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二六六章 无法无天
    顾清菡此时是身上发软,没有气力推开齐宁,齐宁倒是感觉浑身上下随着热‘浪’涌起用不完的气力,要起身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压在这成熟美‘妇’香软软如同棉‘花’般的丰腴娇躯上,却怎么也舍不得起来。.: 。

    两人的气息似乎都加快。

    齐宁虽然压在香软娇躯上面,一时间却也不敢轻举妄动,虽然稍微一动一下手,就能够一把握住顾清菡丰满如山的‘挺’拔硕峰,但却不敢有此行动,目光移到顾清菡那张鹅蛋脸上,,瞄着她杏眼柳眉,娇‘艳’‘欲’滴的粉‘唇’,真是越看越喜欢。

    他喉头发干,似乎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见顾清菡没有声音,一时间竟是伸手环住了顾清菡娇躯。

    顾清菡神‘色’终于一变,骇然道:“你......你要干什么?”

    齐宁却不作声,只是抱着顾清菡丰满柔软的身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砰砰狂跳不已,仿佛能从嗓子眼中跳出来,一时间竟是前所未有的紧张,不禁想:“她是恼了吗?这.....这该怎么办?”

    对于男‘女’情事,他本来也算老练,可这一瞬间竟然有些发懵,不知道是该放开顾清菡,还是干脆更进一步。

    虽然顾清菡名义上是他的婶娘,但且不说他是冒充锦衣世子,根本不存在那种顾忌,即使真的是锦衣世子,与顾清菡其实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只是顾清菡对于此点自然是十分的看重,自然不会跨雷池。

    顾清菡俏脸显出怒容,此时惊醒之下,身体已经有了些气力,双手推在齐宁‘胸’膛,低声喝斥道:“快放手,宁儿,不要胡闹!”

    齐宁看着她成熟美貌,禁不住道:“你.....你让我抱一下,我......我不做什么,我就是想.....想抱你一下。”

    “下流!”顾清菡双颊粉红,此时却是感觉到齐宁胯下正顶在自己小腹处,她是过来人,当然明白那是什么东西,硬硬的戳在自己柔软小腹上,小腹甚至被顶入一处凹陷,脸上更是烫的厉害,两条结实的立刻紧紧夹住,只担心被这小子冲动之下真的顶到不该去的地方。

    顾清菡蹙着柳眉,双手推搡,虽是成熟‘妇’人,但毕竟还是‘女’人,如何能比得上齐宁气力,挣扎推搡,非但没有推开齐宁,反倒是晃动着‘胸’前的雪白硕峰如同水‘波’般‘荡’漾,颤颤巍巍,心知这样下去不是事情,竟是低声哀求道:“宁儿,快把三娘放开,我不能对不起你三叔,你也不能对不起齐家列祖列宗,这种事情太荒唐,会......会毁了咱们,你听话,快放手,绝不能犯错。”

    齐宁听她软语哀求,那种俏媚无比的脸庞楚楚可怜,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立刻松手,也没有说话,但一时间却也不知道怎么办。

    顾清菡羞恼‘交’加,咬着红‘唇’,几乎都要咬出血来,又挣扎了一回,云鬓凌‘乱’,已是娇-喘连连,身上甚至冒出香汗珠子,她知道自己的气力绝对比不上齐宁,这般僵持下去,很难挣脱。

    但她毕竟是‘精’明过人的‘妇’人,心里却已经冷静下来,知道自己若太过挣扎,反倒会‘激’起男人的征服,在她看来,齐宁是火气正旺的小伙子,此时正处于冲动之间,稍有不慎,很可能就要犯下大错。

    齐宁灼热的气息喷在她敏感的颈背耳畔,简直能烫坏人,顾清菡此时已是吓得魂飞魄散,半身酥软,偏生恐惧使久旷的娇躯更加的敏感,所有感知被极度的放大,清晰感觉齐宁的杵尖宛若铁一般顶在自己柔软温暖的小腹处,她更是拼了命地夹紧修长结实的双‘腿’,可是这般用力,反倒让她亦是感觉小腹之下有些麻痒。

    她想扭动腰肢挣扎,可是却也知道,自己不动还好,若是动弹一下,便等若是挑动了齐宁的冲动,年轻人热血上涌,更是危险。

    若是齐宁真的要用强办她,她确实无力阻止,更要命的是自己绝不能喊人过来,此情此景,一旦被人瞧见,自己的名声固然要完蛋,便是齐宁只怕也要被毁了,耐着‘性’子柔声道:“宁儿,三娘知道你是一时冲动,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犯错,可是这事儿真的不能,你放开我,只要你现在放手,咱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三娘能体谅你,好不好?你听话,三娘说了只要你放手就绝不怪你,可是.....可是你要真的对三娘做了什么,三娘没脸见人,一定会.....一定会自尽,而且死了也不原谅你。”

    齐宁心下一凛,知道自己可能做得太过,手上的力气顿时松了松。

    顾清菡见自己劝说有效,心下欢喜,忙继续道:“宁儿,回头三娘就给你找媳‘妇’定亲,你现在是锦衣侯,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三娘......三娘人老珠黄,而且是你婶娘,你绝不能对我犯错,这些年我为你们齐家也算‘操’劳辛苦,看在这些份上,你.....你就放过我,好不好?”

    她软语哀求,齐宁心知自己只能到此为止,否则只怕真的要出大事,苦笑道:“三娘,你长得这般漂亮,谁要说你人老珠黄,那便是瞎了眼睛,你是我看到的最漂亮最温柔的‘女’人。”感受着顾清菡极软极柔的成熟娇躯,闻到那股子如兰似麝的汗浆子味道,又看到顾清菡幸许是因为害怕又或者是因为推搡挣扎,光洁的额头和雪白脖颈上竟然滚淌着香汗珠子。

    ‘女’人身上带有汗渍,只能更加增添妩媚‘诱’‘惑’,顾清菡那一双‘迷’人的眼眸只是那么眨动两下,再加上贝齿咬着丰润的下‘唇’,此种情境下便是勾魂摄魄,齐宁只觉得底下似要喷火,内心深处,恨不得将这美‘妇’人压在身下抵死冲击,可是感觉到她香软娇躯在微微颤动,知道她此时定是害怕至极,不敢‘乱’来。

    顾清菡见齐宁十分认真,语气诚挚,心下一颤,柔声道:“宁儿觉得三娘好看,那很好啊,只要宁儿不为难三娘,你就可以天天看到三娘,是不是?”随即秀眉一紧,声音一冷,道:“可是你若这样对我,我.....我会瞧不起你,你是锦衣侯,是齐家的后人,齐家两代锦衣侯都是匡扶社稷的大英雄,你.....你要是只做一个欺负‘女’人的‘混’蛋,又如何去和他们‘交’代?”

    齐宁叹了口气,从顾清菡身上翻身而起,坐在‘床’沿边,苦笑道:“三娘,是我不好,是我......是我一时太冲动,我刚才......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只要知错能改,那就来得及。”顾清菡挣扎着坐起身,耳根红透,看到自己衣衫凌‘乱’,云鬓散开,不但酥‘胸’半‘露’,便是连香肩也漏出一小截子,急忙整理一番,唯恐齐宁又会压过来,已经起身从‘床’边站起,走到桌边,拉开与齐宁距离,见齐宁双手杵着脑袋,一副懊恼之态,想要劝说,可又怕齐宁会故技重施,只能道:“你.....你先冷静一下,然后好好歇息一下,明天.....明天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她转身,几乎是小跑到‘门’边,失魂落魄便要开‘门’离开,齐宁忽然抬头道:“三娘,你等一下!”

    顾清菡吓了一跳,一颗心蹦起来,拉开‘门’,一股寒风侵袭而来,感觉身上的热意被寒风一吹减弱许多,这才一手把着‘门’,一面看向齐宁,颇有些忐忑问道:“你.....你还有什么事情?”

    齐宁心知今晚这样一‘弄’,顾清菡对自己存有了极深的戒备心,心下有些后悔,暗想要么就不要动,既然动了,方才就该办到底,但却也知道以顾清菡的‘性’情,如果自己真的强迫,只怕真要闹出人命。

    他从怀中取出一条项链,往顾清菡走过去,顾清菡缩了缩身子,齐宁皱起眉头,问道:“三娘以后要躲着宁儿吗?”

    顾清菡其实真的很怕齐宁还会犯糊涂,咬着红‘唇’,美眸微转,摇头道:“你别多想,等.....等你醒过来,什么事情都没有。”

    “这个你先收下。”齐宁将那条心形项链递给顾清菡,“戴在身上,十分温润。”

    顾清菡摇头道:“我不要,你.....你自己留着送别人吧。”

    “除了三娘,这条项链谁也配不上。”齐宁道:“三娘如果不要,我只能毁了它。”说完,扬手作势便要将项链砸到地上。

    顾清菡忙道:“你.....等一等。”无奈道:“好好的东西,砸毁做什么,你狠有银子吗?”伸手迅速拿过来,道:“我先收着,等......等你娶了媳‘妇’,我再替你送给她。”不敢多留,道:“你快点歇息吧。”再不多言,转身扭动腰肢便走,摆动被裙子绷紧的丰满腴‘臀’,几乎是一路小跑,跑出了齐宁的院子。

    齐宁看着顾清菡妖娆多姿的婀娜身形离开院子,叹了口气,抬手放到鼻尖,上面竟然还残留着顾清菡的香味,如兰似麝,令人回味。

    顾清菡几乎是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进屋之后,就像是害怕齐宁会尾随而来,不但将堂‘门’拴上,便是进了自己的闺房,也将房‘门’上了栓,似乎这才安全,背靠着房‘门’,深吸了几口气,抬手轻轻拍了拍丰满酥‘胸’,一阵‘波’涛‘荡’漾,颤颤巍巍如同水‘波’,此时却依然感觉心跳得厉害,脸上还在发烫,冷静了片刻,这才缓步走到梳妆台前,在梳妆台前的小‘春’凳上坐下。

    闺房内的桌上点着油灯,屋内倒也是颇为明亮,她瞧见面前铜镜显出一个娇美动人的脸庞来,呆呆看了一阵,幽幽叹了口气,随即又蹙起柳眉,将自己手中那条项链随手丢在了梳妆台上,喃喃道:“胆大包天,谁知道会是这么个无法无天的东西。”

    她似乎越想越气,拿起梳妆台上的项链,便要砸到地上,可是扬起手,却终是缓缓放下,叹了口气,自语道:“我都人老珠黄,那....那坏小子又是看上我什么?”一咬牙,恨恨道:“竟敢对我做那样的事情,真是.....真是‘混’蛋透顶。”

    她拿起桌上的项链,先前没有细看,此时却是一眼看到那心形吊坠,“哎呀”叫了一声,丢在台上,粉颊生晕,恼道:“这种东西又怎能给我,等明天送回去,都已经是侯爷了,不想着光耀‘门’楣,天天寻思这些事情,能有什么出息。”感觉身上有些发热,屋内一直生着炉子,起身走到‘床’边,脱下了外套,只留下了贴身的玄‘色’小襦。

    外套褪下,她那丰腴有致玲珑浮凸的傲人身段便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丰‘’‘肥’-‘臀’,走动间摇曳生姿,更是美得让人心颤。

    如同凝脂般的肌肤娇嫩如水,透着淡淡惹人遐思的粉晕,瑶鼻颇高,秀‘挺’中带有稍曲,配上弯弯微深的水汪汪眼眸子,那股天生的娇媚与生俱来,娇‘艳’‘欲’滴的粉‘唇’依然弯秀小巧,但颇为丰润,更增添了几分妩媚‘性’感,但笼罩在这火爆丰腴之上的却是一股尊贵不可侵犯的雍容气质。

    丰满结实的翘‘臀’落坐在小‘春’凳上,看着铜镜中那美‘艳’的‘妇’人,完全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冲淡她的光彩,依然是娇美如‘花’,肌肤依旧白皙光泽有弹‘性’,没有丝毫的松弛迹象。

    她的‘胸’脯依然是高耸‘挺’拔,她‘胸’脯极沃,‘’质又是绵软带着弹‘性’,傲人的腴沃‘’廓将小衣高高撑起,不但有着少‘女’般的坚‘挺’,而且还有少‘女’无法企及的丰满柔软。

    顾清菡咬着红‘唇’,看着铜镜里那‘诱’人的影像,怔了片刻,终是轻叹一口气,低头再次看向梳妆台上的项链。

    犹豫一下,再一次拿起,瞧了片刻,还是小心翼翼戴在了粉润的脖子上。

    天鹅般皙长的粉颈环着一圈金链子,灯火之下,衬着肤光益白,连金链子的锃黄辉芒也似乎变得柔和起来,‘鸡’心似的实心小坠在腴沃的‘’肌上弹跳几下,撞得白酥酥的雪峰一阵震颤,之中深邃的细沟子被黄金的分量压得微微下沉,那碧绿‘色’的心坠如置于半融的雪‘花’酥油之上,微微下陷分许,外廓被柔软的‘’肌轻轻咬住,不再动摇。

    “‘混’小子倒是会选东西。”碧‘色’的心坠与雪腻的肌肤互相映衬,肌肤更加雪润,而心坠更是泛着幽幽绿光,泾渭分明,顾清菡更是感觉到那心坠上散发出一阵温暖的温度,‘唇’边终于‘露’出一丝浅笑。

    ----------------------------------------------

    ps:再说一次,本书‘女’‘性’角‘色’不少,以后肯定会涉及到一些风月之事,这样的和谐章节,为了保护本书不出问题,所以本书正文可能不会太详细,未删减的将会在公众号“锦衣沙漠”之中通知发布,所以为了方便看到完整版,还是希望大家直接关注公众号“锦衣沙漠”。

    群号:563369419,公众号:锦衣沙漠

    位置有限,也不打算开太多群,难管理,所以大家还是尽快加入。