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二一章 食座捐
    齐宁有了这几人的投奔,顿时信心大振,从大年初七一直到初八的晚上,齐宁与这帮悍将连续议事,话题主要都是围绕着黑鳞营。

    在场这几人,不但是黑鳞营的残部,而且当年齐景练兵,这几人都是最早加入黑鳞营的兵士。

    齐景当年组建黑鳞营,虽然只是一千人的编制,但是兵士的来源却是五花八门,有些是齐族老家跟来的子弟兵,有的是齐景从其他军队抽调出来的骁勇之士,其中甚至还有一小部分本是出身于江湖世家的人物。

    齐宁从这几人口中详细了解了当年黑鳞营从籍籍无名到威震天下的过程,其中最着重了解的便是齐景训练黑鳞营的过程。

    诸人你说一段我说一段,渐渐让齐宁脑海中形成了一个清晰的轮廓。

    其实有了这些人的出现,齐宁也就根本不必担心兵源的问题。

    这帮人出自黑鳞营,对于黑鳞营选人的苛刻条件了若指掌,而在场几人,几乎都是统帅兵马的武官,最少的麾下也有几百号兵士,他们在此之前就已经暗暗留心,在自己麾下的兵士中精心选人,仅在场这几名武将,就足可以带来一百多号完全符合黑鳞营选人条件的兵士。

    按照段沧海所言,黑鳞营剩下来的几十号人,大部分都可以回来效命,每人各自报上几个名字,交给齐宁,再由齐宁从兵部要人,这实在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毕竟齐宁身为锦衣候,奉旨练兵,从各支兵马中抽调出一些兵士来,并不也不敢因此而得罪齐宁甚至是抗旨。

    齐宁十分清楚,一个好的将领,并不是如何的会做事,而是能够人尽其用,既然这帮人对黑鳞营的点点滴滴了若指掌,齐宁便令段沧海主持黑鳞营的初建工作,其他诸将从旁协助,但凡遇上什么问题,再由自己亲自出面。

    有一点齐宁心知肚明,小皇帝让自己重建黑鳞营的目的,无非是希望能有一支能够随时被皇帝调遣的兵马,在当前的形势下,利用第一武勋世家锦衣候的名头去做这件事情,自然是最好不过。

    皇帝有时候一句话一个心思,就能够左右一个家族的兴衰成败。

    小皇帝眼下虽然还没有乾纲独断的能耐,但是他这个心思,却还是让齐宁有了机会实质性地进入军方,拥有了立足于朝堂的根基。

    齐宁当然知道,自己无法训练出一支精锐部队并不要紧,毕竟段沧海这帮黑鳞老将完全有能力练出这样一支精兵来,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是将这支兵马死死地控制在手中。

    段沧海对齐家忠心耿耿,将黑鳞营重建的实质任务交给此人,不但会让此人对自己更加心存感激,而且确确实实可以起到完全控制黑鳞营的目的。

    在段沧海等人看来,小侯爷能够从朝中争取到重建黑鳞营的任务,已经是居功至伟,但小侯爷毕竟年轻,而且从未在军中待过半天,练兵毕竟是实打实的苦差事,可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练出精兵来,所以众人心里其实都还有些忐忑,最担心的就是齐宁年轻没有定性,耐不住性子受不得艰苦,而且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一个字都不敢显露出来的念头,那便是担心外行干预内行。

    可是齐宁十分果断地将黑鳞营的练兵任务交到段沧海手中,着实让众人吃惊之余,更是钦佩齐宁的心胸。

    到了初九一大早,有人送来了帖子,齐宁打开之后看过一遍,才晓得是卓青阳派人送过来的京华书会邀请函。

    齐宁这才想起,正月十五,还有大楚的一场文坛盛会。

    邀请函虽然是卓青阳派人送过来,但却并非卓青阳所书,而是盖有礼部的官印,齐宁便知道这是卓青阳直接让人将礼部的邀请函送过来。

    齐宁从小瑶口中对京华书会有了大概的了解,知道这京华书会每年一度,日子是定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京中八大书院加上琼林女子书院,共是九大书院比斗文采,算得上是京城每年里文坛最大的盛事。

    只是历年以来,琼林书院虽然参加京华书会,却也只是一个陪衬而已,一直以来,真正的较量还是在八大书院之中,而且八大书院对京华书会极为重视。

    夺得魁首,非但名声大振,可以得到皇帝的御批,而且朝廷还能从中挑选英才入朝历练为官。

    齐宁对于琴棋书画的拼斗倒是兴趣不算很大,只是他和江随云前番立下了赌约,却要在书会之上兑现。

    齐宁当初声称没有翅膀亦可飞上天空,江随云立刻抓住把柄,与齐宁定下了赌约,而且故作大方,给齐宁留出两个月的时间,要在书院大赛一见高低。

    齐宁当时只以为所谓的书院大赛只是琼林书院内部比赛,此后才知道,所谓的书院大赛,便是九大书院参加的京华书会。

    京华书会文人墨客云集,参加书会之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江随云故意将日子定在那一天,明显是要让所有人当众看笑话。

    这一次的京华书会,将举办地设在了龙池书院。

    齐宁专门抽时间往小瑶那边去探望了一番,小瑶这阵子其实也一直都在准备书会,从小瑶口中齐宁得知,京城九大书院之中,这龙池书院的名气仅次于云山书院。

    云山书院乃是京城最大书院,早年的京华书会,云山书院连续夺冠,独占鳌头,从云山书院之中走出的官员也不在少数,不过龙池书院在前些年异军突起,连续夺了三年的桂冠,声名显赫,从龙池书院走出的官员,自成一派,与云山派的官员互相都是瞧不顺眼。

    按理来说,若是为了保证公平,京华书会该当轮流在九大书院举行,只是每年的京华书会,不但有九大书院的学子们参赛,而且还有不少从外地赶来的文人墨客观看大赛,书院太小,根本无法容纳那么多人,九大书院之中,也唯有云山书院和龙池书院有大片的场地能够容纳,所以一直以来,京华书会就在这两家书院轮流举行。

    各家书院参赛,力争桂冠自然是终极目标,毕竟一旦夺魁,按照历来的规矩,朝廷都会从中挑选数人下放官职历练,这也成了俗规,不过若是无法争夺桂冠,书院学子才情出众,能够在大赛之上惊艳四座,却也很有机会被朝廷看重并加以任用。

    这种情况虽然并不多见,但却并非没有发生过,从京华书会举行至今,亦有人虽然所属书院未能夺冠,但是自身发挥异常出色,因此被朝廷提拔任用。

    其实赶到京城前来观看赛事的文人墨客还真不在少数,因为举行的地点是在龙池书院,所以还没到正月十五,龙池书院附近的客栈便已经爆满,一到夜里,秦淮河上的生意也更加的火热起来,当真是繁荣娼盛。

    龙池书院附近的几条街以及秦淮河两岸,来来往往的都是各色才子,有的是住了好些天的,有的则是刚刚昼夜兼程赶到,不是地响起旧友相见的惊诧声,兄台贤弟,之乎者也,言谈必论诗句,笑语定评书画。

    正月十五说到就到,天刚蒙蒙亮,龙池书院周围的客栈就已经是灯火通明,从各地赶来的文人才子们早早地爬起身来,纷纷往龙池书院过去,在龙池书院的正门派队,这其中许多人都是观看过几届赛事的常客,对于这里的规矩了若指掌。

    龙池书院作为京城第二大书院,书院的规模确实不小,而且为了准备此次书会,龙池书院上上下下也着实下了一番大功夫,大赛会场设在了龙池书院的东院,这边地势开阔,面积甚大,容纳千八百人也不显得有多拥挤,四角各有一座假山,绕着院墙边上则是一圈竹子,景致倒也是不差。

    前来观战的许多人都知道,如果能够排在前面,及早进入书院之内,便能够占据一些有利的地方观看。

    齐宁事先已经和琼林书院那边说好,会直接到龙池书院汇合,等他到了龙池书院这边,书院正门已经打开,派对的文人士子们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往书院里面去,速度倒也不慢。

    看到前面排队的已经只有六七十号人,而且进入的速度很快,齐宁栓好马后,干脆也不直接进门,跟在队伍后面,到了书院门前,瞧见三人坐在一张长形桌子后面,桌边摆了一个大木箱子,看见前面排队的人进门之前,都是往那木箱子里丢一块银子,然后从桌边领过一张纸,不由奇怪,等轮到齐宁时,齐宁也不多看,正要直接进门,便听到一人叫道:“回来回来回来,干什么呢?懂不懂规矩?”

    “规矩?”齐宁往那木箱子里看了一眼,银光耀眼,都是碎银子,皱眉道:“你该不是说,进去要拿银子吧?”

    “胡说。”坐在桌边那人一瞪眼,“什么银子不银子,这是食座捐,你进书院,难道不要号牌?中午还要不要吃饭喝水?”伸手从边上那人手里结果一张四四方方的纸,上面写着六七九,向齐宁道:“这是号牌,你用是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