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三六章 孤魂野鬼骨纹剑
    夜‘色’深沉,冷风如刀。.: 。?

    齐宁小心上前,抬脚将那人踢翻过来,只瞧见那人面上竟然戴着一张狰狞如鬼的面具,‘胸’前却是一片血腥,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书院之中出现如此古怪情景,齐宁心下大是吃惊,又想到今日卓青阳离开之时古怪神情,心知其中大有蹊跷。

    他凝神细看,却瞧见不远处地面亦有滴落下来的血迹,当下循着血迹往前找,走出一些距离,血迹便即消失,往前又走出不过十来步远,却是现地上又躺了一人,一动不动,凑近上去,现那人也是戴着面具,也没了气息。

    连续现两具尸,更让齐宁吃惊。

    忽地听到一声惨叫,齐宁身子一震,随即如同猎犬一般循声跑过去,他听的十分清楚,那惨叫声却是从屋后的竹林之中传来。

    进到竹林之内,更是昏暗,握紧寒刃钻进竹林深处,忽地感觉脚下一绊,差点摔倒,低头一看,竟是绊在一人身上,蹲下身子,现那人也是戴着面具,却已经死去,皱起眉头,便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沉重的呼吸声,扭头望过去,只见到不远处有一人正靠坐在一根竹下,瞧那人身形轮廓,正是卓青阳。

    “卓先生!”齐宁低叫一声,急忙过去,卓青阳抬头看了一眼,见是齐宁,有些意外,气息微弱,道:“是.....是你......!”随即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齐宁在卓青阳身边蹲下,只见到卓青阳手中竟然拿着一柄剑,呼吸急促,这时候才现,卓青阳衣衫凌‘乱’,‘胸’口衣襟破烂不堪,鲜血流淌,竟然已经受了重伤。

    齐宁知道卓青阳博古通今,乃是当今一等一的大儒,却没有想到这位大儒竟然还懂得剑术,扶住卓青阳,急问道:“卓先生,这里究竟生何事?”

    卓青阳咳嗽一阵,嘴角又溢出鲜血来,嘿嘿一笑,道:“不过是些魑魅魍魉,算不得什么,你......你快走,此地不宜久留,他们......他们还有人......!”

    “他们是什么人?”齐宁皱眉道:“为何要对先生下死手?”想到什么,问道:“先生,这几具尸,都是......?”

    “不错。”卓青阳冷笑一声:“都是我所杀,这帮宵小......善于用毒,我.....我中了毒,你.......!”哇地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

    齐宁想到唐诺曾经给自己留下的血丹,忙从怀里取出血丹,放到卓青阳嘴边:“先生,这是伤‘药’,你先服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效用......!”

    “我......我受伤很重,看来今晚是躲不过了。”卓青阳有气无力,摇摇头:“你自己留着,不必‘浪’费在我身上......,小侯爷,琼林书院......以后就......就‘交’给你......!”

    齐宁见卓青阳气息越来越弱,心知事情不妙,道:“先生,先别多说话,我带你先离开这里.......!”便要背起卓青阳,就在此时,一声轻响从侧面传过来,转身间一点寒光自‘阴’暗处陡然刺出,直往齐宁身上刺过来。

    “小心!”卓青阳一声低吼,拼力将齐宁推开,他手臂推出,齐宁虽然躲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刺,但卓青阳手臂却已经被这一刺刺穿。

    齐宁反应也是迅疾无比,低吼一声,手中的寒刃已经反手斩在那突然刺过来的长剑上,只听“呛”一声响,那把长剑竟然被齐宁手中寒刃生生斩断。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齐宁手中寒刃如此锋利,怔了一下,齐宁却根本不犹豫,如同猎豹般扑过去,瞧见一个黑‘色’身影站在那里,手中的寒刃便直往那人的心口刺过去,这一下并不留力,度快极。

    眼见得就要刺中那人心口,孰知就在这千钧一之际,旁边寒光陡起,齐宁眼角余光便现一柄毒蛇般狭窄修长的利剑往自己侧身刺过来,握剑之人似乎全身黑衣,脸罩面具。

    齐宁心知自己若是不留手,固然可以刺死身前那人,可是侧面那人的长剑也必然刺中自己,无奈之下,一个侧身翻转,生生地扭到一边,躲过了对方这致命一剑,却也错失杀死对面那人的机会。

    他闪到一边,脚下瞬间一移,护到了卓青阳身前。

    卓青阳方才不顾自身安危,奋力推开齐宁,这让齐宁心生感动,暗想既然被自己碰上,无论如何也要尽力保住卓青阳周全。

    不过此时齐宁却也知道,对手并非泛泛之辈,他们出剑度极快,而且配合也是异常默契,自己能否是这两人对手,还是未知之数,更何况此刻他对书院之内究竟生什么一无所知,对方究竟还有多少人亦是不清楚,若再有几个这样的使剑好手出现,自己万万不是敌手。

    那两人一左一右成掎角之势站在齐宁面前,都是劲装黑衣,戴着面具,其中一人长剑被自己所斩,只留有半把断剑。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齐宁沉声道:“天子脚下,你们不想活了?”

    那两人闻言,顿时都出古怪笑声,一人‘阴’阳怪气道:“卓青阳,我们今次前来,并不想杀人,你也知道我们所为何来,你现在将东西‘交’出来,一切还来得及,我们可以饶你‘性’命,那几个被你所杀的兄弟,就当是给你的报酬。”

    卓青阳一阵咳嗽,有气无力道:“你们说.....说了半天,想要什么东西,老夫......老夫并不清楚。”

    “你若实在舍不得,我们也不强求。”那人道:“我们可以不要原本,只要抄录一份‘交’给我们,我们也可以拿回去‘交’差。我们是奉命行事,你也不要为难我们,你卓先生名动天下,我们实在不愿意看到你死在我们剑下。”

    “早知道卓先生博古通今,乃是当世大儒。”另一人‘阴’森森道:“可是我们没有想到,卓先生竟然是位剑术高手,如果我们没有看错,卓先生手里的这把剑,便是十大名剑排行第二的骨纹剑!”

    齐宁闻言,身体一震,心下更是吃惊。

    十大名剑,他自然是知道,在他手中,就有大光明寺所赠的毗卢剑,位列十大名剑之四,除此之外,白羽鹤的乌曜剑和宫廷剑客向天悲的落叶剑,齐宁也都是亲眼见过,只是他万没有想到,卓青阳手边的那把剑,竟然也是十大名剑之一,甚至还是位居第二的骨纹剑。

    这位大儒果然是深藏不漏。

    “你们倒也有些见识......!”卓青阳伤势不轻,声音虚弱:“你们的剑术......剑术虽然不弱,可是.....嘿嘿,否则只怕在老夫手下走......走不了一合......!”

    “先生这话倒也没有说错。”手握断剑那人‘阴’笑道:“有骨纹剑在手,卓先生的剑术当然不会弱。好在咱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小瞧先生,早做准备,知道先生喜爱笔墨丹青,所以在砚墨之中略作手脚,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便即得手。”

    齐宁这时候明白过来,卓青阳受此重伤,倒也不是因为对手太过厉害,而是如卓青阳方才所言,他中了敌手所下之毒,这才被对手趁机所伤。

    卓青阳藏有骨纹剑,剑术自然不弱,面对这几人,也不至于受此重伤。

    “原来只是几个卑鄙宵小之徒。”齐宁冷笑一声。

    “的没错,我们就是不见天日的‘阴’魂野鬼。”对方却并不在意齐宁嘲讽,反倒是笑道:“若是没有这些手段,我们也就算不得高明。”声音陡然一冷:“卓青阳,废话少说,东西在哪里,立刻叫出来,否则不但是你,连这小娃娃的‘性’命也要被你所害。”

    卓青阳却是并无言语。

    那两人互相瞧了一眼,都是抬起手中剑,剑锋前指,一人冷笑道:“既然如此,也就莫怪我们手下无情。你既然住在这书院,那东西当然就在这其中,我们兄弟找遍书院每一寸地方,总能找到。”

    齐宁心下大是疑‘惑’,这时候已经明白,这帮人杀入琼林书院,却是要从卓青阳手中得到一件东西。

    卓青阳乃是一代大儒,这里又是天子脚下,神侯府近在咫尺,这帮人竟敢闯入琼林书院,并不在意神侯府会追查此事,可见那件东西对这帮人来说十分重要。

    齐宁立刻便想到剑谱。

    卓青阳既然藏有骨纹剑,剑术自然不弱,这帮人难道是冲着卓青阳的剑谱而来?

    光芒乍起!

    对方再不犹豫,两把长剑竟然是一左一右先往齐宁刺过来,这二人的剑术并不‘花’哨,干脆利落,迅疾犀利。

    “躲开!”卓青阳一声低喝,齐宁便感觉身侧寒风忽起,已是奄奄一息的卓青阳竟还是拼力‘挺’剑刺出,他坐在地上,不能起身,但这一剑刺出,却依然是十分迅,对方一人长剑斜而向上,点在卓青阳的剑身之上,出“呛”一声响,火星四溅。

    卓青阳长剑被挑起,但这一代大儒的剑法变化极快,长剑被挑起之后,就势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半圈,向下切落,此时那手握断剑之人却已经欺身上前来,短剑剑身撞在卓青阳剑上,便听卓青阳一声低叫,手中的长剑已经脱手而出。

    对方两人面具下的眼睛都‘露’出喜‘色’,那手握长剑之人显然对骨纹剑很感兴趣,不急去刺卓青阳,反是剑尖前挑,要将卓青阳脱手飞出的骨纹剑勾过来,眼见得剑尖便要碰到骨纹剑,却见得眼前身影一晃,骨纹剑陡然消失。

    那人吃惊之下,却瞬间见到一朵剑‘花’直往自己刺过来,惊骇之中,却是现,骨纹剑竟然被齐宁抓在手中,齐宁千钧一拿剑之后,并不犹豫,一剑向这边刺了过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