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六九章 羽林凤典
    齐宁笑道:“皇上,这是您的福泽,此事目下并无几个人知道,我先进宫来向皇上禀报,不知皇上准备如何处理?”

    “赶快救人要紧。 ”隆泰立刻道:“先去找到忠义侯,由他去找户部要银子买药材,赶紧制药救人......!”说到这里,忽地想到什么,他本就是机敏过人之辈,齐宁的语气此时他已经体会一些味道出来,看着齐宁,问道:“没有几人知道?”

    齐宁心知隆泰应该有所悟,凑近上前,压低声音道:“都是亲信之人,皇上放心。”

    隆泰抬手摸了一下下巴,轻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皇上如果将解药的方子交给忠义侯,他又要找户部拿银子,回头再去买药,恐怕要耽误不少时间。”齐宁低声道:“而且不明真相的百姓服下解药,还以为这是忠义侯处事有方,倒是皇上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隆泰皱眉道:“整个江山都是朕的,朕要和忠义侯争什么好处?而且救命要紧,想其它作甚。”见齐宁不说话,隆泰左右瞧了瞧,他有习惯,召见大臣的时候,御书房内并不让太监伺候,见到无人,才低声道:“齐宁,你是说这事情可以做文章?”

    “皇上不是说,有人故意散布流言,声称这次瘟疫是因为皇上无德吗?”齐宁轻笑道:“既然如此,这药方子就能派上用场,有人别有居心,咱们就用这药方子狠狠地抽打对方的脸,也让百姓的流言换个风向。”

    隆泰一时间没明白过来,齐宁道:“皇上,这药方肯定是要拿出去救人,可是不能让忠义侯甚至是户部的人去办,就以皇上的名义去办。”

    隆泰自然听得懂,按理来说,朝廷就是皇帝的,皇帝就代表着朝廷,但是如今的情势,却显然不是如此。

    隆泰初登帝位,莫说天下子民,便是京城的百姓对这位新皇帝也是知之甚少,反倒是忠义侯的名气比这位新皇帝还要大。

    如果此事交给忠义侯去办,难保忠义侯不会借此机会收揽民心,齐宁倒是没有糊涂到将唐诺费尽心力结出的果子交给其他人去品尝。

    “用朕的名义?”隆泰若有所思,“此话怎讲?”

    “就说皇上这几日与人一同日夜找寻解毒的方法,皇上是天子,上天庇佑皇上,费尽辛苦终是找到解药。”齐宁笑道:“皇上再下旨派人设立施药处分发解药,如此一来,百姓们对圣上自然是感恩戴德。”

    隆泰唇边露出笑容,道:“你这法子倒也不差,也不用派别人了,你亲自去办就好,由锦衣侯替朕施药,自然是最为合适。”

    隆泰心领神会,瞬间就明白其中的关窍,自然知道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

    “臣遵命。”齐宁立刻道:“臣定然全力以赴,不辜负皇上的期望。”

    隆泰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浅笑,道:“齐宁,这次事情若是办好了,朕一定好好赏你,也不会让你失望。”

    “为皇上办差,是我的福分。”齐宁客套笑道,又道:“只是有几件事情还要恳求圣上应允。”

    “你说,只要朕能办到,都允了你。”隆泰知道齐宁是自己目前最为可信之人,也是个能办事的人,齐宁有求,只要不是太为难,尽量满足。

    齐宁道:“这次要施药,需要大量的药材,我进宫之前,已经派人去告诉了薛翎风,让他派人在京城各家药行药铺征调药材。”

    无人之时,齐宁在隆泰面前倒也不拘束,只是以“我”自称,隆泰却并不觉得这是不敬,反倒觉得更为亲切,就像两个朋友说家常话一般,也不介意。

    “你做得对,救人要紧,先让薛翎风征调药材,这也是朕所想。”隆泰道:“朕上次就吩咐过他,只要是为了应对这场大灾,在京城可以随时征调能用之物,让他先往药铺药行征调药材,回头由户部将银子补偿过去。”又道:“是了,若是缺了药材,朕给你的金牌还在你手里,你可以让人拿着金牌往太医院去调用,太医院有药库,也存了不少药材,一应俱全。”

    齐宁笑道:“皇上,其实我正想和你说太医院的事情。这药方之上的五味药材,其中三味在京城倒也容易得到,可是有两味很是稀缺,也不是珍贵,而是所用很少,京中各大药行都没有储存。”

    隆泰一怔,剑眉皱起,道:“京里没有,就派人往京畿附近的其他地方找寻,不能耽搁解毒救人。”

    齐宁道:“皇上不用太担心,京里的田家药行似乎存了一些,就算不多,但咱们一面救人一面继续征调药材,先施药给毒性严重的感染者就好。”

    “哦?”隆泰微微颔首,“你既然有了计较,就按照你所说的去办。”不等齐宁说话,叫道:“来人!”

    外面立时有一名太监进来,隆泰吩咐道:“你去将迟凤典传过来。”

    太监答应一声,退了下去,齐宁心想这迟凤典又是何人?他知道除了自己之外,小皇帝最信任的便是手握十大名剑之一落叶剑的宫廷剑客向天悲,向天悲一直是在小皇帝身边护卫,只是这几次进宫,并不见踪迹,至若迟凤典,齐宁此前并无听过这名字。

    隆泰似乎看出他的疑惑,笑道:“迟凤典是皇家羽林营的统领,你这次代朕施药,手底下人手不足,朕让迟凤典带些人给你调用,定要将此事办的圆满。”

    “是皇家羽林营统领?”齐宁一怔,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心想京城之内有两支兵马,一支是薛翎风统领的虎神营,另一支便是卫戍皇宫的皇家羽林营,薛翎风精明干练,这迟凤典应该也不是泛泛之辈。

    迟凤典既然是皇家羽林营统领,而皇家羽林营是宫廷兵马,直接听命于皇帝,那么迟凤典也就应该是皇帝十分信任之人,否则也不会坐上如此重要的位置,可小皇帝此前却从未提及过此人。

    其实他一直好奇一件事情,之前隆泰还是太子的时候,宫廷内阴云密布,按理来说,那种时候皇家羽林营自然是要全力肩负起卫戍皇宫的重担,毕竟皇家羽林营是真正地忠诚于皇帝的精锐军。

    可事实上,在最关键的时刻,皇家羽林营反倒是被调出了皇城,而黑刀营则是进驻守卫,此事齐宁一直都是有些想不通,至少从那次调防可以看出来,在关键时刻,似乎黑刀营比之羽林营更为可靠。

    “这人......!”隆泰想了一下,才道:“父皇嘱咐过朕,羽林营统领不可撤换,迟凤典能耐还是有些的。”似乎不愿意多谈,笑道:“从田家药行将那两味药材征调出来,回头朝廷再多出些银子补偿。”

    齐宁道:“皇上,补偿不补偿倒也罢了,其实这两味药材并不珍贵,也值不了太多银子。不过京城之内,只有这田家药行储存了这两味药,可见是个周全的药行.......。”

    隆泰精明过人,笑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在朕面前拐弯抹角,是不是田家药行托你办什么事情?”

    “皇上英明!”齐宁道:“皇上,田家药行是想着以后太医院用药材,由他们来送。”

    隆泰道:“朕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皇城之内有好几万人,每天都要用药......!”想了一下,才道:“这是小事情,回头让范德海去和太医院知会一声就是。”

    齐宁其实知道隆泰初登帝位,在军政大事之上尚不能乾纲独断,但是像田夫人梦寐以求的大事,在隆泰这里也不过是芝麻小事,无非一句话而已。

    忽听到外面传来一个恭敬无比的声音:“臣羽林营统领迟凤典拜见皇上!”齐宁瞧过去,只见到御书房门外,一个身着青色甲胄的武将正跪在门外,低着头,恭恭敬敬。

    隆泰瞥了一眼,淡淡道:“迟凤典,你进来。”

    皇家羽林营统领迟凤典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体格壮硕,身披青色的鱼鳞凯,青光闪闪,脚踏牛皮靴,身姿挺拔,或许是因为要见皇帝,所以并不敢戴帽盔进来,走路的时候,倒也是虎步龙行,威风凛凛。

    齐宁瞧见此人脸颊瘦长,与壮硕的身体倒是大不相同,长着八字须,颌下一小撮黑黑的胡须,一双眼睛里透着精明之色,与薛翎风的威武凛然大不相同。

    “臣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迟凤典到得御书案前,单膝跪倒在地,低着头,不敢看隆泰,齐宁见到他肌肉如铁,虬龙盘曲,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力量感,心知迟凤典的武功定也不弱,却不知道和薛翎风相比,孰高孰低。

    “迟凤典,你抽调两百名精锐羽林军,由锦衣侯调遣分配。”隆泰道:“一切遵照锦衣侯的吩咐行事就好。”顿了顿,才道:“你亲自带队出宫。”

    “臣遵旨!”迟凤典毫不犹豫答应,这才抬头看了齐宁一眼,见齐宁也正瞧着自己,迟凤典脸上立时露出笑来,拱手道:“迟凤典拜见锦衣侯,侯爷果然是少年英武,让人一见便心生敬仰之情,皇上有了旨意,臣下这就去抽调兵马,侯爷让我们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在所不辞。”

    齐宁一愣,心想这位迟统领说话倒也够露骨的,当着隆泰的面就是几句马屁,此时甚至觉得迟凤典脸上的笑容带着谄媚之色,与薛翎风的冷静沉稳给人一种无形的震慑力却是完全不同。

    -------------------------------------------------------------------------

    ps:感谢o0无痕@百度、luoxin@百度、doyes、爱知源、空城陌上、书友35932027、书友33851175诸位兄弟的破费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