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八五章 炼兵手
    瞿彦之也是打量江随云两眼,拔出刀来,那大刀周身乌黑,与一般大刀全然不同,非但泛着乌幽幽的光芒,而且刀身十分厚重,比之一般的大刀要宽上数寸。

    江随云脚下微微移动,忽地轻喝一声,欺身上前,挥刀便照着瞿彦之临头砍了下来。

    在场的大都是军中将士,看江随云这第一招出手,已经有人摇起头来。

    这一招乃是最为普通的招式,甚至说不成招式,便是那些不曾用过刀的人,往往手握大刀,也只会挥出这样一刀来,众人见到江随云竟然敢向瞿彦之挑战刀法,本还以为这江随云在刀法之上多少还有两下子,可是这一出手,便知道江随云的刀法实在不怎么样。

    齐宁居高临下,倒是看得十分清楚,这两人无论谁胜出,接下来都会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他凝神静气,仔细观察。

    他本也以为这江随云很可能深藏不露,可是这第一刀砍出,却也是觉得有些意外,心想这一刀平平无奇,换作一般人倒也无伤大雅,可是面对瞿彦之这等刀术高手,如此出手,实在有些贻笑大方。

    他心下有些疑惑,暗想难道这江随云是旧病复发,就现在琼林书院那次一样,并无多少才学,却非要装模作样?

    江随云在琼林书院自称游历海外,更有月亮是方形之说,可说是荒谬绝伦,今日一副莫测高深模样,倒让齐宁一度以为这小子可能是深藏不露,可是这下子却有些惊讶。

    这江随云虽然是卓青阳所举的贤德,但却和淮南王走得很近,而且看现在的情势,淮南王对他似乎也十分的信任,此人又和蜀王世子萧绍宗走的极近,应该就是淮南王的党羽,他所代表的自然就是淮南王的利益。

    淮南王举荐此人,而且信心满满,难不成这小子竟是在淮南王面前大言不惭,这才取得淮南王信任,而且让淮南王对他信心满满?

    齐宁心中虽然狐疑,但目不转睛。

    点兵台上,江随云连出数刀,瞿彦之虽然握刀在手,却并没有出手,而是连续闪躲,十分轻松地避开江随云的出手。

    对于真正的刀客来说,对于刀法的套路熟悉无比,瞿彦之显然是对江随云出手的路数了若指掌,所以闪避对方的刀法异常轻松,而且江随云出刀不但力道不强,甚至于速度也不见得有多快,即使不明他的出刀套路,只要眼疾身快,也是极为容易避开。

    虽然众人瞧见瞿彦之身形闪躲,可是在场众人,却并无一人觉得瞿彦之落於下风。

    恰恰相反,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瞿彦之这只不过故意闪躲,有心让众人瞧见江随云刀法的低劣,很多人都猜测,一旦瞿彦之出手,恐怕一招之内,便能将江随云败于刀下。

    江随云连出七八刀,甚至都没能沾上瞿彦之的衣襟,猛听得一声暴喝,刀光乍起,瞿彦之本来刀尖朝下,此时却骤然一挑,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往江随云的大腿膝盖挑过去,这一刀凌厉非常,速度奇快。

    四周观战的众人本来还有些意兴索然,可是这一下子,顿时都精神起来。

    观战众人之中,武将不少,虎神营、玄武大营、羽林营和黑刀营都有武将在其中,其中懂得刀法的也不在少数。

    虽然这中间刀法高过瞿彦之的凤毛麟角,可是内行的却是不少,瞿彦之这一刀虽然凌厉迅疾,许多人却也是看的清楚,心想这一刀挑上去,江随云膝盖被伤,一条腿只怕就要废了。

    江随云今日出现之后,淡定自若,甚至给人一种孤高傲慢之感,在场的将士,虽然分属各营,但都是京畿兵马,原本就比地方官兵要高傲几分,这江随云碌碌无名,却在众将士面前由此姿态,不少人心中便有些不痛快,而他从羽林兵手中借刀,在众将士眼中看来,便是对瞿彦之颇有不敬,更生反感。

    此时见瞿彦之出手,不少人心中甚至希望瞿彦之就此废了江随云一条腿。

    却见到江随云竟似乎是脚下拌蒜,又似乎是被瞿彦之一声喝惊住,竟是往后踉跄几步,他这一下子竟是堪堪躲过了瞿彦之的挑刀。

    瞿彦之既已出刀,自然不会留情,他寻思着即使战败江随云,接下来还有锦衣侯齐宁,虽然京城许多人都知道齐宁曾是锦衣傻子,可是瞿彦之却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这江随云的刀法既然平平,自然是速战速决为妙,以免浪费不必要的体力。

    他刀势不减,被江随云躲过一挑之后,顺势该挑为削,已经照着江随云的腰际削了过去,动作连贯至极,干脆利落。

    当下便有不少人叫起好来。

    江随云却依然是连连后退,手中挥舞着刀,看似刀光弥漫,可是却已经不成章法,他一面挥舞大刀,一面先后退却,一时间却是显得狼狈不堪。

    不少兵士见状,虽然因为圣驾在此,不敢笑出声,可是肚中却是大笑不止,心想就这样的人物也敢和瞿彦之争夺黑鳞营统领,实在是异相天开。

    瞿彦之刀法精妙,出刀犀利,劲风阵阵,隐隐带着雷霆之声,懂的刀法的人都是暗暗赞叹,心想传言瞿彦之刀法出神入化,现在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可是瞿彦之刀法虽然精妙,江随云看似狼狈,但十招过后,瞿彦之的大刀竟然没有沾上江随云一片衣襟,每一次眼见得便要击中江随云,江随云却总是在狼狈之中,踉踉跄跄恰好躲开。

    齐宁看在眼里,眉宇间已经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江随云只是躲开一刀两刀,或许是运气使然,可是此刻竟然躲开瞿彦之十余刀,这就绝非是偶然。

    江随云的步法看起来虽然狼狈,但是在齐宁看来,江随云的步法竟然是极有章法,形乱而神不乱,很快,齐宁眼眸中渐渐显出惊骇之色,江随云的步法,竟然与逍遥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齐宁对逍遥行步法已经是娴熟无比,上次得到那中年怪人的指点之后,对逍遥行步法有了更深的感悟,一般人或许对步法并不是如何关注,可是因为习练逍遥行,齐宁对别人的步法也就异常敏锐。

    江随云的步法进退有序,变幻自若,虽然其步态和逍遥行完全不同,但走出来的步子与逍遥行的效果竟是殊途同归。

    这时候齐宁才明白过来,为何淮南王对江随云信心满满,为何江随云淡定自若,此人竟果真是深藏不露。

    瞿彦之的刀法玄妙凌厉,齐宁自问若是自己换成是江随云,也不一定能够躲过瞿彦之的连续出招,可是江随云看似狼狈,实则是闲庭信步地闪躲瞿彦之犀利的刀法。

    此时不但是齐宁,便是薛翎风、褚苍戈甚至是迟凤典这帮大将也都是神情变的凝重起来。

    忠义侯本来还是从容淡定,可是见到江随云连续闪躲,眉头也微微锁起。

    齐宁禁不住向台下不远瞧了一眼,那边段沧海也正瞧着点兵台的比斗,他竟似乎感觉到齐宁瞧向他,竟也扭过头来看向齐宁,两人目光相接,都从对方眼眸中感受到了凝重之色。

    猛听得“呛”一声响,竟是瞿彦之判断出了江随云的路子,一个勾刀横劈过去,而江随云却已经顺手抬刀,挡住瞿彦之劈下的一刀,双刃相接,火星四溅,听得江随云“哎哟”一身,手中的大刀竟然被震飞开去。

    不少坐在椅子上的武将霍然站起,便是淮南王也变了颜色,霍然起身来。

    瞿彦之目中寒光划过,震飞江随云手中刀,刀锋顺势往江随云的胸口划过去,眼见得刀锋就要划在江随云胸口,却只见到江随云一只手竟是抬起,四指并拢,大拇指在下,形成一个钳口一般得手势,竟是照着瞿彦之的大刀抓过来。

    瞿彦之刀快,江随云这一下子出手也是极快,大多数人根本没有看清楚是什么状况,只有极少数人看到江随云竟然用手去接瞿彦之的刀锋,有人心叫这江随云真是不知死活,瞿彦之手中的乌刀乃是罕见的名刀,锋利非常,以手接刀,那只手定然是要废了。

    猛听得“喀”一声响,许多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又见到点兵台上刀光一闪,也几乎在同时,江随云身形后撤,瞬间与瞿彦之拉开了三四步距离,又听“咚”一声响,瞿彦之手中的大刀竟然落地。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何事,很快,就见瞿彦之身形摇摇晃晃,竟是连退数步,距离点兵台较近之人却看到,瞿彦之双手手腕上鲜血淋漓,正往下滴血,而江随云的手中,竟然握着断折的刀刃。

    许多人都没有回过神来,便是齐宁一时间也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何事,皱紧眉头,却听得身旁不远处的西门无痕竟是喃喃道:“炼兵手.......!”

    ------------------------------------------------------------------------------------

    ps:感谢张膑、唯傲独殇、asyucg1234、蒙多mx、lzklhymy、书友38864433、长岛的雪@百度、四海之海、嬴宗离歌、风起云清、空中的枫叶、迈果汁、zfse@百度、zbxgsh、luoxin@百度、果产001、掌握大菊、小达魔@百度、你思故我、书友38862173、骑着萌猪戏、血红的枫树叶等好朋友的破费捧场,在此敬谢!

    另外恳请大家如果可以的话,给本书自动,,不用每次都要,二来也可以让沙漠的数据看起来更漂亮,多谢大家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