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一八章 淑女功
    顾清菡穿的本就是单薄异常,她身体敏感,此时齐宁呼吸呼出的热气往那要命的地方去,比之用手撩拨更让她难受,夹紧双腿,但此时却已经无法将齐宁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你还为他说话。”顾老太道:“我说句不中听的,以前齐景在世的时候,你哥当面求他带入从军,齐景理也不理。”随即恨恨道:“就说这么多年过去,你为齐家忙上忙下,齐家也不念你的好,不为你后半生想想,从来不提这事儿,我看齐家的人都是那样自私自利,那个小侯爷,也好不到哪里去。”

    齐宁听顾老太又扯到自己,一咬牙,脑袋微微动了动,那下巴就在顾清菡那饱满处微微摩擦了几下,顾清菡丰腴娇躯就如同触电一般,一阵酥软,却又是心惊胆战,一只手竟是伸过去,挡在那三角区上面,托起齐宁下巴,却又不敢太过动作,极其沮丧,也不好发作,只能道:“娘,你别说了,天都这么晚了,你......你先去歇着吧。”

    “一说这些,你就含糊其辞。”顾老太道:“不成,我明天就找到太夫人,好好和她说说这件事情,总不能让我女儿为他们齐家守一辈子寡。”

    齐宁下巴被顾清菡玉手托起,纤纤玉指泛着芳香,沁人心脾,齐宁忍不住在顾清菡掌心吻了吻,顾清菡无可奈何,俏脸绯红,脑中一片混乱,甚至都不知道该与顾老太怎么说下去。

    顾老太爱女心切,说到这里,便想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姑娘嫁到齐家之后,顾家不但没有因为这桩亲事鸡犬升天,反倒是自己的女儿嫁过来没多久就成了寡妇,这些年不但要孤枕独影,还要为锦衣侯府累死累活,越想心中越是觉得难受,对锦衣侯府便更是恼怒,她只以为是和自家女儿说悄悄话,也不顾忌,低声道:“涵儿,我虽然年纪大,可是脑子也不糊涂,今天在饭桌上,那个小侯爷每次看你,我就觉着不对劲......!”

    顾清菡托着齐宁下巴的手发软,渐渐垂落到腿窝子里,有气无力道:“什么不对劲,娘,你就是疑神疑鬼。”

    “老太婆就是疑神疑鬼了。”顾老太道:“涵儿,你说那个小侯爷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吧?”

    顾清菡和被窝里的齐宁心下都是一凛,都想这老太太的眼力真是刁毒,顾清菡脸上发烫,娇嗔道:“娘,你说什么呢,老糊涂了,这要是.....这要是被人听见,那还了得。”

    “娘就是在这里和你说说。”顾老太叹道:“我都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事儿没见过没听过,我听说那些达官贵族府上,总是出些古怪事儿。你三十岁不到,如花似玉,那小侯爷已经是长大成人,这一天天地在一起,我就是担心会出点什么事儿。”

    “不会......,小侯爷为人正派,不会......不会乱来。”顾清菡感觉齐宁环住自己腰肢的手臂微微动了动,害怕顾老太又要激怒齐宁,急忙道:“你别在背后说人家的不是,你以前不也教过我,背后论人是非,是要给自己带来祸害。”

    “不说是非,不也是给你带来祸害?”顾老太没好气地道:“你这孩子就是不知好歹,现在还为他说话。正派人?我敲那小侯爷鬼的很,不像什么正派人。”

    顾清菡几乎要哭出来,心想你这老太太能不能少说两句,你在这里多说一句,倒霉的可是你的女儿,果然顾老太这般说,顾清菡便已经感觉到齐宁一只手已经顺着自己的腰肢滑下去,竟是往自己丰满滚圆的摸过去。

    齐宁心里确实有些气恼,这顾老太看起来慈眉善目,谁知道这大半夜来,硬是往顾清菡脑子里灌输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不但要劝顾清菡改嫁,还连续不断编排自己不是,他一只手滑落下去,顾清菡腰肢纤细,往下摸过去,顾清菡葫芦般的身体轮廓便显出来,离开纤细腰肢,往下去摸向胯部,便突然宽大起来,下边的两瓣绵股竟然是异样的肥美圆硕,与那苗条纤细的腰肢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且两瓣绵股雪溜溜软弹弹,只在边缘稍微触碰一下,便有惊人的手感。

    顾清菡股间极绵,丰满腴腻,不止娇嫩,更兼有轻、软、紧、弹等特质,便如弹松的上等棉花,陷手之至,难有比拟。

    齐宁心下有些发颤,却还是探入到顾清菡屁股底下,两瓣肥美诱人绵股带来的触感,让齐宁瞬间感觉自己似乎要上天。

    顾清菡的臀儿比不得西门战鹰那般结实丰硕,可是却更为滚圆,手感更好。

    顾清菡动了动身子,想要移开,可是齐宁身体压在她双腿上,根本移不开位置,反倒是这样动弹一下,那绵股就如同在齐宁的手掌上来回滚了两下,齐宁趁机一把抓紧了顾清菡绵股蛋-子,只是一只手当然不可能拢住顾清菡丰满的臀。

    “涵儿,你怎么了?”见到顾清菡俏脸绯红,呼吸也急促起来,额头甚至渗出一丝丝香汗珠子,顾老太有些吃惊,便要凑近过来,顾清菡哪敢让顾老太靠近,急叫道:“娘,你不要过来......!”

    顾老太听她声音激动,顿时生疑,皱眉道:“怎么了?为何你声音这样古怪?”

    “我......!”顾清菡被齐宁抓着屁股蛋-子,甚至感觉齐宁还很有兴致地几下,咬牙切齿,可是她也知道,如果不是顾老太在这里论人是非,齐宁只怕也不敢这样,现在倒好,连屁股都被人抓在手里,这老太太要是还有什么过激之语,以齐宁目前的胆子,再要干出更出格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深吸一口气,道:“我在练功!”

    “练功?”顾老太一愣,“你练什么功?”

    顾清菡俏脸上潮红一片,娇媚无比,无奈道:“我在练......淑女功!”

    “淑女功?”顾老太一愣一愣,“你也没有练过武功啊,什么淑女功?”

    “娘,你.....你不懂,这是到了侯府,找人教我的,可以强身健体,而且在睡前练功,入睡能够香甜。”顾清菡道:“娘,要不你回去歇着吧,我真的困了,明儿一早,我就到你那里去,好好陪你,你要说一整天,我就陪你一整天。”

    顾老太见顾清菡神态妩媚,眼眸甚至有些迷离,光洁额头渗出香汗珠子,灯火之下,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连说话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皱起眉头,道:“这是什么功夫,瞧着就不对劲,涵儿,以后还是不要练了。”

    “我.....我知道!”感觉齐宁一根手指头似乎从自己的臀-沟划过,顾清菡全身酥软,软绵绵道:“娘,这功夫练起来,要.....要大半个时辰才能停下来,否则对身体不好,你.....你先去歇息,等我练完功就好,以后......以后不练了。”

    “和你说点正事,你就顾左右言他,三心二意。”顾老太有些不满道:“罢了,你不担心自己,我一个糟老婆子管这么多做什么。”从椅子上起身,顾清菡忙道:“娘,我在练功,就不送你了,你......你出去的时候,帮我把.....把门带上......!”

    顾老太摇了摇头,嘟囔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功夫......!”她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倒也不是很弱,无人搀扶也能走动,走出几步,回头见顾清菡正一脸通红看着自己,不由指了指顾清菡,没好气道:“你呀......!”缓缓离开了房子。

    顾老太出了房门,带上了房门,随即听到顾老太道:“你练完功,自己起来拴上门,晚上不闩门可不成。”

    “知道了,娘......!”顾清菡忙答应一声。

    很快,听到堂门也传来被带上的声音,隔了好一阵子,没听到动静,顾清菡倒不敢着急,许久之后,确定顾老太真的离开,这才长出一口气,只觉得心口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抬起手臂擦了擦自己额头的冷汗。

    忽地想到被子下的人,怒火中烧,竖起秀眉,二话不说,伸手一把将锦被掀开,只见到齐宁就像一个大蛤蟆一样趴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还环着自己腰肢,另一只手依然被自己坐在屁股底下,小混蛋依然抓着绵股上的一团腻肉,整个人一动不动。

    顾清菡又羞又恼,双臂环抱前,丰满两团挤在一起,冷冷瞅着齐宁,压低声音冷笑道:“锦衣候爷,你是不是今晚就想睡在这里?”

    齐宁这时候只觉得仿若身在云端,无论是鼻间吸入的少妇体香还是手掌上抓住的那团腻股,都是让人流连忘返,听得顾清菡声音,不禁道:“睡在这里也好,我是有点困了。”猛地意识到情况不对,霍然抬头,发现被子被掀开,顾清菡娇躯靠在床头,双臂环抱,正冷冷瞧着自己,那双素来如同秋水般迷人的眼眸子,此刻却满是冰冷之色。

    齐宁心下一紧,脑子却是转的飞快,竟是一脸严峻,一本正经问道:“三娘,老夫人走了没有?真是太危险了,幸亏我躲的及时,跑到床上来,要不然今晚可就麻烦了。”

    顾清菡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但依然冷着脸,只是死死盯着齐宁,也不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