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二五章 琴箫合奏
    第三二五章 琴箫合奏

    梁‘波’的乐器却是一根简单的竹笛,会场静下来之后,笛声遂起,笛声悠扬而清澈,齐宁听在耳中,倒也觉得旋律颇为优美。

    笛声之中,齐宁却忽然想到,卓仙儿擅长古琴,若是仙儿到场,却不知道能在这里是否能争到名次。

    这梁‘波’的笛声虽美,可是比起卓仙儿的古琴之音,明显弱了许多。

    倒不是古琴之音比笛声高明,而是卓仙儿喻情于琴,能从琴声之中品味出人生味道,这梁‘波’的吹笛之术也算了得,但却很难引起人的共鸣,更难挑起人内心的感情。

    等到笛声消失,梁‘波’又是向评委席和四周行礼,不少人欢叫出声。

    五大评委也都不说话,各自心有计较,除了卓青阳,其他几人各自在记分册上打下了分数。

    接下来上场的是云山书院的弟子,乐器却是一把二胡。

    几大书院一个接一个地出场献艺,平心而论,各大书院派出来的参赛选手,在控制乐器上绝对都是佼佼者,能够将乐器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演奏出来的乐曲,或‘激’扬、或萧瑟、或悠扬,各有所长。

    不过除了穹庐书院那位还让齐宁有些情感之外,其他人的音律虽妙,却难以共鸣。

    不过仔细一想,出现这种状况也算不得奇怪。

    八大书院选择弟子都是颇为严格,不但对聪明才智有着严格的规定,就是在年纪上也有限定,特别是年纪大的,八大书院都不会轻易收入院内。

    齐宁瞧见八大书院参赛的弟子,年纪最长的也没有超过三十岁,亦可见八大书院确实是以培养青年才俊为主。

    这些人大都是自幼苦读,在地方上取得成绩,然后被举荐到更大的书院,一步步最终到了京城八大书院,这其中头悬梁锥刺骨的事儿只怕也没少做,但成天死读书,真正有社会经验的却并不算太多。

    这样的学生,专业功底自然不差,琴棋书画只怕都能上得了台面,可是真要显得与众不同,却又异常困难。

    八大书院演奏完毕,齐宁回过头,含笑问道:“先生可安排你们几个谁上去比赛?”

    八‘女’互相瞧了瞧,都没说话,齐宁皱眉道:“先生难道没有安排?”

    小瑶终于道:“卓先生说一切都由你来安排,只让我们几个跟在你身边,你如何安排,我们就如何做。”

    齐宁顿时哑然,不由向卓青阳瞧过去,只见卓青阳也正好瞧着这边,手抚胡须,气定神闲。

    “那你们几个谁觉得自己音律厉害,‘毛’遂自荐。”齐宁嘿嘿笑道。

    一名‘女’子忍不住道:“其实......其实咱们书院在音律之上学习的比较少,而且......八大书院那些人的音律十分厉害,我们就算真的上去,也比不过他们的。”

    “哦?”

    “你是先生,比我们都厉害。”苏紫萱忽然淡淡道:“我们比不过他们,你要是有本事,大可以自己代替琼林书院出战,卓先生不是让你代表琼林书院吗?”

    齐宁笑道:“苏紫萱,看来你就是不长记‘性’,总要和我唱对台戏,要不我派你上去?”

    “我......!”苏紫萱瞧了齐宁一眼,咬牙道:“我不去。”

    “你想去也不成,你那本事,我只担心上去之后让人笑话,丢了琼林书院的面子。”齐宁嘿嘿一笑,问小瑶道:“小瑶,你的琴技如何?”

    小瑶摇摇头,俏脸微微泛红,只是轻声道:“我.......我只会吹‘洞’箫......!”

    齐宁顿时便明白过来,这琴技可不是谁都能够学习,想要学习音律,自然需要专‘门’的乐师指导。

    小瑶的母亲当年曾经在秦淮河上待过,对于音律自然还是颇为‘精’通,但是要想找到一具古琴传授小瑶琴技,却并不容易,一具古琴本就价值不菲,而且经常需要保养,每年‘花’费在古琴上的保养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瑶母显然没有条件让小瑶学会琴技,但是‘洞’箫成本较低,小瑶从瑶母那里学会‘洞’箫,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齐宁笑道:“正好,小瑶,那你自然能够看懂乐谱?”

    小瑶一愣,却还是点点头。

    齐宁扫视众‘女’,问道:“你们之中可有人擅长琴技?”

    几人互相瞧了瞧,几人都是看向苏紫萱,齐宁目光落在苏紫萱身上,问道:“她们都瞧着你,难道你的琴技当真厉害?”

    一‘女’道:“齐先生,紫萱的琴技,在我们之中首屈一指,连卓先生都是夸赞过。”

    齐宁笑道:“那我还真是不相信。”

    苏紫萱蹙眉道:“你信不信也没关系,我又不稀罕你相信。”

    “你要真懂得琴技,可瞧得懂这乐谱?”齐宁忽然从怀里取出两张纸来,递给苏紫萱,苏紫萱扫了几眼,蹙眉道:“这么简单的乐谱,有什么看不懂?”

    齐宁道:“如此就好,苏紫萱,小瑶,这一阵,我派你二人出战。”

    苏紫萱和小瑶都是一愣,万没有想到齐宁会做出如此决定。

    “琼林书院既然参赛,自然是尽力争取最好的名次。”齐宁神情肃然,“你们也瞧见了,许多人心里始终瞧不起咱们琼林书院,如果每年书会只是陪衬,那么琼林书院也永远只能在卓先生的庇护之下艰难为生,要让琼林书院真正为人敬服,就要拿出真本事来。”

    众‘女’互相瞧了瞧,都是看着齐宁。

    “苏紫萱,今日派你出战,我不在乎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也不在乎你和我有没有恩怨。”齐宁盯着苏紫萱,随即看向小瑶,“你们两个只要记住,这一次你们是为琼林书院倾尽全力,也是为了‘女’子的声望而战。”顿了一下,才问道:“你们愿不愿意?”

    苏紫萱蹙着柳眉,与小瑶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犹豫,但小瑶终是微点螓首,道:“先生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苏紫萱听小瑶答应,虽然还有些犹豫,但小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

    “如此甚好,这乐谱很是简单,你们先看一看,我让他们准备乐器。”齐宁正‘色’道:“这首曲子,需要琴箫合奏,如果三心二意,各有心思,这首曲子也算是毁掉了,可是你们到时候只要听我手势指挥,一心放在这首曲子上,自然不会有太大问题,记住,一定要琴箫相合。”

    便在此时,听得薛丹青已经朗声道:“八大书院都已经献艺完毕,琼林书院可否商议好派何人献艺?”

    齐宁起身来,拱手笑道:“薛先生,这比试琴技,是否只能一人出战?”

    薛丹青一怔,随即道:“一直都是这个规矩,只不过......倒也没有特别规定只允许一人,不过只能有一首曲子。”

    “也就是说,我哪怕派出两三个人,但所奏是同一首曲子,依然可以参加比赛?”

    薛丹青想了一下,转身往评委席过去,低声说了几句,很快就回身道:“你可以派出几人一起出场合奏,不过哪怕其他几人音律极妙,其中只要有一人出现偏差,那么就会影响到所有人,打分不会太高,你们自己想清楚就好。”

    齐宁微微颔首,心里明白,如果只派一人出场,节奏控制由个人控制,只要技术高超,控制得当,就不会出现大问题,但是如果同时派出几人,即使其中一人音律了得,但另一人一旦出现协作上的偏差,那么作为一个组合整体,分数自然会大受影响。

    卓青阳轻抚胡须,若有所思地瞧着齐宁,等见到苏紫萱和小瑶一起出来,倒也颇有些意外。

    音律比试,若是参赛者自备有乐器自然是更好,否则举办方龙池书院这边将提供乐器。

    齐宁向龙池书院提出需要一具古琴,另有一支‘洞’箫,这两样乐器其实也是最常见的乐器,很快就被送过来,在场众人见到,都是不以为然,心想琴箫合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组合,喜欢音律之人,经常会这般组合演奏。

    苏紫萱跪坐到古琴之前,她毕竟出身侯府,虽然‘性’子沾染了刁蛮任‘性’,但在侯府环境的熏陶,大家闺秀的气质也还是有的,自幼学琴,琴技方面其实也还真是不弱,轻轻调试琴弦,做好准备。

    小瑶得了‘洞’箫,也是拿了丝巾擦拭,检查‘洞’箫是否有什么纰漏。

    两人都将齐宁那首乐谱细细看了一遍,对于早经音律熏陶的二人来说,见过的乐谱不在少数,许多乐谱更是复杂无比,而齐宁这简简单单的一首乐谱,两人只是随意扫了几遍,心里就大概明白了该如何演奏,这曲谱上清晰地注明古琴和‘洞’箫的音律起落,有些各有所奏,在紧要处却又是互相契合,节奏的掌握当真是异常的重要。

    只是这首乐谱实在是太过简单,两人都是心中忐忑,暗想就凭这样一首曲谱想要与八大书院的音律高手比拼名次,实在是有些想当然了。

    齐宁却并未回到位置上,而是站在苏紫萱和小瑶面前,所有人都盯着场地中央,只见齐宁冲着两人微微一笑,轻声问道:“是否准备好了?”

    两人互相瞧了一眼,都是微微点头,齐宁再一次嘱咐道:“心无旁骛,一心想着曲谱就好。”忽地抬起右手,两根手指挑起,看着已经准备就绪的苏紫萱一挑手指,苏紫萱‘玉’手在琴弦上一撩,一股悠扬却又带着萧瑟的琴音袅袅而起。

    ----------------------------------------------------------------------

    ps:弹的是啥曲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