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二八章 隐于群
    黑衣人宣布西峰书院的朱仑破局失败,会场顿时一阵骚动,便是琼林书院的众女子也都是小声议论起来。

    有些人心中更是觉着此番的棋赛实在是有些儿戏,心想既然要比赛棋艺,虽然不能太过简单,但也不该如此复杂,找了古人的残局让参赛选手破局。

    这下子倒好,参加比赛的九大书院,其中八大书院弟子尽数落败,虽然规定各大书院参赛的所有弟子都能出手破局,可是真正厉害的棋手俱都落败,剩下之人又如何好意思上前破局。

    大多数人不敢上前,虽然有少数几人内心也想试一试,可却也明白,若是挑战成功倒也罢了,可是一旦落败,必然会被所有人觉得爱出风头,亦要被人耻笑,文人极重名誉,在场的文人士子有来自大楚各地,一旦落败被这帮人四散传开,名声也就算毁了。

    琼林书院虽然还没有出战,但是八大书院都已经落败,许多人都觉着琼林书院见此情景,也应该有自知之明,不可能再派人上去。

    薛丹青虽然也觉得琼林书院没有必要继续出场,但卓青阳就在现场,总要顾及卓青阳颜面,还是向齐宁这边问道:“八大书院都无法破局,不知琼林书院是否要出场破局?若是放弃,也无不可,我们可以立刻进行第三局。”

    他这话其实已经是十分的明白,直接告诉琼林书院,八大书院都无法破局,你们琼林书院也不必耽搁时间,自动放弃为好。

    齐宁对这一局倒还真没有什么信心,只是薛丹青这话,多少还是带了对琼林书院的一丝偏见,微皱眉头,道:“小瑶,秦怡,你二人跟我上去瞧一瞧,如果连试都不试一下,就这样自己放弃,别人更会瞧不上咱们。”

    小瑶和秦怡互相瞧了一眼,虽然心里知道破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见得齐宁眸中带着鼓励之色,都是微微点头。

    三人在众人注视下,离席走到了棋局之前。

    齐宁带着小瑶和苏紫萱在第一局让众人眼前一亮,虽说许多人都觉着琼林书院还有些手段,但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也并无对琼林书院真的有太大的改观,此时见到齐宁带着两女走到棋盘前,心下都是好笑,暗想连八大书院都无法破局,区区琼林书院又如何能够做到。

    齐宁背负双手,瞧着棋盘,棋盘上黑白子加起来大概也有十颗,交错纠缠,看似颇为散乱,但双方却明显互相掣肘,他对棋道所知有限,也只能看出这棋局有些复杂,究竟杂在何处,却也是说不上来。

    小瑶和秦怡一左一右站在齐宁身边,都是凝神细看,一开始两人神情倒还淡定,过了小片刻,秦怡便蹙起秀眉来,小瑶很快也显出苦恼之色,又过一阵子,齐宁便听得秦怡喃喃道:“不成,那样.....那样也是死路一条,可是......唔,这样也不成.......!”她表情异常的复杂,眉宇之间甚至显出痛苦之色。

    齐宁虽然对棋道只是略知皮毛,但心里却很清楚,像这样的古局,你若所知有限那倒也罢了,可越是钻研的深,对其中的每一步棋用心深究,就会越陷越深,棋局一旦复杂起来,整个人就会头晕脑胀,千头万绪,让人痛苦不堪。

    齐宁心知这残局开始几手棋或许还算平和,但是越到后面,变化莫测,极其复杂,棋手对弈,都能算到后面的步数,越是高明,算到的步数越多,脑子也就越会陷入混乱状态。

    小瑶和秦怡或许棋艺确实不错,但毕竟年纪还轻,面对如此复杂的残局,显然是难以破解,心想反正八大书院都没有破局,即使自认无法破局,九大书院在这一局顶多也只是打了个平手。

    他担心小瑶和秦怡想下去会对身体不利,正准备出生放弃,便在此时,忽听一个声音钻入耳朵:“儿戏之局,何必多想,我教你破局!”

    这声音来的极其突然,齐宁身体一震,左右瞧了瞧,只见小瑶和秦怡依然盯着棋盘,那黑衣人也依然垂手而立,四下里众人都是盯着这边,却不知道那声音究竟从何而来。

    齐宁一根手指掏了掏耳朵,心想难不成是自己出现幻听?否则有人对自己说话,可身边几人却似乎毫无察觉。

    “不必东张西望。”那声音再次钻入耳朵里,十分轻细,齐宁亦是听得一清二楚:“执白子,下去位,三六路!”

    齐宁心下吃惊,眉头一紧,那声音很是轻细,虽然听得清晰,却根本辨不出究竟是男是女,暗想怎地忽然出现这样的声音来,犹豫了一下,忽地走上前,捻起一颗白子在手,这一动作,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秦怡和小瑶本来还在想为琼林书院争光,竭力想要思索破局之道,可是越想越是复杂,想到后面,甚至感觉茫然一片,心下却又是焦急万分,不想让齐宁失望,却不想齐宁竟忽然主动上前去拿起了棋子。

    两人对视一眼,怔了一下,却见到齐宁已将将手中的白字按在了下去位三六路上。

    那棋子一按上去,也不知是何故,便黏在棋盘上。

    黑衣人见齐宁落子,当下向齐宁拱了拱手,齐宁也拱手还礼,黑衣人也不多言,拿起一颗黑子,迅速落了下去。

    齐宁见黑衣人落子,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落子,耳边已经传来那声音:“下去位,三九路!”

    齐宁故作镇定,捏着棋子,还是忍不住四下里扫了一眼,心下大是惊奇,在他身边环顾的只有这几人,那声音明显不是这几人所发出,倒像是四周观战的人所传来,可是近千之众,密密麻麻一片,哪里能够辨识出究竟从何处所发。

    若当真是从人群之中发出来,怎地却又只有自己能够听见?小瑶和秦怡,甚至是那黑衣人显然都是没有丝毫察觉。

    齐宁猛地一震,心下陡然想到,难不成竟是有人传音入密?

    他自然也知道,江湖上有一门功夫,能够不被他人察觉传音入耳,只让自己所听到的人听见,可是要练成这样的功夫,武功必定极其高明,内功也是极其深厚,而且此门功夫极其神秘,齐宁之前还不曾接触过。

    但此刻对方显然用的是传音入密的功夫。

    他瞬间便瞧向神候西门无恨,若说武功,会场近千之众,恐怕无人能比西门无恨的武功更为高明,虽然那传音入密的声音与西门无恨的声音毫无相似之处,但既然能够使出传音入密的功夫,也未必不能改变声音。

    西门无恨此时竟没有注意这边,反倒是凑近袁宁庵耳边,两人似乎正在说着什么。

    如果西门无恨是在与袁宁庵说话,当然不可能同时又在对自己说话?

    齐宁按照声音所言,将手中棋子放在了下去位三九路。

    黑衣人这一次依然没有犹豫,也是迅速落子。

    那声音却是连续不断传来,每次黑衣人落子之后,几乎在几秒钟之内,那人便将下一步落子的位置告之齐宁,齐宁依照那人指示落子,只是片刻间,竟然已经落下了二十余子。

    他猛然间意识到,对方既然能够指点自己下棋,显然对于目前棋局上的局面看的一清二楚,自己现在背北朝南,而评委席则是面北背南,与自己的方向恰恰相反,处在北边观看的众人若是眼力极好,倒是可以看到目前棋盘上的局面,西门无恨那边根本不可能看见此时棋局上的情景,除非西门无恨拥有透视眼,否则绝不可能出言指点。

    想到这里,齐宁便知道,就在自己身后,定然有人正在一边敲着棋局一边使用传音入密指点。

    对方能够传音入密,武功自然了得,可是除此之外,此人的棋艺定然也是极其了得,否则八大书院无法破解的棋局,那人又如何能够破解?

    那人声音轻细,但语气轻松,听他语气,竟似乎对这古局并不如何在意。

    又连下十多字,齐宁对棋道一知半解,此时根本也不知道究竟谁占了上风,只瞧见棋盘上黑白相间,看上去颇为繁杂。

    倒是那黑衣人,先前落子极快,可是现在齐宁每落一子之后,他却要想上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才会落子。

    接下来,齐宁落子速度极快,那黑衣人落子却是越来越慢,众人看在眼里,都觉得事情有了变故,此时礼部尚书袁宁庵等一干人竟然从评委席走过来,都站到了齐宁身后观战,齐宁见到这几人都挡在后面,倒有些担心挡住那位高人的视线,好在接下来那声音依旧传过来,齐宁这才放心。

    袁宁庵看到棋局,苍老的脸上却已经显出吃惊之色。

    与齐宁对弈的那黑衣人此时额头上满是汗水,神色已经再不像之前那般从容淡定,虽然尽力保持镇定,但眉宇间显然出现了紧张慌乱之色,齐宁按照那高人指定,上平位落下一子,黑衣人全身一震,袁宁庵竟是“哎呀”叫了一声,失声道:“这.....这......这就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