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三一章 身败名裂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是张九龄的《望月怀远》。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这是《天净沙.秋思》。

    “......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杜甫的《望岳》,一如齐宁此时俯瞰众人。

    “身无彩凤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是李商隐的词。

    片刻之间,齐宁已经是连续吟出二十多首诗词,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从齐宁口中冒出来的诗词,他们一句也没有听过,可是每个人都知道,那些都确确实实是极其美妙的句子。

    齐宁所吟出来的诗词,显然已经没有约束,看起来真是信手拈来,潇洒无边,最为恐怖的是,这二十多首精妙绝伦的诗词,每一首之间,甚至都没有停顿,齐宁偶尔放缓,无非是看见小瑶书写跟不上而已。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齐宁吟出第三十六首诗词之后,感觉喉咙有些发干,向琼林书院那边招手示意拿水,可是琼林书院的姑娘们也都呆住,一时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便是西门无恨和卓青阳,脸上也都写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古往今来,能够写出妙词佳句的文人墨客其实也不在少数,世间的奇人异士颇多,但能够一口气写出三十六首诗词,而且气不喘心不跳,古往今来,恐怕是从未有过。

    在场许多人固然写不出高明的诗词来,但是却能够辨别出诗词的好坏。

    毫无疑问,齐宁当场吟出来的三十六首诗词,任何一首拿出来,都是能够传之四方的顶尖佳作。

    可是这位小侯爷竟然像在田里拔萝卜一样,一个接一个地丢出来,虽然这些诗词之中难免有个别奇怪的句子,那是因为在场众人并不知道另一时空世界存在的典故,但所有人却已经被惊骇的脑中发懵。

    感觉到四周一片寂静,齐宁环顾一圈,发现无数双眼睛盯在自己身上,几乎每张脸上都充满了惊骇,这样的表情其实也在齐宁的预料之中,他本不想这样,但这几个老家伙让他很不爽,一直以来,齐宁都遵循着一个简单的人生哲学,当别人让他不舒服的时候,他会让对方更不舒服,所以他当众像下饺子一样丢出了三十六首诗词。

    他知道已经足够。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似乎没有人敢率先打破这样的安静。

    齐宁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背负双手,转过身去,面朝云山书院院长萧莫,淡淡一笑,问道:“萧院长,方才这些诗词之中,不知道有几首是属于你的作品?”

    萧莫脸色苍白,他的身体竟然已经开始颤抖起来,猛然之间,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抬起手虚空抓了抓,眼珠子一翻,向后便倒,好在身后有人急忙抢上去,在萧莫倒地之前,一把扶住,云山书院众弟子急忙拥上前去,纷纷叫道:“院长......院长......!”

    齐宁冷小一声,转身去看殷士奇,却发现殷士奇不知道何时已经瘫坐在地上,神情僵硬,张着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我说过,写诗作词,不过是文道而已,有些东西并不需要去经历,依然可以用文字表现出来。”齐宁叹了口气:“文字的优美,就在于天马行空,可以融入无边的想象,如果呆呆板板,还想写出妙作,无疑是痴人说梦。你们都是大书院的院长,教书育人,从一开始连自己的道路都走错,又如何能让门下弟子走对路?”

    听到齐宁这番话的人,顿时却都已经毫不犹豫地相信,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去经历,依然可以演变成优美的文字。

    如果说先前众人还视齐宁为剽窃诗词的文贼,但这一瞬间,扣在齐宁头上的帽子,根本不需要再去辩解一句,也已经从齐宁头上悄然逝去。

    能够一口气丢出三十六首绝妙诗词的天才,难道还会去剽窃萧莫的一首诗词?这就像一个能写出巨篇大作的文人,还会在意书中几个段子的是非?

    反倒是萧莫和殷士奇,不需要任何证明,大多数人对这两位文坛前辈都投去了鄙夷和不屑的目光。

    在场的都不是笨人,如果齐宁没有这三十六首诗词,齐宁就算千般解释,那也难以改变局面,必定要被扣上文贼之名,可是这三十六首诗词丢出来,所有加之在齐宁头上的污蔑和陷害也就瞬间澄清。

    许多人脑子一冷静下来,便即能够才想到其中的蹊跷。

    众所周知,八大书院对琼林书院素有偏见,今次京华盛会,眼见得齐宁带领琼林书院惊艳四座,甚至有夺冠可能,八大书院自然是坐不住。

    虽然之前有极少数人心里还疑惑,为何萧莫一首并没有流传开来的诗词为何会被齐宁获得,但毕竟萧莫和殷士奇在文坛的地位和威望让人确实无法对他们起疑心,所以众人对这两人还是信任有加。

    这时候却恍然大悟,这两人显然正是想要利用自己在文坛的地位和威望,对齐宁甚至是琼林书院下死手。

    如果今日不是齐宁这三十六首诗词丢出来,后果必将不堪设想。

    有人心下暗想这两个老院长也都是当世名儒,却想不到竟然做出如此下作之事,竟然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诬陷齐宁,也算是胆大包天了。

    齐宁能一口气写三十六首诗词,当然不可能剽窃萧莫的诗,那么萧莫和殷士奇只能是说谎,众人心中既是鄙夷,却也怜悯,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半生积攒下来的清名,今次已经毁于一旦,晚节不保。

    八大书院其他几位院长本来也都想看琼林书院的好戏,却想不到形势逆转,心下暗自庆幸,幸亏方才没有掺和进去。

    不过这样一来,萧莫和殷士奇也算是身败名裂,而且连累了云山书院和穹庐书院为世人所耻笑。

    龙池书院的薛丹青也是暗自后怕,心想幸亏刚才说的不算多,否则龙池书院只怕也要跟着倒大霉。

    大家都是明白人,萧莫恼羞成怒,昏死过去,云山书院众弟子脸上无光,尴尬异常,这时候哪里还有心思继续下去,只能七手八脚抬着萧莫迅速离开。

    穹庐书院见云山书院众弟子离开,便都簇拥到殷士奇身边,殷士奇面如死灰,在齐宁三十六首佳作之前,再也没有一丝一毫争斗的底气,而且此刻云山书院都已经撤走,也没有面目再留在会场,当下被穹庐书院一众弟子围在当中,也是匆匆离去,甚至都没有脸面去向袁宁庵等评委辞别。

    眨眼之间,八大书院之中有两大书院狼狈而去,空出了不少位置来。

    四下里这时候一片低声议论,话题无非有二,要么是在惊叹于齐宁的天纵奇才,要么就是在嘲讽堂堂八大书院院长竟然勾结诬陷齐宁,做出如此下作卑鄙之事,如此一来,留下来的几大书院也都是有些尴尬。

    此时此刻,对于齐宁的才气,再也无人怀疑。

    许多人也都听说过关于锦衣傻子的传言,今日见到真人,都是讪然一笑,心想闻名不如见面,曾经污蔑齐宁是锦衣傻子的那些人,显然是有人别有用心造谣生事,故意抹黑锦衣侯府。

    若是一个傻子能够破解残棋古局,能够一口气写出三十多首诗词,而且每一首都是绝妙佳品,那么八大书院的弟子和全天下的读书人岂不是连傻子都不如?

    在场亲眼见识过齐宁文采的人,心里都确信,往前一百年固然没有这般文坛奇才,只怕往后一百年,也不会有任何人能超越锦衣候。

    薛丹青半天回过神,多少还是有些尴尬,高举双手,示意众人静下来,勉强笑道:“诸位,第三轮比赛结束,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这第三轮,小侯爷.......小侯爷天纵奇才,让我等大开眼界,所以......!”

    他话声未落,人群中已经有人叫道:“薛院长,今日书会,看来也没有必要再比下去了,琼林书院连续三轮,轮轮出彩,自然是本次书会的冠军。”

    此人一叫,四下里顿时一片叫声连起来,无论众人对琼林书院在这座女子书院是否有偏见,但今日三轮过后,齐宁的表现已经深深折服了在场所有的读书人,琼林书院夺得书会桂冠,那已经是众望所归。

    薛丹青连续挥手,但方才他为萧莫出声,虽然并没有被完全卷入进去,但威信多少还是折损,一时间竟无人理会。

    直待袁宁庵起身来,众人这才静下来,薛丹青等众人静下来,才无奈道:“诸位,无规矩不成方圆,书会还没有结束,大家稍安勿躁,或许第四轮小侯爷还能给我们带来惊喜也未可知。”

    众人闻言,顿时倒真的来了兴致。

    今日书会前三轮,齐宁每一轮都给所有人带来惊奇,这最后一轮比试画技,却不知道齐宁又能带来什么新奇的东西。

    其实到了这个份上,齐宁就算有些出人意料的表现,众人也已经不会再觉奇怪。

    小瑶此时已经将书写下来的诗词小心翼翼整理好,捧回到齐宁那张案上,等齐宁回到座中,琼林书院的姑娘们都是用一种敬慕的眼神瞧着齐宁,便是苏紫萱,眼神也变得与从前大不相同。

    齐宁却是从容淡定,目光在会场扫过,倒是瞥见了坐在人群之中的江随云,江随云这时候也正瞧向齐宁,二人目光一接触,宛若刀锋相撞,冰冷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