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四三章 远行
    齐宁一看田夫人表情,顿时心里就有些不痛快,心想自己难不成真的看起来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顾清菡看到自己躲躲闪闪倒也罢了,怎地这田夫人也是这副紧张的表情,搞得就像自己随时都要强‘奸’她一样。?

    他心里有些郁闷,却还是道:“去往西川,你派多少人去?夫人自己不会也前往西川吧?”

    “山高路远,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能够经受住。”田夫人笑道:“我们田家‘药’行有专‘门’的采买人手,每年往来西川三次,这次派去五六个人,先到西川准备好‘药’材,然后再雇佣镖局护卫着从西川将运送‘药’材的车队送回来。”

    “原来如此。”齐宁微微颔:“派往西川的人,对西川的地理环境应该十分熟悉吧?”

    田夫人微点螓:“他们几个的祖籍也都在西川,一年几个来回,对西川十六郡都是十分的熟悉。”顿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侯爷为何要问这些?”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他们是明天动身?”

    “侯爷既然答应可以开设‘药’坊做‘药’,我就派他们明天一大早动身。”田夫人道:“我估‘摸’着侯爷的那味‘药’销路一定很好,到时候恐怕是供不应求,早做准备,多备些生‘药’准备着总不会有错。”

    齐宁笑道:“夫人未雨绸缪,一看就能将生意做的好。实不相瞒,其实我这里还有几个方子,你要是能将生意做得好,以后这几个‘药’方我都‘交’给你打理。”

    他手头上其实也没什么‘药’方,不过心里很清楚,回头找唐诺再要两个‘药’方子来,绝不是什么大问题。

    田夫人喜上眉梢,忙道:“侯爷放心,我一定好好打理,不让侯爷失望。”满心欢喜,感觉和这小侯爷认识之后,田家‘药’行也即将迎来真正的‘春’天。

    “我明天也要动身去往西川一趟。”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正好我对西川的环境不是很熟悉,夫人若是同意,不知是否能让我和你手底下的人一同顺路去往西川,如此一来,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田夫人一愣,随即喜道:“那敢情好,有侯爷跟他们在一起,托侯爷的福,这一路自然是一帆风顺。”起身道:“侯爷,那我现在就回去告诉他们准备一番,明天一早让他们到侯府来见侯爷。”

    齐宁摆手道:“不必,明天一早,我带人去你府上,到时候跟着他们动身。”顿了一下,才向田夫人招了招手。

    田夫人犹豫一下,还是靠近过去,齐宁微凑近,压低声音道:“你告诉他们,不要对外张扬,我此行西川,那是有机密大事要做,不想被太多人知道行踪,要是被人现了行踪,到时候我可要找你算账。”

    田夫人一怔,随即美丽的脸上显出苦恼之‘色’,委屈道:“侯爷,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找我算账?”

    她相貌本就美‘艳’动人,此时蹙着眉,一脸委屈样子,看上去楚楚可怜,更是动人心魄,齐宁故意冷下脸,一本正经调侃道:“我的行踪现在只告诉了你,如果被别人知道,当然是你泄‘露’出去。”

    田夫人此时有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心中怀疑和这位小侯爷合作到底是福是祸,苦着脸道:“反正.....反正我不会说,我也不会让他们‘乱’说,要是.....要是真被人知道侯爷行踪,侯爷.....侯爷要先调查清楚才能治罪。”

    她咬着红‘唇’,微低着螓,似乎是在埋怨齐宁‘乱’扣罪责有些不该。

    齐宁见这个成熟美‘艳’的俏‘妇’人一副小姑娘情态,心下一‘荡’,哈哈笑起来,道:“你也别担心,叮嘱他们守住口风就好。对了,和太医院那边的生意如何?他们可有为难你?”

    一说起太医院,田夫人脸上又‘露’出笑容来,忙道:“年前已经往太医院送了一批‘药’材,这个月还有一批‘药’材要送过去,周大人为人和善,很好打‘交’道,还夸奖我们田家‘药’行的‘药’材品质上等。”

    “周大人?”

    田夫人解释道:“是太医院的右院判周思兼周大人,周大人管理着太医院的‘药’库。”

    齐宁点头道:“如此甚好。”起身道:“我还有事情,就不留夫人了,夫人也回去准备准备,明日一早,我便过去。”

    田夫人又谢了一番,这才离去。

    齐宁虽然知道卓青阳突然失踪,官府肯定要介入调查,琼林书院只怕还有一番风‘波’,但自己离京在即,也没有时间去多管,只能等着回来再做处理。

    一想到琼林书院,便想到了那幅卷轴,齐宁回到自己屋内,用寒刃在屋角撬开一块青砖,用布巾将那卷轴裹了两层,这才埋入到墙角,然后将青砖铺上,踩压严实之后,还真是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不少人对这幅卷轴心存觊觎,齐宁虽然一时间也搞不明白这卷轴究竟有何用途,但也知道必定不是普通之物,目下也没有时间去探究这卷轴之中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只能暂且收藏起来。

    卓青阳虽然失踪,也很有可能是被对头抓走,但这一切目前也都无法定论,卓青阳是死是活,齐宁一无所知,若是卓青阳某天突然出现,找寻自己索要卷轴,自己自然还是要将之奉还。

    有钱能使鬼推磨,远去西川,齐宁却也是将前番那四位富商公子送来的银票自己带上,对他来说,此去西川,行不行李其实还真是无所谓,只要有银子在身上,还真是没有什么好带的。

    因为要赶远路,这一晚齐宁倒是早早睡下,次日一早,被敲‘门’声惊醒,起身打开‘门’,天‘色’还是黑‘蒙’‘蒙’的,‘门’前站着一个俏丽的身影,赫然是顾清菡,顾清菡见他睡眼惺忪模样,也不多言,径自进了屋内。

    齐宁心下一乐,暗想这美少‘妇’最近一段时间对自己百般提防,连靠近几步都不敢,更别说单独相处,这一大早却孤身进自己房里,胆子倒是不小。

    “三娘,怎地起得这么早?”齐宁拉过一件衣裳披上,笑呵呵道:“我又不会偷偷‘摸’‘摸’溜走。”

    顾清菡没好气地瞧了他一眼,随即幽幽叹了口气,道:“行李都已经收拾好,吃的穿的我都准备了,‘交’给齐峰他们带着。”取了一叠银票,又拿了一只小钱袋子递过来,“这是三千两银票,你带在身上,出‘门’在外,没有银子不成。还有,这钱袋子里是一些碎银子,还有几片金叶子,路上可以使用。”

    齐宁只是接过钱袋子,道:“我身上有银子,银票不用带了。”

    “你先拿着。”顾清菡蹙眉道:“出‘门’在外,宁多勿少。”

    齐宁笑道:“三娘,我是大人了,心里有数,银票真的不用。”

    顾清菡见齐宁坚持,叹了口气,收起银票,才道:“天还没有转暖,我给你准备了衣裳,你路上多穿几件,不要冻着。还有,西川那边瘴毒不少,你没有去过那边,也不知道会不会水土不服,反正凡事都要小心。”

    齐宁点点头,顾清菡又道:“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事事都由着你。你‘性’子散漫,又喜欢多管闲事,在外面收敛一些,你虽然是侯爷,可是咱们锦衣候管不了西川,就算是皇上派你去公干,也不是什么都一帆风顺。”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要和人起争执,要平平安安才好,不要让我在家里......担心!”

    顾清菡循循嘱咐,齐宁只觉得心中暖,更是感‘激’,点头道:“三娘不用担心,我办完差事,很快就回来,你自己在家里不要太累着,要......要自己保重自己。要人要是与我们侯府为难,你也别心急,等我回来再慢慢收拾。”

    顾清菡瞪了一眼,责备道:“我刚嘱咐的,你现在就忘记了?让你不要争强斗狠,还没出‘门’,就要和人争执。你不在京里,谁又会为难我们?”

    齐宁笑了一笑,忽地瞧见顾清菡转过身去,正自奇怪,还没开口,却见顾清菡娇躯微微颤动,不由转到顾清菡面前,见顾清菡正拿着手帕擦拭眼圈,这美少‘妇’的眼圈泛红,忙道:“三娘,我只是出趟‘门’,你哭什么?”

    “别看。”顾清菡再次扭过身,“我昨晚没睡好,眼睛有些疼,谁哭了?别胡说八道。”起身来,道:“齐峰他们已经起来等你,你也洗嗽一番......。”

    顾清菡又亲自为齐宁准备了热水,齐宁洗嗽之后,收拾一番,和顾清菡出了‘门’,齐峰等人已经在前院等候。

    这一次带的人不多,从侯府护卫中挑选了两名‘精’明干练的好手随行,顾清菡叮嘱道:“齐峰,你们此行西川,自己要小心,更要照顾好侯爷,侯爷要是少了一根头,回来我饶不了你们几个。”

    齐峰恭敬道:“三夫人放心,我就是丢了脑袋,也......!”

    “呸!”顾清菡立刻道:“谁让你丢脑袋了?还没出家‘门’,就满口胡言,我要你们几个都平平安安回来。”

    齐峰和两名护卫齐齐拱手道:“三夫人吩咐,我们谨记在心。”

    齐宁道:“三娘,我就不去和唐姑娘和太夫人打招呼了,你回头和她们说一声就是。”

    顾清菡点头,送了几人出‘门’,马匹早就备好,齐宁等人翻身上马,顾清菡和韩寿等人站在‘门’前,齐宁挥手道:“三娘,外面天冷,你们快歇会去,我们很快就回来。”见顾清菡眉宇间依旧是担忧之‘色’,那眼眶依然翻红,心中感叹,微微一笑,催马便走,走出一段,回过头来,只见到顾清菡那美丽的身影依然伫立宅胶,昏‘蒙’‘蒙’天‘色’下,却是显得异常柔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