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七四章 尴尬
    雅厅之内顿时有些沉寂,两人一时间都不说话,齐宁淡定自若,田夫人却觉得浑身上下不自在,坐在圆凳上的翘‘臀’禁不住微微扭了一下,斜睨了齐宁一眼,眉宇间显出一丝愁烦之‘色’。。: 。

    齐宁的意思,没有说明白,可是田夫人却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什么。

    本来她和齐宁差着不少岁数,并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可是齐宁这模糊的言语,却是让她心中一颤。

    她掌理诺大一个钱庄,而且是在京城这样的龙蛇‘混’杂之地,并不似一般足不出户的‘妇’人,对外面许多乌七八糟的事情还是知道不少。

    她在生意场上倒也是运作自如,这固然是因为田家‘药’行的‘药’材确实都是上佳,亦是因为这‘妇’人十分‘精’明。

    齐宁宛若暗示般的言语,让她脑中立时便想到了某种可能。

    她自然也听说过,这京城不少达官贵人暗地里做的事情,很是不堪,虽然青‘春’靓丽的少‘女’更得那些达官贵人的青睐,但其中却也还是有不少人另有喜好。

    有些不堪之人喜好尚未长成的幼‘女’,亦有人喜欢成熟丰满的‘妇’人,甚至有人专挑已婚夫人亵玩。

    只是齐宁看上去干干净净,年纪尚轻,田夫人实在不觉得这位小侯爷会有什么特别的嗜好,此时听得齐宁暗示,心下却是一紧,这时候再想到方才齐宁斜睨自己‘胸’脯那一幕,便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其实田夫人心里也很清楚,虽说自己年过三旬,但是因为善于保养,而且再加上本来就底子好,所以根本不显任何老态,看上去反倒很显年轻,乍一看去,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年纪,若是再细看水嫩光滑的雪肌,更能让人误以为不过二十三四岁。

    有时候冷夜孤灯,田夫人在铜镜之前,亦是为自己还拥有着纤细柔美的腰肢和‘挺’拔傲人的感到心中欢喜,她很清楚,自己的成熟身材依然可以让很多男人垂涎‘欲’滴,这熟透的果子,依然充满了媚人的‘诱’‘惑’力。

    可是齐宁对自己有某种想法,田夫人还是觉得有些意外,暗想难不成这小侯爷也对成熟的‘妇’人感兴趣?可是他是堂堂锦衣侯,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着,怎地会对我生出兴趣?

    似乎有所感觉,但又不敢确定,不由更将衣衫紧了紧,勉强一笑,问道:“侯爷.....侯爷是什么意思,民‘妇’.....民‘妇’愚笨,听不大懂。”

    “田夫人这样‘精’明的人,难道当真听不懂?”齐宁捡着热腾腾的菜肴,倒是气定神闲,含笑道:“夫人千万不要装糊涂。”说完,冲着田夫人似笑非笑。

    田夫人心下一沉,低下螓首,咬着红‘唇’,心中有些恼怒,暗想这小‘混’蛋还真是无耻至极,竟然借着这样的机会对自己提出非分之求,心下冷笑,他夫君惨死之后,田家‘药’行是她在这几年之内一手撑下来,其中的辛苦自不必说,这其中对她心怀叵测的男人亦是不在少数,可是田夫人却从未让任何人稍有染指。

    她一咬丰润的红‘唇’,似乎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眉宇间便即坚决起来,声音也有些发冷,道:“侯爷,太医院......太医院的生意,民‘妇’不做了,民‘妇’虽然只是一介商户,身份低贱,可是.....可是也不是为了生意不顾廉耻之人,这次只怕是让侯爷白费心了。”

    “生意不做了?”齐宁微笑道:“怎么,觉着和太医院的生意不好做?”

    田夫人道:“是,确实不好做,民‘妇’异想天开,以为有些事情真的那般容易,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反正......反正我是不做了,侯爷的要求,恕民‘妇’不能答应.......!”心想这小‘混’蛋是锦衣侯,如果真的想要对自己做什么,只怕以后还有麻烦,干脆道:“侯爷身份尊贵,民‘妇’身份低贱,可是......侯爷如果以后要想欺负人,民‘妇’......民‘妇’也不怕。”

    齐宁心中却是好笑,他方才戏虐之心起,倒想试试这美‘妇’人为了做成生意,是否真的可以无所不忌,此时听她声称不在做生意,而且俏脸开始冷淡起来,心下对这美‘妇’生出好感,却还是慢悠悠笑道:“田夫人,你这话说的云山雾罩,我真是听不明白。太医院可不是谁都想进去的,这京城那些大字号的‘药’行,多少人想往里面挤而不可得,你倒好,将这大好机会拒之‘门’外。你心里比我清楚,和太医院做了生意,能有多少好处我也不一一说来,可是你如果放弃这次机会,田家‘药’行就永远只是京城一家小字号,付出小小一点代价,获得田家‘药’行的康庄大道,你连这也舍不得?”

    “不行就是不行。”田夫人心中很是烦恼,她也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哪怕齐宁提出其他更为苛刻的条件,田夫人也不会轻易放过,唯独这种事儿,她是绝不会应允,心意已定,摇头道:“民‘妇’孤儿寡母,其实也不用多少银子,现在已经足够吃饱穿暖,侯爷的好意,民‘妇’......民‘妇’心领了......!”

    灯火之下,她那张白皙俏媚的脸蛋满是愁闷和无奈,显然对错过这次机会也有些可惜,但是眼眸深处却还是显出坚定之‘色’。

    齐宁心下暗赞,愈发觉得这美‘妇’人虽然有些缺点,但人无完人,这一刻她身上的光彩反倒将身上的缺点完全掩去,笑道:“夫人看来真是吝啬,本侯就是想要多吃几顿饭,难道你都舍不得?你拿的这些银子,那也有近千两,就换不来夫人亲自下厨几次?”

    田夫人心里正自愁恼,只盼这小‘混’蛋赶紧滚蛋,却又不敢真的赶他走,忽听到他这般说,立时抬头,水汪汪的眼眸里显出诧异之‘色’,一时没回过神,问道:“候......侯爷说什么?”

    齐宁叹道:“夫人难道不知,家父在世的时候,就从不收取贿赂,这次帮你联系上太医院,其实我也只是举手之劳,根本用不着这么客气,拿了你的银子,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而且我只是帮你带到太医院‘门’口,如何进去,还要靠你自己的本事,所以无论是这几张银票还是以后的回扣,你根本就不必准备。”

    “侯爷,你......!”田夫人脑子还有些发懵。

    齐宁道:“夫人的手艺很好,我很喜欢这种口味,心里寻思着以后若是想吃,可要往哪里去?所以夫人如果真觉得我帮了点小忙,以后如果我还想吃这口味,只希望夫人能够亲自下厨,为我做几道菜,这确实有些冒昧,不过......哎,夫人就算不想下厨,也用不着连生意都不做吧?”

    田夫人怔了一下,随即现出欢喜‘交’加之‘色’,失声道:“侯爷就是想吃几道菜?”

    “难道你以为我还有别的要求?”齐宁故作惊讶道。

    田夫人就像是身上有一块千斤巨石忽然被搬开,浑身上下一阵轻松,脸上顿时发红,宛若涂抹了胭脂般娇‘艳’夺目,心想自己还真是胡思‘乱’想,人家小侯爷根本没有往那事上想,反倒是自己在这里往那种事上靠,真是大大不该,这岂不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只觉得羞臊难当,脸颊泛红,耳根后面都发烫,尴尬道:“是......是我胡思‘乱’想,侯爷......这.......!”

    齐宁见她娇媚‘诱’人模样,忍不住道:“夫人该不会是......哎呀,夫人,你.......哎,我怎会是那种人,夫人太......真是让人羞涩啊。”

    田夫人更觉尴尬,看齐宁双臂抱‘胸’,十分风趣,禁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道:“侯爷想要吃菜,便是天天想吃都成。”心情大好,开玩笑道:“侯爷要不让我去你们侯府当个厨娘?”

    “那可不成。”齐宁摇头笑道:“侯府里的厨子已经够多了,我们锦衣侯府向来简朴,并不富裕,夫人的手艺,若要请过去做厨娘,五六个厨子的工钱都打不住,我们锦衣侯府那可是发不起。”

    田夫人听他说的俏皮,更是咯咯直笑,‘花’枝招展,纱绫裹住的那两团硕峰颤动不已,‘荡’出令人炫目的‘波’‘浪’。

    雅厅之内本是十分尴尬的气氛,一瞬间烟消云散,变的欢快起来。

    齐宁道:“如此说来,夫人这生意还是要做?”

    “当然要做。”田夫人笑声未停,粉腻白皙的手儿捂住红‘唇’,笑不‘露’齿,“侯爷帮了这么大的忙,民‘妇’要是不接下这生意,岂不是辜负侯爷的一番好意?”

    齐宁哈哈笑起来,这才道:“既然如此,后面的事情夫人就自己去处理,若是遇到为难的事儿,便去侯府找我,就隔了两条街,也很方便。”

    田夫人忙道:“侯爷的恩德,田家一定不敢忘记。”她骨子里还是有些重财,得知是自己误会齐宁,心下本就轻松,又想到齐宁连谢礼和回扣都不拿,那更是省去了一大笔的开销,心下更是喜滋滋的,起身为齐宁再次斟满酒,又敬了一杯,酒虽不烈,但田夫人的酒量显然很是一般,很快脸上泛起红‘潮’,宛若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