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七七章 赏赐
    许冠峰那晚在酒铺被齐宁狠狠地整治一番,仓皇而逃之后,甚至因为冰冷酒水淋在头上还小病一场,好在他行伍出身,身体结实,倒也很快缓过来。

    不过对齐宁的容貌,他却是铭记于心,此时瞧见齐宁,当真是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他便是再愚笨,也知道能在御书房出现的官员那都是当今南楚的重臣,而且齐宁站的位置靠近御书桌,那更是地位非同一般。

    齐宁心下冷笑,但语气倒还淡定:“问你话,你没听见?”

    许冠峰回过神来,忙道:“小人.......小人是奉了蜀王之命,前来......前来京城向朝廷禀报......!”

    “如此说来,是蜀王让你三句话不离锦衣侯?”齐宁淡淡道:“莫非锦衣侯府给你们送去信函或者口讯,让你们不要为难黑岩洞?还是你们自己想着因私枉法,自以为是?”

    “这......!”许冠峰额头顿时冒出冷汗。

    貌似窦连忠的那位官员已经道:“侯爷,话也不能这么说,如果黑岩洞不是仗着当年贵府对他们的关护,也不敢在西川骄横。”

    “这位是?”齐宁唇边泛起一丝浅笑,“这位大人恕本侯眼拙,我刚承袭侯爵不久,许多朝官并不认识。”

    淮南王却已经笑道:“这位是户部尚书窦馗窦大人。”

    原来真是他,齐宁心下冷笑,想来这窦馗对自己与窦连忠的恩怨一清二楚,微笑道:“原来是窦大人,窦大人这话本侯实在难以苟同。第一,说黑岩洞骄横,不知是窦大人亲眼所见,还是道听途说?窦大人掌管户部,日理万机,此外还有别的烦心事要操劳,恐怕也没有时间去西川,就算真的到了西川,你堂堂户部尚书,也不可能屈尊去苗人的黑岩洞,所以在事实没有清楚之前,窦大人还是不要人云亦云,武断判定......!”见到窦馗似乎要争辩,不等他说话,接着道:“第二,你说黑岩洞仗着锦衣侯才敢在西川骄横,这就奇怪了,当年黑岩洞协助楚军,是效忠朝廷,可不是效忠锦衣侯,而且锦衣侯府也绝不可能因私废公,就好像如果窦大人有位远亲杀人放火,地方官府难道还因为他是窦大人的远房亲属,就会不闻不问?”

    窦馗变色道:“侯爷请慎言,本官何时有远亲杀人放火?”

    “只是打个比方,窦大人,比方懂不懂?”齐宁淡淡道。

    窦馗冷哼一声,道:“侯爷,这些无中生有的比方,还是少说为妙。”

    “不错,无中生有的事情,还是少说为妙。”齐宁也是淡淡道:“西川那边说什么因为瞧在锦衣侯的面子上,所以才对黑岩洞多加容忍,嘿嘿,这岂不是无中生有?锦衣侯府何时包庇过黑岩洞?黑岩洞若是遵循国法,那是谁也不能为难他们,可是若触犯国法,地方上就搞依法办事,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淮南王抚须笑道:“侯爷说的不错,谁也大不过王法去。”转身向隆泰拱手道:“皇上,黑岩洞抗税杀官,依然是要造反,卢大人说的杀鸡儆猴,倒是不无道理,若能够迅速将之剿灭,将黑岩洞主带回京城,必能杀一儆百,让苗人其他各洞俱都再不敢轻启事端。”

    卢霄亦是拱手道:“皇上,此番黑莲圣教派人在京城作乱,神侯府那边已经可以佐证,他们甚至敢从神侯府劫人,连锦衣侯爷被他们劫走,这已经是谋反作乱,此番大可以先将黑岩洞剿灭,令苗人各洞不敢妄动,让他们晓得我大楚的军威无敌,尔后便可以开始对黑莲圣教进行铲除。”

    “忠义侯,你也是这个意思吗?”隆泰看向忠义侯司马岚。

    忠义侯躬身道:“回禀圣上,如果一切属实,为了维护朝廷的威严,自然是要将之剿灭,而且要将黑岩洞主带进京城,斩首示众。不过........!”顿了一下,转视许冠峰,沉声问道:“现在黑岩洞那边,是个什么状况?韦书同是如何处理?”

    许冠峰道:“此事过后,韦刺史已经派出了兵马封锁了黑岩岭周遭的要道,蜀王也派出了锦官卫在黑岩岭外围扼守各处,不令他们逃脱。只是在皇上的旨意到达之前,韦刺史并没有下令攻打黑岩岭。”

    “锦官卫是护卫蜀王的兵马,他们为何要去黑岩岭?”齐宁皱眉道。

    窦馗淡淡笑道:“侯爷难道不知,黑岩洞共有六寨,其中三寨所居之地正好是在蜀王的食邑之内。”

    “啊?”

    淮南王笑道:“当年李家归顺朝廷,先帝隆恩浩荡,不但给了李家许多赏赐,保留其蜀王的爵位,而且还赏赐了不少土地,另外封了两千户食邑,这黑岩洞有三寨就在蜀王的食邑之内,只是这两千户食邑,都是由地方官府收取税赋,然后再送往蜀王府而已。如今自己的食邑之民谋反叛乱,蜀王出兵,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

    司马岚却已经道:“皇上,蜀王的折子已经到了,不过韦书同的折子还没有送到京城,此事事关重大,并非仅仅是花苗一洞之事,先帝对苗人一直也是采取怀柔的手段,所以依老臣之见,等到韦书同的折子送到京,再作商议。”

    隆泰自然明白司马岚的意思,颔首道:“忠义侯所言极是。”

    卢霄不禁道:“老侯爷,如果不迅速动手,会不会让黑岩洞有准备的时间?黑岩洞在花苗人之中颇有影响,他们会不会暗中联络花苗其他各洞?”

    司马岚冷笑一声,道:“如果朝廷对小小的黑岩洞也如此忌惮,又如何震慑整个西川?花苗人虽然荒蛮,不通礼仪,但并非是傻子,如果黑岩洞果真是抗税杀官,朝廷要剿灭,花苗其他各洞难道因为黑岩洞的愚蠢将自己卷入进去?再说眼下正是深冬时节,西川那边也定然是大雪封山,黑岩岭是黑岩洞苗人的久居之地,对那里的地形环境异常熟悉,再加上这场大雪,官兵若是强行攻打,只怕会损失不小,既然如此,先封锁他们的逃窜之路,等弄清楚事情的具体情况再作计较也不迟。”

    卢霄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齐宁心想这司马岚倒也算是老成谋事,不过心里却也知道,司马岚反对立刻攻打黑岩洞苗寨,未必真的是存了大公无私之心,或许只是为了针对淮南王等人而已。

    从一开始,无论是黑莲圣教还是黑洞岩,淮南王和卢霄等人似乎都想迅速出兵,而司马岚却都表现的十分持重,虽然并没有直说不可攻打,但所提之议,却也都是暂缓而行。

    许冠峰退下之后,隆泰想了一下,才露出笑容道:“锦衣侯,京中的疫毒,是否已经解决?”

    齐宁进宫的时候,只是没有想到会商议起黑岩洞之事,但却想到皇帝会问起解毒之事,立刻回禀道:“回禀皇上,昨日在京城设下多出施药点,臣代天施药,大部分被感染的百姓都已经得到了解药。臣为了防止万一,吩咐施药点到今天正午时分才撤下去。”

    隆泰笑道:“朕已经知道了,西门无痕,你先前说过,解药立竿见影。”

    西门无痕拱手道:“回禀皇上,锦衣侯代皇上施放的解药,确实是立竿见影,臣亲自观察过感染疫毒之人服下解药后的状况,一夜之间,已经大有好转。”

    隆泰微笑道:“锦衣侯,这次灾难消于无形,你立下了大功,朕准备好好赏赐你,你想要朕赏赐什么?”

    “回禀皇上,这都是皇上福泽,臣不敢居功。”齐宁装模作样道:“食君之禄,为君解忧,只要能让皇上不再忧愁,便是给臣的最好赏赐。”

    隆泰哈哈笑了一声,才道:“你承袭了侯爵,有了爵位,可是朕还没有给你安排差事......!”顿了一下,才道:“你祖父和你的父亲,都是我大楚的军中栋梁,所以......朕准备也让你在军中效命。”

    众臣神色各异,忠义侯和淮南王却都是不动声色。

    “皇上要让臣去哪里?”启宁没有想到隆泰让自己去军中,抬头道:“难道要让臣去秦淮军团?”

    齐景曾是南楚最强军团秦淮军团的主将,齐宁自然是下意识地觉得皇帝是要让自己也去秦淮军团,心想这事儿可不小,这小皇帝事先怎地不和自己通通信。

    卢霄见状,忙道:“皇上,锦衣侯并未在军中待过一天,如果......如果这边安排去往秦淮军团,只怕人心不服。而且岳环山跟随齐大将军多年,对秦淮军团最是熟悉,如今暂由他统领秦淮军团,可说是最合适的人选,这时候......!”

    隆泰皱起眉头,道:“卢霄,朕何时说过让齐宁去往秦淮军团?”

    卢霄一怔,大是尴尬,忙跪倒在地,“臣......臣该死,臣只是一心为国,所以......!”

    “朕没有怪你。”隆泰挥挥手,“你起来吧。”等卢霄起来,隆泰才道:“朕是准备让齐宁统领黑鳞营暂且历练,两代锦衣侯都是我大楚的名将,齐家是军功世家,朕相信齐宁也能继承锦衣侯齐家的家风,为国效命。”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吃了一惊,便是忠义侯也大感意外,不由道:“皇上,黑鳞营早已经不在,锦衣侯又如何统领黑鳞营?”

    隆泰道:“朕知道黑鳞营当年与北汉血兰军厮杀,全军覆没,其实先帝在世的时候,与朕说起过此事,先帝一直都准备重建黑鳞营,不过朝事繁忙,一直耽搁下来。朕想起先帝所言,自然要完成先帝之愿,所以朕准备重建黑鳞营,今日刚好诸位爱卿都在这里,不知你们觉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