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八二章 黑鳞旗
    齐宁知道豪言壮语固然容易出口,可是真要做到,却实在是不容易。

    黑鳞营的重建,既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却又是一个天大的挑战,一旦黑鳞统领之职被其他两人任何一人夺去,不但是对隆泰的一个重大打击,对锦衣侯府来说,更是沉重打击。

    虽然齐景过世,齐家似乎正在走下坡路,但是两代锦衣侯打下的威名,至少让人们听到“锦衣侯”三字之时,还会想到万马千军,还会想到这是大楚当今第一武勋世家。

    凭心而论,即使是在军方,依然有着众多齐景的拥簇着,大楚的各支兵马,无数将士听到“锦衣侯”,依然会肃然起敬。

    可是如果此番黑鳞营统领之位被其他人夺走,那么这些必将为之一变。

    在许多人眼里,齐景当年一手打造出来的黑鳞营是锦衣侯的旗帜,当这面旗帜改成了别的姓氏,也就宣告着锦衣侯齐家从军方退下了舞台。

    而且新的锦衣侯连黑鳞营统领之位都不能夺下,此事一旦传扬到各支军队,锦衣侯的威名势必也会一落千丈。

    锦衣侯如今已经不比从前风光,如果再经此挫折,即使有隆泰信任,可是齐宁知道锦衣侯的招牌在朝中的地位将会更加落魄,甚至有可能会被大楚朝堂边缘化,这虽然不是隆泰和齐宁想看到,却是忠义侯和淮南王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他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他也知道,瞿彦之固然不好对付,江随云恐怕更不好对付。

    江随云今日在御书房表现的十分沉着,这倒也罢了,只是淮南王明显是要提拔起江随云,忠义侯提出的比试内容全都是瞿彦之所擅长的武斗,没有一阵是比拼文采,淮南王竟然是出人意料的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这就表明淮南王对江随云充满了信心。

    齐宁其实也想不明白,以江随云的身手,如何能够与瞿彦之较量。

    北人骑马南人乘舟,江随云出身于东海,常年生活在海滨,若说骑术了得,实难让人相信。

    而且骑射功夫绝非口上说说那么容易,有些人要在马背上执起长弓,只怕就要花上一年半载的功夫,能够在骑马射箭,便需要人和马浑然一体,这不但要有精湛的骑术,而且还需要人和马的协调性和默契,此外更要有一等一的射术,缺一不可。

    出身于商贾之家,齐宁很疑惑这江随云难道真的花费了极多的时间在骑射之上,可是善于骑射之人,往往臂力极强,肩宽膀圆,而江随云却明显并非如此。

    可是淮南王既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便可见江随云确实有夺帅的办法,究竟为何,齐宁一时间也是想不透。

    反倒是他自己,虽说骑术尚可,但要说骑射功夫,简直是一窍不通。

    莫说短短三天时间,就算是再给自己一年时间,在骑射功夫之上也不可能胜过瞿彦之。

    能够取胜的机会,也只能是在兵刃功夫和拳脚功夫。

    兵刃功夫,也就只能指望剑图中的剑术,忠义侯只是较量兵刃,却没有规定究竟是使用何种兵器。

    自己有大光明寺的毗卢剑在手,再加上剑图中的剑术,倒也是大可一试。

    虽说剑图的招式齐宁尚未学全,不过对其中一些相较而言简单一些的招式却已经是记忆犹新。

    至若拳脚功夫,齐宁心知自己前世带来的散打功夫定然不成,好在不久前遇上那中年怪人,教授了自己一套推山手,招式实用有效,亦是可以一搏。

    接下来这两日,齐宁倒是足不出户,日夜苦练剑图中的招式和推山手,顾清菡见到齐宁日以继夜不是练剑就是练拳,一天睡不上两个时辰,心中大是怜爱,可也知道齐宁这是为了锦衣侯府争夺前程,也不能劝说,只是每日里按时派人送过去饭菜,补充齐宁的体力。

    到第三天一大早,齐宁梳洗过后,正要往院子里练剑,刚一出门,迎面就见到两人正在院内等候,怔了一下,随即眉头舒展开来,笑道:“你们回来了。”

    在院内等候的正是段沧海和赵无伤。

    见到齐宁手握毗卢剑出门,两人忽地跪倒在地,默不作声,齐宁皱眉道:“怎么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段沧海抬头道:“侯爷,我们是昨天半夜回来,得知侯爷安好,这才放心,是我们护卫不周,请侯爷降罪!”

    “我现在好好的,降什么罪?”齐宁笑道:“而且上次的事情也和你们无关,先起来说话。”

    段沧海道:“侯爷,我们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跪在这里,而是......!”顿了一下,也不起身,道:“侯爷,三夫人将事情已经告诉了我们,我们知道侯爷明天就要去比武夺帅,黑鳞营重建一直是大将军的夙愿,也是......也是我们这些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只是我们从没有想过,黑鳞营真的有朝一日可以重建起来。”

    赵无伤默默不语,手里却是捧着一件东西,此时小心翼翼放在地上,缓缓打开,齐宁只见到那是一张残破不堪的锦布,随着赵无伤一点点摊开,竟发现是一面旗帜,旗帜上绣着六片鳞形图案,组合在一起,便成了一块完整的鳞甲。

    只是旗帜有些残破,一看就很有些年头。

    “这是.......黑鳞营的旗帜?”齐宁猛然醒悟过来。

    段沧海神情肃然,七尺汉子眼圈竟然有些泛红,“侯爷,这是当年黑鳞营的将旗,三将军当年是黑鳞营统领,我和赵无伤就跟在三将军身边冲锋陷阵,与血兰军那一场搏杀,飘在空中的黑鳞营将旗便是这一面。”

    齐宁知道三将军就是顾清菡已经战死疆场的丈夫,缓步走过去,蹲下身子,伸手轻轻抚摸黑鳞旗。

    旗帜虽然已经残破,上面甚至沾着早已经发干的血迹,可是这面旗帜依然给人一种威严而肃穆之感。

    齐宁知道,多年之前,就是在这面旗帜之下,黑鳞营进行了最后一场惨烈的征杀。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当年名震天下的黑鳞营已经烟消云散,而这面旗帜却还印记着当年那段辉煌和铁血。

    “黑鳞营从来都没有消失。”段沧海缓缓道:“我记得三将军说过,只要这面旗帜在,哪怕黑鳞营只剩下一个人,也终究会有一天重新征战在沙场之上。”他眼中竟然泛着泪光,“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着那一天,我一直相信,在我死前,也一定会看到这一天。”

    齐宁知道黑鳞营对这两人意味着什么。

    无论是段沧海还是赵无伤,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着黑鳞营的血液,每一寸肌肤也都烙着黑鳞营的印迹。

    他伸手拍了拍段沧海宽厚的肩头,道:“你们先起来说话。”

    段沧海道:“侯爷,黑鳞营就是我们,我们就是黑鳞营,如果黑鳞营不在了,我们就没有活下来的必要。”

    赵无伤终于道:“侯爷,我们当年幸存下来,也算是苟且偷生了,可是这并非代表我们怕死,而是三将军嘱咐过我们,只要有一丝机会,就要活下来,等着黑鳞营重建的一天。当年黑鳞营全军覆没,没有人再敢提重建黑鳞营之事,便是大将军在世的时候,也......也不好向朝廷提出来。”顿了顿,才道:“大将军让我们留在侯府,也是相信终有一日黑鳞营会重现曙光,我们留在这里,也一直是在等着这一天。”

    齐宁微微颔首,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不过......!”

    “侯爷,我们知道明日的比试很是艰难。”段沧海沉声道:“可是黑鳞营是大将军一手创建,更是三将军带着大伙儿在刀光血海之中走出来,黑鳞营是大楚的,更是锦衣齐家的,被别人夺走黑鳞营统领,黑鳞营就不再是黑鳞营,也真的彻底消失。”闭上眼睛,感叹道:“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只能到九泉之下向三将军请罪!”

    齐宁一怔,立即皱起眉头来。

    段沧海武人出身,说话十分直接,这话的意思也是十分清楚,那意思明显是说如果明日黑鳞营统领落入别人之手,这两个家伙便不会活下去。

    他心下有些着恼,骂道:“你们两个狗东西,是在逼迫我吗?什么不能活下去,要是老子真的拿不下统领之位,你们还真的要自杀?”毗卢剑刺出,顶在了段沧海咽喉处,冷笑道:“既然想死,我现在就刺死你!”

    段沧海却毫无畏惧之色,反倒是看着齐宁,不惊反笑:“侯爷这是没有自信吗?侯爷是觉着一定争不过其他人?若是如此,现在死在侯爷剑下,倒也无话可说,免得见到侯爷失败。”

    他这话已经颇有些大逆不道,齐宁怔了一下,忽地收回毗卢剑,笑道:“老子知道你们是什么心思,是想在激将吗?”抬脚踢在段沧海肩头,骂道:“老子还要用你们激将,别像娘们一样流鼻涕,你们想死,等我失败了再说。”转身往屋里走去,也不回头,只是道:“赶紧滚过来,商议如何对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