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三九章 卷轴
    竹屋不算很高,但要攀到匾额也不容易,齐宁回到屋里,端了椅子出来,站在椅子上高举手臂,倒也能够勾住匾额,伸手在匾额后面摸了一番,空空如也,并无一物,心想卓青阳所说的匾额兴许并非是这个。

    他将椅子搬回,此时夜色更深,风吹林响。

    齐宁在书院绕了一大圈,悬挂匾额的地方越有四五处,齐宁都是先查看周围的动静,确定无人,才想办法在匾额后面找寻。

    几块匾额俱都找遍,竟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件东西。

    他心下更是奇怪,暗想卓青阳所说的匾额难道竟不是在这书院之中?

    只是他却知道,卓青阳虽然年逾古稀,但并无妻子儿女,而且以琼林书院为家,一直都是住在琼林书院,如果有东西掩藏,当然是离自己远近越好。

    又或者说,藏在匾额后面的东西,是有人早自己一步,先行取走?

    齐宁心下一凛,这种可能也并非不是没有,之前那人带走卓青阳,处理掉几具尸首,速度极快,干脆利落,自然不是泛泛之辈,若是率先搜找到那件东西,并不是没有可能。

    寻思之间,却是再次回到了竹屋,抬头瞧了瞧那块匾额,平平无奇,犹豫一下,再次将椅子搬出来,站在椅子上,抬手拽住匾额,生生地将那匾额拉扯下来,“咔嚓”一声,不但将匾额拽下,甚至扯动了门头,几块竹篾也跟着被扯落在地上。

    齐宁拿着匾额,前前后后细看一番,甚至拿着寒刃小心翼翼切开,根本没有任何发现,顿时有些沮丧,将切开的匾额丢在一边,暗想卓青阳是否当时神智迷糊,随口而言,实际上这匾额根本没有任何秘密。

    忽地感觉手上有些刺疼,抬起手,扭头看去,却是自己一只手不小心搭在地面上,恰好按在了一片竹篾上,被竹屑刺了手,有些恼怒,便在此时,却瞥见那竹篾边上有一根竹筒,愣了一下。

    方才将匾额扯下,带着门头上的竹篾落下来,这屋子是以竹子搭建而成,门头上是切开的一片片竹篾,这样完整没有被切开的竹筒却是少见,齐宁伸手拿过,只见这竹筒色泽泛青,是完整的一截子竹筒。

    他怔了一下,琼林书院很有些年头,这竹屋也是建造多年,可以从已经有些发黄的竹篾看得出来,可是这节竹筒颜色泛青,竟似乎是不久前才放到门头上,齐宁眼珠子微转,此时明白过来,为何方才没有发现这竹筒,这竹筒是被镶嵌在竹篾之间,虽然确实是在匾额之后,却并不能随手摸到。

    他仔细瞧了瞧,却发现竹筒两边都是被竹膜堵住,有些诧异,一阵风吹来,夜风凄寒,齐宁心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也不好就在这里切开竹筒,当下将竹筒先收入怀中,这才匆匆离开了书院。

    出了书院,径自回到侯府,此时已经是深更半夜,府内上下都已经歇下,齐宁回到自己屋内,点了灯火,脱衣外衣,这才坐到桌边,取出竹筒,借着灯火仔细瞧了瞧,这时候才发现,竹筒一端被竹膜封住,另一端虽然也有竹膜,但却能看出,竹膜明显被打穿一个小孔,尔后有被油蜡封起来,乍一看去,倒似乎是堵住。

    见此情景,齐宁心下振奋,心知这竹筒很有可能就是卓青阳暗指之物,用寒刃挑开了封蜡,戳开了小孔,借着灯火往里面瞧去,竹筒内黑乎乎的,但明显有东西在里面,他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担心若是用寒刃轻易切开竹筒,恐怕会割伤里面的物事,当下用寒刃削出一根长长的小木签,将小木签从竹筒那孔口探入进去,扒拉了几下,便将里面一件东西扯到孔口边上。

    齐宁这时候发现,孔口漏出一截细线,手指捏住,小心翼翼向外扯出来,便见到一件物事从里面被缓缓扯出来,完全扯出来之后,才发现却是一副卷轴,不由怔了一下。

    这卷轴也就两指的长度,明显是丝帛所制,卷成轴状,卷轴中间系了一根黑线。

    齐宁长出一口气。

    见到这卷轴,他便几乎可以确定,这必定就是那帮刺客要从卓青阳手中抢夺之物,甚至也是江随云翻箱倒柜要找寻的物事。

    能够让那么多人费尽心思获取,这幅卷轴当然非同小可。

    微一沉吟,齐宁解开黑线,借着灯火,缓缓打开卷轴,此时发现这丝帛的颜色已经有些发黄,看来年头已经是很久。

    卷轴打开一部分,齐宁却见到最边沿是三个大字,可虽然能瞧出是三个大字,却完全不认识。

    这三个字字体古怪,齐宁变换着方向去看,也看不出到底是哪三个字,感觉就像远古时代的甲骨文一般。

    齐宁借着灯火去看卷轴中间的内容,更是头晕脑胀,双目犯晕。

    只见卷轴上满是一些不规则的小图形,似乎是文字,却又似乎是图画,有的更像是符文,齐宁瞪大眼睛,将整幅卷轴打开,从头到尾,却是连一个字也认不出来,就像是观看天书一般。

    “我擦!”齐宁将卷轴丢在桌上,“这是什么玩意?”

    他先前最大的怀疑,便是竹筒之中有可能藏着武功绝学,最大的可能是藏有一门极其高深莫测的剑术。

    自从在老宅得到剑图之后,齐宁受益匪浅,而且对剑道也确实产生了兴趣,如果这卷轴之中果真是一套剑法,齐宁倒还真乐意花费心思去学上一学,艺不压身,这个道理齐宁自然是懂得。

    可是这卷轴却宛若天书一般,齐宁一个字也不识得,这就让人头疼了。

    齐宁当然很清楚,卓青阳不惜性命也不肯将卷轴交出去,甚至江随云也利用接近卓青阳的手段想要获取此物,这幅卷轴当然非同小可,觊觎此物之人肯定是不在少数,如今既然机缘巧合被自己所得,除了卓青阳之外,当然不能让别人晓得这幅卷轴落入了自己的手中。

    知道这幅卷轴落入自己手中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多一人知道,自己可能就多一番凶险。

    他寻思这上面的文字可能是些真正的古文,自己一字不识,并不代表别人不认识,锦衣侯府账房之内有几个账房,那都是学问不错的文儒,他们或许就认识这上面的文字,只是这卷轴太过稀奇古怪,齐宁当然不准备拿着卷轴去询问。

    他找了纸笔,将卷轴最前面那三字一笔不差地临摹在三张纸上,每张纸上临摹一个字,并不让三字在一起,寻思着等天亮之后去账房找人请教一下。

    今日折腾一天,他倒有些困倦,将卷轴收入竹筒之中,径自,放到枕头底下,迷迷糊糊睡着。

    次日一早,记挂着昨天的事情,本想去账房,早有人过来禀报,宫中传召过去,齐宁只能先把此事放下,收拾一番,换上了侯爵袍服,径自入宫。

    被执事太监引入御书房,小皇帝正在看折子,见齐宁过来,小皇帝放下折子,上下打量齐宁一番,似笑非笑。

    齐宁也低头瞧了瞧自己,被小皇帝看的有些不自在,勉强笑道:“皇上,臣有什么不对吗?”

    小皇帝嘿嘿一笑,招了招手,齐宁凑近到书桌边上,小皇帝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你好大胆子。”

    齐宁倒是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小皇帝已经哈哈笑道:“齐宁,你竟敢欺君罔上,是要朕砍了你脑袋吗?”

    齐宁见他笑起来,松了口气,忙道:“皇上,臣对皇上忠心耿耿,可没有欺君罔上,臣不知皇上何出此言。”

    “朕得到禀报,昨天京华书会,你锦衣候可是威风得紧呐。”小皇帝似笑非笑:“他们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技惊四座,而且还折腾出一个可以上天的东西,你老实交代,有没有这回事?”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心想原来是为了这事,其实他也知道,昨日热气球升天,难免会引起震动,小皇帝肯定也会知道,笑道:“皇上,臣是和江随云立下赌约,迫于无奈,才想出那个法子的。”

    “他们说你真的飞到天上,是真是假?”小皇帝却好奇道:“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齐宁心知这事儿小皇帝若不搞明白,绝不可能善罢甘休,当下也不隐瞒,干脆拿起笔来,将热气球的图形画在了纸上,然后大概讲了一下热气球的原理,尽量深入浅出,小皇帝却是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地询问两句,等到大概弄清楚,小皇帝啧啧称奇道:“你是怎地知道这样就可以飞上天空?朕可从来不晓得。”

    齐宁笑道:“皇上是天子,学的是治国经邦的学问,臣.......!”顿了一下,四下瞧了瞧,确定无人,才压低声音道:“臣以前是个叫花子,四处流浪,见的人多了,听的故事也多,这热气球就是听人所说,到底是谁说的,臣也忘记了。这次是和江随云打赌,情急之下才用上,自己都没有把握。”

    小皇帝微微颔首,感慨道:“民间奇人异事众多,朕有时候也想到民间去转一转,多涨涨学问。”只是他心知作为一国之君,普通人唾手可得的东西,自己反而不能得到,随即笑道:“他们还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嘿嘿,齐宁,朕现在倒有些怀疑你了。”

    “怀疑?”齐宁故作委屈道:“臣对皇上一颗忠心,掏心掏肺,皇上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小皇帝盯着齐宁,压低声音道:“朕知道你不是真正的齐宁,可是朕还怀疑,你非但不是锦衣候齐宁,而且也不是乞丐,你的来历,比朕想的更不简单。”他双眸明亮清澈,此时目光却颇有些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