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零四章 白影如魅
    丫鬟在旁边睁大眼睛,只觉得侯爷和三夫人说话就是有水平,两人都只各自落下了一颗子,就说什么进攻防守,三夫人更说防守固若金汤,可是怎么看也瞧不出如何固若金汤了。

    顾清菡随手又放下了一颗白子,齐宁紧贴在旁边也跟了一颗,依然含笑道:“固若金汤?三娘,你可听说普天之下有攻不破的城池?”一手托着下巴,却是盯着棋盘:“这天下就没有攻不破的城池,就看攻城的人决心如何,只要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哪怕是铜墙铁壁,也终会有破绽。”

    “不可能。”顾清菡有些气恼道:“攻城的人决心再强,可是守城的人只要下定必死之心,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咬着红唇,瞟了齐宁一眼:“反正我......我一定是死守城池,决不让你靠近过来。”

    齐宁却是淡定自若,悠然道:“三娘,你已经出现破绽了,洞门大开,我不想进去也不成了。”说完,一颗黑子便要按下去。

    顾清菡瞅了一眼棋盘,这才发现自己和齐宁说话之间,齐宁竟然已经四子斜线,自己落下的棋子却因为心神不宁而乱成一团,此时齐宁无论在哪一端放下棋子,都是轻松取胜,眼见得齐宁黑子要放下来,心下一急,竟是双手捂住棋盘,急道:“不行不行,这.....这不算......!”

    齐宁眨了眨眼睛,笑眯眯道:“怎么不算?我可没耍赖,步步为营,你要输了,便要耍赖不成?”

    顾清菡脸颊发烫,扒拉两下,将棋子打乱,这才道:“我顾着和你说话,所以......反正不算,再来一局。”

    “三娘,你说你防守固若金汤,可是我几句话一说,你就方寸大乱。”齐宁盯着那张白里透红的俏媚脸蛋:“这幸亏只是下棋,万一是别的事情,你岂不是束手就擒?”

    顾清菡狠狠瞪了齐宁一眼,道:“我什么时候束手就擒,我.......!”斜睨了边上丫鬟一眼,微微缓和一下情绪,才道:“我就是一不小心,才被你趁了一次空子,可是我反应及时,并没有被你取胜。有了一次教训,就知道你的心思,加倍小心,多加提防,自然就不会有问题。”

    “三娘如此自信?”

    “不信可以试一试。”顾清菡冷哼一声,已经清理好棋盘,重新放下了一颗白子,抬头挑衅般看着齐宁。

    齐宁嘿嘿一笑,活动了一下双臂,道:“三娘,咱们可说明白,你失误一次,我没有一攻到底,可是也仅能反悔这一次,有第二次机会,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到时候可别又像现在一样耍赖反悔。”

    顾清菡洁白的贝齿咬着丰润红唇,抬手撩了腮边一绺秀发,全神贯注地盯着棋盘,专心致志下起棋来。

    顾清菡本来就善于下棋,对五子棋也是十分熟悉,认真起来,还真是不好对付,两人你来我往,互相之间都没有给对方机会,无论是齐宁还是顾清菡,都是聪明机敏之辈,一旦全神贯注,互相之间都还真难找到对方的破绽。

    片刻之后,棋盘上密密麻麻布满了棋子,黑白相间,交织如网。

    “三娘的棋艺果然了得。”齐宁忍不住赞叹道。

    顾清菡这才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唇边带着笑意:“怎么样?我就说我的防守是铜墙铁壁,你绝没有机会的。”

    “那倒不见得。”齐宁托着下巴,盯着棋盘道:“三娘,你看这黑白两子互相交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暂时还没有分出胜负,可是已经连在一起,分也分不开了。”瞅了顾清菡那迷人的面庞一眼:“只要连在一起,机会迟早都能出现,就看耐心足不足了。”

    顾清菡蹙起秀眉,俏脸上满是烦恼之色,忽地站起身,有些恼怒道:“不下了。”

    丫鬟有些奇怪,暗想三夫人今天的情绪真是古怪,不是和小侯爷说得好好的,怎地突然就发恼了?而且三夫人平日里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很少发脾气,更不曾见她对小侯爷发过脾气,今天的情形似乎有些不对劲。

    齐宁不急不躁,笑道:“三娘是认输了吗?”

    “我什么时候输了?”顾清菡没好气道:“没输没赢,最多也就是个平手,反正也不会让你占到什么便宜。”

    “三娘如果现在离开,就等若是将棋局交到了我的手中。”齐宁握着一枚黑子,悠闲自得:“这整盘棋局为我所控制,我想怎么下就怎么下,必胜无疑。”

    “你......!”顾清菡气道:“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反正......我不管了......!”一跺脚,气呼呼地扭着腰肢离开,丫鬟见状,急忙跟了过去。

    齐宁看着顾清菡摇曳生姿的丰腴身影,嘴角含笑,自言自语道:“你的耐心终究是及不上我。”扫了一眼棋盘,按下黑子,笑道:“我赢了!”

    一天下来,齐宁倒也有些疲乏,晚上用过饭之后,回到自己的屋内,将剑图拿出来又看了一遍,这些剑图的招式他都记在心中,每过一遍,便牢记一分。

    迷迷糊糊之中,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地感觉身上有些寒冷,睁开眼睛来,屋内的油灯还亮着,只是窗户竟不知什么时候打开。

    齐宁一怔,皱起眉头,立马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每次进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好门窗,如果没记错的话,窗户已经关死,绝不可能自己打开,可是此刻那窗户明显是敞开着,冬夜寒冷,一阵阵冷风从窗外往屋内灌入,也难怪自己深更半夜被冻醒。

    猛然之间,齐宁身体一震,霍然扭头,却瞧见不远处的椅子上竟然坐着一个人,大吃一惊,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一团白影十分显眼,齐宁方才迷迷糊糊也没看清楚,此时瞥见,只觉得那团白影如同鬼魅一般,可齐宁知道那绝对不会是鬼。

    他心中暗骂,这锦衣侯府到底成了什么地方,难道是菜市场,怎么是个人就能悄无声息跑到自己屋子里来。

    这要是对方心存恶意,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他心下懊恼,但却还是保持冷静,仔细看了看,那人却已经抬起头来,对着齐宁微微一笑,看到那张脸,齐宁更是惊骇万分,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上次不告而别的白衣人。

    他好心让白衣人共乘车马,甚至还请白衣人一同吃了一顿,可是半道之上,这家伙连个招呼都没打,便即消失不见,留下了一条心坠项链。

    齐宁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这人,却想不到他会突然之间出现在自己的房内。

    “是......是你?”齐宁不禁往前凑了两步,看向白衣人的手,那双晶莹如玉的手上,竟然拿着自己之前看过的剑图。

    他脸色微变,这剑图乃是自己的秘密,从不当着别人的面看,记得昨晚看完之后,自己还收在了床头枕头下面。

    “还给我!”齐宁心下着恼,暗想这家伙竟然如此不懂规矩,如幽魂一样进入自己的房间不说,竟然还偷拿自己的剑图。

    齐宁感觉自己的胆子确实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半夜三更一个诡异的影子出现在你房间,只要是个人一定是魂飞魄散,齐宁觉着自己没有叫出声来,而且还能保持冷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窗外冷风吹进来,桌上油灯的灯火闪动,映在白衣人那白皙如雪的精美脸庞之上,更显得温润如玉。

    白衣人浅浅一笑,他笑起来的时候,明艳照人,将剑图放好,推了过来。

    齐宁小心翼翼靠近过去,伸手将剑图一把抓过来,这才问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话一出口,便觉得自己纯粹是在问废话,那边窗户敞开着,白衣人当然是从窗户进来。

    果然,白衣人抿嘴一笑,抬手指了指窗户。

    齐宁见对方神情温和,不似有什么歹意,而且对方如果真要对自己动手,自己根本无法醒过来。

    他犹豫一下,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你......你半夜三更跑到我房里,又想做什么?”灯火之下,见到白衣人肌肤水嫩,眼波迷人,终是忍不住道:“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你难道不害怕?”

    白衣人闻言,眉头一紧,眼中显出一丝厉色,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缓缓站起身来。

    此人能够悄无声息跑到自己房中,连自己都不曾有丝毫察觉,齐宁便知道此人的武功必定极高,自己上次恐怕是看走眼了。

    见他忽然站起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正要说话,却只见到那白衣人身影骤然一晃,齐宁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发现那白衣人已经与自己近在咫尺,那精美的五官和白皙的面庞,就在自己眼前。

    “你干......!”他还没说完,便感觉脑后一紧,眼前随即一阵发黑,心中暗骂一句,便什么知觉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