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七三章 谢礼
    田夫人的熟‘女’风韵却是让齐宁心下禁不住一‘荡’,随即有些自恼,心想怎地一瞧见这样的美‘妇’人就会心神‘荡’漾,实在是不妥。。

    他心理年纪远超出他外表的岁数,也正是心里颇为成熟,所以对这类满含熟‘女’风情的成熟美‘妇’最是心动。

    更何况田夫人也确实是极品美‘妇’,难免会让他心神一‘荡’。

    “夫人也会做菜?”齐宁静下心来,从田夫人那凹凸有致沃腴起伏的成熟娇躯上收回目光,瞧着桌上的菜肴,不得不承认,田夫人至少在菜‘色’之上下了一些心思,毕竟是‘女’人,总是在乎一些表象。

    田夫人在放下汤碗之后,在边上坐下,笑道:“侯爷尝尝如何,看合不合口味?”

    齐宁提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入口绵软即化,口感极好,忍不住赞道:“夫人这豆腐做得实在不错,能吃到夫人的豆腐,三生有幸。”

    田夫人一怔,耳根微热,见齐宁面不改‘色’,暗想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她常年经营生意,场面的事儿倒也是办的十分利落,浅笑道:“侯爷喜欢就好。今天侯爷已经累了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若是合口味,就多吃一些。如果不是侯爷,京里的灾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民‘妇’就斗胆代城里的百姓感谢侯爷。”

    齐宁心想这是田夫人的客套话,如果不是因为其他事情,田夫人才懒得代百姓道什么谢,或许在田夫人心中,别人的疫毒好没好,与她也并无干系。

    “夫人过誉了。”齐宁倒是保持着淡定,微笑道:“这都是托皇上的福,并非我的功劳。”

    田夫人忙道:“是是是,侯爷说的对,是皇上的赐福。”美眸微转,这时候她眼角那颗殷红小痣更显的她妩媚动人,风情万种。

    其是田夫人倒也不是要做出什么妩媚之态,只是她眼角的那颗红痣十分的显眼,对‘女’人来说,‘唇’角和眉角生痣,乃是美人痣,最添‘女’人的妩媚,她相貌本就娇媚,属于‘艳’丽‘性’,再添上这颗红痣,哪怕是小小的一个神态,也会显得娇媚‘诱’人。

    齐宁暗想传中素来出美人,这话在这个时代也依然不假,田夫人不但有江南‘女’子的柔媚,更有着川中‘女’子的水嫩白皙肌肤,玲珑剔透,吹弹‘欲’破。

    齐宁放下筷子,田夫人已经拿起酒壶,站到齐宁身边,微弯下身子,齐宁闻到他身上梅‘花’般的幽香,不由斜眼看了一下,田夫人那张雪白‘精’致的鹅蛋脸儿就在边上,身形颇显娇小,削肩单薄,长颈如鹤,身体的比例却十分的协调,被纱绫裹着的‘胸’脯饱满柔软,绫纹抹‘胸’的图样因为她微弯下腰,全被撑挤变形,在灯影之下浮‘露’出惊人的起伏,绣工再难细辨,斟酒的时候,手臂微动,那两座水豆腐似的绵‘’便颤忽忽地动弹,令人目炫神驰,不忍须臾稍离。

    齐宁不禁又是心下一‘荡’,孤灯粉影,美‘妇’在侧,齐宁毕竟血气方刚,心中泛起涟漪之后,脸上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

    田夫人似乎也察觉一丝异样,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见得齐宁似乎在斜睨着自己‘胸’脯,怔了一下,随即脸上一阵火热,心想这小侯爷怎地如此轻薄,可是见得齐宁目光已经移开,气定神闲,神‘色’从容,顿时心下便有些好笑,暗想自己还真是胡思‘乱’想,人家是堂堂的锦衣侯爷,地位尊贵,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怎会看上自己这样一个连孩子都有的‘妇’人,实在是自己太过多心。

    她瞧见齐宁目光在自己‘胸’脯看着时候,还有些紧张,此时想通,却又释然,心中好笑,齐宁就算是侯爷,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身在侯府,多的是美丽少‘女’,成天有那么多美丽少‘女’围在身边,自己都已经三十出头,莫说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就算真的是王侯夫人,相差了十来岁,只怕送到小侯爷面前他也瞧不上。

    想到这里,心下顿时轻松,斟好酒后,才笑盈盈道:“侯爷,这是从西川那边送过来的猴儿酒,你吃多了琼浆‘玉’液,也可以试试咱们小老百姓的东西。”

    齐宁哈哈一笑,道:“什么小老百姓,没有那回事。”端起酒杯饮了一小口,芬芳清雅,口味倒是颇淡。

    他倒可以适应,不过却也知道,这酒口味太淡,真要是好酒之人,反倒不会习惯。

    放下酒杯,齐宁倒也是开‘门’见山问道:“夫人是不是想知道太医院的事儿?”

    田夫人坐下之后,便听齐宁这般问,心想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说话这么直接,也不知道拐些弯子。

    不过她今夜设宴,本就是想问清楚此事的情况,毕竟对她来说,能够与太医院攀上关系,那才是真正的目的,既然齐宁开‘门’见山率先提出来,说话直率,反倒省了拐弯抹角的‘精’力,盈盈一笑,抬手将腮边一绺乌丝往后撩到耳根后面,这个满是‘女’人味的动作让她更添成熟韵味,轻声道:“侯爷派人过来说宫里那边已经说好,民‘妇’......民‘妇’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所以.....,哦,今夜请侯爷来吃饭,绝不是为了这桩事情。”

    齐宁心下好笑,却还是道:“没什么问题了,宫里会派人往太医院去知会一声,估‘摸’着这两天就会通知。”心想好在自己已经在宫里和隆泰提及到此事,隆泰倒也给了明白话,否则这事儿还真不知道怎么和田夫人说。

    齐宁虽然是侯爵,可是这侯爵算是白捡来的,而且到现在为止,他骨子里也还没有那种阶级分明的概念,虽然觉着身为侯爵说出去确实有些面子,但却并没有想过用这爵位耀武扬威,否则身为锦衣侯,帝国四大世袭侯爵之一,也不可能在一个小小的商户人家用餐,而且和田夫人坐在一起,也不会觉得自己比田夫人高人一等,只是很简单地觉得是和一个‘性’感的美‘妇’坐在一起吃顿饭而已。

    田夫人俏媚的脸上立刻显出欢喜之‘色’,道:“侯爷,你......你是说田家‘药’行真的可以往太医院送‘药’材?”

    “宫里既然已经派人知会,自然是不成问题。”齐宁提起筷子,“不过如何和太医院打‘交’道,那就是夫人自己的事情,我不方便出面,宫里更不可能出面,对宫里来说,这是芝麻大的小事,不会过问第二次。不过既然有宫里的招呼,太医院那边应该也不会怠慢,你大可以亲自去找太医院负责采买‘药’材的官员,和他仔细商量就好。”

    “我知道,我知道。”田夫人白嫩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泛起一丝红‘潮’,端起酒杯:“侯爷,民‘妇’敬你一杯,感谢你对田家‘药’行的照顾,民‘妇’先干为敬。”说完一手拢住酒杯,遮挡住喝酒的模样,姿势倒也很是优雅。

    她一杯下肚,脸颊很快就泛起红晕,灯火之下,娇美如‘花’,煞是美‘艳’。

    “夫人也不用如此客气。”齐宁微微一笑,见得这美‘妇’饮酒之后,俏脸酡红,眉角带痣,更增妩媚,心下戏虐心起,忍不住端着酒杯晃了晃,轻笑道:“夫人,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觉得该如何报答我啊?”

    田夫人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泛起‘迷’人笑容,起身来,转身到了屏风后面,很快就回来,在桌边坐下,手里捧着一只小盒子放在桌子上,轻声道:“侯爷,这是民‘妇’为你准备的一点谢礼,还请侯爷笑纳。”

    齐宁瞥了一眼,抬手挑了一下,将盒盖打开,见到里面放着几张银票,第一张面额便是一百两,淡淡一笑,放下盒盖,推回去道:“夫人觉着我是为了这区区一点银子吗?”

    见齐宁将装有银票的盒子推回来,田夫人怔了一下,随即咬着红‘唇’,眸如‘春’水,有些为难道:“侯爷......侯爷是嫌少吗?”不等齐宁说话,已经往齐宁这边凑了一凑,那本就丰硕高耸的‘挺’拔‘胸’脯压在桌沿,挤成一团,丰腻如瓜,压低声音道:“侯爷,这只是.....只是一部分,等到和太医院做上生意,每次往宫里送去的‘药’材,我都会拿出一部分银子给侯爷送过去。”

    齐宁心中暗想这‘妇’人倒还真是‘精’于生意之道,也难怪田家能够死而复生。

    一次重谢,自然抵不上细水长流,而田夫人则是可以利用这样的方法,将靠山捆在一起,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有利益的结合,才能让关系更为稳固坚实。

    “哎......!”齐宁故意叹了口气,道:“夫人是生意人,也难怪只会想到银子,说来说去,还是绕在银子上,你是否觉得我很缺银子?”

    田夫人先前只以为齐宁嫌银子少,她既然通过齐宁这条线能和宫里拉上关系,自然是极为珍稀这求之不得的大好机会,只怕断了齐宁这条线,所以一咬牙加大了筹码,本以为细水长流坐收银子必然能让齐宁满意,却不想齐宁竟似乎还是无动于衷。

    她心下有些恼怒,暗想老娘已经让了这么大,你这小‘混’蛋难不成还不知足?但嘴里自然不敢说,勉强一笑,轻声问道:“侯爷......侯爷还有什么要求,只要.....只要我田家能够做到,民‘妇’一定尽力而为。”

    齐宁微笑道:“有了太医院的生意,田家‘药’行以后可以说是财源滚滚,夫人是不是该大方一点?当然,我可不要银子。”说完,目光似有若无从田夫人‘胸’脯扫过。

    田夫人见得齐宁目光,不由低头瞧了一下,立时看到自己在桌沿挤成一团的硕峰,脸上一红,坐正身子,见得因为挤压让‘胸’前的纱绫有些褶皱凌‘乱’,那两团茁‘挺’雪峰的形状异常显眼,忙抬手扯了扯纱绫,里面一对硕峰轻晃,这个时代并无‘胸’罩,若不用襟衣勒紧,就会显得十分自然,此时两团硕峰因为太过丰满,还是微微坠了一个低圆,锁骨下拉成一片斜平,两团挂在‘胸’前颤巍巍的硕峰,便难以相接,微向两侧‘挺’凸,并不显低垂,反倒是往前耸立,显出极为美好‘诱’人的轮廓来。

    -------------------------------------------------------

    ps:感谢书友6320626兄弟的舵主捧场,感谢风中求静dyd、一念羽尘、书友14703229、矫情先生0912、小丁仔仔、心碎疗伤痕、翩跹舞诸位好朋友的破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