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九九章 朱雀令
    齐宁跟着刘轻舟等人到了锣鼓巷,他来过这里,这是丐帮鬼金羊分舵总坛,对此处倒也算熟悉。

    进到那座宅子内,一群人早已经在等候,齐宁刚一进院子,便见到朱雀长老率先上前来,拱手道:“侯爷。”

    神侯数人也都上前来,白圣浩和上官凌风皆在其中,齐齐行礼,异常的恭敬客气,白圣浩低着头,惭愧道:“侯爷对丐帮的大恩大德,丐帮没齿难忘,若不是侯爷相助,我丐帮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诸位不必如此客气。”齐宁心知要和这帮草莽江湖中人接触,若是循规蹈矩,双方都会拘谨,笑道:“我听说这里有酒吃,朱雀长老,你可不是在唬我吧?”

    “哈哈哈哈......!”众人听得齐宁一开口就说起吃酒,顿时都哈哈笑起来,朱雀长老抬手道:“侯爷请,老叫‘花’子虽然没有多少银钱,可是大伙儿东讨西要,凑了一桌酒席,菜不好,酒可有的是。”

    众人又是一番大笑,这才簇拥着齐宁进屋。

    丐帮虽然帮规森严,但平时都是兄弟相称,长老和低末弟子在一起吃‘肉’喝酒那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倒不像别的帮派上下有别,泾渭分明。

    今日齐宁前来,朱雀长老自然是在座,除此之外,白圣浩和上官凌风以及另外三四名鬼金羊分舵的主要人物也都在场,因为知晓刘轻舟和齐宁十分熟悉,今次倒是让刘轻舟也在桌上相陪。

    刘轻舟入帮虽然有些年头,但是在鬼金羊分舵并不属于领导阶层,虽说平日里也和白圣浩等人吃‘肉’喝酒,但是如此正规场合,和堂堂大楚帝国的侯爷坐在同一个桌上,那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朱雀长老谦虚说菜不好,可是上了桌,菜肴却是一盘接一盘地送上来,满满放了一桌子。

    虽然众人一直想要感谢齐宁,派了人去请齐宁,但平心而论,齐宁毕竟是帝国的侯爵,谁也没有把握齐宁一定会来丐帮分舵赴宴,今日齐宁屈尊降贵,竟然并不在乎身份,而且是单人匹马前来,这让丐帮众人感‘激’之余,心下也都是大为钦佩。

    “侯爷,这一杯酒,老叫‘花’子是代替丐帮鬼金羊分舵众兄弟感谢侯爷的活命之恩。”朱雀长老端杯道:“若非侯爷出手相救,鬼金羊分舵大祸临头,白舵主,你的‘性’命可也是侯爷所赐。”

    白圣浩已经端杯站起身,道:“侯爷,白某先不谢侯爷,这杯酒是向侯爷赔罪。前番侯爷好心来救我丐帮,白某不识好歹,对侯爷出言不逊,现在想来,真是惭愧,这杯酒白某喝了,还望侯爷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记在心上。”一饮而尽,干脆痛快。

    齐宁笑道:“白舵主,你这杯酒若是赔罪,我可不和你喝了。”

    白圣浩一愣,齐宁笑道:“你是江湖中人,与我初次见面,若是没有一丝防备,那反倒不对。而且我向来喜欢恩怨分明之人,有话明里说来,总要比背后捅刀子强上千倍?白舵主,我当你是朋友,你若是赔罪,这酒还怎么喝?”

    众人倒想不到齐宁年纪轻轻,心‘胸’却如此豁达,顿时更为欢喜,白圣浩二话不说,拿起酒坛给自己斟上酒,捧起道:“侯爷将白某当朋友,白某虽然汗颜,但侯爷都这么说,我就厚着脸皮,做侯爷的朋友,侯爷,这杯酒,就当是咱们‘交’朋友的见面酒。”

    他喝酒很是痛快,又是一口饮尽。

    齐宁见此人豪气干云,心下倒是很为欣赏,端酒起身道:“好,白舵主.......这酒,我就一口干净。”亦是一口饮酒。

    众人见齐宁年轻,但喝酒却也是十分豪爽,毫无身为堂堂锦衣侯的架子,都是拍手笑道:“侯爷这酒量,我们只怕都及不上。”

    朱雀长老笑道:“侯爷不嫌弃咱们这些叫‘花’子,愿意和咱们做朋友,既然是朋友,总要有礼相送。”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鸟雀形状,似乎是用木头雕刻而成,雕工‘精’妙,‘色’泽纯黑,送到齐宁面前:“侯爷请收下!”

    齐宁接过在手中,入手很轻,触手光滑,又不像是木头,疑‘惑’道:“这是......!”

    “这是我和大伙儿商量之后决定送给侯爷的谢礼。”朱雀长老笑道:“这叫朱雀令,是我南方七宿分舵的令符,非是本帮的大恩之人,绝不会轻易相送。”

    “朱雀令?”

    朱雀长老解释道:“侯爷身份尊贵,本来也是用不上,不过这朱雀令有一桩用途,便是南方七宿分舵的弟子见到朱雀令,都能够给侯爷跑跑‘腿’,侯爷日后若是有什么跑‘腿’的活儿,只要遇上南方七宿分舵的弟子,有朱雀令在手,都不会抗命。”

    齐宁吃了一惊,才知道这小小的朱雀令却是非同小可。

    朱雀长老乃是丐帮四大长老之一,统御丐帮南方七宿分舵,在丐帮地位不可谓不高,他亲自相送朱雀令,可说对齐宁是以诚相待。

    “朱雀长老,这朱雀令我万不能收。”齐宁立刻送回去,“这是你们丐帮要物,我.....我实在不好收受。”

    “侯爷不必推辞。”朱雀长老笑道:“老叫‘花’子知道侯爷是在想什么,侯爷放心,这朱雀令并无侯爷所想的那般重要,无非只是让我帮中弟子跑跑‘腿’而已,丐帮弟子别的本事没有,但是耳目众多,有了朱雀令,侯爷日后想要打听什么事情,就会方便得多。”哈哈一笑,道:“侯爷若是想用朱雀令调动丐帮弟子打架斗殴,那可做不到。”

    众人顿时都笑起来,齐宁心知朱雀长老开玩笑间,实际上已经是将朱雀令的用途说得很清楚。

    朱雀令可以让丐帮弟子帮忙打探消息,但是想要利用朱雀令调动丐帮弟子为己所用,那却是办不到。

    可是仅仅能够让丐帮弟子为自己打探消息,就已经是了不得的用途,天下皆知,丐帮弟子分布在大街小巷,普天之下,论起耳目之多,消息之灵通,江湖之上,无出丐帮。

    齐宁犹豫一下,见众人都瞧着自己,哈哈一笑,道:“却之不恭,好,这朱雀令我先收下,朱雀长老,你什么时候想收回去,说一声就好。”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便在此时,却从外面匆匆进来一人,在朱雀长老耳边低语两句,众人顿时都静下来,朱雀长老皱眉道:“神侯府的人来了。”

    白圣浩冷笑道:“他们来做什么?来看我丐帮的笑话吗?朝廷什么时候管过我们的死活。”忽地意识到齐宁在边上,顿时有些尴尬。

    朱雀长老起身道:“白舵主,你来接待。”看向齐宁,道:“侯爷,您看.......!”

    “神侯府的人过来,我不好与他们相见。”齐宁也起身来,“可有地方先回避一下。”

    朱雀长老道:“侯爷随我来。”领着齐宁转到堂后,与正堂大厅不过一墙之隔,这才轻声道:“侯爷要不要听听神侯府前来所为何事?”

    “这......方便吗?”齐宁其实还真想知道神侯府这时候跑到鬼金羊分舵来做什么,但却还是装模作样道:“这是丐帮内事,我似乎不好‘插’手。”

    朱雀长老笑道:“侯爷是我丐帮的朋友,神侯府找过来,也算不得什么密事。”听到外面已经传老脚步声,朱雀长老当下收声。

    齐宁凝神细听,很快就听到有脚步声进了大堂,随即听到白圣浩声音道:“原来是曲校尉,不知曲校尉前来有何贵干?”声音颇有些冷淡,与对待齐宁判若两人。

    齐宁知道白圣浩恩怨分明,看来是对神侯府很有意见。

    却听到一个声音笑道:“白舵主,看来曲某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你们的雅兴了,诸位都在喝酒吗?”

    “叫‘花’子的‘性’命低贱,大难不死,自己犒劳自己,曲校尉,要是不嫌弃我们邋遢,要不要一起喝两杯?”白圣浩淡淡道。

    齐宁已经听出声音是神侯府的贪狼校尉曲小苍。

    却听得曲小苍笑道:“白舵主,不知贵帮的朱雀长老可在此处?我有要事要与朱雀长老相商。”

    “对不住了,朱雀长老事务繁忙,曲校尉若有什么急事不能和我商量,也可以先告诉我,回头我再转告长老。”白圣浩道。

    曲小苍哈哈笑道:“白舵主似乎对曲某有些不满,是否曲某哪里做得不对,让白舵主如此冷淡。”

    白圣浩道:“曲校尉误会了,白某劫后余生,感叹人生无常,哪里会对曲校尉有什么不满。”问道:“曲校尉,不知有什么事情?”

    曲小苍道:“白舵主既然想知道,那也无妨,不过此事知道的人还是不要太多为好,白舵主可否与曲某单独‘交’谈?”

    白圣浩犹豫一下,终是道:“你们先退下吧!”

    上官凌风带着众人退下之后,齐宁又听到屋‘门’被关上,大堂内顿时冷冷清清,只听得白圣浩道:“曲校尉,这里只有你我,有什么话尽管说。”

    齐宁心下疑‘惑’,暗想曲小苍搞得神神秘秘,还要和白圣浩单独谈话,却不知道究竟是何秘事,见到朱雀长老气定神闲,当下也凝神细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