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七八章 老谋深算
    众臣都是面面相觑,一时间心思各异,可是任谁都感到吃惊不小,没有想到隆泰会在今日措手不及地提出这样一个想法来。

    黑鳞营当年自然是威名赫赫,与黑刀营并称为南楚最强的两支精锐。

    这两支部队编制并不多,但是战斗力却是冠绝南楚各支兵马之首,无论是装备还是单兵作战的能力,都是数一数二。

    一支军队的威名并非是叫喊出来,而是将过无数血与火的洗礼才奠定下来。

    今日之黑刀营,亦曾是在沙场之上饱经血与火,才成就今日让人闻风丧胆之名,而当年与其并驾齐驱的黑鳞营,同样如此。

    多年前黑鳞营与北汉血兰军一战,直到今日今日,依然会在茶余饭后为人提起,提起那场战事之人,没有任何人会因为黑鳞营的全军覆没而对黑鳞营有丝毫的蔑视,在唏嘘之余,最多的却是惋惜。

    当年那一战,黑鳞营虽然全军覆没,但南楚人从未觉得黑鳞营是战败。

    北汉血兰军的名气,当年绝不在黑鳞营之下,而且众所周知,血兰军的战马其实优于黑鳞营,北汉的战马本就强于南楚,再加上他们精心为血兰军培养起来的骏马,其速度和耐力都超出黑鳞营一筹。

    即是如此,最后的结果,黑鳞营固然全军覆没,仅剩数十人,但是血兰军却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依然保留了血兰军的名号,但是此后血兰军却再无出现在沙场之上,所以南楚人一直都觉着北汉人只是为了脸面还保留着血兰军的旗帜,其实血兰军也早已经在那场厮杀之中消失。

    那一战之后,黑鳞营也就不复存在,虽然朝廷并没有撤掉黑鳞营的番号,但是黑鳞营留下来的几十人要么如段沧海等人留在锦衣侯府当差,要么就是被分派到其他军队担任将官,户部和工部也不必再向这支曾经风光无限的兵马提供任何的钱粮军饷和兵器装备,实际上就已经等若是没有了黑鳞营。

    黑鳞营的全军覆没,对南楚自然是一个极大的打击,毕竟当年齐景训练出来的这支兵马,不但耗费了齐景无数的精力,也确实耗费了朝廷极大的财力,在秦淮军团之中,黑鳞营就像是秦淮军团这顶皇冠上的明珠,光彩夺目。

    这样一颗明珠的粉碎,民间固然有人私下里谈论,但是朝廷自此以后却不再多提,毕竟是帝国的伤疤,提起这段往事,多少还是会让人心中不舒服。

    其实在场的众臣根本不会想到朝廷会准备重建黑鳞营,此时隆泰突然提出来,众臣自然是十分的诧异。

    一阵沉寂之后,齐宁瞥了隆泰一眼,发现隆泰虽然外表看起来还是十分的淡定,但是他眼眸深处,明显泛着一丝紧张之色。

    “卢......卢霄,你是兵部侍郎,你觉着如何?”隆泰盯住卢霄问道。

    卢霄躬身道:“回禀圣上,臣以为........不可!”

    “哦?”隆泰眼眸深处明显划过一丝失望,但嘴角却泛起一丝笑容,气定神闲问道:“为何不可?”

    “以臣之见,至少有两个原因。”卢霄道:“第一,黑鳞营当年与血兰军一战,全军覆没,仅存下来的五十八人,如今也都各司其职,皇上要重建黑鳞营的黑鳞营,如今已经是没有任何根基。当年为了训练出黑鳞营,朝廷花的银子如流水一样,无论是装备还是马匹,黑鳞营所需都是最好的,别的军队一天三顿饭,可是到了黑鳞营身上,一天却要供应五顿,而且管酒管肉.......,便是他们的军饷,也高出其他兵士不少。”顿了顿,道:“皇上,臣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说当年黑鳞营将士所穿的黑鳞甲,要求积极苛刻,不但需要大量精铁,而且还需要数种精矿融入其中,打造黑鳞甲的时候,只要有一丝的瑕疵,便要弃之重新打造,一套黑鳞甲打造下来,可以打造出其他兵士七八副兵甲都不止,皇上可以想见要重建黑鳞营所需的银子要多少。”

    隆泰微皱眉头,卢霄见状,继续道:“黑鳞营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屡立战功,确实让人钦佩,可也正因如此,每次上阵,他们的装备都有折损,就必须重新增补,每年下来,在这上面花费的银子是朝廷一项极重的负担。”

    “又想让打胜仗,又不想有损耗,卢大人,这世上哪有那么完美的事情。”齐宁忍不住道。

    卢霄也不争辩,反倒是笑道:“锦衣侯出身于侯府之中,没有上过战场,亦不曾为银子发愁,说到银子的苦处,窦大人应该是最有体会了。”

    窦馗不失时机叹道:“皇上,卢大人说的没错,当年用来养黑鳞营的银子开支,让户部可是头疼得很。那时候挤上一挤,好歹也还能撑下去,可是现如今.......!”苦笑道:“皇上,秦淮之战刚刚结束,无数遭受战祸的百姓到现如今还是衣食不济,这几年国库的银子,也大都用在了前线的战事之上,如今还要花上一大笔银子安置难民,如果此时重建黑鳞营,户部这边只怕拿不出银子来。”

    隆泰秀气的脸上已经微有愠怒之色,道:“黑鳞营不过千人编制,就算耗费些银子,难道我大楚连这点银子都拿不出来?”

    窦馗听隆泰语气微带不满,便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

    隆泰见窦馗不说话,瞥向忠义侯,问道:“忠义侯,你是否也觉得这时候不适合重建黑鳞营?”

    忠义侯道:“回禀圣上,老臣倒是以为,秦淮之战之后,正是重建黑鳞营的好时机。”

    隆泰眼睛微亮,道:“忠义侯为何这般说?”

    “皇上,秦淮之战耗时数年,敌我两国的将士都已经是疲惫不堪。”忠义侯声音低沉而缓慢,似乎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吐出来:“无论是北汉还是我大楚,目前的士气都是十分低落。”

    隆泰微微颔首,齐宁却也觉得司马岚这番话倒是实情,几年打下来,前线将士本就筋疲力尽,再加上齐景和先皇帝连续过世,对整个楚国不可说不是连续的打击,眼下的前线将士,必定是士气低沉。

    “老臣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提升前线将士的士气。”司马岚道:“老臣混沌,一直没有想出好办法,可是皇上今日一语惊醒梦中人,老臣以为,重建黑鳞营,正是提升我楚军士气的最好方法。”

    “哦?”

    司马岚露出一丝笑容:“众所周知,如果说当年秦淮军团是一把战刀,那么黑鳞营便是这把刀的刀锋,有刀锋在,便锐利无当。如果这时候重建黑鳞营,前方将士知晓,必然是士气大振,亦可让将士们知晓朝廷对于军队的重视。”

    隆泰笑道:“朕只是想完成先帝的心愿,却没有想到这一层。忠义侯老成谋国,能想到这一层,果然不愧是栋梁之臣。不错,黑鳞营一旦重建起来,我楚军将士,必定是士气大振。”转视淮南王,问道:“淮南王觉得是否如此?”

    在场诸臣不少心理便在想着接下来淮南王少不得与忠义侯有一番不见血腥的争斗,忠义侯主张重建黑鳞营,这对淮南王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处。

    孰知淮南王却是一笑,竟然点头道:“忠义老侯爷所言极是,如今我大楚正是要振奋军心士气的时候,重建黑鳞营,不但可以振奋我军士气,亦可以让北汉人知道我大楚的军威。当年血兰军一蹶不振,直到如今都不曾出现在疆场,可是我大楚重建黑鳞营,有朝一日出现在北汉人的眼前,必让他们魂飞魄散。”

    隆泰本也以为淮南王会找借口反对,却不想他却如此轻松便答应,诧异道:“淮南王,那你也是赞同重建黑鳞营?”

    “重建黑鳞营虽然要耗费一些银子,可是这笔银子花的值,不但可以振奋我军士气,而且亦可以打击北汉人。”淮南王微笑道:“再说这也是先帝的心愿,我等做臣子的,自然是要帮助皇上完成先帝心愿。”瞧了窦馗一眼,含笑道:“窦大人,这是大事,你户部虽然吃紧,但此等事情,还是挤上一挤,拨些银子出来吧。”

    窦馗立刻道:“既然是有利军心的大事,臣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从牙缝里挤出银子来。”

    隆泰这是登基之后第一次准备做一件事情,本以为事情不会太过顺利,不想忠义侯和淮南王竟然都是同意,心下有些兴奋,笑道:“好,咱们君臣一心,没什么事情做不成。齐宁,朕.......!”

    他尚未说完,忠义侯却忽然道:“皇上,老臣还有事启奏!”竟是打断了隆泰的话头。

    隆泰一怔,问道:“忠义侯,你还有什么顾虑?”

    “皇上,老臣倒没有什么顾虑。”司马岚缓缓道:“只是重建黑鳞营,这黑鳞营统领的人选,必须要好生斟酌。”

    “啊?”隆泰立时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对,皱眉道:“朕已经考虑过,齐宁是黑鳞营最适合的人选。”

    司马岚摇头道:“老臣却以为,锦衣侯并不适合担任黑鳞营统领。”

    “可是......可是当年黑鳞营,就是由齐大将军所统帅。”隆泰心下微沉,立时觉得自己很有可能陷入老狐狸的圈套,“齐宁承袭锦衣侯爵位,又是齐大将军的子嗣,由他统帅黑鳞营,岂不是最佳人选?”

    “皇上,臣也以为老侯爷所言极是。”淮南王不动声色缓缓道:“小侯爷不是齐大将军,齐大将军少年时候便即跟随锦衣老侯爷征战沙场,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在战场之上立下了第一功,那是从血火之中历练出来,因此也才能训练出黑鳞营这支精锐。”瞧了齐宁一眼,见得齐宁倒显得十分镇定,含笑道:“锦衣侯,本王并非说你不是,可是军国大事,非同儿戏,黑鳞营更是我楚军的脸面,绝不可马虎。”

    齐宁心中此时也是明白,隆泰准备重建黑鳞营,让自己担任黑鳞营统领,无非是培养自己的嫡系,但是这两头老狐狸不动声色之中,却让隆泰原本的计划迅速出现了极大的偏差,他知道此种时候,更要保持冷静,微微一笑,道:“王爷说的极是,齐宁年纪还轻,经验太浅,确实要多加考虑。”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