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九三章 阴郁佛堂
    静怡的小院之内冷冷清清,顾清菡先进了佛堂,很快便出来让齐宁入堂。

    其实齐宁走进这间院子的时候,便感觉浑身上下一阵压抑,如果说锦衣侯府还有一处他不能洞若观火的地方,便只有这处院子。

    锦衣侯府,无论是顾清菡还是段沧海等人,齐宁对这些人的生活习性都有了了解,唯独对这个太夫人,似乎依然是一团迷雾。

    这位太夫人几乎是足不出户,成天都在这佛堂之内诵经念佛,除了顾清菡以及每日里送来斋饭之人,这院子几乎无人敢靠近,实际上这冷清的院子,也没有人愿意靠近。

    如果说齐宁还能时常猜到顾清菡心思,那么对这位太夫人的心思,齐宁一无所知,就像大将军夫人柳素衣的下落,这位太夫人浑身上下似乎也笼罩着一层迷雾。

    进到佛堂内,齐宁回身关上门,佛龛之上点着烛火,这屋内成天关着门,日也都是点着烛火,昏暗阴森。

    边上生着炉子,屋内倒是暖和,佝偻的太夫人坐在佛龛前,缩成一团。

    “祖母!”齐宁站在太夫人身后,低声叫了一声。

    太夫人也没有回头,她双目已盲,即使回头,自然也看不到齐宁。

    太夫人并无说话,齐宁微皱一下眉头,才轻声道:“今日演武场较艺,孙儿侥幸胜出,夺下了黑鳞营统领之位。”

    “那很好。”太夫人苍老的声音终于有了回应:“那是你父亲一手打造出来,本就该是由我们齐家的人来掌管,你没有让你祖父和你父亲失望。”

    齐宁道:“是!”

    “这只是开始。”太夫人缓缓道:“你祖父和你父亲打下来的东西,你要全都收回来,这样才无愧齐家的子孙。齐玉已经出家,我们齐家也就没有了这个人,你是齐家唯一的嫡系子嗣,齐家的担子,你都该承担起来。”

    “孙儿谨记祖母教诲。”齐宁实在不愿意在这里多呆,如果不是顾清菡让他过来,他也实在没有心情走进这间院子。

    进到这屋里,总是让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和太夫人说话,完全不像一对祖孙在说话,也无法从太夫人身上感受到丝毫身为一个祖母的慈祥与痛爱。

    两人虽然近在咫尺,可是齐宁总感觉和太夫人的距离宛若有十万八千里。

    “刚入朝堂,凡事也不必逞强。”太夫人声音苍老,“没有谁值得你去信任,也没有任何人值得你去做出牺牲,拿回本该属于齐家的东西,好好伺候皇上,我们齐家就不会败落。”

    齐宁微微颔首,并无出声,太夫人声音微冷:“我说的话,你可听见?”

    “听到了。”齐宁心下忍不住骂了一句,却还是很恭敬道:“孙儿会将祖母的教诲牢记心中。”

    太夫人冷哼一声,道:“但愿如此。不要以为老太婆瞎了,就是一个等死的无用之人,你若是做了对不起齐家的事情,我可以让齐玉出家,同样也可以让你后悔。”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你这老太婆是不是在发昏,老子瞧在顾清菡的面子上,苦心维持齐家,你这老东西竟然还出言威胁,如今老子承袭锦衣侯爵,又拿了黑鳞营统领位置,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婆,又能奈我何?

    他与这太夫人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本就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再加上太夫人忽然冒出这番话,心下更是反感。

    只是这老太婆既是锦衣老侯爷的夫人,也应该是个见多识广之人,说话更应该知道分寸,齐宁有些疑惑她为何会突然说出这番古怪话来。

    “你先下去吧。”太夫人淡淡道:“做你该做的事,只要是为了齐家,老太婆不会挡住你手脚。”

    齐宁巴不得立刻离开,答应一声,转身出门,顺手将门带上。

    出了院子,顾清菡在外面等候,见齐宁出来,迎上来轻声问道:“是不是和太夫人说了?太夫人是否很高兴?”

    齐宁笑了笑,轻声问道:“三娘,祖母是不是一直不喜欢我?”

    顾清菡一怔,蹙眉道:“你胡说什么呢,你是太夫人嫡孙,哪有祖母不痛爱自己孙子的,宁儿,你可别胡思乱想。太夫人这些年一直潜心礼佛,不问世事,有时候说话难免平静一些,那是性情使然,自然不是不疼爱你。”

    齐宁笑道:“我就是随便一说。”和顾清菡并肩顺着小道前行,忽然问道:“三娘,你知道我母亲叫什么名字?”

    “啊?”顾清菡有些意外,显然没有想到齐宁突然问出这个问题,秀眉微蹙,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问道:“为何忽然问起这个?”

    “三娘知道我以前浑浑噩噩,许多事情都不明白。”齐宁叹了口气,“我对母亲的事情记得太少,我......我想多知道一些她的事情。”

    顾清菡幽幽道:“宁儿,其实......三娘对你也说过,你母亲的事情,便是我也知道的很少。我嫁到你们齐家也快十年了,那时候你才是个六七岁的孩子,但从进门的那天起,我便从没有见过你母亲。我问过你三叔,你三叔也从来不多说,而且后来也知道,在锦衣侯府,谁也不能提起你母亲.......!”

    “为什么?”齐宁皱眉道:“她是侯爷夫人,是锦衣侯府的主母,为何不能被人提起?”

    顾清菡苦笑道:“太夫人有这吩咐,我们又岂好多问,顺着太夫人的意思就是。”顿了顿,见得齐宁神情凝重,柔声道:“你不用急,也许哪天太夫人就会将你母亲的事情告诉你,她总不会一直瞒着你的。”

    “三娘,你是说只有太夫人知道此事?”齐宁压低声音问道:“侯府有许多的老仆早年就在府里伺候,他们.......!”

    “他们也不会知道。”顾清菡微微摇头,也是低声道:“其实三娘以前也找过一名老仆询问过,他对此事真的一无所知,只说突然有一天,你娘就失去了踪迹,从那以后,在侯府再也没有见过你娘,而且太夫人当时将府里的仆人召集在一起,告诫他们从今以后不可多提一句,那时候还是太夫人管理府中的事务,老侯爷和大将军常年在外,所以谁也不敢违背太夫人的吩咐。”

    齐宁微微颔首,心想看来柳素衣的神秘失踪,与佛堂那位老太婆竟是有着莫大的干系,他实在想知道这侯府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连顾清菡对当年的事情都一无所知,看来一时半刻想要弄清楚,也是痴人说梦。

    忽听得边上一声犬吠,从竹林子里窜出一条狗来,这条狗出现的极其突然,顾清菡哎呀叫了一声,齐宁条件反射般,立刻横身挡在顾清菡面前,将顾清菡护在身后,却见得一条猎犬从前面“嗷”地一声蹿过,齐宁正自奇怪,却见从竹林子又蹿出一个影子来,速度奇快,竟是跟在那条猎犬后面追过去。

    齐宁这时候才看清楚,那道身影竟然是黑氅怪汉,此时依然是披着那件脱毛的黑氅。

    “他......他这是做什么?”齐宁怔了一下,回过头来,这时候才发现顾清菡脸色微有些苍白,显然是受了惊吓,两只白嫩嫩的玉手却是拽着自己手臂。

    顾清菡也回过神来,低头瞧见自己双手拽在齐宁手臂上,脸颊微红,急忙松开,道:“现在府里的狗都怕他了。”想着危急时刻,齐宁想也不想就护在自己身前,虽然受了一丝丝惊吓,心里却又暖洋洋的。

    “哦?”齐宁奇道:“狗怕他?”

    顾清菡苦笑道:“你不知道,前几天他不知道怎么和一只猎犬缠上了,跟那条猎犬缠了小半天,最后将那条猎犬的四条腿全都折断,到第二天,他似乎玩上瘾,又去找寻别的猎犬,又折断了一条狗的四条腿,这两天侯府里的猎犬瞧见他的影子,就像见到鬼一样。”

    锦衣侯府养了六七条猎犬,其实也算是配合府里的护卫看家护院之用。

    “折断狗腿?”齐宁有些发懵。

    顾清菡道:“怎么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要喜欢那样也就随他去。江陵那边也没有消息过来,还不知道这人老家究竟在哪里,不过......宁儿,这人的速度真的好快,一晃眼就过去,便是府里的猎狗,跑起来只怕也没有他快。”顿了一下,才轻声问道:“你说他是天生如此,还是......练过武功?”

    齐宁皱起眉头,问道:“三娘觉得他练过武功?”

    “我也只是胡乱猜猜。”顾清菡道:“哪有人天生能跑这么快的,段沧海练过武功,真要跑起来,也不及他一半。”

    齐宁微微颔首,若有所思,看着黑氅怪汉已经消失的身影,喃喃道:“他要是练过武功,那也是绝顶轻功,这样一个人,怎会变成如此模样?”见顾清菡脸色兀自有些苍白,柔声道:“三娘,刚才没吓着吧?”

    “没事。”顾清菡轻柔一笑,“你不是护在我身前吗,三娘又能有什么事?”

    齐宁见她美艳动人,丰润红唇的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娇美如花,不禁道:“宁儿说过,会保护你一辈子,我说到做到,不会骗人。”

    顾清菡见齐宁凝视自己,忙道:“三娘知道,啊,我还有事,先去忙一下,晚上.....晚上设宴为你庆贺。”不知为何,一瞬间心跳的厉害,竟是立刻转身,往边上的一条岔道走去,两条修长的美腿走的飞快,似乎是一路小跑而去,那结实丰满的臀儿摆的像电动马达似的。

    ------------------------------------------------------------------------

    ps:感谢阿毛574兄弟再次破费捧场,让兄弟连续破费了,感谢骑着萌猪戏、眼光好2016、凯撒大帝god、鲲鹏宇宙、马库斯达蒙、大河崛起666、明明我是刀剑、喜欢望着你百度、书友38736617、布衣一路有泥百度、mn9688、解良缘灿、群魔乱舞681、夏侯琦等兄弟的捧场,其中有许多老兄的连续捧场,感谢你们每一位,还有投下月票的兄弟们,感谢你们对沙漠的支持。

    之前一更是补昨天的,这章是今天第一更,还有一更,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