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二三章 群芳之首
    齐宁却并没有接过,问道:“你今天也是代表琼林”江随云肃然道。

    齐宁笑道:“如此甚好,你既然是代表琼林书院来,这块牌子,你就举起来,领着大家进场,我瞧其他书院也并没有让院长举牌子的。”

    “你让我手举名牌?”江随云一愣,摇头道:“我可不是来举牌子的,而且你也不是院长。”

    “你刚说过,卓先生让我负责今日调度,我说的话,就代表先生,你既然对先生尊敬有加,他的吩咐,你自然不能不听。”齐宁往会场那边瞧了一眼,只见到近千人的会场此时依旧显得十分安静,倒是有不少人都望着边瞧过来,沉声道:“大伙儿都在等着,不要耽搁时间。”

    江随云眉头紧锁,随即摇头道:“对不起,你若坚持如此,我今日只能暂且退出,无法替代琼林书院出场。”

    此言一出,身后众姑娘都是微微变色,一时间都有些慌乱。

    “你说什么?”齐宁皱眉道:“你要中途退出?”

    “不错。”江随云将手中的木牌交到身后一名姑娘手中,“先生让我将队伍带到这里,我也算是完成先生所托,可并无让我举着牌子入场。”

    在江随云看来,自己举着木牌进入会场,身后跟着一群女流,实在是极其丢人的事情。

    他知道大楚文坛对于琼林书院素来就有偏见,他自得于自己是卓青阳的弟子,可骨子却又并不希望与卓青阳所创办的女子学院有太多的关系,如果今日卓青阳亲自带队前来,他跟在卓青阳身边,倒也勉强能够接受,可是现如今卓青阳并不在现场,齐宁甚至要让自己举着木牌带队入会场,他思前想后,还是难以接受。

    “江公子,你你不和我们一起吗?”苏紫萱在人群中听到江随云要退出,微微变色。

    江随云道:“有齐先生在这里,已经绰绰有余,是用不上我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满。

    他这是故作姿态,让众人以为他是因为和齐宁有矛盾而退出。

    只是齐宁对他的心思一眼看破,笑道:“江公子,你确定你要和琼林书院撇清关系?”

    江随云只是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苏紫萱一咬牙,忽然道:“江公子,我来举牌子,你你能不能留下?”

    江随云一怔,随即心下暗骂你这女人真是多管闲事,苏紫萱却觉得自己是为江随云解了难处,伸手要去拿木牌,一只手却抢先拿过去,正是齐宁,齐宁瞥了苏紫萱一眼,淡淡道:“你觉得你这样做江公子就会满意?哎,我先不说你有多么蠢,你觉得这块名牌是个人就能举起来?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

    他见到会场都在等候,知道也不会耽搁太久,冲着江随云一笑,道:“江公子,这样也好,琼林书院也还劳动不了你大驾,是了,莫忘记咱们今天还有赌约。”也不再多言,举起木牌,道:“姑娘们,跟我来!”

    所有人很快便瞧见,一名男子高高举着“琼林书院”的名牌,领着几十名姑娘步入会场。

    本来琼林书院的女学员乃是会场一景,往年琼林书院的女学员入场之时,便是再斯文的人,也会瞅上几眼。

    可是今次众人却是对举着牌子的男子更感兴趣。

    袁荣本来和身边两人正在低声说笑,听到有人叫出“琼林书院到”,抬头瞧过去,很快便看到齐宁举着牌子带人进入会场,眼珠子差点从眼眶冒出来,霍然站起身,目瞪口呆。

    会场本来颇为安静,齐宁举牌子入场,一时间倒是让许多人议论纷纷,这会场有近千之众,一旦交头接耳起来,便显得有些轰杂。

    齐宁却是淡定自若,领着众姑娘到了会场位置,先将牌子插在案几边上,这才问道:“先生是不是已经选出参赛的学生?哪八个人参加比赛?”

    便有八人从人群之中走上来,小瑶便在其中,只是让齐宁想不到的是,苏紫萱竟然也在其中。

    他有些意外,暗想既然是参赛,卓青阳当然是从书院之中挑选八名最精锐的学生,小瑶倒是在齐宁意料之中,可苏紫萱入选,确实让齐宁有些意外,暗想难不成卓青阳也是看在苏禎的面子上?不过以卓青阳的性情,显然不是看脸面的人,看来自己一直讨厌苏紫萱的性格,但此女却未必没有文采。

    江随云退出,苏紫萱心情便显得颇有些低落,八女落座之后,其他人便都到了后方的方阵坐下。

    这毕竟不是头一回举行京华书会,大部分人对其中的套路都颇为熟悉,包括琼林书院在内的九大书院全都抵达之后,便听到“铛铛铛”一阵响,会场顿时安静下来,齐宁此时已经在最前面案几上落座,他之前本还以为坐在一群女学生之中会不会很尴尬,此刻却坐在了院长的位置上,亦没有感觉有什么尴尬。

    忽见到靠近那条长桌右那张案几边站起一名老者来,边上竖起的牌子写着“龙池书院”,正是这次书会的举办方。

    那老者显然就是龙池书院的院长,齐宁为了确定,回身低声询问一句,得知此老果真是龙池书院的薛丹青。

    薛丹青走到会场中央,向四周团团一揖,这才朗声道:“诸位,今次乃是一年一度的京华书会,也是我文坛的盛会,各地的文人墨客齐聚一堂,共论诗书。大家都知道,书会的内容,是京城各大书院共同参与,为了让大家能够挥出最好的状态,所以定下了竞赛的方式。”

    四下里鸦雀无声。

    薛丹青是龙池书院的院长,龙池书院也是名声仅次于云山书院的第二大书院,而近些年来,龙池书院已经隐隐有与云山书院分庭抗礼之势,声势不在云山书院之下。

    对于京城八大书院来说,他们代表的并非仅仅只是一家书院,甚至已经牵涉到了朝堂。

    八大书院,或多或少都有门人弟子在朝中为官,所以作为龙池书院的院长,薛丹青甚至还在朝中挂着礼部郎中衔。

    他一说话,自然是无人敢出声打扰。

    老爷子声音虽然不算很响亮,而且会场十分旷阔,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听清楚,但大多数人还是听得明白。

    “历年以来,诗文赛会,只是增加趣味,并非未了一争长短,更不会因此而伤了和气。”薛丹青继续道:“比赛的内容,共分为五个阶段,各大书院先比琴技,再比棋艺,然后比诗文,最后比画作,等到画作决出胜负之后,第五个阶段,就是在场观看的文人士子们参与的赛事,八大书院各准备三道试题,谁能够抢先答出,便可以立刻进入书院,在书院三年的吃喝用度,将全都由书院提供。”

    此言一出,会场中终是出了一阵欢呼之声,人人叫好。

    薛丹青高举双手,示意众人静下来,当下又将参加此次书会的九大书院名称报了一遍,每报一家,书院院长就会带领身后八名挑选出来的底子向四周拱手作揖。

    琼林书院被最后一个报上名字,齐宁依葫芦花样,也站起身来,身后八女也跟着起身,齐宁环顾作揖,八女却都是微微欠了欠身子,行了女子之礼,便听得有人顿时笑出声来,更有人从人群叫了一声:“这位先生果然与众不同,只是也该涂点脂粉在脸上,这样就不会太过显眼。”

    此言一出,四下里更是一种哄笑。

    琼林书院众女子之中有不少参加过书会,从前虽然在这种场合也感受到异样的目光,但毕竟有卓青阳在场,倒也无人敢口出狂言。

    可是今日竟然有人公然侮辱,心下都是极为愤怒,这女学生之中,也有类似苏紫萱出身官绅之家,脾气不小,便有人站起身来望过去,大声道:“是谁狗嘴里不吐象牙?有胆子就站出来说话。”

    人群之中又有人吹了口哨,却无人站出,四下里都是人,一时间也根本分不清楚究竟是谁出言不逊。

    薛丹青却已经沉声道:“这里是斯文之地,岂容信口雌黄?”又看向琼林书院这边,沉声道:“身为姑娘家,更要矜持小心,怎可因为一句话就在这里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齐宁抬起手,示意身后姑娘们不用争辩,心中却是冷笑,暗想这些文坛老儒对琼林书院果然是有偏见,明明是有人在挑衅侮辱琼林书院,薛丹青不问青红皂白,连琼林书院也怪责上,真是岂有此理。

    他顿了一顿,起身来拱手笑道:“薛先生说的是,斯文之地,若有人信口雌黄,被我抓住,那可饶不了他。”环顾一周,含笑道:“你们说我两句,我这人脸皮厚,哈哈一笑,不与你们计较,可是若有人出言重伤琼林书院的学生,我一定将他当众扒出来,让他连脸面都没有。”

    “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风流,一个男人领着一群大姑娘,嘿嘿,那可糟糕至极!”齐宁话声刚落,人群之中便有声音传过来。

    这话可说是无礼至极,紧跟着齐宁的话头,明显是在向齐宁挑衅。

    齐宁嘿嘿一笑,伸手抓起桌上的一只茶杯,猛然之间,侧身一个挥手,手中的茶杯已经如同流星般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