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八九章 无影掌
    忠义侯神‘色’看起来虽然还算淡定,但是眼眸深处却是‘阴’鸷森然,扭头看了淮南王一眼,见得淮南王似乎也有些紧张,冷笑一声,淮南王似乎听到声音,扭头瞧过来,忠义侯却已经转过头,看着点兵台。

    “薛翎风,谁胜谁负?”隆泰虽然居高临下对点兵台上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但毕竟还是有些距离,齐宁和江随云的对话,并无几人听得清楚。

    薛翎风早已经到了观战台下,拱手道:“回禀皇上,这一局打和了!”

    “打和?”

    薛翎风道:“锦衣侯与江随云不分上下,两人都同意这局算打和。”

    隆泰听得双方打和,眉宇间泛起一丝欢喜之‘色’,他本以为江随云既然击败了事前最被看好的瞿彦之,齐宁万不可能是此人的敌手,却不想齐宁第一阵竟然出人意料地与江随云战和,在隆泰看来,齐宁能够‘逼’平江随云,那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不愧是武勋世家的血脉。”忠义侯忽然道:“这位小侯爷的身手,倒是出乎老臣的意料,看来锦衣血脉俱都是天赋异禀。”

    隆泰‘唇’边微微泛起。

    忠义侯突然夸赞起齐宁来,当然不是真的对齐宁有什么好感,无非是瞿彦之落败之后,忠义侯不想瞧见江随云获胜。

    朝中两大派系,忠义侯和淮南王算得上是旗鼓相当,而黑鳞营一旦重建,便成为京畿重地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无论是忠义侯还是淮南王,当然不想瞧见这支力量掌握在对方手上,此消彼长的结果是两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见到的。

    没有了瞿彦之,忠义侯自然将视线转向了齐宁,至少在忠义侯的眼中,黑鳞营宁可落在锦衣侯手中,也绝不能落在淮南王势力的江随云手中。

    淮南王却已经笑道:“锦衣侯剑术确实了得,他出身武勋世家,有此剑术,其实本王倒也不算太惊奇。只不过这江随云出身商贾,却也练成如此刀法,更是难能可贵。”

    点兵台手,江随云和齐宁都已经徒手对立,双方在兵器上拼斗的险象环生,此时都将对方视作劲敌,不敢稍有疏忽。

    忽听得江随云轻喝一声,整个人已经轻飘飘到得齐宁身前,照着齐宁已经拍过来。

    齐宁立时便感觉一股浑厚掌力迎面而至,不敢稍有马虎,也是低喝一声,双手呈掌,向着江随云迎了上去。

    江随云这时候却不再装模作样掩饰功夫,一出手便十分的凌厉,齐宁吃惊之余,晓得自己从前那套散打功夫根本不可能与之相抗,他虽然体内储存了颇为深厚的内力,而且得到中年怪人的提点,懂得了内力外发的窍‘门’,可是目下却也只是一套推山手傍身。

    他两手平推出去,正是那中年怪人传授的推山手招数。

    江随云显然对齐宁还是有些忌惮,掌风虽然凌厉,却也并没有全力出手,那些懂得‘门’道的高手一瞧,便知道江随云是在试探。

    齐宁和江随云兵刃相斗之时,众人看在眼里,虽然觉得这两人的招法怪异,但却也是颇为‘精’彩,此时看到两人拳脚相争,一上手似乎也是与寻常人不同,不过相较而言,齐宁的拳脚套路显然更为平实一些。

    江随云外形英俊潇洒,这拳脚施展开来,却也是轻灵飘逸,在招式之上,显然比齐宁更有观赏‘性’。

    两人拆了十来回合,一开始双方都还是有守有攻,似乎是平分秋‘色’,可是十余招过后,江随云的攻势便逐渐凌厉起来,而且招招‘逼’人,齐宁显然已经有些吃力,被江随云‘逼’得连连后退。

    这套推山手在齐宁看来,实际上就是一套升级版的格斗术,如果是平常人,以推山手应付,便是十个八个也未必不能收拾,可是江随云显然是拳脚功夫极为厉害,两只手掌就如同两条眼镜蛇一样,扭曲盘绕,且不说齐宁对这套推山手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就算练得纯熟无比,也未必能够应付。

    齐宁翻来覆去只有推山手能够打出来,越打越吃力。

    此时已经意识到,方才与江随云比剑之时,剑图上的剑招看似不是很多,但真要实战起来,却是包罗万象,江随云内一次出刀,齐宁都能立刻想到剑招应对。

    可是此时比斗拳脚,一开始齐宁还能以推山手招架,甚至有攻出的机会,可是二十招过后,齐宁非但已经没有回手之力,甚至连招架之功也是难以为继,而江随云显然瞧出齐宁在拳脚功夫上十分一般,出手更是凌厉迅疾,若非齐宁借着逍遥步时而闪躲,只怕早已经被江随云击中。

    台下段沧海和赵无伤却是焦急万分。

    段沧海见到江随云出手也越来越凶狠,而齐宁左闪右躲,显得有些狼狈,眉头紧锁,双手握拳,恨不得自己上去助战。

    “段二哥,姓江的是不是千蛇掌?”赵无伤瞧了一阵,终是低声问道。

    段沧海微微点头,道:“是千蛇掌,这‘门’功夫最早是河东百兽堂功夫,后来百兽堂在江湖上没落,百兽堂不少功夫都流传在外,这千蛇掌便是其中之一。”顿了顿,才皱着眉头道:“百兽‘门’当年风光一时,功夫流散出去之后,习练的人也不在少数,其中这千蛇掌算是最为常见的功夫之一。”

    “我总觉着姓江的还在掩饰。”赵无伤神情冷峻:“他掌法灵巧,千蛇掌使得游刃有余,如果我没有猜错,他还是在一千蛇掌掩饰自己真正的功夫......,此人深藏不‘露’,倒让我们看走眼了。”

    “侯爷剑法玄妙,可是拳脚功夫并不算高明。”见得齐宁处于下风,段沧海心下着急:“这江随云就算是用一套千蛇掌,侯爷那也是难以抵挡.......!”

    赵无伤正要说话,忽地瞧见场上形势,失声道:“不好!”

    却只见到江随云身形陡然间跃起,连拍数掌,而本来还能以逍遥行闪躲的齐宁竟似乎是被惊住,脚步微‘乱’,甚至给人一种将身体凑上去的感觉,便见的江随云一掌已经结结实实地拍在了齐宁的右肩头。

    在场众多将士都是希望齐宁能够取胜,见到齐宁被击中,有些人已经惊呼出声。

    江随云一掌得手,眼中划过喜‘色’,却只见到齐宁身形晃动,却并未倒下,江随云心想这一掌暗含内力,自己击中齐宁肩头,这位小侯爷的肩胛骨少说也要被拍裂,见得齐宁安然无恙,自然是吃惊。

    孰知齐宁左手却是一掌往江随云拍过来,招式十分简单,江随云‘唇’带冷笑,探手已经缠在了齐宁左手手腕上。

    只见到齐宁眼眸之中微带一丝丝痛苦之‘色’,但更多的却是狡黠之‘色’,江随云立时便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便要提起左掌,孰知这一下子手掌竟然没能收回来,惊骇之下,便感觉自己体内一股劲气已经是如‘潮’水般迅速涌出。

    他微微变‘色’,一时间却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连续几次用力,却发现手掌竟如同黏在了齐宁的身上,无论如何也分不开,此时不但是左掌内力源源涌出,便是扣住齐宁手腕的右手也是内力倾泻而出。

    齐宁‘唇’边‘露’出一丝怪笑,他左手被扣,可是右手此刻却是腾出来,缓缓提起手,竖起了巴掌。

    江随云心知事情不妙,更是催动内力想要将手掌收回,却无济于事,见得齐宁脸上怪笑,便见得齐宁陡然间一掌挥出,重重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清脆响亮,江随云左脸被重重一巴掌打下去,本来白皙的脸庞顿时便有一个巴掌印。

    江随云恼羞万分,可是齐宁不等他多想,又是一巴掌打过来,此后手不停歇,一连‘抽’了十几巴掌。

    这十几巴掌打下来,江随云半张脸已经高高肿起,因为充血变得火红一片,就像是被烧着。

    “啪!”

    又是一巴掌打过来,“噗”一声,两颗牙齿带着血丝已经从江随云的口中飞出去。

    观战的人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道究竟发生何事。

    在众人眼中只看到江随云一手搭在齐宁肩头,另一手握着齐宁的手腕,并不放手,而齐宁则是腾出一只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扇在江随云脸上,江随云不躲不闪,更不收手抵挡,这一幕看在众人眼里,只觉得匪夷所思。

    江随云相貌本来颇为英俊,可是被齐宁这一番打下来,左边脸已经肿得不像样子,而且口中向外溢血,便是脸庞也被齐宁打的直冒血,齐宁下手没有丝毫留情,一巴掌一巴掌地扇下去,似乎一掌比一掌凶狠。

    “二哥,这......这是什么意思?”赵无伤也有些发怔。

    段沧海眼眸之中却显出喜‘色’,瞥了赵无伤一眼,笑道:“我也看不出侯爷这是什么掌法,或许是侯爷自创的招数,老赵,你看侯爷打的多快,一掌比一掌快,我都看不到手掌的影子,唔,回头我向侯爷谏言,这套掌法就叫无影掌!”

    --------------------------------------------------------------------------------------------

    ps:感谢秋日采薇大兄弟的连续破费,感谢赎还初终、doyes书友39003872、鲲鹏宇宙、玲‘花’‘乱’、紫宇1、zongxiaolizi、mn9688、撸撸无为baby、布衣一,沙漠在这里向大家说声感谢,还要感谢为沙漠投下月票的每一位兄弟,感谢有你们伴我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