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零二章 覆水难收
    王祥一拍脑袋,立刻道:“侯爷恕罪,姑娘临走的时候,确实提到侯爷,而且留下了一份信函。姑娘说侯爷未必会来,如果侯爷不能过来,信函就留在船上,不用送过去,不过侯爷如果来了,一定要将信函亲手交到侯爷手中。侯爷,您稍等,小人去将信函取来。”

    其实齐宁对卓仙儿究竟还会不会念着自己也是没有什么把握。

    齐宁从来不觉得自己虎躯一震就能让女人死心塌地的对自己至死不渝,他也同样明白,女人的心思本就难以捉摸,而身处风月之所的女人,想要从她们身上获得所谓的真情更是难上加难。

    那夜卓仙儿柔情似水,温顺如猫,可是齐宁绝不会因此便会觉得卓仙儿对自己会死心塌地。

    王祥很快就从船舱内出来,跳到岸边,双手奉上了一封信函,齐宁接过,甚至闻到从信笺上散发出来的芳香。

    他取了信笺扫了一眼,上面只有两行诗句。

    可爱蝶来风有致,知心人去月无聊!

    齐宁微皱眉头,这两句诗词那夜他也听卓仙儿念起过,微一沉吟,将信笺收入怀中,这才笑道:“仙儿姑娘回来之后,你去告诉我一声。”

    “侯爷放心,姑娘一回来,小人立马去报。”王祥恭敬道:“侯爷要不要上船喝杯茶?”

    “不用了。”齐宁摇摇头,既然卓仙儿不在船上,齐宁也不多耽搁,骑马径自回到侯府。

    刚一进门,齐宁不久前新委任的侯府总管韩寿已经迎上来,低声道:“侯爷,六爷过来了,带了不少礼物。”

    “六爷?”齐宁奇道:“哪个六爷?”

    韩寿忙道:“齐松齐六爷。”

    齐宁一愣,瞬间就明白过来,齐家三老太爷的两个儿子,一个叫做齐松,一个叫做齐柏,齐宁对齐松倒也有些印象,冷笑道:“他来做什么?三夫人呢?”

    “三夫人没有出来见。”韩寿道:“老奴说侯爷也不在府中,可是六爷就是不走,还说要等侯爷回来。”

    “是来闹事的?”齐宁一听是齐家三房的人,心里就窝火,如果不是自己横空出世,顾清菡也不知道被三老太爷父子欺负成什么样子,“他现在哪里?”

    “就在大堂等候,都等了一个多时辰。”韩寿道:“侯爷,六爷今天看来倒不像是过来闹事的,带着人大包小包拎了不少东西过来。”

    齐宁冷冷一笑,也不多言,径自到了堂内,堂内静悄悄一片,只见到身形胖硕的齐家六爷齐松正靠在椅子上,头仰躺着,正打着呼噜,却是在这里等着睡着。

    齐宁扫了一眼,果见到桌上摆了不少礼品,他缓步走过去,在齐松对面坐下,架起二郎腿,盯着齐松,咳嗽了两声。

    谁知道齐松睡得很沉,咳嗽几声,却是没有反应,齐宁没有空和此人多耽搁,猛地一掌拍在边上的案几上,这一拍力道十足,“啪”的一声脆响,齐松睡梦中被惊了一下,差点滑倒在地,手忙脚乱站起来,瞧见齐宁坐在对面,忙整理了一下衣衫,端起边上的茶杯猛灌了一口,这才放下,笑眯眯道:“宁儿回来了!”

    “宁儿?”齐宁扯了扯自己身上衣衫,淡淡道:“这是你能叫的?”

    齐松却是陪笑道:“是六叔的错,六叔该叫你侯爷才是,哈哈......侯爷最近可好?”

    齐宁不假辞色道:“有话就说,不用拐弯抹角。”

    “没什么大事。”齐松笑道:“侯爷承袭了爵位,而且还成了黑鳞营的统领,这是我们齐家的荣耀,所以六叔代表齐家的老少爷们过来向你道喜。是了,今天晚上,我们那边设下了酒宴,为侯爷庆贺,侯爷......!”

    “且慢!”齐宁抬手,“等一等,你说的我没有听明白。你说我成为黑鳞营统领,是齐家的荣耀,这话又怎么说?”

    齐松凑上前来,肥胖的脸上满是殷勤笑容,“侯爷又何必明知故问,黑鳞营是咱们齐家一手打造出来,如今侯爷又当上了黑鳞营统领,这当然是咱们齐家的荣耀,家父.....哦,三老太爷心中欢喜不已,一直都夸赞侯爷有出息呢。”

    他口沫横飞,竟似乎忘记不久前齐宁已经与齐家一族一刀两断。

    “哈哈哈.....!”齐宁一阵大笑,“这是锦衣侯府的荣耀,不过与齐家没有任何关系。我说齐松,你年纪也不算太老,怎地这么快就得了健忘症?锦衣侯府与齐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就算是沿街乞讨,那也不是齐家的耻辱,我飞黄腾达,也不是齐家的荣耀,你可听明白?”

    齐松却毫无尴尬之色,依然笑道:“侯爷,你这是说哪里话。上次也就是闹个玩笑,齐家那里真的会和锦衣侯府一刀两断,都是血脉相连,打着骨头连着筋,无论如何也分不开的。”指了指桌上那一堆礼物,“你看看,那都是三老太爷吩咐我们置办的,都是好东西,这是三老太爷和我们的一番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能值多少银子?”齐宁瞟了一眼。

    齐松一愣,随即咧嘴笑道:“不多不多,不过千八百两银子还是要的,都是自己家人,侯爷也不要嫌少。”

    “少是少了一点。”齐宁道:“上次你们将江陵的赋税都窝藏在你们那里,我派人去拉回来,你们还是扣留了五百户的赋税,比起这么点银子,你们还是落下不少。”

    齐松一怔,顿时有些尴尬。

    “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一个说话算话。”齐宁缓缓道:“看在老侯爷和大将军的份上,那五百户赋税,就算是给你们那位三老太爷养老之用,不过也就到此为止,本侯已经说过,锦衣侯府与齐家一刀两断,那么从今以后,自然也就用不着贴补你们。”淡淡一笑,道:“我也听说了,这些年,你们三房在京城做了不少买卖,家财殷实,比我们锦衣侯府都要混得好,区区五百户赋税,你们也是瞧不上的。”

    齐松忙道:“侯爷,这......哎,都是一家人,还是不要伤了和气。今天过来,其实我也是替他们过来赔罪,之前大伙儿言语有些冲撞,可是......,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齐家这个大族的前程。”

    “覆水难收的道理,你多读两本书就应该明白吧?”齐宁此时反倒不骄不躁,笑呵呵道:“六爷,东西嘛,你留下就行,人嘛,可以走了。”

    齐松张了张嘴,眼中显出一丝怒色,却还是竭力压制住,勉强笑道:“侯爷,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不过.....不过你多少也给咱们一些面子。你飞黄腾达,到最后,不还是要家里的人帮忙不是,外面的人,又怎能比家里人稳当?”

    齐宁感觉齐松话里有话,微笑道:“六爷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今天过来,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

    “这个......!”齐松见齐宁语气不似先前那般冰冷,不禁凑近一些,腆着脸道:“侯爷,其实.....其实是有点小事想麻烦你,不是什么大事,也就你一抬手一句话的事情。”

    齐宁“哦”了一声,笑问道:“何事?”

    齐松忙道:“你还知道福儿吧?就说我家那小子,两个月前刚满十六,已经是长大成人了,聪明好学,从小就喜欢打个拳踢个腿,哈哈,还喜欢读兵书,你可不知道,他有时候读兵书能读到半夜,比起我这个做老子的,那是胜出百倍。”

    齐宁瞬间明白过来,瞥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总不是想让你的儿子进黑鳞营当兵吧?”

    齐松立刻眉开眼笑道:“是是是,还是你明白六爷的心思,不错,福儿一看就是可造之材,见到他的人,没有一个不夸的,他也是你兄弟,六叔听说黑鳞营要招募人手,正好让福儿跟你到军中去历练历练,有他帮着你,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哈哈哈,也不用一开始给他们大官,给他个能管百来个人的小官就成,以后立了功劳,再慢慢提升。”

    “你想让你的儿子进黑鳞营参军?”齐宁笑眯眯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不过你可想好了,进入兵营之后,可不是儿戏,一切都要按照军法来,由不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那是那是。”齐松只以为齐宁答应,欢喜不已:“六叔就知道你通情达理,我这就回去告诉福儿,让他准备准备,以后你就多照应着。”

    “等一下,我还没说完。”齐宁悠然道:“黑鳞营军规之中可说了,上阵杀敌,将领必须冲在最前面,谁要是畏敌不前,格杀勿论。还有,黑鳞营建立之后,我觉着留在兵营练兵进展缓慢,所以会拉到前线去,要么用北汉人练手,要么找些匪患剿灭,淮河那边大战刚息,匪患众多,正好可以去练一练,既然是真刀真-枪,到时候难免会死一些人,你可做好准备?”

    齐松脸上笑容顿时僵住,“还.....还要上阵杀敌?”

    齐宁冷笑一声:“怎么,你以为让你儿子当兵,是升官发财?”站起身来,“虽然锦衣侯府和你们齐家再无瓜葛,但是你若想送儿子来当兵,我一视同仁,也不会排挤他,不过真要上了前线,是死是伤,你也做好准备,若有真本事,或许真的可以平步青云,嘿嘿,如果只是一个废物,你非要送去当兵,就是让他去送死,我说六爷,你可要三思啊。”

    ------------------------------------------------------------------

    ps:有人问我这本书到底是历史还是武侠,老书友是不会问的,知道我一向的风格,既然有人问到,那我就告诉你,本书是架空历史武侠,国与国的争霸有之,朝堂的阴谋诡计尔虞我诈有之,江湖的恩怨情仇有之,风月美人的儿女情长有之。

    今日第二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