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二七章 绝局
    众人正自好奇,袁宁庵已经做了个手势,令人将盖在车上的锦布拉开,随即众人便见到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事出现,如同一根柱子,却是四方形状,乃是木质。

    “咦,那上面是棋盘!”人群中有人叫出声来。

    眼见的人却已经看的清楚,这方形的柱子有一人之高,每一面都刻有一副棋盘,无论从哪个方向去看,都能看到棋盘上面的棋盘。

    说也奇怪,这上面的棋盘,却早已经落下棋子,黑白相间,沾黏在棋盘上,并不脱落,竟已经形成了一个棋局。

    齐宁只能瞧见一面棋盘,听得四周动静,很快就明白这柱子四周都刻有棋局,却不知道每一面的棋局是否一样,只是想不到棋赛会动此干戈,要出动这么大的棋盘过来。

    不过他很快也就释然,为了保证公平起见,这样的棋局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高下之分,大家也都是一目了然。

    却见到云山书院的院长起身向袁宁庵拱手问道:“老大人,这是......?”瞧了瞧那古怪的柱子,满是询问之色。

    袁宁庵道:“这木柱四面,皆有棋盘,大家也都看到,棋盘上已经落子,保有棋局,今日不需各位年轻才俊开局斗弈,而是要诸位破局!”

    “破局?”众人都是一怔。

    “这四面保有的棋局,一模一样。”袁宁庵缓缓道:“这是古之先贤留下来的残局,挑战者可执白子......!”说到这里,打了个手势,很快就看道四名一身纯黑的年轻人走到木柱边上,站在木柱的四面,垂手待命。

    “参赛的九大书院弟子,这次就不限定名额,各大书院代表参赛的八名弟子,都可以一试。”袁宁庵抚须笑道:“谁若能率先破局,那么就算是胜者。”抬手道:“诸位俊才现在就可以上前破局。”

    袁宁庵虽然这般说,但各大书院却并没有一拥而上,每家书院依然都是派了一人上前去。

    齐宁对棋道并不精通,心知这一轮自己使不上什么力气,回头问道:“这一阵你们谁去破局?”

    众女互相看了看,才有一人道:“小瑶和秦怡都擅长下棋。”

    “哦?”齐宁笑道:“那好,反正规定说了,参赛的人都可以挑战,大家待会儿都可以去瞧一瞧。”

    一名女子有些为难道:“齐先生,其实.....其实围棋之中,破局最是艰难,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齐宁瞬间就知道这姑娘应该就是秦怡,含笑问道:“这话怎么说?”

    “古人留下来的残局,要么是已经走到绝路,对弈双方难以为继,这叫做绝局。”秦怡显然在棋艺上还真是有些手段,解释道:“另一种便是对弈之时,出现极为精彩的攻守局面,非常人所能想到,这一类棋局流传下来,都是因为对弈过程的精彩所以传之后世,称为活局。”

    “那上面的棋局你可瞧得懂?”齐宁向场地中央指了指,“那是绝局还是活局?”

    秦怡道:“还不能完全看清楚,可是......若是活局倒也罢了,只要对棋艺研究颇深,见过诸多名局,也许能够将前人的活局重复在棋盘上。可万一是绝局,那就麻烦了......。”

    “你是说连前人都没有走下去的棋局,几就没有法子破解?”齐宁问道。

    小瑶在旁抿嘴一笑,道:“先生,你说的那个就是死局了,死局走到最后,双方都无路可走,不过但凡对弈,能对出死局也不容易,而且......而且今日赛棋,若是真的拿死局做考,谁也通不过,反倒不如不考。”

    齐宁哈哈一笑,道:“死局与绝局有什么区别?”

    “死局是确确实实无路可走。”小瑶道:“绝局虽然看似也已经无路可走,陷入绝境,但却还保有最后一丝希望,只要能找到窍门玄机,也可以起死回生的。”

    “原来如此。”齐宁微微颔首。

    秦怡也道:“有些前人留下来的残局,他们当时自己都无法破局,但是却将残局抄录下来,留传给后人破局,许多的绝局就是被后来人所破解。”顿了顿,才道:“不过这类绝局已经很是少见,一旦绝局被破解,也就不能再被列入绝局了。”

    琼林书院一群人在低声议论,其他几大书院的弟子却都已经到了木柱边上,守在木柱边上的四名黑衣人都是静候有人上去挑战。

    片刻之后,忽见一人拱手道:“明月书院丁青山求教!”

    正对的那黑衣人也是拱了拱手,随即抬手做了一个请势,在棋局的下方,有专门连在木柱上的棋盒,里面各盛有黑白弈子,但棋子的制作原料十分特别,并非寻常的棋子。

    丁青山请战,明月书院几名弟子便即凑上前来。

    丁青山率先落子,那黑衣人显然对这棋局了若指掌,而且对于接下来的各种变幻也都是成竹在胸,丁青山每次落子,黑衣人几乎是想也不想,立刻就跟着落下黑子。

    其实身在八大书院,书院里的弟子对于琴棋书画虽然未必样样精通,但多多少少也都还是了解一下。

    丁青山开始落子之后,众人看在眼里,心想丁青山被明月书院当做棋赛的选手派出战,果然是有些道理,至少在众人看来,丁青山每一次落子,都是最佳的选择。

    一开始倒还顺畅,可是连落二十余子之后,丁青山的速度便放缓,此后每落一子,黑衣人想也不想紧随落子,显得异常轻松,在场诸人自然都是聪颖之辈,看见黑衣人落子如此顺畅,心里都明白,对方显然对丁青山落子的套路一清二楚。

    所谓破局,就是要想出一条反败为胜的道路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哪怕是走错一步棋,局面也会为之一变,作为守方的黑子,当然是将白子反扑的各种可能尽数计算在其中。

    此时边上又有一人也开始上前挑战。

    近千人的会场,这一刻反倒是寂静无声。

    齐宁心想自己对着围棋下下五子棋倒还可以,真要和人对弈,自然讨不了什么好,八大书院派出来的棋手,任何一个恐怕都会让自己欲仙欲死,更被说去挑战古人留下来的残局。

    莫说什么绝局,就算那些所谓的活局摆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是两眼一抹黑,活局自己是破不了,但被自己走成死局却是问题不大。

    最后的指望,也只能待会儿靠小瑶和秦怡了。

    不过想想瑶母也确实不简单,单独将小瑶养大成人,小瑶不但出落的水灵灵的如花似玉,而且聪慧善良,更难的是技能吹箫还能下棋。

    忽见到那边传来叫声:“师兄,丁师兄......!”齐宁循声看去,只见到明月书院的丁青山此时竟然是瘫坐在地上,边上师兄弟簇拥上去扶住,四下里一片轰然,齐宁皱起眉头,只见到明月书院众弟子七手八脚将丁青山扶回去坐下,而丁青山神情苍白,呆若木鸡。

    “明月书院丁青山破局失败!”与丁青山对弈的那黑衣人再次站直身子,双手垂下,高声宣布道。

    齐宁便听到身后秦怡声音道:“丁青山竟然败了?他......的棋艺在八大书院众弟子中,是能排前三甲的,连他都......!”语气颇有些诧异。

    此刻场中又有两人先后提出挑战,众人也都是尽量保持安静,不去打扰棋手破局。

    片刻之后,听到又有人大声道:“三元书院马一航破局失败!”

    “云山书院周路破局失败!”

    “龙池书院公孙图破局失败!”

    短短半个时辰,上前挑战的书院棋手几乎都是败下阵来,此时只剩下一人还在耐心破局,而其他人要么败阵,要么根本就不敢上前一试。

    需知八大书院的弟子乃是精英中的精英,能被八大书院派出的棋手,不说在天下排名第几,但是在大楚多少还是能排的上号,可是此刻八大书院派出挑战的棋手,大半都已经败下阵来,其他人自问在棋道之上与败下阵来的这几人相比还有不小差距,又如何敢上前自取其辱。

    “现在只能看西峰书院的朱仑了。”秦怡压低声音道:“朱仑是八大书院公认的棋艺第一的高手,若是连他都败下阵来,今日的棋局,肯定是无人能破了。”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也确实集中在了西峰书院朱仑身上,西峰书院的老院长看上去显得颇为紧张,可是眼眸之中却又带着一丝兴奋之色。

    八大书院纷纷败退,如果朱仑当真能够破局,自然是一鸣惊人,西峰书院就算今日无法取得好名次,可是凭借朱仑的出彩,也大可以仰首挺胸离开书会。

    朱仑看上去倒还算沉着,单手背负在身后,每次落子,也显得颇为谨慎。

    时间流逝,可是在场诸人并不觉得疲惫,甚至没有人感到无聊,反倒觉得异常的紧张刺激,能让八大书院大多数人败退的残局,自然非同小可,有些人还真希望朱仑能够将之破解,亦有人另有心思,反倒希望朱仑落败。

    许久之后,众人见得黑衣人落下一子之后,朱仑迟迟不曾落子,有人便觉得事情可能不妙,忽见到朱仑将手中白字丢入棋盒,向那黑衣人拱了拱手,也不多言,摇了摇头,转身往自己位置回去。

    “西峰书院朱仑破局......失败!”黑衣人朗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