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一五章 窗外的影子
    顾清菡冰雪聪明,瞬间明白过来,魂飞魄散,她自然已经知道是齐宁伸脚将自己一条腿勾过去,便要收回来,便觉得腿上一紧,一条结实的已经被齐宁双腿夹住。

    她又惊又怒,想不到齐宁尽然如此胆大包天,可是顾老太和顾文章都在桌上,自然不能让这两人瞧出破绽,勉强定住心神,只是那顾老太虽然年事已高,却是个精明的老妇人,见到顾清菡神色有异,便知道事情不对劲,可是万想不到桌底下另有玄机,只以为顾清菡是对顾文章有意见,瞧向顾文章,道:“章儿,你一路上都没有好好休息,赶紧吃完,好早些歇下。”

    顾文章哪里知道这片刻间发生的事情,摆手笑道:“娘,我和小侯爷正在谈大事,你累了,让妹子陪你早些去歇息,我要和小侯爷不醉不归。”

    齐宁双腿夹住顾清菡那条美腿,虽然隔着衣物,却依然觉得浑圆结实,感觉到顾清菡用力想要抽出去,只是顾清菡的气力又如何能够与齐宁相提并论,被齐宁紧紧夹住,根本无法挣脱。

    “三娘,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齐宁故意看了顾清菡一眼,装模做样道:“要不你先陪老夫人去休息?”

    顾清菡又羞又恼,却又担心被顾老太看出端倪,淡淡道:“你说你们的,不用管我。反正你们要说什么,我也管不了,但事情不要做得太过分。”

    “太过分?”齐宁感受着顾清菡美腿那种结实的紧绷感,含笑问道:“三娘觉得哪些事情过分,不可以做?”

    “你心里有数。”顾清菡咬牙切齿,却又偏偏不能表现出来,几次想将腿抽出来,却感觉每次动一下,齐宁夹得更紧,又是羞恼又是无奈:“反正做错了事情,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顾文章却拍着胸脯道:“妹子,你放心,小侯爷年纪轻,就算做了些错事,那也无妨,我在旁边提醒,小侯爷总是能改过来的,年轻人哪有不犯错的。”

    “没你什么事。”顾清菡秀眉一紧,没好气道:“你给我住口。”

    顾文章愣了一下,不想自己随口一句话,顾清菡竟是发这么大的火,心想这女人心海底针,真是难以理喻,干脆不去理她,向齐宁笑道:“小侯爷,你说我刚才的提议如何?”

    “舅父说的极是。”齐宁点头道:“年轻人犯错,倒也不是不可原谅,其实最重要的是,如果是别人先做错了事情,年轻人很容易就会一错再错,到最后你错我也错,错的稀里糊涂,已经分不清谁对谁错,也许本就无错,也本就无对。”

    顾文章呆了一下,齐宁这番话让他脑子有些懵,一时间有些理解不了,但自己作为长辈,当然不能表现的听不明白,虽然根本没有理清齐宁所言到底是什么意思,却还是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就是这个意思。”

    顾清菡却是听得明明白白,自然知道齐宁话中意思,实在忍不住狠狠瞪了齐宁一眼,忽地想到什么,另一条腿在桌下探出,找准了齐宁的一直脚面,忽地用力狠狠踩了下去,齐宁不禁“啊”叫了一声,顾老太和顾文章都是一怔,都瞧着齐宁。

    “小侯爷,你怎么了?”顾文章忙问道。

    齐宁忙道:“没什么,就是想到一件事儿。”

    “哦?”顾文章来了兴趣,“是带兵打仗的事情吗?”

    “不是。”齐宁摇头道:“就昨天晚上,睡得正香,半夜忽然被一只蜜蜂蜇了一下。”

    “蜜蜂?”顾文章一呆,“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蜜蜂?”

    齐宁叹道:“我也不知道,那蜜蜂也奇怪得很,我被蛰醒之后,就爬起来抓蜜蜂,想着将它抓住,狠狠教训一番,那蜜蜂在房里飞来飞去,房里都是那蜜蜂散发出来的香味。”

    “香味?”顾文章不由抓了抓脑门子,“那是什么蜜蜂?还带香味?”

    齐宁摇头道:“我也搞不清楚,不过香味很浓,到现在我房里的香味还没散去,蜜蜂尾后针,确实厉害。”

    顾文章啧啧称奇道:“这倒是古怪,我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过散发香味的蜜蜂,这京城果然与众不同,大冬天,还有蜜蜂半夜蜇人。”

    顾清菡唇边泛笑,道:“京城古怪的事情多得很,你待久了,还有很多古怪的事情。”又在齐宁脚面上狠狠踩了一下,齐宁虽然夹着顾清菡大腿,却也不敢轻易乱动,以免被顾老太发现,忍着脚面疼痛,微微扯了一下嘴,顾清菡却已经问道:“侯爷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找大夫来瞧瞧?”

    她一副关心之色,惟妙惟肖。

    齐宁只能摇头道:“没事,可能多喝了两杯,嗓子有些不舒服。”

    “凡事适可而止,否则总会自讨苦吃的。”顾清菡一语双关道。

    顾老太忙道:“涵儿,怎地和侯爷这么说话。”她只以为顾清菡一直是以长辈自居,心想齐宁虽然辈分低一些,但如今已经是锦衣候,身份尊贵,顾清菡说话却也要注意一些。

    齐宁见顾清菡眉宇间有一丝恼意,心知上次刚刚踩过线,这次也不能太过分,脾气再好的女人,总也不能忍受再三的调戏,腿上微松了一下,顾清菡立时察觉,迅速抽出去。

    她瞥了齐宁一眼,起身来,扶住顾老太道:“娘,我先带你去休息,他们这样喝下去,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顾老太年纪毕竟大了,一路颠簸,也确实劳累,当下和顾清菡离开了小厅。

    见顾清菡离开的时候看也不看自己一眼,齐宁心想她只怕是真的生气了,顾文章此时却尚有兴致,拉着齐宁好一番吹嘘,无非是自己自幼酷爱行军布阵,而且看了许多兵书,若是有机会进入黑鳞营,必能帮助齐宁练出精兵云云。

    重建黑鳞营,齐宁心内自然有一番计划,顾文章说了半天,齐宁也只是偶尔点头,并不多言。

    等到顾文章醉态可鞠,齐宁令人将顾文章扶下去之后,却已经是快到了半夜时分。

    齐宁出了暖厅,一阵风吹来,凉意之下,顿时便清醒了几分,忽地想到顾清菡离开之时的态度,暗想自己今夜是不是又过火了一些,不知不觉竟是走到顾清菡院外,想了一下,终是进到院子,轻敲了敲顾清菡屋门。

    却不听有人答应,只见到侧房内还点着灯火,有些奇怪,走到窗下,本想敲一下窗户,犹豫一下,见到两扇窗户之间有一条细细的缝隙,有听到屋内传来水声响动,不由凑到缝隙往里面瞧了一眼,只这一眼,齐宁心跳顿时加速。

    却原来是顾清菡正在屋内沐浴,水汽腾腾之间,竟是瞧见顾清菡那白嫩嫩的娇躯若隐若现,虽然并没有看得太清楚,齐宁却立刻收回眼睛,闪身靠到窗边的墙壁上,只觉得心依然跳得厉害。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是他却已经透过这短短的一眼,自那若隐若现的轮廓之中,判断出顾清菡身材的火爆与性感。

    他深吸一口气,知道偶尔调戏一下顾清菡或许无伤大雅,可是若真要偷窥顾清菡沐浴,那就有些下作了,只是今夜陪着顾文章饮了不少酒,陡然瞥见顾清菡若隐若现的雪白丰腴娇躯,还是让齐宁感觉呼吸有些急促,他等了片刻,顺了顺气息,正准备悄无声息离开,却听得“嘎吱”一声响,屋门打开,齐宁顿时不敢动单,身体紧紧贴住墙壁,已是半夜,四下里昏黑一片,若不细看,实难被人发现。

    很快,就见到两名丫鬟先后出来,各拎着一只水桶,齐宁知道那是顾清菡沐浴之后的剩水,后面那名丫鬟出来之后,顺手带上了门,两人都是没有注意到贴墙的齐宁,拎着水桶出了院子。

    齐宁松了口气,等那两名丫鬟走的远了,这才轻手轻脚经过屋门,正要悄无声息出院子,走到屋门前,禁不住往那屋门瞧了一眼,随即面色大变,却只见到本来被丫鬟带上的屋门,此时竟然微微打开了一些,一个人影正站在门缝后面。

    他呆了一下,那屋内之人也是呆了一下,随即“啊”地叫了一声,齐宁大吃一惊,心想这时候要是惹了人来,半夜三更自己跑到这里,实在是说不清楚,身体一闪,已经到了门前,什么也顾不得,窜入屋内,伸手便去捂住那人嘴巴,急道:“三娘,别叫,是我。”

    那人当然就是顾清菡。

    顾清菡不似一般贵妇人,休息时候,会在屋里安排两个丫鬟陪房,随时伺候,她习惯一个人,所以沐浴过后,两名丫鬟拎着水桶离开,她穿上了轻纱衣裳,也正准备歇息,出来是想将屋门拴上,谁曾想还没关上门,就看到屋子外面有个影子,而且分明是个男人的影子。

    顾清菡在锦衣侯府的地位不言而喻,而她的院子,除了齐宁,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敢靠近。

    半夜三更,一个男人的影子出现在门前,你又让顾清菡如何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