁机离开,便在此时去,却听到一声惨叫,随即一道身影直飞过来,重重落在齐峰等人的脚下。

    几人瞧了一眼,心下骇然。

    只见到落在地上的却是一名苗人,‘胸’腔和颅骨都变成了突兀的平面,以致明明可以认出眼睛鼻子,但却一点也不觉得那个摊平的东西叫做脸。

    红黑‘色’的血液,‘混’合着黄黄的人体膏油与‘奶’白‘色’的浆液,缓慢地从尸体上溢出去,兴许是躯体被巨汉手中生铁击中之时,躯体爆裂的一瞬间,又被那巨大的力量凝滞成一种很安定的状态,所以溢出来的体液都流的异常缓慢,‘混’合了脂肪与血腥的异味让人一阵恶心。

    巨汉击杀一人,嚎叫一声,整个木屋在吼叫声中,都在战栗摇晃,似乎随时都要崩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