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四一章 忧心
    齐宁想了一下,才问道:“皇上,我这次用什么身份过去?是明察还是暗访?”

    “朕已经想好了。。: 。”小皇帝递过一件东西,“你就以钦差的身份前往,明里是代朝廷去督军剿贼。”说到这里,又将上次那面金牌递过来,“这面金牌你也带着,未必能够调动西川的兵马,不过有这金牌在手,他们表面上也不敢太过违抗。”

    齐宁手气密诏和金牌,拱手道:“皇上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齐宁,朕知道此去不一定很太平。”小皇帝犹豫了一下,才道:“不过你是朕最信任的人,朕不能坐看有人要将我大楚搅‘乱’,所以只能派你前往,你一切都要小心,无论黑岩‘洞’叛与不叛,你只要调查清楚真相,将证据给朕带回来,就是立下了大功。”

    齐宁心知小皇帝对西川之事起了极大的疑心,想来这阵子小皇帝一直在为西川之事忧虑,道:“皇上,您遣我去西川,忠义候可否知晓?”

    “朕只说会派人去调查,并无细说。”小皇帝道:“不过他总是会知道的,这也无妨,司马岚对西川之事也是心存疑虑,恐怕他也早已经派人前往秘密调查,不过他调查到真相,未必会老实禀报于朕。”

    齐宁微微颔首,小皇帝又道:“朕本想从羽林营给你挑几个帮手,不过......朕想了想,你还是自己挑选亲信‘侍’从随行,朕就不给你派人了。”

    “是。”齐宁知道小皇帝多说这一句,看似是废话,但却含义颇深。

    若是小皇帝派人跟在自己身边,难免会让人觉着是派人跟在边上作为耳目,小皇帝不派人,也就表明对自己的完全信任。

    “齐宁,你收拾一下,尽快动身。”小皇帝道:“朕只担心西川那边有人太着急,你还没到,他们就打起来了。”

    齐宁其实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小皇帝竭力要维持西川的太平,那么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就不会轻易对黑岩‘洞’动手,以免‘激’起其他苗‘洞’的仇视,毕竟苗疆还有个黑莲圣教,黑莲圣教一直想着集合苗人七十二‘洞’的势力与朝廷为敌,在没有十足证据之下攻打黑岩‘洞’,就等若是将苗人七十二‘洞’往黑莲圣教那边推过去。

    新君刚刚登基,朝局未定,这时候对朝廷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国势稳定,一旦西川真的动‘乱’起来,对大楚自然是极其不利。

    齐宁知道小皇帝的真正心思。

    既不能让苗人对朝廷产生敌视情绪,可是却也不能让苗人对朝廷没有畏惧之心,能不打自然是最好,可是如果黑岩‘洞’真的作‘乱’,该打自然还是要打,但动手之前,却要让其他苗‘洞’明白这是黑岩‘洞’作‘乱’在先。

    小皇帝堂堂帝国之君,对于小小的黑岩‘洞’未必真的放在心里,可是黑岩‘洞’事件背后涉及到的势力牵绊,则是小皇帝最为关心的。

    齐宁告别了小皇帝,径自回到侯府,小皇帝都已经发话让自己尽快动身,自己自然不好耽搁,让人将段沧海和赵无伤叫了过来,将准备前往西川之事说了一番,两人都是有些吃惊,段沧海皱眉道:“侯爷,西川山高路远,您并无去过西川,皇上怎么能派你前往?”

    “圣旨已下,说这些也没有用。”齐宁道:“我离开之后,黑鳞营那边都‘交’给你们,皇上已经说了,会派人相助,到时候缺少什么,尽管找朝廷要就是。”

    “侯爷,老赵留下,我陪你去西川。”段沧海立刻道:“我去过西川,虽然对西川说不上熟悉,但是......!”

    “你和赵无伤将心思都放在黑鳞营上,这是你们最重要的事情。”齐宁道:“齐峰带着几个人跟我前去就好。”

    齐宁心路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那是绝不会在段沧海之下,如果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就算带上段沧海也无济于事,反倒是黑鳞营的重建,倒是离不开段沧海。

    段沧海还要争辩,齐宁用手阻住,又‘交’代了一番,两人见齐宁坚持,知道多说无益,只能遵从。

    这趟前往西川,山高路远,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齐宁自然要向顾清菡‘交’待一声,只是自从上次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两人已经很有阵子没有坐下来好好说话,甚至连单独相处的时候都没有过。

    齐宁心中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找寻顾清菡,想要和顾清菡‘交’代一番,在府里找了一圈,才知道顾清菡去了后院那边。

    顾文章带着家小进京之后,一直住在侯府,虽说置办的宅子也都已经收拾妥当,不过顾文章年后却是一直在忙着几处店铺的事情,顾家进京之前就已经在京城买了铺面,正月初七过后,就开始铺货经营,顾文章虽然在做生意上的兴趣远远比不上舞刀‘弄’枪,但作为顾家的家主,家族的生意终究不能丢开,所以这些天都是将‘精’力放在了店铺上,一时间也还没能‘抽’出空从侯府搬出去。

    齐宁径自到了后院,还没进屋,就听到屋内传来笑声,到得‘门’前,只见到屋内围着好几名‘女’眷在说话,也不知道该不该进去,顾清菡坐在屋内,瞧见‘门’前身影,眼尖的很,红‘唇’微动,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顾老太却是看在眼里,却已经起身来,笑道:“侯爷。”其他人这才发现齐宁,纷纷起身行礼。

    齐宁有些尴尬,硬着头皮进屋,道:“老夫人好,这几天事情繁忙,一直没有过来给老夫人请安,所以......所以今天特地过来看看老夫人。”说话间,眼角余光瞧了瞧顾清菡,只见顾清菡也没瞧自己,而是顺手从边上拿了一方还没有完工的刺绣,漫不经心瞧起来。

    见此情状,齐宁更是尴尬。

    顾老太场面上的人,忙道:“侯爷客气了,这阵子一家老小都在侯府打扰,真是劳烦侯爷了。”

    “老夫人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不要说这见外话。”齐宁忙道,犹豫一下,见顾清菡爱理不理样子,一句话也不说,自己和这老太太自然也没有多少话可说,终是道:“我明天就要出京,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老夫人就在府里多住一阵子,需要什么只管说.......!”

    顾清菡一直装在漫不经心,听得齐宁此言,娇躯一颤,立刻抬头,情不自禁道:“你.....你要出京?要去哪里?”

    齐宁听得顾清菡声音,心下顿时一阵轻松,感觉顾清菡语气之中明显带着关切之意,心下不由一暖,暗想这美少‘妇’虽然面上和自己打冷战,但心里终究还是关心着自己,只是屋内人多,齐宁只能表现的很自然道:“皇上召我入宫,派我做钦差出去督军,时间比较紧,所以今天收拾一番,明天一早就要启程动身。”

    他到没有当众告之自己是要往西川去。

    顾老太却是笑道:“皇上派侯爷督军,那是器重侯爷。”

    顾清菡却已经起身来,向顾老太等人道:“娘,你们先坐。”也不多言,径自走过来,从齐宁身边擦身而过,向齐宁使了个眼‘色’,这才扭着腰肢快步出‘门’,齐宁知道顾清菡意思,这才向顾老太等人拱拱手,转身也出了‘门’。

    顾清菡在前轻步而行,齐宁跟在后面几步,瞅着顾清菡摇曳生姿的美好背影,心想这些日子不能和顾清菡好生说话,还真是有些压抑。

    出了后院,顾清菡径自到了一处水池边的凉亭内,等齐宁进来,这才转身面无表情地打量齐宁一番,随即冷哼一声,扭头去看水池。

    面对这个娇媚的俏‘妇’人,齐宁此时却有些紧张,见顾清菡不说话,只能硬着头皮凑近过去,却又不敢靠的太近,距离三步远,才停下步子,犹豫了一下,终是开口道:“三娘,你......!”

    “要是这次不出远‘门’,是不是一直不准备和我说话?”顾清菡斜瞟了齐宁一眼,没好气地道。

    齐宁一怔,苦笑道:“三娘,你......你误会了,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和你说话,可是......我是怕你不愿意和我说话,所以......!”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顾清菡贝齿咬着湿润红‘唇’,白了齐宁一眼,“要不是你无法无天,也不会这个样子,都怪你。”

    齐宁道:“是是是,都是我不好,要是我不对三娘动手动......!”

    “你还要胡说八道。”顾清菡一跺脚,瞪着齐宁,脸颊微泛红晕,妩媚动人,娇‘艳’‘欲’滴。

    齐宁忙住了口,不敢说下去。

    顾清菡轻叹了口气,瞧了他一眼,才道:“明天就要走了吗?是往哪里去?”

    “西川。”齐宁道:“西川官兵封锁黑岩岭,有一处兵营被偷袭,死了好几十人,说是黑岩‘洞’派人偷袭所为,韦书同手下的兵马随时都要攻打黑岩‘洞’,皇上担心这里面有蹊跷,更担心因为此事让西川陷入动‘荡’,所以派我前去调查真相。”

    顾清菡秀眉蹙起,道:“朝廷那么多人,为何要派你去?你不是还要训练黑鳞营吗?”

    “要查知真相,肯定要和黑岩‘洞’接触。”齐宁道:“苗人多疑,一般官员派过去,苗人也不会相信,我们齐家和黑岩‘洞’从前有渊源,皇上可能是看重这一点。”

    顾清菡‘迷’人的眼眸满是担忧之‘色’,语气带着一丝埋怨:“皇上难道不知道,当年老侯爷征讨西川,在那边杀了许多人,也结下了许多仇怨,派你前往,这.....这不是让你去往火坑吗?你.....你能不能和皇上说,另派别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