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零五章 氤氲隐龙
    齐宁迷迷糊糊之中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又感觉自己宛若身在云端。

    浑身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却感觉耳边风声呼呼,自己的身体竟真的在动,眼角余光瞥见身边一个白色的影子,自己却是全身都无法动弹。

    齐宁心下大惊,此时倒也已经发现,自己全身裹着一条毛毯,毛毯提在白衣人手中,白衣人宛若一片白云在飘荡。

    他不知道此时身处何处,亦不曾想到这白衣人武功竟然如此了得。

    “喂.......!”齐宁不知自己是否能说话,开口叫了一声,“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害我?”

    确定自己依然可以说话,齐宁这才微微宽心。

    那白衣人并不理会,四下里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儿,齐宁感觉白衣人停下脚步,随即手腕一翻,已经将齐宁直立起来,随即扯开那毛毯,右手食指连点数下,并无碰到齐宁身体,可是齐宁却清晰地感觉到数道劲气打进自己的几处道之中,正自吃惊,却忽地感觉本来有些僵硬的身体一阵轻松,肌肉顿时都松弛下来,却已经能够动弹。

    白衣人背负双手,带着淡淡笑容凝视着齐宁,齐宁心里本来窝火,可是看到此人面若春风般的笑,竟是发不出火来,只能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白衣人并不说话,目光移开,齐宁顺他目光瞧过去,脸色骤变,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竟是站在一处屋顶之上,脚下是琉璃瓦,居高临下望过去,只见到灯火辉煌,宛若繁星灿灿,灯火之中,屋瓦金光灿灿,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四周的宫殿楼阁竟然是看得异常清楚,甚至能够俯瞰一队队身着甲胄的兵士正在巡逻。

    齐宁脸色骇然,猛然间明白过来,失声道:“这......这里是皇宫?你......你带我进了皇宫?”

    这一惊可说是非同小可。

    如果说此人能够悄无声息进入自己的房间已经算很了不得,那么带着自己竟然跑到皇宫内苑来,那简直是耸人听闻了。

    子时已过,深更半夜,皇宫之内倒也寂静,宫中的守卫虽然巡逻严紧,可是谁又会抬头向宫殿屋顶去看,白衣人居高临下俯瞰,却是没有任何人发现。

    高处不胜寒,齐宁衣裳单薄,站在高处,寒风一吹,他身体虽好,却也是感觉浑身发冷,虽然知晓这白衣人似乎是个哑巴,并不会说话,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带我到皇宫来做什么?”

    白衣人扭头看了齐宁一眼,浅浅一笑,忽地伸手抓住齐宁手臂,齐宁本想挣脱,可是见得白衣人脸上并无恶意,而且那双眼眸如同水波般清澈,微一犹豫,已经感到身体轻飘飘而起,竟是被白衣人带了起来。

    齐宁对这个世界已经颇为了解,心知那些本来存在于传说中的高深武学在这个时代确实存在。

    他当然也知道,这个世界,有一身卓绝轻功的高手也是大有人在。

    可是这白衣人亮出轻功来,却还是让他吃惊不小,他相信有些顶尖的轻功高手或许真的可以在楼阁殿宇之中飘荡自如,可是白衣人一手拉着自己,依然能够如同白色的云朵一般飘荡起来,其轻功当真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

    白衣人足下在琉璃瓦上轻点,却没有一丝声响,每次点出,都能够飞出数丈之远,宛若神仙一般。

    风声呼呼,白衣人在皇宫的殿宇之间轻盈如云,穿过数道宫殿,齐宁实在不知道这白衣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这白衣人速度极快,齐宁甚至来不及观察四周的夜景,忽地心下一惊,暗想此人深更半夜潜入皇宫深苑,该不是想要对隆泰小皇帝不利吧?

    他心里正自寻思,猛地却觉得身体一沉,低头一看,白衣人竟然已经从一道高墙飘然落下,那高墙有数丈之高,换作普通人,若是陡然跳下,不死也要残废,可是这白衣人手拉一人,竟是轻飘飘地落下,白衣人固然安然无恙,齐宁亦是没有丝毫受伤。

    忽觉得凉风拂体,隐隐听到水声响起,冬夜之中,竟是闻到了一股子淡香味道。

    齐宁心下疑惑,白衣人已经松开手,步伐轻盈往前行,齐宁犹豫了一下,终是跟在后面,白衣人的速度看上去并不快,可是齐宁跟在他身后,无论怎么加快步子,始终和那白衣人差着一段距离。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此刻正穿行在一片竹林之中,方才闻到的淡香味道,似乎就是从竹林散发出去,这深宫内苑之中,竟是给人一种山林野外之感。

    越往前行,只见得乔松修竹,苍翠蔽天,层峦奇柚,静窈萦深。

    齐宁暗暗称奇,隐隐知道这里应该不是正宫殿,很可能是御花园一类的地方,建邺京城本就庞大无比,座落其中的皇城亦是宫宇重重,只怕连久居皇宫之内的人也无法洞悉皇宫之内的每一个角落。

    他心下奇怪,这白衣人似乎对皇宫十分熟悉,实在不知此人到底是何来历。

    跟在那白衣人身后,只觉得那白衣人宛若一片白云,飘逸如仙,尚未穿过竹林,先前听到的水声便越加清晰起来,等走出竹林,前面顿时开阔起来,迎面不远处出现一座十几丈高的假山,一道片练也似的银瀑从上面倾泻而下,注入下面的一处池塘里,池塘的底部应该是另有泄水通道,所以瀑布虽然注水其中,池塘却并不溢满。

    这处池塘呈椭圆形,面积不小,池塘上面,飘荡着一层氤氲雾气,如梦似幻,站在池塘边上,甚至让人忘记如今正是凛冬时节,从那池塘之中,似乎向外弥漫着温暖气息。

    白衣人背负双手站在池边,与那氤氲雾气似乎融为一体,此时再看去,雾气如梦,白衣如幻。

    白衣人扭过头来,瞧了齐宁一眼,唇边依然带着浅笑。

    “兄.....兄台,你到底想干什么?”齐宁不仅靠近一些,满腹疑云,“你大半夜带我跑到皇宫来,该不会只是为了看看这池塘吧?”

    白衣人笑意更浓,竟是微微点头。

    齐宁额头冒冷汗,苦笑道:“你要看池塘,天下间比这里更漂亮的池塘多得是,你冒这么大的险,只为看这池塘,实在是不值。”左右瞧了瞧,好在这里并没有护卫巡逻,叹道:“我知道你武功很高,可这里是大楚的皇宫,高手如云,一旦被人发现你擅闯皇宫,你可知道后果?双拳难敌四手,你武功再高,还真的以为能够逃出去?”

    白衣人忽地仰起脖子,笑的更是欢愉,可是并不发出声音。

    “艺高人胆大,我服你。”齐宁竖起大拇指,平心而论,他对这白衣人的武功固然是钦佩异常,但此人的胆识更是让齐宁钦佩,试问这天下间,有几人敢擅闯皇宫内苑?齐宁摇摇头,苦笑道:“可是你要进来看池塘,也没必要带我进来吧?你不知道我的喜好,其实我对这些根本没有什么兴趣,而且......哎,白兄,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上次对你不错,你真的没必要连累我,你武功这么高,真要被人发现,搞不好还真能跑掉,我呢?”

    白衣人不骄不躁,背负双手,含笑饶有兴趣地看着齐宁。

    “算了算了。”齐宁发现自己说了老半天,白衣人哼也没哼一声,就像看自己演独角戏一般,干脆一屁股在池塘边坐下,“你老兄尽管看,看够了送我回去。”

    白衣人这才扭过头,看向池塘。

    池塘上面被氤氲雾气所笼罩,齐宁目力再好,也只看到池塘边缘的潭水,池塘中间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齐宁一时间根本看不出来。

    却忽然见到白衣人身影一晃,还没等齐宁看明白,白衣人飘逸如仙的身形竟然已经飞进到氤氲雾气之中,瞬间就被雾气所吞没。

    齐宁一愣,瀑布砸在池塘的水响声,也让齐宁无法听出白衣人的动静,他皱起眉头,愈发觉得这白衣人的行径着实古怪。

    好在此人的目标似乎真的只是皇宫之中的这处池塘,并非是要对小皇帝不利,这让齐宁多少宽心。

    他固然不希望小皇帝受到伤害,但却也是为自身着想,如果白衣人真是带着自己过来行刺小皇帝,自己一旦被人发现,只怕要被误认是刺客的同党,锦衣侯府必将面临灭顶之灾。

    忽然之间,却见迎面一片水花从雾气之中飞溅过来,齐宁皱起眉头,正要躲开,便在一瞬间,却见从那雾气之中有一活物往自己这边逼近过来,虽然色泽洁白,但明显不是白衣人,齐宁吃了一惊,二话不说,向后一个后翻,从池塘边翻开,再抬头时,只见一条白色巨蟒从雾气之中探出了半截身子,蟒头竟然有成人两个拳头大小,口吐蛇信,露出了锋利的牙齿,恐怖至极。

    齐宁半跪在地上,一时间呆住,他万没有想到,这池塘之内,竟然藏着一条白色巨蟒。

    -----------------------------------------------------------------------------------

    ps:感谢弧线的摇篮兄弟舵主捧场,感谢风中求静dyd、迷啊糊兄弟的破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