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八零章 各有所谋
    隆泰对齐宁的武功倒是有些了解,两人甚至动过手,他知道齐宁武功虽然也还马马虎虎说得过去,但是要与黑刀营瞿彦之相比,那实在是天壤之别。

    本想着借此机会重建黑鳞营,由齐宁负责筹建统领,却不想自己的算盘竟是落空,心下有些懊恼,只觉得自己太过年轻,憋了多时亮出一招,却被朝中的两只老狐狸轻松利用。

    只是这种时候,却也不能将情绪表现在脸上,平静道:“淮南王也是这个意思吗?”

    既然无非让齐宁上位,隆泰便想干脆撤销此事,往后拖延,他见江随云文弱得很,或许也有些武功根基,但绝不可能与瞿彦之相提并论,便想让淮南王也反对以武定夺。

    却不了淮南王道:“皇上,忠义侯提出的法子,倒是不错。既然是行伍夺帅,自然要亮出真本事来,否则日后黑鳞营便是重建起来,也难以服众。”

    忠义侯笑道:“王爷说的极是。既然如此,就请皇上做主,三阵定输赢。”

    “三阵定输赢?”隆泰皱眉问道:“忠义侯,你说的是哪三阵?”

    “皇上,选拔黑鳞营统领,乃是军国之事,并非寻常江湖比武。”忠义侯道:“既然是行伍选拔,自然少不得骑射,所以老臣以为,这三阵,分别较量拳脚功夫、兵刃功夫以及骑射功夫,由锦衣侯、瞿彦之和江随云较技,每阵比试下来,能取胜者,便可得上一分,三阵过后,谁的分数更高,谁就负责筹建统领黑鳞营。”顿了一下,才道:“不知皇上以为老臣的法子如何?”

    在场的不少大臣都是微微颔首。

    其实在场众臣也都清楚,黑鳞营和黑刀营都是属于战斗部队,相较于兵法,更注重于在战场上的实战。

    若是统帅数万甚至是数十万大军的大将,自然要熟悉兵法布阵,不过黑鳞营不过千人编制,身为这支兵马的统领,对于骑射武功反倒是比兵法更重要。

    忠义侯提出三阵,三阵之中却并无一项是比试兵法韬略,这明显是给瞿彦之铺平道路。

    江随云是当世大儒卓青阳的弟子,其文采自是不必多言,众臣虽然不知齐宁文采深浅,但是身在锦衣侯府,多多少少还是通晓一些笔墨,反观瞿彦之,乃是行伍出身,悍勇武将,让他去和齐宁比试文采倒也罢了,可是若与卓青阳的门徒比试兵法韬略,那无疑是自取其辱。

    忠义侯不提兵法韬略文采,便等若是让瞿彦之避开了弱点。

    有人心想淮南王明摆着是要保举江随云,自然不可能扬短避长,少不得要和忠义侯争执。

    却不料淮南王笑道:“侯爷说的三阵,正适合军中较量,如果能够在这三阵之中取胜夺魁,必然能让将士们拥戴,好,侯爷既然已经想出这么好的较量法子来,本王也是大为赞同。”

    这一下子却是大出许多臣子所料,心想淮南王怎地没有丝毫争执,莫不是要将黑鳞营统领之位拱手让给瞿彦之?

    有人打量江随云,心想莫非这年轻人深藏不露,可是看他文质彬彬,肌肤白皙,显然也是养尊处优惯了,根本不想练武之人,比起锦衣侯齐宁,齐宁反倒是更像练过几天。

    隆泰没想到今日这淮南王和忠义侯反倒是在紧要时候意见相同,想找个理由收回成命也是不成,心下有些懊恼,却只能笑道:“既然如此,那就依忠义侯的法子去办,让他们三个较量一番。锦衣侯是大将军的血脉,瞿彦之是黑刀营副统领,江随云是卓青阳的高徒,你们三人无论谁人胜出,朕便封其为黑鳞营统领,负责筹建黑鳞营。”顿了一下,才道:“朕决定,三日之后,就在虎神营练武场一较高下!”

    忠义侯率先躬身道:“皇上英明!”众臣齐称英明。

    出得宫来,齐宁正要上马,却听到西门无痕声音在后面响起:“侯爷慢走!”

    齐宁回过身,只见到西门无痕已经走过来,还没说话,西门无痕已经笑道:“侯爷,我是来向你赔罪的。”

    “赔罪?”

    西门无痕道:“侯爷在神侯府被人所劫持,是我神侯府护卫不周,万幸侯爷安然无恙归来,实在是吉人自有天相。”

    齐宁笑道:“神侯,要不是吉人自有天相,我现在只怕已经被人大卸八块了。”

    “总之是我们神侯府护卫不周,我在这里向侯爷赔罪。”西门无痕也听出齐宁语气之中带着一丝不满,“侯爷放心,此事神侯府不会就此罢休,战缨回府之后已经说过,闯入神侯府劫走侯爷的,正是九溪毒王秋千易,我已经派人先行去往了西川,打探秋千易的踪迹,很快就会派出人手,前往西川擒拿秋千易,一旦抓到秋千易,必然会告之侯爷,到时候也让侯爷出口恶气。”

    齐宁淡淡一笑,道:“神侯可知道纵虎归山后患无穷?秋千易回到西川,就是猛虎归山,再想擒获,那可不容易。”

    “纵虎归山?”西门无痕笑道:“侯爷这话说的不对,我可没有纵虎归山,当日若不是因为他挟持了侯爷,我定会将他拿下。”

    齐宁点头道:“是我说错了话,神侯莫怪。”

    “岂敢岂敢。这次战缨能够安然归来,全赖侯爷相助。”西门无痕叹道:“战缨回去之后,再三提及侯爷对她的救命之恩,侯爷这份恩情,我是记在心里,若有机会,必当报答。”

    齐宁正要说话,就听淮南王笑声响起,随即听到淮南王声音从后面传来:“神侯今日提出以武定夺,当真是高妙,本王也很是钦佩啊。”

    话声之中,淮南王等人已经过来,江随云就跟在淮南王身边,气质从容优雅。

    西门无痕笑道:“王爷说笑了,臣只是个武夫,遇上问题,难免就想到用武力解决,本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竟能用上,实在汗颜。”

    淮南王又是爽朗一笑,看向齐宁,道:“锦衣侯,你是大将军的血脉,老侯爷和大将军都曾是我大楚的栋梁,此番黑鳞营统领之职,本王还是希望你能够最终夺魁,不但承袭大将军的爵位,还要承袭大将军留下来的重担啊。”说到这里,一副感慨模样,“或许多年之后,侯爷也将会是我大楚不可或缺的柱梁。”

    “王爷,恕我直言,这次争夺统领之职,我就是个凑热闹的。”齐宁笑道:“论武,瞿彦之瞿副统领的武功定然远在我之上,别说拳脚功夫,就是骑射功夫,到如今我还不知道骑在马上该如何挽弓.......!”摇了摇头,苦笑道:“若是论文,这位江大公子是卓先生的高徒,文采出众,也不是我能相提并论......!”似乎是不愿意多说下去,拱手道:“王爷,神侯,诸位大人,我身体略有不适,只能......只能先告辞了。”翻身上马,迅速离去。

    西门无痕也是辞别离开,等到西门无痕离开之后,户部尚书窦馗凑在边上冷笑道:“姓齐的那小子身体略有不适?嘿嘿,我看是未战先怯,他还真当黑鳞营姓齐,就该由他姓齐的来统领。”

    淮南王背负双手,瞥了一眼,笑道:“窦大人不要这样说,当年黑鳞营是齐大将军一手创建训练出来,说句犯上的话,虽然说是朝廷的兵马,可是当年如果没有齐景的命令,朝廷当真能调动黑鳞营?”抬手抚须,回头瞧了一眼,微笑道:“就像今日的黑刀营,如果没有忠义侯的吩咐,只怕连皇上的旨意到了,也无法调动黑刀营一兵一卒吧?”

    “王爷,这次忠义侯举荐了黑刀营的瞿彦之,那是对黑鳞营统领之职势在必得啊。”窦馗道:“瞿彦之的武功本就了得,我听说他练得一手刀法,叫什么五极刀法,至今还没有遇到过对手,王爷,忠义侯抬出瞿彦之,江公子这边.......!”并没有说下去,但其中的意蕴,在场众人都懂。

    淮南王瞧向江随云,道:“江随云,机会给你争取到了,能不能夺得统领之位,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窦大人说的没错,黑刀营的人都是千里挑一的精锐,能够坐上黑刀营统领之位,手底下的功夫可不会弱,你可有方法应付?”

    “王爷,既然有了机会,随云就一定会全力以赴。”江随云恭敬道:“随云也听说过瞿彦之的大名,确实是劲敌,事到如今,随云也只能奋力一搏了。”

    淮南王抚须一笑,拍了拍江随云肩头,并无多言。

    从宫中径自回到侯府之后,齐宁的心情并不是很愉快,想了片刻,找人询问顾清菡所在,知道顾清菡在账房那边,犹豫了一下,还是匆匆到了账房。

    侯府上上下下有数百人,且不说其他,光着几百号人的吃喝拉撒,每天就是一大摊子事情。

    顾清菡每个月倒有小半时间会在账房这边度过,所以设有专门一件的房间,没有吩咐,别人也不敢过来打扰。

    那晚之后,齐宁便没有见到顾清菡,却也是因为这两天确实忙碌顾不上,另外也是心中有些尴尬,不好去见,而顾清菡显然也是有意避着,以往每次回来,哪怕很晚,顾清菡都会在大堂等候,昨晚从田夫人那边回来之时,天色还不算晚,但顾清菡却早早歇息。

    到得顾清菡那间屋前,只见房门虚掩着,并没有关上,留着缝隙,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有些阴沉,所以屋内还点着一盏灯,齐宁轻步站在门前,透过门缝向里面瞧过去,借着灯光,倒是清晰地看到顾清菡正伏在案前振笔疾书,雪白细润的小巧额角垂着一绺浓发,鬓边微带轻潮,颊畔黏着些许发丝。

    她姿势优美,雪润的藕臂线条、泛着光泽的酥腻肌肤,以及那双饱满尖翘的浑圆廓,组合成魔鬼般的诱人身材。

    沉甸甸的腴下缘裹着兜锦衫纱,被主人轻搁在几案上,仿佛是为了减轻腴对肩背造成的沉重负担,沃腴丰满的胸脯被坚硬的乌檀桌板托高撑挤,在腴上缘耸起两座浑圆傲人的球廓,似乎要从领子里溢出来,形状更加饱满傲人,质既绵软又坚挺。

    齐宁伫立在门外,不知为何,此番看到成熟美艳的顾清菡,反倒觉得心跳比以前要厉害许多。

    他本以为自己的心理素质极为不错,可是面对顾清菡,总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特别感觉。

    他没说话,顾清菡倒是感觉到门外有人影挡住了从门缝投入的光,微抬螓首,蹙眉道:“是谁在外面?”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