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二六章 沧海一声笑
    琴音一开始颇为清幽,如同鸣泉落水般,音律也显得颇为简单,并不‘花’哨,但是这曲调虽简单,却偏偏干净清澈。

    随即见到小瑶双手持‘洞’箫,合着琴音,一股萧瑟的箫声幽幽而起。

    在场众人大都是一副不以为然之态,特别是先前已经献过音律之技的八大书院弟子,显然都没有将琼林书院这两个‘女’子当成对手。

    一阵悠长的曲调过后,琴音忽然加快起来,而‘洞’箫的声音也陡然急促起来。

    齐宁‘唇’边泛起一丝笑意。

    虽然他对苏紫萱的‘性’子十分厌恶,但是这一刻见到苏紫萱双手在古琴之上抚动,如同流水般娴熟自然,心下倒是颇为感叹,心想苏紫萱的‘性’子虽然不好,但手上的功夫还是有些的,至少此时抚琴,与自己所设想的效果并无太大的差距,这是她第一次弹奏此曲,能有如此效果,实在是难得。

    而小瑶吹奏‘洞’箫,亦是让齐宁赞叹。

    这一对姐妹虽然都是苏禎的血脉,但是相处的极其不和睦,齐宁本也担心两人心有旁骛,这曲子也就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不过现在看来,两人开始演奏之后,倒还真是将心思放在了曲调上,小瑶这边显然是尽力去配合苏紫萱,以苏紫萱的琴音为主,在旁辅助。

    虽然这样一来,显得琴主箫辅,无法真正进入琴箫融为一体的最佳境界,但对于头一次琴箫合奏此曲来说,已经出了齐宁的预想。

    随着琴箫合奏之音陡然一扬,西‘门’无恨和卓青阳几乎是同一时间猛地扬起脖子,几乎同时,就听得齐宁已经放声唱道:“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滔,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他声音合上琴箫曲调,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琴箫合奏之音,本就已经吸引诸多人的注意,觉得这曲调虽然简单,却干净清澈,而且气势不凡。

    等到齐宁第一声唱出来,众人愕然之际,随着齐宁几句歌词一唱,许多人却都已经被这曲子所吸引,更有人情不自禁地随着打起拍子来。

    先前八大书院的音律各有所长,却并无一人随着打节奏,但此刻场会场近千之众,竟有小半跟随打拍子,只觉得这曲子当真是空阔豪迈,气势磅礴。

    这其采斐然之辈,注意到齐宁的歌词,只觉得一气呵成,豪迈洒脱,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绝妙词句。

    琴音陡然转低,随着齐宁先前的歌声响起,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三人身上。

    若说苏紫萱和小瑶一开始还没有完完全全投入到这曲调之中,但是随着齐宁那豪迈的歌声响起,两人显然也是受到感染,琴箫合奏的更为默契,与齐宁的歌声浑然一体。

    直待狂风暴雨般的高亢之音渐渐消逝,余音了了,许多人还呆若木‘鸡’,怔怔出神,没有醒过来。

    也不知道人群之中谁叫了一声“好”,四下里顿时一片欢呼之声,更有许多人已经站起身来。

    苏紫萱和小瑶显然没有想到一曲罢了,能引起如此‘激’烈的反应,此时四周的欢呼声,明显比八大书院笛子演奏完之后要高昂的多,不但是四周观战的文人士子,便是八大书院的众弟子,一时间竟也不自尽叫喊起来。

    两人脸颊都是一红,低下头去。

    苏紫萱虽然是武乡侯府千金大小姐,但出生至今,也不曾经历过如此场面,更何况这四周都是文士才子,听得四周的欢呼声,一时间如在梦中,觉得颇有些不真实。

    薛丹青好不容易示意全场安静下来,才见西‘门’无恨向齐宁这边招手,齐宁走到评委席前,拱了拱手,与卓青阳对了个眼神,见得卓青阳面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之‘色’,心知自己这一次倒算是成功。

    “吴先生,你是音律大家,琼林书院这曲子,你看如何?”西‘门’无恨瞅向边上的吴善道。

    吴善道抚须赞叹道:“妙极妙极。”打量齐宁两眼,问道:“你是?”

    西‘门’无恨贴耳向吴善道低语一句,吴善道一怔,更是诧异,问道:“原来是小侯爷。小侯爷,这曲子,不知.....不知出自何处?”

    齐宁含笑反问道:“吴先生是音律大家,可听过此曲?”

    “不曾。”吴善道摇头道:“老夫在音律之上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今日这曲调,还真是......,对了,小侯爷,这曲子可有名字?”

    “有!”齐宁点头道:“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吴善道竖起大拇指,“好名字,好气魄,与曲调相得益彰。”顿了顿,才道:“小侯爷,这曲子难道是你自己创作出来?”

    齐宁微笑道:“还请先生指教!”

    吴善道吃惊道:“当真是......当真是小侯爷所作?这.......!”竟是站起身,仔细打量一番,长叹道:“奇才,奇才,若非聪明绝顶之辈,又如何能想到这般的创作方法......!”

    礼部尚书袁宁庵显然对音律并不是十分‘精’通,虽然看样子似乎对这曲子也是十分赞赏,不过自然是不知道吴善道话中意思,问道:“吴先生此话怎讲?”

    “老大人,这曲子其实并不复杂。”吴善道向袁宁庵拱拱手,随即才看向齐宁,道:“音律五音,宫、商、角、徵、羽,但凡知晓音律之人,都是一清二楚。”说到这里,忽地从桌后走出,到了苏紫萱那具古琴边上,盘膝坐下,单手伸出,依序弹出五音。

    在场懂得音律之人一时间还不明白吴善道的意思,却听得吴善道高声问道:“诸位,音律五音,是否就是老夫方才所奏?”

    众人都是点头。

    却忽见到吴善道再次伸手,一阵琴音过后,有人已经叫道:“这......这是刚才那曲子。”

    吴善道起身笑道:“方才所奏的曲调,老夫是依次奏出羽、徵、角、商、宫,仅仅只是反用了一下,但是味道也就出来了,在座诸位,可有人想过用此法创作出一曲子?”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心想原来刚才那让人‘欲’罢不能的曲调,竟然是如此简单。

    吴善道往评委席走过去,缓缓道:“《乐志》有云,大乐必易,大礼必简。也就是说,最高、最好、最妙的乐曲,一定是平易近人,简单干净。琼林书院这一沧海一声笑,真正是明白了《乐志》中这句话的‘精’髓。”

    西‘门’无恨却是含笑向齐宁道:“小侯爷,这阙词,也是你自己所做?”

    齐宁笑道:“我也只是以前闲来无事随便写着玩,也不知道写得好不好,刚好觉着这曲子能和这阙词配上,所以也就糊里糊涂唱了起来,诸位前辈可千万别怪罪。”

    卓青阳是琼林书院的院长,不好说话,礼部尚书袁宁庵却已经笑道:“曲好,词也妙。”看了身边卓青阳一眼,意味深长笑道:“卓先生的才学,当时无人能出其右。”

    显然这位老尚书还以为这都是卓青阳早先安排好。

    齐宁领着苏紫萱和小瑶回到位置,琼林书院一干‘女’学员都是兴奋异常,现场的情景,她们自然是看在眼里,不但自己觉得曲子好听,瞧见四周众人在表演结束后的反应,只觉得这一次未必不能取得一个好名次。

    苏紫萱脸上此时却是红扑扑一片,她本就极其爱慕虚荣,今日这一下大放异彩,却是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从背后看着齐宁背影,以前只要瞧见这影子便咬牙切齿,但此时再看,似乎也不是那般可恶至极。

    忽地想到自己竟然能在第一次合奏之时就与小瑶配合的如此默契,连自己也感意外,不由扭头看向小瑶,见小瑶也正瞧着自己,两人目光一接触,都迅收起目光,显得颇有些尴尬。

    薛丹青在评委席与几位评委低语了几句,这才转身走上前来,朗声道:“第一轮琴技已经比赛结束,九大书院的分数也已经打出来,不过暂时还不会揭晓。四轮过后,再论分数。”顿了一下,才道:“现在开始第二轮。”

    四下里顿时议论起来。

    薛丹青招手示意众人肃静,才继续道:“往年的书会,比较棋艺最是耗费时间,今年的规矩却有些不同。”回转身,令人敲了敲锣鼓,没过多久,只见到六名大汉拉着一架能活动的车子进到了会场,那车上放有一物,高高而立,却被锦布罩住,根本看不清究竟是何物事。

    不少人禁不住站起来,想看个究竟,龙池书院负责维持秩序的弟子却是示意众人端坐,不要妄动。

    齐宁和琼林书院一干‘女’学生也都是错愕不已,瞧见车子被拉到了会场正中,薛丹青才走到车边道:“这是袁老尚书专‘门’为了今次书会的棋艺大赛所准备,在此之前,除了袁老尚书,九大书院的人都不曾见过,诸位可能猜到里面是什么?”

    齐宁心想总要揭出来,又何必拐弯抹角故作神秘,但心里却隐隐明白,那车子里无论是什么,总与棋赛脱不了干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