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八六章 断刀废脉
    褚苍戈已经瞧出情势不对,飞奔上前,他身材魁梧,但身法却是异常灵活,身边数名部将也都紧随而上。

    到得点兵台边,这时候已经看清楚,江随云手中拿着的断刃竟然是半截子乌刀,而瞿彦之落在地上的大刀,竟然从中断成了半截子。

    非但是那几名部将,便是褚苍戈也是骤然变色。

    他们对瞿彦之自然是极为了解,也知道瞿彦之所配之刀乃是乌鍺刀。

    当今天下,十大名剑之外,另有五大名刀,这乌鍺刀虽然没能列入五大名刀之内,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

    乌鍺刀不但锋利无比,而且极为坚固。

    可是此时这乌鍺刀竟然断成了两截子,最让众人感到惊骇的是,乌鍺刀断折,竟似乎是江随云徒手所为。

    瞿彦之此时脸色苍白,他本喜怒不形于色,但此刻一双眼眸之中既有愤怒之色,更多的却是恐惧。

    褚苍戈身后几名部将也已经看清楚,瞿彦之的双手手腕鲜血淋漓,竟然是两腕的经脉已经被割断。

    众人心下骇然。

    他们自然知道瞿彦之为何面露恐惧之色,也许并非是因为江随云这技惊四座的一手,而是因为一旦双手手脉残废,自此之后,便再也不可能使用兵器。

    对于一个真正的顶尖高手来说,且不说手脉被废,即使是一根手指稍有损伤,也会让刀术的威力大大减弱,手脉被废,手腕自然无法运转自如,甚至于气力也是难以随心所欲,如此一来,便是脑中有再高明的刀法,那也无法施展出来。

    “找死.......!”一名部将大喝一声,握起拳头,便要冲过去找江随云算账。

    护卫在点兵台四周的虎神营兵士却已经抬起手中长枪,褚苍戈更是抬臂拦住,盯住了江随云。

    小皇帝此刻也是大吃一惊,回头看去,却只见到忠义侯脸色铁青,异常难看。

    淮南王却是抚着胡须,笑道:“看来这一阵似乎是江随云胜了,原来这江大公子竟然深藏不露,本王倒是没有想到。”

    忠义侯瞥了一眼,神情却已经恢复正常,甚至露出一丝浅笑道:“王爷,江随云大刀脱手而飞,若是仅以兵刃比试的话,江随云倒像是输了。”

    “哦?”淮南王立刻点头道:“本王糊涂了,这是较量兵刃,不错,江随云兵刃脱手,那便是输了。”

    此时却见到瞿彦之强忍着手脉被断的痛苦,一言不发从点兵台走下来,沿途都是洒下斑斑血迹,刚刚走下点兵台,整个人忽地往前栽倒,早有同伴上前扶住。

    薛翎风上前去与褚苍戈低语几句,转身到得观战台边,高声禀道:“启禀皇上,瞿彦之双脉已废,无法再战。”

    “那......那他二人究竟谁胜了?”隆泰皱眉道。

    “回禀圣上,若以兵刃而论,江随云兵刃率先脱落兵器,那是瞿彦之取得胜利。”薛翎风神情肃然:“只是瞿彦之双脉已废,接下来无论是骑射还是拳脚,都已经无法再行较量,所以.......瞿彦之已经被淘汰出局。”

    “可惜可惜......!”淮南王立刻叹道:“瞿副统领武功了得,骑射功夫更是罕有对手,却因伤无法较技,这......!”摇摇头:“实在是可惜。”

    忠义侯笑道:“王爷举荐的这位江随云,深藏不露,还真是让人走眼了。”

    “忠义侯,江随云是卓青阳门徒,既然是卓先生举荐之人,本王倒也是多看了几分。”淮南王道:“只是本王没有想到他竟有如此身手,后生可畏,哈哈哈,看来我大楚藏龙卧虎,英才辈出啊。”看向齐宁,见齐宁神情凝重,正若有所思模样,含笑道:“锦衣侯,瞿彦之已经无法比赛,看来只剩下锦衣侯和江随云一较高低了。”

    齐宁心中自然也是大为震惊。

    西门无痕所言,他听在耳中,却不知这“炼兵手”又是什么武功,但是他能够看出瞿彦之所用是一把好刀,也看到那把好刀竟然被江随云徒手折断,心下吃惊不小,此时才终于明白,江随云确实是深藏不露,而此人心肠亦是狠毒,竟是趁机废掉了瞿彦之的手脉。

    毫无疑问,江随云这般做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让瞿彦之无法再战,如此一来,便去掉了一大强敌。

    此时却见到江随云已经走到观战台下,恭敬道:“皇上,草民误伤瞿副统领,还请皇上降罪!”

    隆泰皱着眉头,忠义侯却已经冷声道:“江随云,台上较艺,本就说好点到为止,你为何要对瞿彦之下此狠手?”

    “忠义侯,刀剑无眼,而且瞿彦之刀法犀利,攻势凶猛,这江随云情急之下,失手误伤,似乎也是情有可原吧?”淮南王淡淡道:“这等比试,本就是全力以赴,若是有所顾忌,不能使出真本事来,又如何评定谁人更适合担任黑鳞营统领?”

    忠义侯道:“失手误伤?原来如此。”瞧向齐宁,道:“锦衣侯,你可要小心为是,若是江随云失手伤了你,可不好追究。”

    齐宁却是笑道:“本侯早就说过,请江大公子手下留情。而且本侯的身手,与瞿彦之相去甚远,绝无可能将江大公子逼的手忙脚乱,所以江大公子自然也不会情急失手。”从观战台上下来,径自走到段沧海身边,伸出手,段沧海已经将早就准备好的毗卢剑呈上。

    两人看向对方,齐宁已经从段沧海眼中瞧出担忧,微微一笑,段沧海却还是凑近身边,压低声音道:“侯爷,不要用兵器碰到他右手,方才此人是以右手断刀。”

    齐宁微微颔首,低声问道:“你可听过炼兵手?”心想西门无痕既然知道炼兵手,段沧海经验也不浅,应该也曾听说过。

    却不料段沧海竟是微微摇头。

    齐宁也不多言,接过毗卢剑,转过身,便往点兵台走过去,却忽听到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锦衣侯必胜”,这就宛若一块石头投进湖中,迅速荡起涟漪,一时间在四周观战的数百名将士都是齐呼“锦衣侯必胜”,一时间声势甚隆。

    齐宁倒也有些意外,但是瞬间就明白,这帮将士此时为自己呐喊,倒并非是真的出于支持自己。

    一来倒也还是因为锦衣侯的字号,毕竟两代锦衣侯为国征战,战功赫赫,乃是当朝第一武勋世家,如此名头,多少还是让军人心生敬畏,另一个原因,却也还是因为江随云出手伤了瞿彦之。

    毫无疑问,今日在场的将士,并不会在意什么党阀之争,估摸着大多数人从一开始都是支持瞿彦之。

    虽说自己挂着锦衣侯的爵位,但是当初锦衣傻子的名号也是满京城无人不知,将士们虽然对锦衣侯心存敬畏,但是对自己这位刚刚承袭锦衣侯爵的小侯爷却未必有多少敬畏之心,相较而言,武功了得的瞿彦之或许更能够代表军方。

    可是瞿彦之却败于江随云之手,非但乌鍺刀被折断,竟连双手手脉也被割断,众目睽睽之下,将士们也是看的清楚,自然对江随云心存不满甚至是愤怒。

    如今瞿彦之无法再战,众将士自然是将希望放在了自己这位锦衣小侯爷身上。

    虽然听得将士们高呼“锦衣侯必胜”,江随云倒是显得从容淡定,便是淮南王也是镇定自若,反倒是隆泰眉宇之间微显欢喜之色,心想看来锦衣侯在军方还是大有威望。

    齐宁登上点兵台,江随云此时也已经站在台上,两人正面相对,齐宁盯住江随云眼睛,竟是发现此人的眼眸子似乎比上次在琼林书院所见要犀利几分。

    上次所见到的江随云,有着富家子弟的傲慢和孤高,意气风发甚至有些不可一世,但今日的江随云,却明显更为沉稳,也更为冷静。

    “看来此人藏得很好。”齐宁脸上带着浅笑,心中却是冷笑:“短短时日,却是判若两人。”

    “侯爷!”江随云拱了拱手,先前被震飞的那把刀依然在台上,他也没有拾起来,空手抱拳道:“不知侯爷是想要先比试什么?”

    齐宁左手握着尚未出鞘的毗卢剑,笑道:“方才不是先比兵刃吗?”

    江随云笑道:“侯爷千金之躯,随云虽然不敢自夸,可是万一刀剑无眼,真要伤了侯爷,实难担罪,侯爷若是准许的话,不如先比拳脚如何?”

    齐宁瞥了地上那把断刀,笑道:“你是说先比拳脚?”

    “正是!”江随云微微颔首。

    齐宁笑道:“这里什么时候都由你说了算?你和瞿彦之要先比兵刃,他应允了,然后一阵就无法再战,现在你又变了主意,让本侯与你先比拳脚,嘿嘿,江随云,你肚子里到底在寻思什么?”

    江随云一怔,眼角微微抽动,但脸上笑容不消。

    “别和本侯说废话。”齐宁竖起手中毗卢剑,“你若是有本事,尽管用炼兵手断我兵刃,再割我手脉,我可以向你保证,绝不会找你报复。”嘿嘿一笑:“刀剑无眼,无论谁伤了,都是咎由自取!”

    江随云自然不知道齐宁是从西门无痕那一句自语之中听到“炼兵手”三字,听得齐宁点出来,脸色微变,眸中划过一丝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