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四零章 钦命
    齐宁心下一凛,但神情淡定,好在小皇帝已经转变话题道:“朕召你过来,是有事情要与你商议。,: 。?”在桌上翻找两下,递过来一份折子,齐宁接过扫了几眼,皱眉道:“皇上,这是刚送来的折子?”

    小皇帝颔道:“昨晚忠义候送来的折子,暂时只有朕和忠义候瞧过。”

    “这折子上说黑岩‘洞’偷袭兵营,杀死数十名官兵,究竟是真是假?”齐宁合起折子,神情凝重:“年前不是说韦书同只是派兵封锁了黑岩岭的各条道路,将他们封锁在山岭之间,并无攻打吗?”

    小皇帝道:“折子上也没有详细说明,你也瞧见了,只说黑岩‘洞’的苗人趁夜偷袭了官兵的兵营,而且还杀死数十人,齐宁,你觉着这折子上所言是真是假。”

    “这是韦书同送过来的折子,事情应该是生了。”齐宁若有所思道:“兵营肯定是被人偷袭了,而且也确实死了人,但是......皇上,黑岩‘洞’被围堵在山岭,众寡悬殊,他们当真敢率先出手?”

    小皇帝道:“朕也奇怪此事。朕年前就已经让忠义候拟了旨意,派人与黑岩‘洞’先行‘交’涉,可是迟迟没有奏报上来,如今来了一份折子,却是黑岩‘洞’闯营杀人。”

    “如果真的是黑岩‘洞’所为,那黑岩‘洞’就真的是造反了。”齐宁道:“他们偷袭兵营,而且杀了几十人,难道竟然是全身而逃,韦书同手下的官兵,连一个活口也没有抓到?如果抓到活口,为了确定此事,就该押送进京,‘交’给朝廷审问。”顿了一下,问道:“皇上,忠义候是什么意思?”

    “忠义候只说此事疑点重重。”小皇帝道:“从头至尾,都只是他们送来的奏报,并无抓到一个活口送到京城来......,齐宁,朕前番就觉得,黑岩‘洞’事件可能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黑岩‘洞’那帮苗人不是傻子,难道不知道一旦斩杀官差,朝廷必然会对他们严加惩罚?区区黑岩‘洞’,又怎能与朝廷对抗?可是他们却偏偏那样做了,此番甚至还闯营杀人,这不是将自己往死路上‘逼’吗?”

    齐宁点头道:“皇上所言极是。”顿了顿,才低声道:“皇上,有没有可能是有人冒名顶替。”

    “冒名顶替?”

    “有人假冒黑岩‘洞’的人,故意闯营杀人,然后嫁祸在黑岩‘洞’身上。”齐宁道:“韦书同虽然派兵封锁了黑岩岭,可是从去年至今,一直都不曾攻打,如此一来,就让某些人心中着急,担心朝廷不会攻打黑岩岭,所以这次闯营杀人,就是要在火苗上泼一瓢油,刺‘激’朝廷。”

    小皇帝想了一想,才道:“究竟如何,朕也不清楚。”顿了一下,才道:“不过父皇在世的时候就曾说过,西川非比寻常,朕必须时刻提防小心,西川一旦‘乱’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朕刚刚登基,西川就连续生怪事,可是朕坐在宫中,对西川这些事情的真相一无所知,齐宁,朕昨晚想了一夜,朕出不了京城,只能让你替朕走这一遭了。”

    齐宁一愣,一时没回过神来:“皇上,你是说......!”

    “朕知道,黑岩‘洞’当年与你们齐家‘交’好,要搞清楚西川究竟生什么事情,必须要和黑岩‘洞’接触。”小皇帝眸中带着一丝期盼之‘色’:“朕思来想去,无论派谁去,朕都不放心,他们未必能和黑岩‘洞’说上话,而且......!”脸‘色’微寒,冷笑道:“而且就算他们去了,带回来的也未必是真话。只有你,才能让朕知道那边究竟生了什么。”

    齐宁心想小皇帝今日特地将自己召进宫来商议此事,那是昨夜想了一宿,显然也是拿定了主意,自己就算拒绝只怕也没用,反倒会惹小皇帝不快。

    两人在宫中相认之后,小皇帝对自己倒也算够意思,让自己承袭了爵位,而且创造机会让自己夺得了黑鳞营统领之位,自己到现在为止,还真没有给小皇帝立下什么功劳,犹豫一下,见小皇帝直直看着自己,才叹道:“皇上如果让我去,我自当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隆泰小皇帝双眉一展,拍手笑道:“朕就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

    “皇上,我去西川倒没什么问题,可是黑鳞营那边.......!”

    虽然段沧海和赵无伤召回了黑鳞营旧部,而且自己却是准备将黑鳞营暂时‘交’给段沧海等人去调教,但是重建黑鳞营涉及到的事情太多,无论是钱粮装备还是兵营造册,有一大摊子事情还要处理,段沧海等人训练兵马倒是能让自己无虑,但其他事情只怕是段沧海等人无法去协调处理的,毕竟要和六部衙‘门’打‘交’道,段沧海的身份太低微,在六部肯定说不上话。

    隆泰小皇帝显然是早有考虑,道:“你放心,黑鳞营重建之事,朕挂在心上,回头会派人去帮你的忙,需要什么,朕会尽力满足,你不用挂心。”

    齐宁心想既然连皇帝都这样说,自己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而且小皇帝要重建黑鳞营,本就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嫡系兵马,倒也不用担心皇帝会亏待黑鳞营。

    “谢过皇上。”齐宁拱了拱手,才道:“皇上,我去西川,是否主要‘弄’清楚黑岩‘洞’是否真的要造反?”

    隆泰点头道:“这是重中之重。西川送来的折子,闪烁其词,你此行西川,自然要搞清楚,黑岩‘洞’为何斩杀朝廷官员,是否真的只是因为赋税问题。”身体前倾,压低声音道:“先帝曾经对朕说过,西川的安定,关乎着我大楚的安定,而苗人是否老实,就关乎着西川是否太平。”说到这里,忽地提起朱批,在纸上写了四个字,这才放下朱批,拿起纸张,亮在齐宁面前。

    齐宁见到上面写着“攻心为上”四字,还没说话,隆泰小皇帝已经道:“这是先帝教给朕对付西川的四字法宝。”

    “法宝?”

    “西川李家在巴蜀经营多年,与当地人的关系盘根错节,虽然当年李家迫不得已归顺了朝廷,可是他们在西川的威望依然存在。”隆泰神情冷峻,缓缓道:“先帝说过,要让西川对朝廷彻底归顺,只用兵马武力无济于事,反倒会让西川对朝廷更是抗拒,只要真正收复了他们的心,他们才能与朝廷上下同心。”

    齐宁道:“先帝的训斥,那是至理名言。皇上,这攻心为上四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不容易,可是一旦真能做到,必能让人心悦诚服。”

    隆泰颔道:“不错,所以先帝在世的时候,对西川一直都是轻徭薄赋,特别是对西川苗人,也是尽力维护,不到万不得已,那是绝不能对苗人用兵。苗人七十二‘洞’,黑岩‘洞’是其中之一,不管黑岩‘洞’与其他苗‘洞’是否关系融洽,可是朝廷只要对任何一个苗‘洞’用兵,定会让其他苗‘洞’心存戒心,甚至对朝廷产生敌视之心.......!”

    “皇上是担心这一次如果轻易对黑岩‘洞’用兵,会让先帝苦心取得的成果毁于一旦?”齐宁轻声问道。

    隆泰淡淡笑道:“朕是担心有人存心想要让先帝的苦心毁于一旦。”想了一下,才道:“对苗人攻心为上,但却并非不能对他们动武,若是有些苗人存心想要和朝廷过不去,朝廷自然要杀杀他们的气焰,不过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可以用来给苗人七十二‘洞’一个‘交’代,如此才能杀‘鸡’儆猴。”

    齐宁心想这小皇帝年纪轻轻,可是考虑事情却是越来越周全,笑道:“所以皇上这次派我去西川,是要我找到确凿的证据。”

    “如果黑岩‘洞’真的不在朝廷放在眼里,自然是要敲打一番。”隆泰道:“你去替朕查一查此事的来龙去脉,如果找不到确凿证据,甚至其中另有隐情,就绝不可对黑岩‘洞’轻易动兵,朕可不想因为此事,让苗人七十二‘洞’都视朝廷为敌。”顿了顿,压低声音道:“还有,你去到西川,瞧瞧韦书同在搞什么鬼。”

    “韦书同?”

    “韦书同是先帝派往西川的封疆大吏,就是为了稳定西川之用。”隆泰小皇帝皱眉道:“先帝既然重用此人,这人的才干应该是有的,可是......这次黑岩‘洞’事件,韦书同上奏的折子,遮遮掩掩,事非寻常,朕倒要看看此人究竟在搞什么名堂。西川刺史,位高权重,而且关乎大楚的安危,如果此人无法胜任.......!”冷哼一声,清亮的眼眸之中光芒锐利,握着拳头道:“那么他也就不必坐在那个位子了。”

    韦书同先后几道奏折,都是不清不楚,到如今连小皇帝对西川的状况还是模糊不清,作为朝廷在西川的耳目,韦书同的所为显然是让小皇帝极其不满。

    齐宁心里却是觉得,作为一方大吏,韦书同当然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可是此番行为反常,这中间自然是大有蹊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