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九五章 师徒
    寒夜漫漫,锦衣侯府正在为齐宁夺得统领之位庆贺之时,在建邺京城东角的一处宅邸里,却是冷清异常。

    这座宅子不算大,但亭台楼阁倒也是应有尽有。

    堂堂东海首富出身的江大公子,家族富可敌国,要在京城置上一处宅子,简直是易如反掌。

    寒风潇潇,夜色凄冷,宅子东院的一处屋内,江随云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柔软的衣裳,坐在桌前,对着桌上摆放的铜镜,瞧着自己半张兀自没有消肿的脸,一双眼睛冰冷可怖,宛若寒刀。

    这处宅子内的人不多,仅有的几名下人,也都是他从东海带过来。

    冷清的宅邸显得孤寂而萧瑟。

    他那张本来英俊的脸,此刻委实难看,不但一边脸肿起来,而且肿胀的脸还有凝血,血红一片,看上去颇有些可怖。

    猛然之间,江随云一拳砸在桌子上,“哐当”一身,桌上的铜镜被震翻,江随云霍然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一阵寒风侵袭而入,江随云厉声道:“来人!”

    瞬间,竟是从屋檐处垂吊下一个人来,那人双足勾在屋檐,上半身却垂下来,恭敬道:“大公子!”

    “杀死齐宁!”江随云握拳道:“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他首身分离,无论用什么办法,三日之后,将他的人头送到我面前。”

    “是!”吊在屋檐下的那人答应一声,翻身上去屋顶,江随云冷笑一声,正要转身,猛听得窗外“砰”的一声响,吃了一惊,回转身去,只见到刚刚垂掉在屋顶的那人竟从屋顶摔下来,落在地上,挣扎两下,便即不动。

    江随云脸色大变,但惊而不乱,一个转身,已经将挂在墙上的一把刀取在手中,抽刀出鞘,沉声道:“是谁?”

    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窗外,神情冷峻。

    忽听得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声音:“你就派这样的人去刺杀锦衣侯?”

    江随云脸色骤变,已经感觉身后一阵劲风袭来,二话不说,回身便是一刀,刀光匹练,一道鬼魅的身影从他身后闪过,江随云正要顺刀横追过去,却感觉背上一阵剧痛,似乎是被千斤巨锤砸中,骨头甚至有一种碎裂之感。

    握刀的手顿时没了气力,刀势便无法继续下去,只是那人却并无再行出手,等江随云回过身,只见到一道身影背负双手已经站在了窗边,一身灰色长袍,并没有梳理发髻,一头长发披在肩头,窗外寒风吹来,长发飘起。

    江随云看了一眼,眸中一惊,竟是丢下手中刀,跪倒在地,恭敬道:“师......师父!”

    那人也不回头,淡淡道:“教了你这么多年,你似乎并无什么长进,更为紧要的是,你似乎已经忘记了前来建邺京的初衷。”

    “师父,弟子.......!”江随云额头冒出冷汗。

    “不谋一世者不足谋一时。”那人声音异常平淡,听不出是喜是怒:“你要杀锦衣侯,仅仅是因为今日败于他手,一时之败,便让你欲除之而后快,看来你根本不了解你的对手究竟有多强大。”

    “师父,我......我本可以胜他。”江随云低着头,依然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弟子在刀剑之上没有输给他,就是拳脚功夫,那也......那也不弱于他,可是他练了邪门武功,可以吸人内力......!”

    灰袍人冷笑道:“我告诫过你,凡事要任其自然,不要太过特意,否则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师父也知道,如果弟子能够夺得统领之位,那么以后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便会更加容易。”江随云低头道:“弟子都是为了师傅才这样做。”

    “在我面前,不必虚言伪语。”灰袍人道:“我说过,可以给你时间,我也一直是个很有耐心之人,从来不急于一时。”顿了顿,淡淡道:“你可知道,在你的府邸之外,神侯府已经派人秘密监视,西门无痕已经对你起了疑心。”

    江随云一怔,随即冷笑道:“就算西门无痕存了疑心,又能如何?他能查出什么?”

    灰袍人转过身来,脸上竟然带着一张面具,漆黑色的面具在昏暗的灯火之下泛着幽幽冷光,缓步走到江随云面前,淡淡道:“抬头!”

    江随云对灰袍人显然是异常的敬畏,立刻抬头,刚一抬头,便觉得眼前黑影一晃,“啪”的一声,那张本已经肿胀的脸,竟是被灰袍人重重扇了一耳光,力道不轻,江随云脸上本就没有恢复,这一巴掌打下来,便觉得左脸宛若被撕裂一般,剧痛钻心。

    “我知道你出身豪富之家,自小目空一切。”灰袍人面具下的眼眸冷厉如刀,“你记住,我让你来京城,不是因为你有多出色,仅仅因为你是东海江家的人,而且是卓青阳的门徒,这样的身份,让你在建邺京更容易立足,也不会让人对你产生太多的疑虑。”声音变得冷厉起来:“可是你好大喜功,目空一切,进京没有多久,却已经连番出错,这一次争夺统领之位,你本就不该参加。”

    “可是......可是师傅说过,不但要取得淮南王的信任,而且......还要得到他的重用。”江随云脸上辛辣疼痛,却不敢去捂住脸,“他举荐弟子争夺黑鳞营统领,弟子......只能全力以赴。”

    “哦?”灰袍人淡淡道:“是你自己功利之心极盛,否则又岂会因为争斗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冷笑一声:“是否在你眼中,楚国满朝都是酒囊饭袋?”

    “弟子.....弟子不敢!”听到灰袍人愈加冰冷,江随云额头更是冷汗直冒。

    “不要小瞧那些人。”灰袍人缓缓道:“我是给你历练的机会,如果连楚国的事情都不能办好,他日你又如何能够承袭我的位置?我警告你,如果你当真坏了我的大事,是怎样的后果,你心里应该也很清楚。”

    “弟子知道。”江随云忙道:“弟子定会倾尽全力,完成师父交代下来的任务。”

    灰袍人道:“不要轻易去碰齐家的人,你该知道,齐家背后还有那个人的存在。”

    “师父,那人......那人当真还没有死?”江随云道:“齐宁的功夫,是不是......都是那人所教?”

    灰袍人道:“这个你就不必多问了。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成为淮南王的心腹之人,可以让所有人都觉得你是淮南王的党羽,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招惹齐家的人。”

    “弟子.....弟子明白了!”江随云低下头,眼眸之中却还是显出一丝不甘。

    半天不听灰袍人再说话,江随云不由抬头,却发现那灰袍人已经没了踪迹,不由在屋内四处瞧了瞧,确定那灰袍人已经离开,这才缓缓起身来,眼眸之中满是寒光。

    江随云的宅子清冷孤寂,锦衣侯府之内却是觥筹交错。

    今夜在府中摆下酒宴,是为了庆贺齐宁夺得统领之位,在暖阁之内,特地摆下了一桌酒宴,按理来说,段沧海等人身为侯府护卫,礼制上并无资格与齐宁坐在一个酒桌上用饭,但齐宁本就不计较这些,而且接下来重建黑鳞营乃是头等大事,自然要与段沧海等人商议。

    段沧海、赵无伤和齐峰三人俱都是从黑鳞营出来,所以暖阁内,四人凑在一起,一边饮酒,一边筹划黑鳞营事宜。

    对于重建黑鳞营,段沧海当然是重之之重,所以半个晚上,大都是段沧海在说,此时已经是酒过三巡,段沧海的谈兴却极浓:“侯爷,刚才说的那些军规,都是当年大将军建下黑鳞营所订立下来,黑鳞营从上到下,一视同仁,没有任何人敢违背任何一条军规,也正因为如此,黑鳞营才.....!”说到这里,打了个嗝,才接着道:“才成为我大楚最强的兵马。”

    齐宁酒量还真不能与段沧海等人相比,今夜几人的兴致都还不错,特别是段沧海几人,兴致极高,几只大酒坛子空在一旁,东倒西歪,商议事情的时候,齐宁也不让别人进来打扰,酒桌上的菜肴也都已经发凉。

    “这些军规自然要延续下来。”齐宁脸上泛红,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现在最要紧的是招募兵勇,然后找到驻营之地进行训练,你们心里可有了盘算?”

    “这个好办。”段沧海撸起袖子,脸上红通通的,笑道:“京城往南不过四十余里地,有当年黑鳞营的驻营,虽然已经荒废,但是收拾一番,立马可以用,那里不但有训练的场地,营房、马厩、兵器库都是现成的,对了,老赵,营地边上的鸡冠湖是不是还在?”他一手拿着酒碗,另一条手臂撑在桌子上,明显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便是说话时候,也是酒气扑鼻。

    “在,自然在的。”赵无伤平日不善言辞,为人低调,但今日心情极好,喝的也不算少,比之段沧海稍微清醒一点:“侯爷,驻营边上有鸡冠湖,吃喝拉撒都方便......唔,不对,吃喝都方便,我们......我们不在湖里撒尿......,和工部那头说一声,让他们派人去修一下,用不了几天就能用。!”

    齐宁道:“人呢?要建黑鳞营,需要人手,既然要训练精兵,总不能到大街上随便拉人.....!”

    “侯爷不用担心。”段沧海拍着自己胸脯:“我都.....都想好了,事情交给我,保证在营地修好之前,给你招到一千人,而且......都是一等一的勇士.......!”吐了一口酒气,“不过侯爷要先把.....先把兵器粮饷都准备好,黑鳞营的兵马也要吃粮拿饷,可别让户部那帮孙子压着粮饷不......不放.......!”说到这里,忽然一头趴倒在桌子上,齐宁一愣,很快便听到段沧海鼾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