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七九章 三英夺帅
    隆泰左右瞧了瞧,才道:“忠义侯,锦衣侯不适合统领黑鳞营,你莫非有更好的人选?”

    “回禀皇上,今日皇上要重建黑鳞营,老臣之前并无想过此事。”司马岚道:“不过皇上说起黑鳞营的时候,老臣立刻就想到了黑刀营。黑鳞营并非普通的兵马,选人和训练都是极其的严苛,这与黑刀营倒是一模一样。所以老臣以为,如果要重建黑鳞营,非要黑刀营相助不可。”

    “哦?”隆泰道:“你是说让黑刀营来帮助重建黑鳞营?”

    司马岚道:“黑刀营副统领瞿彦之在黑刀营历练多年,足以独当一面,老臣以为,满朝文武,恐怕无一人比瞿彦之更适合。”

    “忠义侯此言差矣。”淮南王含笑道:“重建黑鳞营,本就是独树一帜,如果让黑刀营统领来统帅黑鳞营,那还不如让黑刀营扩编。再说黑刀营和黑鳞营虽然有相似之处,但骨子里却完全是两回事,瞿彦之如果到了黑鳞营,不过是又设了一只新的黑刀营而已。”

    西门无痕下首一名官员道:“王爷,话也不是这么说。黑鳞营虽然与黑刀营颇有不同,但是若挑选其他人担任统领,非但会更加不适合。毕竟瞿彦之练兵有方,还是能够练出一支精锐兵马的。”

    窦馗笑道:“吴大人莫非不知道,当年黑刀营和黑鳞营之间可是互相较着劲,谁也不服谁,虽然不伤大雅,但毕竟是有些嫌隙的,瞿彦之出身黑刀营,由他统领黑鳞营,只怕不会让军心振奋,反倒会生出许多麻烦来。”

    齐宁听得双方争执,心下冷笑,知道黑鳞营的重建却成了这两股势力盯着的肥肉,毕竟朝廷拨银子训练一支类似于特种部队的兵马,谁都想让自己的人去统帅这支兵马。

    隆泰虽然眼眸中的神色有些泛冷,但这小皇帝控制情绪的本事还是不弱,脸上不动神色,问道:“淮南王,瞿彦之若也不合适,你可有更好的人选?”

    “回皇上,臣想到一人,或许可以试一试。”淮南王笑道:“此人还是被举贤德,已经进京等候皇上的召见。”

    “举贤德?”隆泰道:“是卓先生举荐的人?”

    淮南王道:“正是。卓先生为曾向先帝举荐了三人,此三人如今都是我大楚的栋梁这才,今次卓先生举荐之人,是这么多年来卓先生举荐的第四位贤才。卓先生举荐人才十分苛刻,若非拥有真才实学能够独当一面,卓先生是不会轻易向朝廷举荐。”

    隆泰颔首道:“先帝对朕时常提起卓先生,卓先生乃是一代文匠,当世大儒。是了,此人现在何处?”

    “回皇上,此人已经跟随臣进宫,就在外面等候。”淮南王道:“臣本以为等到议事过后再请皇上召见,不过现在说起黑鳞营,臣觉得皇上可以召见此人。”

    齐宁眉头却已经微紧。

    他此时当然已经明白,淮南王口中的那人,应该就是江随云了。

    江随云是琼林书院卓青阳门下,被卓青阳举荐给朝廷,齐宁还记得与江随云有过赌约,却不想今日淮南王竟然将此人带入宫来。

    隆泰想了一下,令人将其传入御书房,没过多久,便见的玉树临风的东海江大公子进入御书房,上前拜见。

    在场诸臣之中,倒有大半并不认识江随云,忽见到这样一个年轻俊朗的佳公子出现,都是疑惑,只是江随云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富贵之气以及优雅的动作,还是让人禁不住生出几分好感来。

    “草民东海江随云,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江随云在御书桌前行拜大礼,隆泰已经道:“平身,江随云,抬头让朕瞧一瞧。”

    江随云站直身子,面带一丝微笑,虽然是面对大楚皇帝和一干重臣,却还是表现的十分的镇定,没有丝毫的怯场。

    “你是卓先生的弟子?”隆泰问道,齐宁却也感觉出来,隆泰对卓青阳倒也是怀有一丝敬慕。

    江随云恭敬道:“回禀皇上,卓先生当年游历东海,草民拜其门下,多得卓先生教诲。”

    隆泰微微颔首,转视淮南王,问道:“淮南王,你是想举荐江随云去统领黑鳞营?”

    淮南王拱手道:“皇上,江随云不但文采出众,而且酷爱兵书,臣与他有过几次交谈,确实是博学多才,不愧是卓先生的弟子。”

    “王爷,今日所选,是黑鳞营统领,乃是挑选一名合适的武将,江随云或许文采出众,但是由他去统领黑鳞营,只怕是大大的不合适。”西门无痕下首那名官员忍不住道:“如果是由他去统领黑鳞营,还远不如瞿彦之合适。”

    隆泰也笑道:“淮南王,江随云既然是卓先生举荐的人才,朕自然会重用,不过统兵之事,朕也以为他并不适合。”

    淮南王笑道:“皇上和诸位大人或许被江随云的外表所误会,江随云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但却是文武双全。皇上有所不知,江随云是东海江氏一族的大公子,江氏一族在海上贸易,江随云十六岁的时候,曾经出海,少年心性,带着一艘船在海上曾经迷路,而且碰上了游荡在海上的海匪。”向江随云道:“你将那件事情向皇上仔细禀明。”

    江随云依然是毕恭毕敬道:“草民十六岁那年随船队出海,听说有一座海上有一座孤岛,景色秀丽,所以便偷偷地离开船队,去找寻那座孤岛,船上共有二十多名水手,谁知道孤岛没有寻见,反倒是在海上迷路。”见众人都在听他说话,才继续道:“草民寻找路径之时,却遇上了一股海匪,东海上时常有海匪出没,打劫过往的船只,他们发现草民踪迹,便要劫夺草民的船只。”

    齐宁面无表情,有了琼林书院的遭遇,对于这位东海大公子的话,齐宁就当听故事,不会信以为真。

    “草民在海上与他们周旋,最后幸免于难,而且将那股海匪的三艘船只全都缴获,总共三十多名海匪,除了杀死的之外,剩下的十多人,全都被带回东海,交给了当地官府处置。”江随云淡定自若道:“事后想来,倒也是因为草民酷爱兵书,略通用兵之道,外加上运气好而已。”

    淮南王笑道:“皇上,江随云十六岁就能运用兵法谋略,一举擒获悍匪,实在是难能可贵。此人文武双全,又是卓先生门下,臣以为若是由他担任黑鳞营统领之职,定可独当一面,不辜负皇上的期许。”

    “王爷,带兵和在海上剿匪不同。”那位吴大人道:“黑鳞营乃是帝国精锐,江随云并无带兵经验,恐怕不妥吧。”

    “吴大人,黑鳞营的重建,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淮南王肃然道:“而且江随云通晓兵法,文武双全,在训练黑鳞营其间,加以历练,必能有一番作为,卓先生看人,素来都是慧眼识珠,本王不是相信江随云,而是相信卓先生的眼光。”

    隆泰皱眉道:“忠义侯举荐瞿彦之,淮南王举荐江随云,这统领之职只有一位,该当如何?”瞧向西门无痕,道:“西门神侯,你可有什么法子?”

    西门无痕自始至终都没有吭一声,此时终是出列拱手道:“回禀皇上,无论是瞿彦之还是江随云,还由锦衣侯,都是可堪大用的人才。臣以为,黑鳞营说到底,还是行伍之事,若想要统领黑鳞营,就必须要有过人的武功,如此才能让黑鳞营的将士心服口服。”顿了顿,才道:“臣斗胆谏言,既然有三位人选,皇上何不让他们一较高下,看看究竟谁的本事更高明,谁能担任统领黑鳞营之职,一切全凭本事说话。”

    忠义侯立刻道:“皇上,西门神侯所言倒也不无道理,既然是统帅兵马,大可以瞧瞧谁的本事更高明。”

    在场不少大臣心里顿时便想,西门神侯的建议,明显是偏向了忠义侯。

    众所周知,黑刀营的兵士都是千里挑一的精锐之士,莫说黑刀营的副统领,便是普通的兵士,那也是以一敌十的悍卒。

    黑刀营统领乃是当朝武将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副统领瞿彦之的武功亦是不弱,更是从刀枪剑雨之中历练出来的猛将。

    反观江随云和齐宁,江随云文质彬彬,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或许真的文采出众,若是他武功有多高,实在是无人相信。

    而齐宁也是在齐景过世之后才崭露头角。

    锦衣侯府的锦衣傻子名声在外,虽说如今脑子已经清醒过来,说话办事也已经开始上道,但是这位小侯爷要与瞿彦之一较高低,只怕还没有上阵便要双腿发软。

    如果是以武功高低来争夺黑鳞营统领之职,瞿彦之几乎是板上钉钉。

    隆泰看向齐宁,眼眸之中带着一丝询问之色,齐宁微微一笑,道:“我资历尚浅,本来就没有能耐统领黑鳞营,可是家父的信条,明知不敌也要知难而上,如果当真要以武功论高低,我大可以去凑凑热闹。”看向江随云,笑道:“江大公子,如果到时候本侯真的有机会与你交手,你可要手下留情。”

    在场便有几人心中暗自鄙夷,心想这还没开始,你锦衣侯就已经出口求饶,俗话说得好,富不过三代,看来齐家经过两代锦衣侯的风光,到了这位小爷手上,确实在走下坡路。

    ------------------------------------------------

    ps:求点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