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六七章 那一抹笑
    寒夜凄冷,顾清菡落荒而逃之后,齐宁体内翻滚的热血渐渐冷却下来,屋内似乎还弥漫着顾清菡娇躯散发出来如兰似麝的汗浆子味道,那成熟的‘妇’人体香,让人流连忘返。。

    他心知自己今夜被顾清菡丰腴的身体所刺‘激’,颇有些冲动,如果顾清菡离开之时,连那项链也没收下,齐宁定会觉得事情不妙,以后恐怕会与顾清菡的距离大大拉长,不过好在顾清菡还是收了项链,这让齐宁心里多少舒服一些。

    他‘摸’不准顾清菡现在是什么心思,不过却也知道那美‘妇’人确实是个循规蹈矩颇为保守的‘妇’人,虽然今夜没有真的要了顾清菡,可是心里反倒对她更生出几分敬重。

    回来的路上,已经略微歇息,再加上闹了这么一出,他此时还真没有什么睡意,想了一下,收拾整理一番,披上了新送来的大氅,出院子让马房牵了一匹马来,然后只领着一名护卫,径自往永安堂去。

    他心里很清楚,普通对手自己应该可以应付,连自己都无法应付,那么就算多带几名护卫也无济于事。

    再加上京城还在戒严,街道上有虎神营的兵士巡查,倒也不必太担心又遇到麻烦。

    到了永安堂,天‘色’已经微微亮,敲‘门’进去,开‘门’的是齐峰,见到齐宁出现,呆了一下,随即惊喜‘交’加,失声道:“侯爷,您......!”

    齐宁和随行护卫进了屋,齐峰急忙关上‘门’,回身压低声音道:“侯爷,你没什么事吧?是不是段二哥他们......!”

    他只以为是段沧海将齐宁救回来,齐宁摇摇头,正要说话,却瞧见自己之前接待过朱雀长老的角落椅子边,竟是站着一名中年乞丐,那老乞丐显是看到齐宁进来才站起,披散头发,用一根黑‘色’的带子在额头勒住。

    齐宁觉得有些眼熟,那中年乞丐看到齐宁盯着自己,有些尴尬,上前来,拱手道:“侯爷。”

    齐宁忽然记起来,自己上次去往锣鼓巷鬼金羊分舵时,此人似乎就在鬼金羊分舵舵主白圣浩身边,也是鬼金羊分舵的重要人物,微微点头,心下却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人为何会到这里来。

    “侯爷,这是上官凌风,白舵主被疫毒感染,无法理事,上官凌风暂时代任舵主,协助朱雀长老处理事务。”齐峰在旁解释道。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问道:“白舵主现在如何?”

    上官凌风神情凝重,道:“白舵主知道自己感染之后,为了不连累其他人,主动将自己软禁在屋子里,足不出户,也不让人进去,如今到底如何,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不过情势总是不大好。”

    齐宁往唐诺在的那个屋子瞧了一眼,只见屋‘门’关着,除了齐峰和上官凌风,屋内还有两名护卫,此时也站在一旁。

    ‘药’铺内说不出的冷寂,齐宁皱眉问道:“唐姑娘那边如何?解‘药’.....可有进展?”

    齐峰道:“现在就是在等唐姑娘的消息。”顿了顿,解释道:“侯爷......侯爷出事之后,段二哥让我们不要惊动唐姑娘,免得分了唐姑娘的心,这毕竟也是关乎众多人‘性’命的大事,不能耽搁。段二哥和老赵两人带着人出城去追拿......,就在昨天下午,唐姑娘找到了配方......!”

    齐宁欣喜道:“你是说,解‘药’已经配制出来?”

    齐峰道:“这个.....侯爷,我也说不好,似乎是配出来了,可是.....可是又不能确定。”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侯爷,唐姑娘确实找到了解‘药’配方,可是她说不能立刻公布出去,必须要先找人实验一番才成。这解‘药’是救人命的,如果有疏忽,非但救不了人,恐怕还会连累到侯爷。”齐峰道:“所以我去了锣鼓巷,找到了这位上官舵主,请他送来了一名中毒者,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时辰,还差一会儿便是六个时辰,唐姑娘说,这解‘药’到底能不能成,六个时辰一过,就能见分晓。”走到柜台边,指着上面的沙漏,“侯爷,这是计算时辰的,等到里面的沙漏漏完,便是六个时辰,那时候就可以去敲‘门’,告之唐姑娘,就能知道最后的结果。”

    齐宁快步走过去,只见到沙漏所剩不多,最多还有十来分钟便可到时间,皱眉问道:“是否成败在此一举?”

    齐峰神情也变的严峻起来,点头道:“‘花’了几天时间,试验了近百种方子,到最后唐姑娘才确定了解毒配方,唐姑娘倒没说什么,不过宋先生偷偷和我们说了,如果这道方子不成,只怕唐姑娘这边也找不出解毒方法了。”

    齐宁闻言,心下竟是紧张起来。

    上官凌风神情凝重,道:“侯爷,南河巷那边,听说已经关了快两千人之多,我丐帮到现在,已经死了六七十号人,现在被关起来的还有三四百人,如果......如果这次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齐宁微微颔首,心中却是暗暗祈祷,只盼上天保佑,能够让京城的人们渡过此劫。

    “唐姑娘和宋先生还在里面?”

    齐峰摇头道:“唐姑娘还在里面,宋先生实在坚持不知,在旁边的小屋先睡下,他年纪大了,这都睡了三四个时辰,我们也不好叫醒他。”

    “那.....那唐姑娘一直没有休息?”齐宁锁紧眉头。

    齐峰摇头道:“唐姑娘已经几天几夜没有歇息,就连东西也没吃几口,我真担心......哎,真担心她一个柔弱姑娘,如何能撑的住。”

    齐宁神‘色’更是凝重,如果不是想到再有小片刻就知道答案,无论如何也要过去推开‘门’,让唐诺先休息片刻。

    齐宁往椅子上坐下,齐峰和上官凌风站在边上,外面风声萧萧,屋内虽然生着炉子,但气氛却也是凝重冷清。

    这时候,众人才知道什么叫做度日如年,每一秒钟都极其难熬,压抑的气氛甚至让人都透不过气来。

    齐宁知道,自己都有这样的感觉,那么置身其中的唐诺,其压力更是如山一般,只怕现在京城几十万人,没有一人的压力比唐诺还要大。

    如此压力下,就算躺在‘床’上,只怕也不能睡着。

    齐宁微闭着眼睛,外面寒风呼啸声清晰可闻,如同‘阴’鬼嘶吼,似乎是过了数年时间,猛听得齐峰叫道:“侯爷,时辰.......时辰到了!”

    齐宁几乎是蹦起来,也不看那沙漏,飞步奔到那道‘门’前,抬手便敲‘门’,道:“唐姑娘,时辰到了,时辰到了!”

    片刻之后,那道‘门’“嘎”的一声打开,一身紫‘色’凤凰藤紧身衣曲线浮凸毕‘露’的唐诺终于出现在眼前,她那张秀美的脸上苍白一片,没有一丝血‘色’,一手扶在‘门’上,本来明亮的眼眸也是光彩黯淡,边上布满了血丝,一看就知道是疲惫到极致。

    唐诺瞧见齐宁,‘唇’角泛起一丝弧度,带着一抹浅笑,猛然之间,往前便倒,齐宁惊呼一声“唐姑娘”,顺手已经将唐诺抱在怀中,触手处柔软弹手,可是身上却有些发凉,齐宁心下骇然,唐诺抬起一只手,拿着一张纸,手臂绵软无力,抬到一半竟似乎无法抬起。

    齐宁也管不得其它,伸手握住她那只手,焦急道:“唐姑娘,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回头道:“宋先生,快,让宋先生起来给唐姑娘瞧瞧......!”

    唐诺软绵绵的身子却是靠在齐宁身上,显然是因为太过疲累,不得不如此,轻声道:“不用.......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唇’边带着浅笑:“可以了,方子......方子拿去,不会有问题,立刻......立刻救人.......!”

    齐峰和上官凌风以及其他几名护卫此时都已经凑在边上,连续几日下来,几人也都是辛苦不堪,听得唐诺之言,几人先都是一怔,随即都是大喜若狂,齐峰已经高举双手,欢声道:“成了,成了,哈哈哈......!”其实这几个时辰下来,齐峰也一直是紧张无比,最后这片刻,紧绷的神经几乎要折断,听到答案,整个人几乎是虚脱,竟不顾旁边上官凌风身上邋遢,一把抱住,欢喜之下,眼圈竟然泛红。

    上官凌风却也是欣喜异常,被齐峰抱住,非但没有觉得不妥,反倒也抱住了齐峰,眼泪竟然从眼眶夺目而出。

    他很清楚,唐诺这边一旦失败,丐帮那几百名弟兄的‘性’命也就等若没了,可是唐诺这边成功,就等若是从阎王爷的手中生生抢回了那几百人的‘性’命,他在丐帮多年,在江湖上也算是号人物,经历无数的悲喜,可此刻却实在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与欢喜,喜极而泣。

    齐宁从唐诺手里拿过方子,递给齐峰,道:“立刻抄写一遍,给上官舵主带回去。”这时候最担心的却是唐诺的身体,将她横抱而起,往边上的屋子过去,还没进‘门’,宋先生已经从屋里迎面而出,看到齐宁抱着唐诺过来,怔了一下,齐宁已经道:“宋先生,快去准备。”

    这宋先生这两日虽然辛苦,但毕竟也睡了几个时辰,好歹也缓过来一点,唐诺却是几天几夜没睡,而且是在高强度的试‘药’,齐宁也不和宋先生多说,进了屋里,这‘药’铺只有这里可以躺下歇息,此时唐诺疲惫至极,齐宁也只能先让她在这里稍歇片刻。

    走到‘床’边,柔声道:“唐姑娘,现在这里歇息片刻,我立刻安排救人,你......!”低下头,却发现这须臾间,唐诺竟然在自己的臂弯之中睡去,那秀美的脸上苍白一片,显得异常凄美,看上去纯美无暇,宛若孩童般,弯弯的‘唇’边,却还带着一抹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