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九四章 起死回生
    齐宁瞧着顾清菡摇曳生姿的妖娆魅影消失,苦笑摇摇头,这美少妇现在防备自己就像防贼一样,只要眼神多看两眼,搞得就像自己准备她一眼,没理由也要找理由落荒而逃,看来那天晚上自己一时冲动,还是出手太早,火候未到,留下遗患啊。

    正准备去找段沧海等人商议接下来重建黑鳞营的事务,忽地想到有两天没有瞧见唐诺,当下便往唐诺院子里去。

    顾清菡对唐诺倒也是照顾的十分周到体贴,不但专门腾了一件雅致的小院子给唐诺居住,知道唐诺喜欢清静,所以饭食也是派人送过去。

    雅致的小院内幽静异常,虽然和太夫人所住的那间院子一样冷冷清清,但这处院内却没有丝毫的阴郁感,只让人感到一阵清幽。

    齐宁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很快就见屋门打开,唐诺俏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前,见齐宁站在门外,倒有些意外,腼腆一笑,道:“进来吧。”

    齐宁总觉得和唐诺说话,特别的舒服,唐诺从不矫揉做作,甚至没有一般女子的扭捏,说话简单,并不拐弯抹角,而且笑起来也给人一种干干净净的感觉。

    跟在唐诺身后进了屋,从唐诺身后瞧过去,身材曼妙,齐宁前番在永安堂见过唐诺身穿凤凰衣的模样,知道唐诺世界级小姐的身材,那是真正的凹凸有致曲线玲珑,苗条而不瘦弱,该纤细的地方不会多出一丝肉,而该丰满的地方,也必定是腴沃有加,绝不少半点分量。

    屋内倒是暖和,在唐诺的屋内,不会像顾清菡屋里飘荡着女人的幽香味,唐诺屋中更多的是药材味道。

    一如既往地,在屋内的桌子上,摆着瓶瓶罐罐,还有盒子盛装的十几样药材,从不离身的那只药箱也在屋内显眼处,不过不同平日的却是在桌上摆了几本书,其中一本似乎刚刚放下,中间用一根小木签做了记号。

    “身体怎么样?”齐宁打量唐诺一番,笑道:“气色好多了。”

    “是三夫人照料得好。”唐诺微笑道:“三夫人每天都来看几次,而且从早到晚都是好吃好喝,你瞧瞧我是不是胖了一些?”

    “没有没有,唐姑娘身材曼妙,天生丽质,怎么吃都不会胖。”齐宁哈哈笑道。

    唐诺微笑道:“胖了就不漂亮吗?苗条有苗条的好,胖一些有胖一些的好,都只是皮囊,并不重要,只要身体安康,都会很漂亮。”

    “神医就是神医,看法就是和别人不一样。”齐宁竖起拇指,“唐姑娘,如果不是你,京城这次可是大难临头了。”

    “救死扶伤,这是分内之事。”唐诺神情微有些黯然:“只是学艺不精,耽搁了几天,那些死去的人,却是无法再救活了。”

    齐宁见她眉宇间甚至有一丝愧意,急道:“唐姑娘,话不能这样说,这次的疫毒本就十分厉害,如果不是你,会死更多的人。”

    唐诺微一沉吟,勉强一笑,问道:“可否查出是谁下的毒?”

    “唐姑娘以为会是谁?”

    唐诺道:“虽然毒药之中有蛊卵毒为引,但是我想九溪毒王应该不至于到京城下毒,而且......他也没有这个胆子。”

    “没有这个胆子?”齐宁一怔,“唐姑娘为何会这样认为?”

    唐诺淡淡道:“他要是敢出川为非作歹,会死的很难看,这一点他心知肚明,更不必说他敢在京城下毒了。”顿了顿,才道:“不过蛊卵毒出自他的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他所养的金蛊虫被人所盗,京城疫毒蔓延,他虽没有出手,却也有罪责。”

    齐宁上次在神侯府,单独审讯阿瑙的时候,从她口中已经得知秋千易和唐诺师傅黎西公本是同门师兄弟,唐诺自然对九溪毒王颇为熟悉,只是却不知为何唐诺声称秋千易不敢出川为非作歹,忍不住道:“唐姑娘,你有所不知,秋千易确实来了京城。”

    唐诺一愣,大感意外,蹙眉道:“你是说,这次真的是他下毒?”

    “那倒不是。”齐宁摇头道:“他闯入了神侯府,所以如今就算不是他下毒,朝廷也会将这笔账算在他的身上。”

    唐诺诧异道:“他......他闯入神侯府?”

    “那个小妖女在京城出现,被神侯府的人当做凶手抓住,而且从她口中也审出,她是黑莲圣教的人。”齐宁肃然道:“秋千易闯入神侯府,救走小妖女阿瑙,神侯府已经将此事呈报给朝廷,朝廷目下也正在商议剿灭黑莲圣教的事宜。如今是冬天,积雪封山,朝廷一时还不会动弹,不过神侯府已经派人往西川去打探虚实,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开春之后,朝廷必有行动。”

    当日齐宁被秋千易挟持而走,唐诺正在永安堂争分夺目配制解药,段沧海等人为了不让唐诺分心,并无告知,所以唐诺对当时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也是一无所知。

    唐诺清丽的俏脸微有些凝重,问道:“秋千易和阿瑙现在如何?”

    “他们应该已经逃回西川。”齐宁叹道:“秋千易自己说过,京城疫毒与他无关,我也相信这不是撒谎,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擅闯神侯府,便注定黑莲圣教大难临头。”

    唐诺想了一下,才轻声问道:“你知道不是秋千易所为,不能向超挺解释?”

    齐宁道:“唐姑娘,朝廷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单纯,朝中有致黑莲圣教于死地,有秋千易闯神侯府事件,就等若是铁一样的证据,那些人有了这样的证据在手,又岂能善罢甘休?我可以向皇上解释,但是手里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黑莲圣教并无参与此事,你自己也说过,金蛊虫是出自秋千易之手,如果是被人所盗,除非秋千易能够找到盗取蛊卵毒之人,而且还要亲自到京城解释清楚,目前来看,几无可能。”

    唐诺轻轻点了点头,却并无多言,却是若有所思。

    “唐姑娘,你是不是担心阿瑙?”齐宁轻声问道:“你似乎对阿瑙十分在意,只不过......那小妖女心肠十分狠毒,与你性子判若两人。”

    “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唐诺轻声道:“阿瑙本性不坏,只是被人教坏了而已。”

    齐宁听唐诺这般说,便知道唐诺确实很在意小妖女,便也不好再多说阿瑙坏话,只能道:“不过我会尽力向朝廷解释清楚,皇上虽然年少,但十分英明,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也不会轻易对黑莲圣教用兵。”

    唐诺微点螓首,轻声道:“谢.....谢谢你!”

    齐宁心下却有些疑惑,暗想唐诺这声谢谢,究竟是为谁而谢?是为阿瑙,是为秋千易,还是为黑莲圣教?

    难道唐诺也与黑莲圣教有什么渊源?

    他见唐诺先前气色还好,心情似乎也不是很差,可是谈到此事,情绪明显受到影响,不想让唐诺感到不快,转变话题道:“唐姑娘,你喜欢看书?”顺手拿起桌上一本书,扫了一眼,却是一本医书。

    “这几天歇在屋里,三夫人知道我喜欢钻研医术,所以让人送了几本医书过来。”唐诺道:“里面有不少我此前并不知道,不过.....也有不少纰漏地方。”

    齐宁心想以你的医术,当然不是这些普通医书可以比,忍不住问道:“唐姑娘,你的医书已经如此高明,为何还要一直钻研下去?以你现在的医术,普天之下,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比。”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唐诺轻声道:“而且我想学到的医术,是能够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齐宁一怔,“当真有如此高明的医术?”

    唐诺浅浅一笑,摇头道:“我说的起死回生,不是指真的已经死去,而是指只要还有一口气,无论患了什么绝症,都能够让他恢复如常。”

    “原来如此。”齐宁感慨道:“唐姑娘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造诣,我想终有一天,你一定可以学成起死回生之术。”

    唐诺轻叹道:“我也希望有那一天,可是我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

    “什么?”齐宁觉着唐诺这句话说得异常古怪,皱眉道:“什么来不及?”

    “没.....没什么。”唐诺忙摇头道:“我是说.....我是说人生有限,不能长生不死,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学成起死回生之术......!”说到这里,白白净净的脸颊竟然有些泛红,神情变得有些尴尬。

    齐宁心想这女子还是太过单纯,这句话明显是在狡辩,可是她不善撒谎骗人,所以一说谎话,一下子便表现的不自在,任谁都看得出她是言不由衷。

    只是这种时候,齐宁自然不会揭破,笑道:“唐姑娘不用担心,你天资聪慧,用不了多久的。”心下却是疑惑,暗想唐诺所说的来不及,到底是指什么事情?

    见唐诺不说话,齐宁知道这姑娘自有心思不便对自己说,起身来,柔声道:“府里晚上摆酒宴,大伙儿都会喝上两杯,唐姑娘不如也一起去饮上几杯,一起高兴一下。”

    唐诺想了一下,才微微点头,齐宁见状,心下欢喜,道:“如此甚好,我去看看他们是否准备。”转身要走,走出几步,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问道:“唐姑娘,上次你给我的药方,能够让皮肉之伤恢复如初,不知道如果经脉断了,能不能恢复?”

    “伤了多久?”唐诺问道。

    齐宁忙道:“也就今天才受伤,手脉被人割断,我寻思京城不可能找到这种药物,所以问一问你。”

    唐诺道:“只要不超过十二个时辰,便可有救。不过给你的药方,只对皮肉之伤有用,治不了经脉。”坐下去,执笔书写,很快就写出一个方子,递给齐宁:“按照这个方子煎药,只是手脚经脉被断,可以治愈,不会留下遗患,但体内其他各处经脉,这道方子就不成了。”

    齐宁接过方子,恨不得抱起唐诺狠狠亲上两口,欢喜道:“唐姑娘,多谢你了,你放心,这方子我不外传。”也不等唐诺多言,笑眯眯去了。

    ------------------------------------------

    ps:今天实际上第三更,名义上的第二更,哈哈哈,求月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