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一五章 夜半藏身
    顾清菡惊骇之下,出声叫喊,齐宁却已经窜进来,顾清菡也来不及躲闪,被齐宁捂住了嘴,便要挣扎,听到齐宁声音,这才宽了心,可这也仅仅是一瞬之间,心内迅即更是吃惊起来,扭动身子,齐宁已经松开手。

    堂内并无点灯,可是齐宁视力极佳,此时却是看到,顾清菡胸前只有一条淡黄色的肚兜,边缘镶金丝,绣着几多牡丹花,下面是一条浅白色的亵裤,单薄清爽,外面便是批了一件淡蓝色的纱衣,显然是已经准备关门就寝。

    她刚刚沐浴过后,身上还散发着清香,少妇身上的体香与沐浴后的芬芳混杂在一起,让人心神悸动。

    没有了外衣遮掩,肚兜内的一双雪峰轻晃,失去承托的硕峰饱满如山,撑得肚兜高高鼓起,锁骨之下拉成一片斜平,丰腴的少妇人身上挂着两颗玉球,饱实处难以相接,微向两侧挺凸,两颗樱桃般的蒂儿向天昂起,不显丝毫下垂,反倒是挺翘诱人。

    顾清菡一脸恼怒,依稀看到齐宁正瞧着自己,脸颊微红,抬手紧了紧衣裳,挡住被撑起的肚兜,只是她身材凹凸起伏丰腴有致,即使挡住,却也难掩那惊心动魄的诱人轮廓,冷声道:“还不滚出去。”

    齐宁半夜三更跑到这里来,本是想着晚宴之时顾清菡可能气恼,所以过来道个歉,只是阴差阳错,却以这样一种方式突然窜进屋里,顾清菡本就只道齐宁对自己想入非非,听到他声音,第一念头就是这小子多喝两杯,吃了熊心豹子胆,闯到自己院里意欲不轨。

    齐宁此时也是尴尬异常,他知道顾清菡对自己的看法,这时候心里直叫苦,早知道是这个样子,打死也不会来这院子,有些狼狈,道:“三娘,你你误会了!”

    “别说了。”顾清菡眼圈微红,“你先出去,你要是要是胡来,我真喊人了!”

    齐宁知道自己越是多说,顾清菡越是气恼,只能明天早作解释,出了门,顾清菡正要关上门,却见齐宁如同兔子一样忽然退回到屋里,顾清菡吃了一惊,道:“你你要做什么?”

    “三娘,有人来了!”齐宁低声道:“正往这屋里来,我我先躲躲!”

    半夜三更,顾清菡这身打扮,若是被人瞧见齐宁在顾清菡屋里,就算什么事情没有,那也是说不清了。

    顾清菡有些怀疑,探出头去,竟果见到一个身影往这边来,心里疑惑,暗想丫鬟已经被自己支使出去,不到明天早上,不会有人敢来打扰,这半夜三更,怎地还会有人过来,仔细瞧了瞧,身影渐近,终于看清楚,失声道:“是我娘!”

    齐宁愣了一下,脸色大变,急得直跺脚,这顾老太虽然年事已高,但齐宁从老人家的面相就能看出来是个精明的老太太,他万没有想到这老太太竟然在这三更半夜往顾清菡院子里跑,还真是老当益壮。齐宁心里清楚,若是换做别人,就算真的看到什么,也未必敢说什么,可是顾老太可是顾清菡的母亲,要是被顾老太看到自己和顾清菡深更半夜共处一室,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顾清菡此时也是焦急万分,与齐宁所想一样,如果是府里的下人,自己一句话,下人也不敢进门,可是顾老太来了,那是万万挡不住,回过头,见齐宁还在后面找地方,跺脚道:“还不到房里藏起来。”

    顾清菡虽然出身富贵,但是平日里生活却很简单,在她屋里,并不乱七八糟摆放许多东西,显得干净简洁,这堂内摆设简单,只要扫一眼,堂内情景几乎都收在眼底,根本无处可藏。

    顾清菡焦急间,再往门外瞧过去,发现一名丫鬟已经扶着顾老太到了门前,见得顾老太步履蹒跚,只能上前去,嗔怪道:“娘,都大半夜了,你怎么还没有歇息?”

    “你怎么出来了?”顾老太倒想不到还没敲门顾清菡便出来,笑道:“你没睡就好,涵儿啊,娘实在睡不着,所以过来瞧瞧你是否睡下,有些事情非要和你说说才成。”

    “什么事情不能等明天。”顾清菡扶住顾老太,示意丫鬟先下去,她自然不能让丫鬟跟着进屋,这丫鬟是顾老太从江陵带过来,齐宁躲在屋里,顾老太年事已高,或许不会有所察觉,可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伶俐小丫头跟着进屋,谁敢保证这小丫鬟不会看出什么,更不敢保证她不会将瞧见的东西告诉顾老太,等那丫鬟退下,顾清菡才扶着缓慢往屋里去,一边走一边道:“你要是有急事,等不到明天,让人过来叫我一声,我过去就是。”

    “也没多远,我就是过来看看。”顾老太笑道:“快进屋,瞧瞧你这一身,可别冻着。”

    进了屋里,顾清菡有些紧张,四下里看了看,那顾老太却是精明得很,见顾清菡神色有异,奇道:“涵儿,你在找什么?”

    “啊?”顾清菡见不到齐宁身影,微宽下心,忙道:“没没什么,娘,你坐。”寻思齐宁肯定是进到房内躲起来,扶着顾老太要在堂内坐下,顾老太道:“你糊涂了?这大冷天,堂里没生炉子,我老太婆不打紧,你这一身,岂不要冻坏?”

    顾清菡心下紧张,但面上却还显得十分淡定,笑道:“娘,你看我这脑子,真是糊涂了,要不咱们进屋里去坐?”

    顾老太有些狐疑,点了一下头,顾清菡却没有急着扶顾老太进屋,道:“娘,你等一下,我房里没收拾,我先进去收拾一下!”

    “我是你娘,乱一些又有何妨?”顾老太道:“涵儿,我看你心神不宁,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顾清菡知道自己母亲颇为精明,尽量表现得淡定,笑道:“娘到京城来,我心里高兴,娘,我扶你进去。”扶着顾老太慢慢往屋里去,步子甚至比顾老太还慢,仓促之下,也不知道齐宁究竟有没有躲好,只想给齐宁多留一点时间。

    顾老太见此情状,愈发觉得古怪,但也只是以为顾清菡有什么心事,万没有想到顾清菡房里还有一个男人。

    进了屋内,顾老太四下瞧了瞧,才笑道:“你大小就喜欢干净,这里一尘不染是了,你穿这点衣裳,可别冻坏了,快到床上盖着,娘和你慢慢说话。”

    “娘,我还是穿上衣裳陪你坐着说话。”顾清菡微笑道,一双美眸却是四下里扫动,这屋里其实摆设也很简单,能藏人的地方,并无几处,初略扫过,见到房内一切如故,并无什么改变,心下疑惑,暗想那混小子究竟藏到哪里,目光扫过床榻,心想难不成齐宁竟是躲到了床底下。

    顾老太摇头道:“不用麻烦,你上坐着,你以前没有出阁的时候,最喜欢坐在床上和娘说话,难道忘记了?”

    顾清菡娇俏一笑,道:“当然没忘,我以前最喜欢坐在床上听娘给我说老人的事情。”

    顾老太轻轻拍了拍顾清菡玉手,顾清菡搬了椅子到床边,扶顾老太先坐下,这才撩起半边锦帐,另一边却还是遮着,她衣着单薄,天寒地冻,此时身上确实有些发凉,脱鞋上了床,心下暗暗祈祷,齐宁若果真躲在床下,此时近在咫尺,万不能发出动静来。

    丰腴娇躯坐到床上,床上香喷喷的锦被先前已经被丫鬟铺开,掀起被子,正要拉起盖好,猛地瞅见被子那边隆起一块,心下咯噔一沉,暗叫不好,顾老太却已经道:“涵儿,盖好被子,可别冻着。”

    顾清菡无可奈何,拉起被子盖在身上,想了一下,伸出一条往那边探了探,立刻碰到一个东西,热乎乎的,心中暗暗叫苦,这才知道,齐宁那混小子竟然是躲到床上。

    齐宁在堂内没找到躲藏的地方,眼见得顾老太已经进屋,只能跑到房内躲藏,可是怪就怪顾清菡屋里陈设太过简单,想要找个好地方躲藏并不容易,而且想要打开窗户从后面出去也是不成。

    上次齐宁半夜被毒蛇所袭,便考虑到顾清菡的安全,令人将顾清菡房内的窗户加了几道窗栓,所以要打开窗户,也要费些时间,根本来不及。

    本来也想过往床底下躲,可是门外传来顾老太声音,顾老太随时都会进来,齐宁只能瞧见被帐子围住的香榻,便也不多想,连鞋都没脱就钻进了被窝里,只希望顾清菡尽快将顾老太支走,哪成想半夜三更,顾老太竟然要留在这里和顾清菡叙话。

    听到顾老太声音就在床边,顾清菡也来,齐宁心知若被顾老太发现自己躲在顾清菡被窝里,老太太只怕当场就能背过气去,紧张无比,躲在被窝里动也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猛地感觉有东西碰过来,也不管是什么,两只手一把抱住,却是将顾清菡一条结实修长的抱住。

    “哎!”顾清菡被抱,条件反射轻叫一声,顾老太立刻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