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三五章 血迹
    段沧海等人骑马在地面追赶着齐宁,已是黄昏时分,京城大街小巷的人们行色匆匆,一开始并无人注意到天上飘荡着热气球,好不容易有人瞧见,大吃一惊,叫唤出声,人们这才瞧见在空中飘荡的热气球,惊骇万分。

    他们从无见过如此情景,胆子小些的甚至躲进屋里,那些胆大的抬头观望,议论纷纷。

    齐宁其实也知道热气球在京城上空飘荡,一旦引人注目,终究不是太好,在燃料还有积余之时,操作喷火装置,减弱了火势,让热气球渐渐下降,段沧海等人则是骑马穿过大街小巷,紧紧追随着热气球,好在齐宁并没有在天上待太久,等他降落下来之时,段沧海等人已经在地面等候。

    齐宁专门找了一块比较空阔之处落下了热气球,落地之后,小瑶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刺激之中,一时没有回过神。

    等齐宁将余下之事交给段沧海等人处理,领着小瑶骑马返回龙池书院的时候,众人兀自在议论纷纷,瞧见齐宁回来,众人都是面带敬服之色,这时候再看齐宁的目光与之前更是不同。

    江随云神情难看,齐宁径自走到他面前,背负双手,也不多言,只是低头看了自己的靴子一眼,面带微笑,意思却已经是很为清楚。

    一大群人则是围在四周,低声议论,许多人面上更是带着嘲讽之色,显然在不少人看来,江随云与小侯爷立下赌约,那简直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江随云深吸一口气,犹豫了一下,他知道今日齐宁自然不可能放过自己,一咬牙,终是蹲下身子,从衣摆上撕下一块布巾,手上发颤,却还是埋头为齐宁擦拭靴子。

    齐宁背负双手,居高临下瞧着,目光扫动,便瞅见人群之中的苏紫萱,苏紫萱碰到齐宁目光,身体一颤,立刻低下头。

    她自然没有忘记,当日立下赌约,自己也是参与其中,如果按照约定,此刻自己也是要与江随云一起,跪在齐宁脚下为其擦靴子。

    堂堂武乡侯府大小姐,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人擦靴子,只想想就让人羞愤异常,更不必说真要上前去跪地擦靴。

    她见到齐宁瞧向自己,心里便一阵突突,心惊胆战,不由自主往后缩了一缩。

    好在并无听到齐宁叫唤声音,偷偷瞧了齐宁一眼,齐宁目光已经移开,并没有再往自己这边看,苏紫萱心下这才微微放松。

    江随云拿着从自己衣摆上撕下来的衣襟,将齐宁两只靴子都擦拭干净,这才抬头,问道:“不知侯爷是否满意?”

    齐宁先后抬脚看了看,笑道:“不错,江公子擦靴子的手艺果然非同凡响,有了这手艺,以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必担心没有饭吃。”

    江随云眼中划过怨恨之色,齐宁却只当没看见,伸手道:“江公子,银子是否已经准备好?”

    江随云站起身来,脸色苍白,却还是尽量让自己淡定下来,道:“侯爷不用担心,江某既然与侯爷立下赌约,愿赌服输,银子现在没有带在身上,今夜就会派人送到府上,不会少一文钱。”

    “好好!”齐宁含笑点头道:“愿赌服输,江公子也算是个忠厚人了,今晚子时之前,还请江公子将银子如数送过去。”四周瞧了瞧,大声道:“诸位都做个见证,我收银子,可不是贪污受贿,而是立下的赌约,日后若是有人背地中伤,大伙儿可得给我做个见证。”

    此言一出,四下里一阵哄笑。

    这笑声却如同刀子一样恨恨地扎在了江随云心口,江随云一时间几乎透不过气来,瞧着齐宁,眸中目光如刀,恨不得立时便将齐宁千刀万剐。

    虽然四轮比赛已经结束,但是书会却并未就此结束。

    从各地而来的文人士子,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通过这次难得的机会进入八大书院,虽然穹庐书院和云山书院已经退出,但剩下的六大书院却依然要出题,给予众人入院的机会。

    不过各大书院的弟子在四轮赛事结束之后却可以率先离开,琼林书院是女子书院,自然不会录入男子,所以也早早离开。

    天色已晚,琼林书院的姑娘们倒也不必返回书院,各自回家便好,而且按照书院的规矩,书会结束之后,会给姑娘们留下两天的假期,所以接下来两日,并不需要前往书院。

    琼林书院夺冠,齐宁从袁宁庵手中领过了小皇帝御赐的亲笔题字,乃是“文以载道”四字,而且盖有玉玺,这对任何一家书院来说,都是极其荣耀的事情。

    齐宁拿了御赐墨宝,心想还是送去交个卓青阳为好。

    卓青阳苦心维持琼林书院多年,但琼林书院一直处于文坛边缘地位,始终不得承认,这次夺得书会桂冠,虽然不可能立时改变女子书院在这个时代的地位,但是终究也还是会让人高看一等。

    卓青阳对于这一天,想来也是期盼已久,拿着夺冠的奖励送过去,总能让老先生开心一下。

    除此之外,齐宁目下最关心的却是卓青阳的状态。

    卓青阳在书会还没有结束之时,便早早而去,看上去心神不宁,满腹心事,齐宁心里一直在奇怪,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卓青阳一反常态。

    他骑马径自到了琼林书院,天色早已经黑下来,齐宁下马来,径自走到书院正门外的小木屋,探头瞧过去,却只见到负责看门的仁伯靠在小木屋里的椅子上,已经沉沉睡去,从小木屋里散发出一阵酒气,这老家伙显然是饮酒过多。

    今日书院的学生们都去参加书会,接下来两天还是假期,所以整个书院之内死寂一片,也难怪仁伯会偷闲饮酒。

    齐宁也不打扰他,将马匹系好,径自进了书院之内。

    书院之内一片寂静,瞧不见一个人影,齐宁心中感慨,暗想平日里学生们一旦回家,这书院之内便冷冷清清,也难得卓青阳能在如此冷清的环境下独居于此。

    夜色沉沉,书院之内没有一处点灯,昏暗一片,好在齐宁的视力极佳,而且对道路也颇为熟悉,顺着小径往卓青阳所在的那处竹舍找过去。

    倒得竹舍前,竹舍四周的竹林在夜风吹拂下,摇摇摆摆,宛若夜中幽灵,竹舍内亦没有点灯,齐宁皱起眉头,暗想难道卓青阳从书会离开之后,并无回到琼林书院?否则为何屋内竟然没有点灯?

    虽然天色已晚,但此时也还不到亥时,依照卓青阳的年纪,也不可能这么早就歇下。

    他微皱眉头,却还是走到竹舍门前,轻声道:“卓先生,我是齐宁,你可是歇下了?”

    屋内却并无声音,齐宁不由伸手推门,只微微用力,那扇竹门便“嘎吱吱”地打开,四下里幽静异常,这开门之时发出的声音听上去还真是有些渗人。

    齐宁等到竹门打开,这才冲着屋里又叫了一声,依然是毫无动静,只有屋后竹林被风一吹,发出沙沙的声音。

    齐宁心下疑惑,但一阵寒气迎面而来,他心下一跳,一股不安之感顿时袭上心头,伸手已经摸住寒刃在手,全神戒备气来。

    如同独狼一般的嗅觉让他已经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他轻步进到屋里,借着暗淡的光影,只扫了一眼,心下便是一沉。

    本来应该摆在书桌上的砚台,此时却是落在地上,砚台里的陈墨都是泼洒在地上,而且一张椅子斜斜倒在地上,虽然屋内的情景看起来不算太凌乱,但仅此两点,却已经显出事情反常。

    卓青阳屋内素来简洁干净,若无意外,绝不可能让砚墨泼洒在地,甚至让椅子倒在地上。

    他握紧手中寒刃,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缓步往桌案靠近过去,到得桌案边上,却发现桌上平摊了一张纸,用墨块压住,纸上似乎是一幅画,他绕到案后,视线昏暗,依稀发现是一幅图画,但究竟画的是什么,一时间也瞧不清楚。

    便在此时,一阵冷风吹过,齐宁立时闻到一股异味,挺着鼻子嗅了嗅,很快就闻出是血腥味道。

    齐宁吃了一惊,扭头看去,这才发现,侧边的一扇窗户敞开,冷风是从窗外吹进来,那股血腥味正是随风而入。

    他双眸一冷,轻步靠近过去,到得窗户边上,便瞧见床沿上湿湿一片,伸出手指探了一下,手指凑到鼻尖一闻,果然是血腥味道,心下一沉,并不犹豫,翻身从窗户跃出,落到窗外,便瞧见不远处的地面似乎躺着一个人。

    齐宁立刻靠近过去,却还是小心戒备,低声叫道:“先生......!”距离两步之遥停下,仔细瞧了瞧,却发现那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的衣裳却并非卓青阳之前所穿的长袍,而是劲衣短装。

    齐宁一怔,轻步凑过去,那血腥味愈加的浓郁,仔细瞧地面,发现从那窗下有一条血线蔓延到那人卧地之处,看样子鲜血却是从此人身上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