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三百章 铁血文
    曲小苍道:“白舵主,你可知道此番在京中下毒之人究竟是谁?”

    “哦?”白圣浩道:“曲校尉难道已经查到真凶?”

    齐宁心下也是一凛,心想难不成神侯府真的找到了真凶?只听曲小苍缓缓道:“真凶确实已经找到,而且神侯府判断,此番对方下毒的目标,并不是针对朝廷而来,确实是针对你们丐帮。”

    白圣浩沉声道:“是谁?”

    曲小苍道:“疫毒爆发之后,神侯府经过排查,将真凶锁在了九溪毒王秋千易身上,而且我们还抓到了潜伏在京城中的黑莲圣教门人。”

    “当真是九溪毒王下的毒?”白圣浩冷声道。

    曲小苍道:“神侯府虽然怀疑是黑莲圣教的九溪毒王,但是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也不会武断地确定最后的真凶,即使我们抓到了黑莲圣教门人,也是要仔细审讯,需得对方招供才能确认。”

    “那是否得到口供?”

    曲小苍道:“我们正在审讯之时,却突然发生了一桩连我们神侯府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有人进了神侯府劫狱。”

    齐宁瞧见朱雀长老脸色微变,心知秋千易闯入神侯府劫狱之事,便是丐帮也并不清楚。

    他却有些奇怪,心想调查下毒的真凶,确实是神侯府的职责,可是曲小苍却为何要将此事告之于丐帮?毕竟神侯府被劫,事关神侯府的江湖声望,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白圣浩沉声道:“进入神侯府劫狱?是黑莲圣教中人?嘿嘿,闯入神侯府劫狱,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白舵主,本来此事不好对外张扬,可我不瞒你,我们神侯府从来不曾有人敢擅自闯入,所以难免大意。”曲小苍叹了口气,“这是我神侯府的奇耻大辱,实在难以启口,对方不但救走了犯人,而且......嘿嘿,不提也罢。”

    白圣浩显然是大吃一惊,虽说他对神侯府并无什么好感,但是有人闯进神侯府救人成功,这着实让白圣浩心下震惊,立刻问道:“曲校尉,劫狱之人,你确定是黑莲圣教的人?”

    “我们已经确定,正是九溪毒王秋千易。”曲小苍道:“本来京中疫毒蔓延,我们不敢一口咬定就是秋千易所为,可是秋千易在神侯府显身,不消多言,下毒的真凶究竟是谁,似乎也就不难断定了。”

    白圣浩声音发冷:“就算不是秋千易亲自下毒,也与他脱不了干系。秋千易是黑莲圣教中人,这黑莲圣教自然是幕后真凶。”

    “不错。”曲小苍道:“神侯府设立以来,一直都是替朝廷维护江湖秩序,多少年下来,因为神侯府的居中调解,江湖上少了无数的腥风血雨,这一点,白舵主应该不会否认吧?”

    白圣浩道:“江湖上多年未起浩劫,与神侯府确实有莫大干系,白某对此并不否认。”

    曲小苍道:“白舵主,曲某也知道你为何会对神侯府有意见,你是觉着这次神侯府没有全力救助你们丐帮,是也不是?可是白舵主可想过,疫毒最开始从丐帮引起,你们丐帮没有第一时间告之神侯府,耽搁了时间,等我们得知的时候,疫毒已经开始爆发,神侯府并不是神仙,还没有到有毒必解的份上。”

    白圣浩只是冷哼一声,也无多说。

    “你们自以为那是丐帮与黑莲圣教的江湖恩怨,将神侯府撇在一旁,酿成巨祸。”曲小苍声音也有些不客气:“说句不好听的,这次事件,你们丐帮也要承担极大的责任。”

    “曲校尉是前来问罪的吗?”白圣浩道:“若果真如此,我现在就可以跟随曲校尉前往神侯府,接受你们审讯。”

    曲小苍沉声道:“现在并非问责的时候,无论是神侯府,还是丐帮,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

    “黑莲圣教在京中下毒,已经破坏了江湖规矩。”曲小苍冷笑道:“当年神侯府就已经颁下了铁血文,各帮各派,只能在规定的范围之内活动,若是将触手伸的太远,就是谋反。白舵主,铁血文颁下不过十六年,你应该对此事很清楚。”

    齐宁心中好奇,暗想这江湖铁血文又是什么玩意?

    白圣浩道:“不错,江湖铁血文是当年神侯府的西门神侯亲自主持,江湖八帮十六派共同签下的文书。铁血文规定了八帮十六派的势力范围,即使有些帮会同处一个势力区域,铁血文上也有详细的约束,当年八帮十六派都在铁血文上按了血手印,谁若违反铁血文,就是与整个江湖为敌。”

    “好!”曲小苍拍手笑道:“白舵主果然是好记性。铁血文签下之后,十六年来,除了虎鲨门破坏了规矩,侵入了九龙会的地盘,被神侯府率众出手剿灭,便再无一个帮派破坏规矩,也让这十六年江湖太平,各做各的买卖。”

    齐宁这才恍然大悟,心想原来神侯府统御江湖,却是在十六年前就与江湖上的八帮十六派签订了铁血文,就如同朝廷的法律,对于江湖来说,铁血文就是约束他们的律法,细细想来,这西门无痕也确实是非同小可。

    齐宁心里很清楚,江湖帮派如同过江之鲤,多不胜数,如果没有律文约束,那就是血雨腥风,可是要想立下律文约束江湖上那些桀骜不驯的豪客勇夫,可说是困难至极,如果没有足以震慑江湖各方势力的威望以及随时可以出手惩戒的实力,想要让江湖各大帮派守着一纸文书循规蹈矩,无疑是痴人说梦。

    可是听曲小苍所言,至少在这十六年,很少有人敢挑战神侯府的权威。

    神侯府有朝廷在背后撑腰,江湖上任何一个帮会,哪怕是弟子遍天下的丐帮,当然不会有任何一个帮会能在实力之上挑战神侯府,除此之外,西门神侯在江湖上的地位,自然也是非同小可。

    仅仅靠武力而没有让江湖豪客们敬畏的威望,也不足以让江湖帮会循规蹈矩。

    白圣浩道:“不错,神侯府这些年来,确实做了不少事情。”

    “铁血文上说的很清楚,任何江湖势力破坏了既定的规矩,必定要给予严惩。”曲小苍道:“八帮十六派之中,你们丐帮亦在其中,你们丐帮前任萧帮主和我们神侯算是莫逆之交,对铁血文素来是大力支持。”

    “曲校尉,白某是个粗人。”白圣浩道:“你绕来绕去,到底想说什么,不如痛快把话说出来。你先前也说过,此事本是要找朱雀长老商议,白某的身份显然还不够格,所以你无论说什么,白某都是要向朱雀长老一一禀报,你说的太多,白某记性不好,若有遗漏,到时候不能全部转达,那可就是我的罪责了。”

    曲小苍哈哈一笑,道:“好,白舵主果然是痛快。不过白舵主不用心急,曲某总要将事情说明白,白舵主才好向朱雀长老甚至是贵帮帮主禀报。你放心,白某说完,你也不用一字不改禀报,只要将曲某的意思说到就行。”

    白圣浩“嗯”了一声,并不多言。

    “江湖太平了十六年,可是现如今有人不想让江湖太平下去。”曲小苍缓缓道:“当年签下铁血文的虽然并非江湖上所有的帮会,但是八帮十六派就已经代表了整个江湖,哪怕有些帮会并无签字,却也要遵循铁血文的规矩。黑莲圣教地处西陲,鬼鬼祟祟,虽然据神侯府所知,黑莲圣教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存在,可是他们窝在群山之中,并无跑出来为非作歹,所以神侯府对他们也素来少有关注。”顿了顿,声音开始变的寒冷起来:“黑莲圣教当年虽然没有签下铁血文,可是和江湖上大多数帮会一样,只要是在我大楚的土地上,就要按照铁血文的规矩办事。”

    “曲校尉是想说,黑莲圣教从西川跑到京城为非作歹,已经破坏了铁血文的规矩,所以要让八帮十六派和江湖各大势力遵照当年的约定办事?”白圣浩沉声道。

    曲小苍笑道:“我就说了,白舵主是聪明人,明白曲某的意思。不错,神侯有令,黑莲圣教为非作歹,要在江湖上掀起风浪,神侯府和江湖同道绝不能允许有这股势力存在,所以......按照铁血文最后一条所定,八帮十六派,必须全力配合神侯府,剿灭黑莲圣教!”

    齐宁虽然对铁血文具体内容知道的不多,但他却已经猜到曲小苍的意思,等到曲小苍最后一句话说完,齐宁心下一凛。

    神侯府竟是要联络江湖势力,共同对黑莲圣教动手。

    一时之间,齐宁脑中飞转如电,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记得九溪毒王秋千易曾经说过,神侯府被劫事件,其实就是西门无痕设下的圈套,西门无痕的目的并非是为了真的要抓到秋千易,其目的,不过是要找到黑莲圣教涉及京中疫毒大案的证据。

    九溪毒王闯入神侯府,劫走囚犯,这已经是铁板钉钉的证据,仅此一项证据,就足以抵过其他一切。

    齐宁此前还对秋千易所言将信将疑,今日听到曲小苍所言,心下凛然,只觉得九溪毒王所言只怕是真的,西门无痕设下圈套拿到证据,最终的目的,竟然也是与淮南王等人一般,竟然也是要对黑莲圣教下手。

    只是西门无痕做的更是沉稳,并没有口头上叫嚷,而是步步为营。

    齐宁心下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朝中那几名大臣,会不约而同对地处西陲的一个黑莲圣教如此青睐,都想要置黑莲圣教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