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零七章 大铁锤
    齐宁悠悠醒转之时,立马坐起身来,左右看了看,却发现自己竟是躺在锦衣侯府自己的床榻上,身上竟然还盖着棉被,桌上的油灯早已经熄灭,而那面本来打开的窗户,此时也已经被带上。

    齐宁皱起眉头,想到什么,扭身掀开枕头,发现剑图完好无损就在枕头下面,缓缓放下枕头,抬手摸了摸脑门子,昨夜与白衣人的遭遇清晰无比,甚至自己最后是因何昏厥都是一清二楚,难道那一切只是在做梦?

    他双手捧在嘴边,哈了两口气,一股血腥味道冲入鼻孔,正是那白蟒之血,这时候确定,昨夜所发生的一切并非做梦,是确有其事。

    他掀开被子瞧了瞧自己身上衣衫,还是昨晚那身,微一沉吟,明白过来,想是自己昨夜昏迷之后,被白衣人送了回来。

    胸口那种灼烧感倒是荡然无存,齐宁运了一下内力,和平日也并无差别,体内真气的增长和削弱,齐宁如今到已经能够感受出来,感觉内力并无削弱,也并无增强,他有些疑惑,昨晚白衣人来回反复调动内力,也不知道她究竟想搞什么鬼。

    好在内力并无削弱,齐宁倒是微宽了心。

    他双臂枕在脑下,却是满腹疑问,心想那白衣人对大楚皇宫如此熟悉,这当然不是普通人,而且白衣人肌肤水嫩,容颜绝美,气质飘逸脱俗,一看就不是凡夫俗子,此人难不成与大楚皇族有什么牵连?

    莫说是普通人,便是朝廷里的王公贵族达官显贵,也不可能对皇宫那般熟悉。

    那人饮下白蟒之血,却又是何故?

    想到白衣人莫名其妙说出的那段话,齐宁到现在也还是清晰记得,却不知其中究竟是何意思。

    寻思之间,竟是迷迷糊糊睡着,等再醒来之时,早已经是日上三竿,起身招人过来洗嗽一番,韩寿已经过来禀道:“侯爷,卓先生派人过来问侯爷什么时候有空,抽时间去琼林书院一趟。”

    齐宁心想这阵子忙昏了头,差点忘记书院那头,自己如今是琼林书院礼聘的先生,也答应卓青阳有时间就过去说教一番,上次过后,已经很有些日子没有过去照面。

    当下脑中便想起小瑶清秀面孔,心里竟有些担心。

    苏紫萱在琼林书院一张自己的出身,气焰嚣张,自己上次当众狠狠教训了一番那个刁蛮大小姐,也不知道苏紫萱是否怀恨在心,趁自己不在,将怒火都发泄在小瑶身上。

    他心里牵挂起来,也就不耽搁,吃了早饭,径自往琼林书院去,进了书院,先到那竹屋之中见到了卓青阳。

    这一次前来,卓青阳的态度热情许多,齐宁还担心自己在演武场当众折辱了卓青阳的弟子江随云,卓青阳会不会心生不满,自始至终却没听到卓青阳谈起江随云一个字,而且态度温和,这才宽心。

    随后到了琼林居那处精舍,书院的姑娘们都已经在等候,对于齐宁的到来,大部分姑娘还是显得十分的欢喜,齐宁进到书堂之内扫了一眼,瞧向角落处,想看看小瑶,却只见到那里空空如也,小瑶竟是不在书堂之内。

    他皱起眉头,立时去看苏紫萱,却发现连苏紫萱也已经不在。

    “怎么有人没有过来?”齐宁咳嗽两声,背负双手问道:“苏紫萱去了哪里?还有,小瑶怎么也不在?”

    一名长相清秀的姑娘立刻道:“齐先生,小瑶已经好久没有到书院来,好像家里有事情,紫萱......紫萱她方才还在书院,不知道去了哪里。”

    齐宁被琼林书院礼聘,书院上下自然早已经知晓,所以称呼齐宁为先生。

    齐宁听这姑娘一说,有些诧异,心里却也明白,苏紫萱避而不见,显然是不想见到自己,或许是因为害怕,更或许是因为反感,反正齐宁也不想看到苏大小姐那副嘴脸。

    可是小瑶竟然不在,这让齐宁大感意外,心想小瑶和她母亲相依为命,家中有事,难不成是她母亲有什么状况?想了一下,才问道:“哪位同学知道小瑶家里出了何事?”

    姑娘们面面相觑,大部分人没有说话,唯有少数几个人低着头。

    齐宁一瞧就明白状况,指着其中一人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那姑娘旁边同伴扯了扯她衣襟,又指了指正向书堂外面走去的齐宁,那姑娘一怔,但还是起身来,出了书堂。

    到了院内,齐宁回头见那姑娘有些紧张,温言道:“你不用紧张,我就是问问你小瑶的状况。”

    姑娘低着头,轻“嗯”了一声。

    “小瑶有多久没来?”

    姑娘犹豫一下,才道:“上次先生离开之后的第二天,小瑶就没有再到书院来,听说先生派人.....派人去找过,也没什么消息。”

    齐宁一怔,皱眉道:“第二天就没有来?是苏紫萱从中作梗?”那时间十分敏感,齐宁瞬间就想到可能是苏紫萱从中作梗。

    姑娘忙道:“我......我不知道。”显得十分紧张。

    齐宁神情冷峻,问道:“那你可知道小瑶住在哪里?”

    姑娘摇了摇头,见齐宁目光锐利盯着自己,忐忑不安道:“我不知道,不过.....不过有别人知道。”

    齐宁道:“你去打听一下小瑶的住处,我在这里等你。”

    姑娘不敢耽搁,急忙回去书堂询问。

    齐宁心中只觉得小瑶没能到书院来,与苏紫萱绝对脱不了干系,想到苏紫萱很可能是因为自己才迁怒于小瑶,顿时对小瑶心生一丝歉意,这时候也没有心思给学生们讲课,亦没有时间去找苏紫萱问个明白,只想先找到小瑶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那姑娘片刻就过来,告诉了小瑶住处,齐宁道:“待会儿你和卓先生说一下,我有急事先走,回头再过来。”也没时间去和卓青阳招呼,径自离开书院,往小瑶住处去。

    小瑶住在清水巷子,说是离书院不算太远,不过齐宁对清水巷子究竟在何处并不知晓,沿途打听,倒也是一路找到清水巷子口。

    建邺京城虽然是座古城,但已经扩建不少,总体来讲,还是延续了等级传统的格局差别,皇城居于城中偏南,近皇宫附近都是些官办衙门,朝中重臣所在,锦衣侯府便是在皇宫东边,距离皇宫不远。

    无论是天子还是重臣,不管他们爱不爱百姓,却都离不开百姓爱的供养,所依一座古都,自然还是少不了数目庞大的贫贱百姓。

    京城北边主要是商家云集之地,坊中有巷,京城北门属于京城的正门,每日里人流量最多,所以北城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帝都的脸面,一进城来,街道宽敞,商铺林立,便给人一种繁花似锦之像。

    北城居住的多是家资殷实但地位普通的商人以及有手艺的匠工之家,真正贫瘠的百姓,大都是聚集在西城。

    琼林书院地处东城,而清水巷也是在东城。

    东城的情况最为复杂,既有朝中官员的府邸,亦有诸多书院,文人会馆以及歌伎乐坊也大都分布在东城。

    北城最为热闹繁华,而东城包罗万象,各色人等都融在其中。

    清水巷子是东城上百条巷子之一,巷内倒也有零散几家店铺,不过远及不上北城热闹,而且生意看上去也都很是清淡。

    齐宁在巷内找人打听了小瑶所住的屋子,倒也是容易打听出来,得知是巷子最深处的一家,骑马往巷内深处过去,忽瞧见前面有十来个人正堵在巷内,探头探脑往里面瞅,更有人小声议论着什么,翻身下马来,牵马上前去,听到马蹄声,有人回头看了一眼,见齐宁锦衣玉带,还牵着一匹高头大马,知道不是一般人,不由扯了扯边上人,示意让开道路。

    齐宁往前瞧过去,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两三个人站在一间屋子门前,一人手中拿着一只铁锤,论起来正往门前的一张木桌砸下去,几锤子下去,那张桌子已经是支离破碎。

    清水巷子两边大都是一门两间的房舍,都不算很宽敞,开门一间是正堂,边上一间是房间,只开着一扇窗户。

    齐宁有些奇怪,见众人虽然在看热闹,却并无人敢靠近,那边几人都是人高马大,气焰凶狠。

    “前面出了什么事?”齐宁客气询问边上一名年过半百老人,“怎么大白天在这里砸东西?”

    那老汉摆摆手,低声道:“这位公子,别管闲事,不能过去,是要债的,三天两头就过来......,哎,孤儿寡母,就是可怜。”

    “孤儿寡母?”齐宁心下一凛,“那户人家是不是小瑶家?”

    “小瑶?”老人道:“不错,那姑娘好像是叫小瑶,怎么,公子认识?”他还没说完,却见到齐宁已经翻身上马,一抖马缰绳,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只瞬间就已经到了那间屋前,声音冷厉:“谁想死,尽管砸下去!”

    他骏马冲过来之时,已经引起那三人注意,都是瞧过来,手拿大铁锤之人也是停了手,见到一名少年公子骑在马上,厉声呵斥,先是一怔,随即却都笑起来,竟似乎根本不在意齐宁锦衣玉带样子,一人上前来,笑道:“怎么,是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人一张马脸,要演反派都不必化妆,定然是本色演出,另两人一高一胖,高个子的手里抡着大铁锤,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茬。

    -------------------------------------------------------------------------

    ps:感谢锦衣盟主阿毛574老兄弟再次破费,感激不尽,感谢秋日采薇、猛禽出动、爱知源、凉梦o、葱花27、布衣一路有泥百度、美妙的旋律0诸位兄弟的破费,感谢投下月票的兄弟姐妹们,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