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九一章 金刀澹台
    齐宁到了观战台前,隆泰看着齐宁,正‘色’道:“锦衣侯齐宁,朕令你担起重建黑鳞营之任,即刻起,你便是黑鳞营统领,只盼你能像你父亲一样,训练一支所向无敌的‘精’锐之士,为我大楚建功立业。。: 。”

    齐宁长吸一口气,他知道这统领之位得来实在是太不容易,单膝跪下,恭敬道:“臣遵旨谢恩!”

    便见到范公公端着一只金盘,走到齐宁面前,笑盈盈道:“侯爷,这是皇上御赐的黑鳞符,谢恩吧!”

    齐宁再次谢恩,授过黑鳞符,只见是一块形似鳞甲的黑‘色’兵符,自然就是黑鳞营统领的身份证明。

    众将士瞧见,再次举臂高呼,声震演武场。

    忽见到淮南王躬身道:“皇上,锦衣侯取胜,统领黑鳞营,实至名归。只是......这江随云该如何安置?”

    “江随云?”隆泰道:“淮南王以为如何?”

    “江随云虽然今日较艺输给锦衣侯,但却也是一个可用之才。”淮南王道:“此人是卓先生‘门’徒,文采斐然,今日一观,武功却也是不弱,可谓是文武双全,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时,如此难得的人才,还望皇上重用。”

    隆泰道:“朕已经想过,江随云虽然文武双全,不过既然出自卓先生‘门’下,文采还是要高过武功,先去礼部担任一名员外郎,历练一番。”

    “皇上,这.......!”淮南王一愣,微皱眉道:“只是一个礼部员外郎,会不会.....会不会大材小用?”

    忠义侯笑道:“王爷,江随云虽然是卓先生‘门’下,可是此前却从无在官场历练过。恕老臣直言,有能耐和为朝廷办差并不能等同,有些人才高八斗,可是真要办起事来,却未必能够干练。如今朝廷确实是用人之时,可是也要宁缺毋滥,皇上让江随云去往礼部担任员外郎,这已经是破格任用,老臣甚至都以为未必能够让人心服,依老臣看,大可以从礼部主事先开始做起。”

    礼部乃是六部之一,考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管理祭祀典礼以及文章,还有外国往来之事。

    礼部尚书之下,有礼部左右‘侍’郎,其下有仪制、祭祀、主客、‘精’膳四司,各设有郎中一名,郎中之下,各有一名员外郎辅助,而主事则是在员外郎之下。

    淮南王脸‘色’颇有些不好看,道:“忠义侯,卓先生可是我大楚一等一的大儒,先帝当年可是请过卓先生入朝为官,而且卓先生一旦入朝,本王可还记得,礼部的袁老尚书可是说过,会主动让贤,将礼部尚书的位置让给卓先生。江随云是卓先生亲自举荐之人,如果只是给他一个礼部主事的差事,且不说大材小用,就是卓先生的面子上,那也不好看。”

    “朝廷官位,乃是为朝廷办差。”司马岚一脸肃然道:“倒也不必在乎一些什么面子,而且江随云若是有真才实学,在礼部主事的位置上多加历练,日后未必不能提拔任用。”

    隆泰并不多言,只是听着二人的争执。

    “皇上,江随云文武全才,以臣之见,就算是担任主事,也不宜在礼部。”淮南王道:“臣举荐江随云去往兵部历练。”

    “哦?”

    淮南王道:“若是江随云仅仅文采出众,去往礼部历练,臣也以为颇为适合,不过此人略通兵法,若是在兵部多加历练,或许日后能够为朝廷做更多的事情。”

    隆泰看向忠义侯,问道:“忠义侯以为如何?”

    “若是往兵部稍加历练,老臣也以为未尝不可。”忠义侯道:“兵部尚书卢霄似乎对江随云也颇为赏识,应该能够好生调教。”

    隆泰想了一下,道:“既是如此,就让江随云先做个兵部员外郎。”

    淮南王知道今日江随云众目睽睽之下败在齐宁之手,而且目下还在昏阙当中,实在无法争取更多,能争取个兵部员外郎,已经是不错。

    “传朕旨意,自今日起,齐宁尽快重建黑鳞营,兵部和户部要配合锦衣侯办好此事。”隆泰起身来,瞧了台下齐宁一眼,微微点头,这才道:“回宫!”

    皇帝起驾,也不耽搁,在羽林营的护卫之下,离开虎神营,径自回宫。

    今日比拼,可谓是一‘波’三折,黑刀营众人本来对瞿彦之夺得黑鳞营统领之位势在必得,却不想横空出现个江随云,竟是让瞿彦之在第一阵便折戟沉沙,虽然心下不甘,但最终江随云也是‘鸡’飞蛋打,倒是让黑刀营众人心下稍得安慰。

    齐宁知道今日虽然夺下了统领之位,但这并非结束,只是开始,要重建黑鳞营,并非易事,好在段沧海和赵无伤等人当年便都是黑鳞营的部将,对黑鳞营十分了解,有这几人相助,自然不会没有头绪。

    离开虎神营,齐宁倒是淡定许多,反倒是段沧海等人‘激’动不已。

    时隔多年,黑鳞营不但重新建立,而且再次掌控在齐家,这不但让段沧海等黑鳞营的残部夙愿得偿,而且亦让锦衣齐家的军事生命得以延续下去。

    锦衣侯是以军事起家,一旦离开军队,就等若是离开了汲取养分的土壤,迟早就会枯萎下去。

    黑鳞营的重建,可说是来的恰到好处,足以让齐家继续获得立于大楚的政治基础。

    “侯爷,你身体感觉如何?”段沧海骑在马上,见得齐宁脸‘色’似乎还有些苍白,不由担心问道。

    齐宁其实也在担心那股寒气会再次出现,好在服用血丹之后,丹田腹腔一开始火热一片,到现在却也还是温暖的很,并无感受到那股寒气,微微宽心,摇头道:“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皱眉道:“段二叔,那江随云到底是什么邪‘门’功夫,怎会有寒气从他掌内传过来?”

    段沧海立刻道:“侯爷,江随云修炼的内功,一定是‘阴’毒内力。我曾经说过,修炼内力的方法不同,练出来的内力也是不同,大光明寺是佛法正宗,若是修炼大光明寺的内功心法,虽然进展缓慢,但是根基扎实,而且内力刚正,越练到后来,功力便会越加浑厚,非但能够致敌,亦可护身。”顿了顿,才继续解释道:“不过大光明寺的内功心法,已经是绝顶的内功心法,一般人自然难以得到,江湖上许多人为了迅速修炼内力,投机取巧,利用一些‘阴’损的法子修炼,修炼出来的内力,自然也是‘阴’毒得很,不但伤敌,而且往往对自身也是大有伤害。”

    “如此说来,江随云的内力可能是速成?”

    段沧海摇头道:“这个倒不能确定。其实有些‘阴’毒的内力,修炼起来也是极其耗时间,需要打下根基,这类内功致敌‘阴’狠,但是对自身的伤害却又降至到最低,若是碰上这样的对手,必要小心谨慎。江随云究竟修炼什么内力,一时间也不好判断,但是此人武功确实不可小觑,今日若不是侯爷,只怕......只怕还真无人能制住他。”

    齐宁微微颔首,其实现在想想,心里也有些后怕,如果不是自己练会了逍遥行,而且有神功这‘门’绝招,今日的结果必然是极其凶险,自己很可能会被江随云在众目睽睽之下折辱的狼狈不堪。

    胜负有凭,结果却也是天壤之别。

    如果江随云今日获胜,取得了黑鳞统领之位,自然是威风八面,如今败在自己之手,却也只能往兵部去当个员外郎。

    “段二叔,你说过兵部卢霄是金刀侯的人,这兵部是否是淮南王的势力范围?”齐宁微一沉‘吟’,终于问道:“江随云去了兵部,会不会得到卢霄的照顾?”

    段沧海摇头道:“侯爷,金刀侯虽然因为养病,几年不曾入朝,可是咱们对金刀澹台家绝不可有丝毫的轻视。锦衣齐家崛起之前,当年这金刀澹台家可是大楚第一武勋世家,威名赫赫,即使后来被冷落了一些,但是根基尚在。”顿了顿,才轻声道:“侯爷若是在街头巷尾听闲人说话,就知道大楚的兵马,从来只认两姓,一个是咱们锦衣齐家,一个就是金刀澹台家。”

    “哦?”

    “侯爷知道,咱们齐家的势力,主要是在秦淮军团。”段沧海正‘色’道:“秦淮军团成为我大楚的柱石,就是由老侯爷和大将军两代人一手带出来,在秦淮军团之中,有的是咱们齐家的人手,大将军过世后,如今暂代秦淮军团大将军之职的岳环山岳将军,当年是被老侯爷收为义子,和大将军是义兄弟,和咱们齐家那是渊源极深。”

    齐宁含笑道:“原来如此,你这样一说,我便想到薛统领,今日‘抽’签,薛统领应该是帮了大忙。”

    段沧海笑道:“薛统领手中三根木签,让江随云和瞿彦之先‘抽’,以示公平,其实‘门’道就在这里面,只要侯爷是最后一个,无论如何也只能‘抽’到短签,侯爷可知道这中间是什么‘门’道?薛翎风这一手又是跟谁学过来?”

    “哦?”齐宁笑道:“这还是从被人身上学过来的?”

    “那是自然。”段沧海笑道:“薛翎风当年也是曾跟随在大将军麾下过,与三将军和岳环山关系极好,三人常常聚在一起饮酒,每次喝到最后,酒水不够,就用‘抽’签的法子来决定最后那点酒水归谁,每一次‘抽’签,都是岳环山获胜。”

    “也是这个法子?”

    “就是这个法子,一开始三将军和薛翎风还以为是岳环山运气好,可是时间长了,每一次都如此,自然生疑,有一天才发现,原来三根木签都是长的,可是最后一个‘抽’出来的木签,下半截被握在掌心内不动声‘色’间就掐断,而且还看不出痕迹来,这要手法十分高明才成,稍有差池,就会在目前上留下痕迹,被人一眼看穿。”

    齐宁恍然大悟,想起薛翎风今日只是将最后一根木签从拳头之中‘抽’出来,却并无张开拳头,原来这中间大有‘门’道。

    毕竟是虎神营统领,即使是淮南王和忠义侯,当然也不会当众让薛翎风张开手,不过这多少还是冒了一些险,若是被人看穿,薛翎风自然就犯有欺君之罪。

    想到薛翎风如此照顾,齐宁心下还是甚为感‘激’。

    “这薛翎风从岳环山手里学到这一手,今日看他拿着木签,我就知道侯爷必定不用率先上场。”段沧海笑道,随即皱眉道:“说回金刀澹台家,澹台家在秦淮军团倒没什么势力,可是在西川军团和东海水师,那却是根深蒂固。”

    “东海水师?”齐宁皱起眉头。

    --------------------------------------------------------------------------------------

    ps:友的破费捧场,感谢投下月票支持沙漠的兄弟姐妹们。

    沙漠要开动马力了,老少爷们,月票丢过来,老司机带你们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